杨玉环

by 老牛



杨玉环(公元719年-公元756年,37岁),四川人,10岁丧父改由叔叔抚养,16岁嫁唐玄宗兒子壽王李瑁为妻,20岁被其公公唐玄宗(史称唐明皇)召入后宫给幸了,两人自此开始了长达十七年的恩爱,这段恋情最后以玉环被绞死、玄宗肝肠寸断落下帷幕。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虽说皇帝有权杀任何男人,也有权幸任何女人,但中国从来都是一个处处讲伦理道德的社会,公公扒灰儿媳妇这样的事情,即便是圣明皇帝干下的,怕是也无法再称誉是光彩之举。然而中国人的伦理道德模式又是很有特殊性的,违伦背理之事不是不可以做,关键是怎么做。

玉环和玄宗的乱伦招致舆论,于是玉环奉命进观修行,道号“太真”。皇帝匆匆于后宫和道观之间。道观沾了皇气,升级变成寝宫,唐玄宗从此养性修身,合二为一。道家对此有句术语,叫“双修”。如果皇帝有一天高兴了,下旨把妓院变成后宫,也不是不可能,那样的话,就叫“大修”好了。

八年过去,郁郁寡欢的壽王终于再次娶亲,于是“太真”修行圆满,迅速离开道观,正式进入皇宫,册封“贵妃”。这一年唐玄宗61岁,但玉环称他“三郎”,听上去顿时年轻许多,老皇帝很开心,“六宫粉黛无颜色,三千宠爱在一身”。“三郎”这个称呼有一种非常亲昵的感觉,当今阔男们包养的女人被称为“小三”,听起来也热呼呼的,然而“阿三”就比较讨厌了。

俗语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话用在玉环身上再也贴切不过,其家族很快兴旺起来。玉环的三个姐姐被封为“夫人”,堂兄杨国忠更登堂入室,官至宰相兼文部尚書,最猛时曾身兼四十餘職,这个纪录据说到今天都没有人打破。我们国家除了人口世界第一外,好像也拿不出太多的第一,而我们偏偏又是个对第一特别着迷的民族,这个杨国忠任官职之多,绝对算得上世界第一,建议中国政府申报世界吉尼斯纪录。

玉环貌美,众所周知,美到何种程度?唐朝三大著名男性诗人为之挥毫泼墨。风流倜傥的李白是调情高手,“一枝红艳露凝香”;忧国忧民的杜甫面对美人依然忧心忡忡,“明眸皓齿今何在”; 平民诗人白居易则直接表述其艳慕之意,“回眸一笑百媚生”。这样美艳的女人,别说扒灰,就是趴墙,爬地,只要不是肝脑涂地,都会有大量男人争先恐后、前仆后继的。

玉环如此美丽,她的姐姐们相貌上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于是在妹妹的引导下,个个钓得金龟婿,嫁了有钱有势的男人,从此享受荣华富贵。人性如此, 对女人来说这本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至于杨国忠,膀着妹妹登堂入室,虽有“暴发户”的嫌疑,但此人可不是熊包脓蛋一个。他奸狡、心歹、手辣、好斗、喜赌、善交,天生具备中国官场上角逐与攀爬的素质。客观地说,杨国忠是块难得的官料。玄宗也不是个傻子,之所以重用杨国忠,主要用他来钳制当时人称口蜜腹剑、权倾一时的宰相李林甫。而杨国忠果然不负圣望,利用玉环与皇室的关系,几经交手,最终将李林甫扳倒,大权独揽,把持了朝政。

我国文化中大抵有“仰权势,鄙贱民,仇新贵”的倾向。文人群体中这种心结尤其强烈。昔日街头泼皮杨国忠飞黄腾达,遭人嫉妒和仇恨注定是不可避免的,他在文人笔下像小丑一样被奚落和嘲弄。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说唐玄宗慕名邀请文化名人李白进宫赋诗。歌舞表演、酒足饭饱之余,李白提出让杨国忠给他磨墨摇扇他才肯写,皇帝当场下令杨国忠照办。杨乃一国宰相,相当于今天的国务院总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李白戏弄权贵的勇气,先不论真假,单单听上去就让人肝胆乱颤,有一种凉风“嗖”地从后颈划过的感觉。

中国读书人千百年来被统治者们玩弄于掌股之间,像块狗皮膏药一样被贴来揭去,捂的盖的都是些肌肤上腐烂红肿的部位。他们亢奋而怯懦,谄媚而屈辱,贪婪而拮据,时时愤懑不已。如今,李白作为知识分子代表,皇帝请吃酒席、宰相伺候笔墨。可以想象得出何等扬眉吐气,淋漓痛快!

