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评委谈《中国好声音》

by web

那英:录完节目彻夜难眠

记者:为什么愿意做评委?

那英:最初他们找来时我是完全没有兴趣的。田明到北京找我和刘欢大概十几次,刘欢一直是以谨慎著称的,我就瞄着他,后来我发现刘欢对这事特别热情,我就想,肯定好事。

刚开始录时我们的心都是悬着的,害怕偏离节目轨道,心一直悬到第一期录完以后,我发现越录越开心,回去了还一直睡不着觉,彻夜难眠,就想我拍的这几个歌手我怎么培养。

记者:那你想不想签选中的学员?

那英:签不签他们跟我没关系,这是星空的问题,星空一定有他们自己打造年轻歌手的想法。我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要用这个方式发现新歌手。

庾澄庆:到死都要18岁

记者:会对有故事的选手更垂青吗?

庾澄庆:如果没有好声音,我根本就不会转身,再好的故事也就没有意义。

记者:对学员的未来有什么计划?

庾澄庆:我不仅会在为学员挑选制作歌曲上用心,而且会全方位考虑到各个方面,包括学员的外形。但对于学员的前途如何我不能打包票,更不奢望能改变谁的命运。

记者:你是导师中最年长的,样子却是最年轻的,怎么驻颜?

庾澄庆:我谎报了年龄,今年我18公岁,一公岁可以是一岁,也可以是两岁,目前还不到三岁。这种“到死都要18岁”的心态是很重要的。为了在舞台上总有充沛的激情和良好的状态,我常年保持着运动和良好的饮食习惯。我还经常会对自己心理暗示。

刘欢:学员身份我不想知道

记者:听徐海星的歌你哭了,然后她的身份引起争议,你之前了解她吗?

刘欢:我们不可能了解,她唱完了我也没哭,她讲完了那些情况,我确实感觉到她是非常阳光的一个女孩子。将心比心吧,我女儿和她差不多大,这是真话。

记者:网友对选手身份的爆料,会不会影响你对节目的看法?

刘欢:这个对我们没影响,我们不会顾忌歌手的身份,他们以前有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就是在台上听到好的声音我就转过来。

记者:大家都觉得你在台上和以往给人的感觉不一样,比较亢奋?

刘欢:你们不是觉得我打了鸡血吧?我确实很开心,到目前为止选手的水准比我想象的好很多,加上我们四个人挺熟的,所以是挺好的。我认识哈林20多年了,老那也都特别熟的,那种快乐的气氛是很自然的。

记者:你怎么会参加这档节目的?

刘欢:制作方和我磨了有三四个月,我一开始对这种节目关着门的,这次一是这节目确实是精诚所至,二是我们不是干干在台上做一评委打完了分说些好听的难听的,而是挑了一队人来工作,来玩音乐,特不同,我喜欢这过程。

杨坤:32场只为抢学员

记者:32场演唱会是真的吗?

杨坤:完全是巧合,四个导师里我是最年轻的,我呢就会用一些他们不想用的招,尽量地让我喜欢的学员跟我走,所以我就很随意的说了个32场,后来我发现效果还不错,那就一直用这个。

记者:你转身最多是出于同情吗?

杨坤:每一次转身我都觉得他是很好的,你没发现我每次转身学员的声音都是最特别的?只要有好的音色,只要有好的感觉,我都为他转。

记者:这节目也是评委的真人秀,你希望自己展现一个什么形象?


杨坤:一切都不是刻意的,都是随着选手的声音来的。欢哥喜欢爵士,有张力的,哈林喜欢动感的有味道的,那英就是大号的很伟岸的,我就关注声音的辨识度。学员真的唱得很好的话,我会语无伦次的说一些我自己也想不到的话,一切都是性情,一切都是感性。要找到那个声音我才能敞开我的心扉。

记者:所以今天又哭了。

杨坤:我也不想这样,哭完以后特后悔。我看到小文那种常年不被人认可的表情,就想到我自己,我是32岁才出来,我流泪是从他身上找到了和我一样的经历。

记者:节目有给你带来经济效益吗?

杨坤:这个活动肯定会给我们带来一些这样那样的名誉、利益的好处,但最重要的是,这档节目从此以后奠定了中国音乐的流行标准。

2012-08-01 13:4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