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缘何不见“鼻”

by 贾佳

(原题:美女缘何不见“鼻”——谈古代文学作品描写美女外貌的鼻子缺失)

古代文学作品对美女外貌的描写可谓触目即是,但极少写到美女的鼻子。虽然如夏敬渠的《野叟曝言》写美女有“琼瑶鼻直起天庭”之句,可确属少数。古今类书,如《艺文类聚》“人部·美妇人”、《渊鉴类函》“人部·美妇人”、《子史精华》“妇女部·容貌”、《分类词源》“妇女类”、《古典诗词百科描写辞典》中“人物门·美女类”中,均没有对美妇人鼻子的描写。按理说鼻子位于人脸正中,不应被忽视,但在古代文学作品中,手脚都被大量审美观照,以至形成较固定的标准——纤手、金莲,而位于脸部正中的鼻子却很少有人提及,可以说处于一种相对缺失的状态。这种缺失状态的形成,大概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看待:

其一,中国美学重视写神,不重写实。写神,就是画心,反映事物的本质。文学作品中人物内心的活动变化可以在肤色(如他的脸都吓白了)、眉眼(如眉开眼笑、怒目而视)、嘴巴(如她恨恨地咬住了下嘴唇)上反映出来,从鼻子上则很难看出。可能因此使得作者很少关注所写人物的鼻子。

其二,不反映人物内心的波动,只单纯描写一个女性的外貌美的时候,鼻子也极少提到。比如,曹去晶《姑妄言》第十一回:“粉面红光衬,朱唇绛色匀。蛾眉横月小,蝉鬓叠云新。”又如,冯梦龙《警世通言》第二十四回:“鬓挽乌云,眉弯新月。肌凝瑞雪,脸衬朝霞。袖中玉笋尖尖,裙下金莲窄窄。雅淡梳妆偏有韵,不施脂粉自多姿。”这可能与鼻子的颜色有关。眉毛、眼睛、嘴巴有自己另外的不同于脸部的颜色,而鼻子的颜色则与整个脸部融为一体。颜色心理学表明,与底色的颜色区分度越高越容易引起观看者的注意,反之则易被忽略。如果鼻子被涂上颜色就会变得很惹眼,往往成为被取笑的对象。比如,中国戏曲中的丑角在鼻子上涂块白粉,西方马戏团的小丑则是在鼻子上套个大的红鼻头。鲁迅在其文章中经常讽刺的人物的标志就有“红鼻子”、“白鼻子”。

其三,男子的外貌描写中提到鼻子的次数明显多于女子,表明人们更多关注男性的鼻子。比如,《野叟曝言》中,描写到“男壮士”的外貌时有三处提到鼻子:“一个铁面剑眉,一鼻孤悬如玉柱”(第十二回);“平颧瘦脸,短鼻轻眉”(第七十二回);“面如重枣,鼻似悬壶”(第七十三回),还有一处是写一位绅士的:“目注双泓,鼻准丰隆朝四岳”(第三十八回)而写到美女外貌时,提到鼻子的只有一处:“伏犀贯顶,琼瑶鼻直起天庭”(第七十一回)。又如,吕熊的《女仙外史》中,“男将士”的外貌描写有三处提到鼻子:“颐厚而丰,棱棱乎鼻如悬准”(第十六回);“鼻似波斯略小,颧如蒙古还高”(第十七回);“双孔鼻掀上,两轮耳反后”(第二十四回),女性的描写中则没提到鼻子。

笔者大致将人们描写其鼻子的男性划分为两类:一是地位显赫或受人肯定的男性。地位显赫的典型是皇帝。中国有“隆准龙颜”之说,认为鼻子高的男性大贵,“隆准公”指的是就汉高祖刘邦。又如无名氏《英烈传》第六回中,提到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丰仪秀爽,面如涂粉口如珠;骨格清莹,耳若垂珠鼻若柱。光朗朗一个声音,恍惚鹤鸣天表;瑞溶溶全身体度,俨然凤舞高冈。不长不短,竟是观音面前的善财;半瘦半肥,真是张仙抱来的龙种。”二是有特殊身份或德行很差的男性。“特殊身份的男性”,比如前面提到的《野叟曝言》中的“男壮士”,《女仙外史》中的“男将士”;又如一些僧道之人:“卷发半垂漆,双眸微坠星。金环常挂耳,玉麈每随身。蚕眉狮鼻稀奇相,十八阿罗第一尊”(陆人龙《型世言》第三十四回);“准头端正,唇红齿白,半部胡须胸前盖。清气飘然非凡品,果然是上界金仙下蓬莱”(贪梦道人的《永庆升平后传》第二十一回)。“德行很差的男性”,比如方汝浩的《禅真逸史》第二十四回中的恶棍:“淡白抠兜脸,焦黄屈曲须。一钩鹰嘴鼻,两道杀人眉。赤眼睛如火,甜言口似饴。笑谈藏剑戟,评论带黄雌。蜮伏装人状,孤行假虎威。”又如一些地痞形象:“团团一个肥脸,卷卷几撮黄须。眉粗鼻大体如猪,双眼微微近觑。腹内空空无物,言谈字字粗疏。不知何物是诗书,使势横行到处”(曹去晶《姑妄言》第五回)。

之所以会出现人们更多关注男性的鼻子的现象,可能有以下两方面原因:第一,中国自古至今的相面学中鼻子代表男性生殖器,女性是处于缺失状态的,所以人们观看、描写女性时不太关注她的鼻子。第二,中西方都有将鼻子与权力挂钩的说法。比如,福柯在《物与词》中提到:“人的鼻子是朱庇特的权杖和墨丘利的神杖的缩影。”

中国古代女性毫无地位和权力可言,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社会身份单一,因此人们较少关注、描写她们的鼻子,而更多的是从审美的角度描写女性身体的其他各部位。“鼻”字的本字为“自”字。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说:“自,鼻也,象鼻形。”“自”的字义后来逐渐演变为作第一人称代词“我”、“自己”解。我们或许最终可以将作家(几乎全是男性)笔下,美貌女子五官中鼻子审美的缺失理解为:古代女子自我的缺失,她们的社会空间被压缩得极小,只留有美丽的躯壳。

光明日报
2012-07-22 04:5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