据说日人因身材矮短而自卑不已,民间喜好流传三寸丁打败巨人的故事,这种心态与我国文人相似。然而不幸,日人后来果然打遍俄、美、英天下巨人,称霸一方,令亚洲诸国为之胆寒。不知道今天的中国文人们,需要苦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有国务院总理跑来伺候他们。

初中时读《隋唐演义》,贵妃出浴,唐玄宗扪弄其乳,赞叹,“软温新剥鸡头肉”,一旁陪酒的安禄山醉醺醺地接了一句,“滑腻初凝塞上酥”,对毕两人哈哈而笑。想想一个如此精致的女子,裸了上身被两个粗野的男人逗弄,当时心里很替玉环难过,觉得普天下弱女子被有权有势的男人欺负却不得不忍气吞声,着实可怜!于是长吁短叹一番。若干年后看《隋唐遗史》笔记, 里面讲到玉环性淫荡喜调笑,与安禄山私通,在闺房中以胡人豪放的方式相互嬉戏取乐。“若非亲手抚摩过,那识如酥滑腻来?” 也许,玉环的处境,并非我想像的那么悲苦。人与猫嬉戏,你可以怜悯地说人在耍弄猫,你也可以很聪明地说猫在耍弄人,然而这又有什么重要呢?事实是,猫和人在相互戏耍中都得到了满足和快乐。

三镇节度使安禄山是胡人,身体伟岸,彪悍凶猛,为人机智,曾在唐玄宗扫除奚族和契丹族对中原的骚扰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皇帝盛赞其为“安边长城”。杨国忠与宰相李林甫权力角逐时,安禄山站在李林甫一边。李林甫垮台,杨国忠自然不肯放过安禄山,称其有谋反之心。天寶十四載(公元755年),安禄山果然就反了,范陽挥师起兵,麾下铁骑陷洛阳,攻长安,一路无人可挡,史称“安史之亂”。唐玄宗帶著楊貴妃与楊國忠仓皇出逃蜀中。

途經陕西省兴平县馬嵬驛时,饥饿劳累、惊恐怨恨的将士们发作了。“今天下崩離,萬乘震盪,豈不為楊國忠割剝甿庶、朝野怨尤,以至此耶?若不誅之以謝天下,何以塞四海之怨憤!”他们鼓噪而起,乱刀齐下,把杨国忠及其妻儿剁成了肉酱!

杨国忠一家被怒火冲天的士兵们斩杀时,为求自保,唐玄宗是默许的。然而当他们杀红了眼进一步要求处死杨玉环时,皇帝登时发作了,他大吼道,你们把朕也一起杀了吧!领队的陳玄禮將軍率军士们齐齐伏在皇帝面前大哭,一面辩解自己对圣上的忠心,一面坚决要求杀掉玉环。此情此景,不由得唐玄宗也簌簌泪下。一群老爷们儿哭来哭去,就这样哭掉了一个娘们儿的性命。

几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把吓得魂飞魄散的玉环像勒狗一样吊到了树上。一部香港的电视连续剧拍摄这个场景时,大概导演是个惜香怜玉的男性,他没有表现玉环垂死挣扎的惨像,只给出了这样一个画面:徐徐微风中,玉环的一双玉足在空中摇曳、抽搐…

中国历史上多有美女,利用狐媚勾引皇帝,败坏朝纲,最终乱了国家,让人痛恨,特别是史学家们。玉环搞裙带关系引起国家动乱,史学界认定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大唐帝国的衰败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从杨玉环这个女人开始的。更有传奇的,西周时,一个叫褒姒的漂亮女人,烽火戏诸侯,社稷因她一笑而亡。女人祸国的,还可以列举很多,夏亡于妹喜,商亡于妲己,吴亡于西施……40多年前的中国好像也差点儿毁在一个叫江青的女人手里。这些祸国殃民的女人有一个共同点,她们的老公都是些暴喝一声,天下顿时血流成河的狠人。

得了江山,总是爷们儿的功劳,于是帝王将相,功垂青史;而丢了社稷,这罪恶就需娘们儿背了去,千古骂名,遭人不齿。这显然不公平!于是一个女人发出抗议了。她是花蕊夫人,五代十国时期后蜀皇帝孟昶的贵妃。孟昶在位,对她恩宠有加。赵匡胤灭了后蜀,花蕊夫人依然屹立不倒,被宋太祖和其儿子双双宠幸。这不仅仅因为花蕊夫人貌美多姿,更由于其玲珑剔透的才智。她下面这首诗,替天下姐妹一吐冤屈,读来十分解气。

君王城上树降旗,
妾在深宫哪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
竟无一个是男儿!
2012-05-24 12:4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