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回家的路

by 土干

大幕拉开

土干上著土黄色套头衫,下穿棕色裙子,头戴浅黄色太阳帽,脚踏麻绳凉鞋,双手拿地图,边走边看。

土干:唉,年年回国探亲,还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地图赶不上建设速度,过时了。

(撞上过路者甲)

甲:(烦躁地)干什么你?看着点儿!

土干:对不起……东西南北中,我……在哪里啊?同志,请问我在哪儿?

甲:你在西局。

土干:西局在哪儿?

甲:在西边。

土干:这个我知道。

甲:(不理。)

土干:首都新气象,市民礼貌周,回答老土要不厌烦。

甲:我也是外地人。北京人都自己开车,谁还走路坐公车呢?

土干:谢谢,再见。

土干:知道我在西边又怎样?还是找不到回家的公车999路。

(复看地图,头全埋在地图里。手机响。)

土干:喂。

妈妈: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家?

土干:我丢了。

妈妈:就知道你丢了,你在哪里?

土干:我站在一家新春烤鸭店前面。

妈妈:烤鸭店多了,你在什么方位?

土干:西边。

妈妈:再详细点。

土干:西局。

妈妈:你怎么去那儿了,离家远了去了。坐出租吧。

土干:不。走遍全世界都没丢,我就不信找不到家乡的999!

妈妈:别找了,我着急啊,小心人把你拐骗走了。

土干:我这样,值得骗吗?放心,我再找找。

(继续研究地图。手机再响。)

土干:喂。

姐姐:喂。你怎么又丢了?

土干:唉,我这一丢,惊动全世界,你着急也没用。

姐姐:你在哪里?

土干:我在西局。

姐姐:哪?

土干:西局。

姐姐:没听说过。

土干:是吧。连北京的妈妈都无法引领我找到999,姐姐还想在西方遥控我?

姐姐:坐出租吧。

土干:姐姐万里长途,就为劝我坐出租,拜拜吧,省点儿电话费。

姐姐:讨厌!

土干:讨厌不吃炒面。

姐姐:过半小时我再给你电话。(电话断。)

(土干边走边继续低头研究地图。一男士上场,他身穿高级灰色西裤,高级乳白色衬衣,小平头,手持公文包,异常英俊潇洒酷毙。土干被石头绊一跤,摔在男士脚前。)

男士:要说现在不能散步呢,刚离开我的奔驰车,就遇到这个。

土干:(挣扎爬起)哀,怎么就摔了呢?

男士:(扶起土干)没摔坏吧?

土干:哎哟…… 我这跤摔得有水平,摔到这么一位帅哥面前,幸福啊!

男士:还挺会说话的。

土干:没把您衣服甩上土吧?

男士:别管我了,你摔坏没有?

土干:好象没有。真对不起同志您呐。

男士:穿得这么土,说话这么文,国外回来的吧?

土干:您敏锐。

男士:从哪国来啊?

土干:英国。

男士:英国哪啊?

土干:查户口啊?

男士:不是啊,我有个朋友也在英国,万一你们认识,多奇迹啊。

土干:原来这样。我是剑桥来的。

男士:还真巧,我的朋友也是剑桥的,只是三十多年没见面了。她名字比较怪,叫土二,认识这个人吗?

土干:你说什么?土二?土二就是我啊。

男士:哟,老天啊,您闪了我。您是土二?

土干:对。

男士:土家庄的土二?

土干:没错!

男士:哟,真看不出来,出落大方了。小时候,你多土啊,小瘦桃。你看我是谁?

土干:(仔细打量)真对不起,看不出来。

男士:(大声地)再看看。

土干:还是看不出来。

男士:土二啊土二,我是王一!你还记得王一吗?

土干:什么?王一。三十年前离开土家庄的王一?

王一:对啊,太对了。三十年前我家搬离土家庄,我就再没见到你啊。

土干:你怎么长这么帅了,什么时候蜕变的啊?

王干: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土二你好!(使劲握手)

土干:王一王一别激动,我现在比以前长了一个本事,名字里多了一竖,我现在叫土这个(比划一个“干”字)。

男士:无独有偶,我也发达了,长了两个本事,名字里不仅多了一竖,还多了一横,叫王这个(笔划一个“干”字)。

土干:还是祖国人民进步大!

王干:哪里哪里,还是海外华侨谨慎严密,步步为营。

土干:互相学习,互相学习。说到名字,我的名字是四声。

王干:我的名字是一声。

土干:看字面不行,还要念出来,才能区别。

王干:你这几年清闲,所以,还想干活。是不是?

土干:你的名字的意思是?

王干:你先回答我,你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女士优先嘛。

土干:有这么优先的吗?我的姓翻了个跟头,就是这么简单,跟干活没关系。现在,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叫gan1。

王干:如今国内商海竞争激烈,企业兴隆的前提是什么?

土干:我哪知道啊?我要是知道,不就回国创业了吗?

王干:看看,在国外真好,人都变得这么清纯。

土干:哟,别这么说,赶紧想想,你为什么叫干(念肝)。咱得为海外华人争口气不是。对了,你是不是老干杯啊?

王干:对啊,对啊,思路敏捷,要不怎么能在国外混饭吃呢。佩服佩服!

土干:你看看,国内的人能不成功吗?这么鼓励人。你现在干什么工作啊?

王干:唉,上班就累,见了老同学老朋友,再谈工作,太煞风景。你这儿是要去哪里?我没准能送你一程。

土干:我要回家。

王干:回家?你这不是已经回家了吗?祖国就是你的家啊。

土干:王干不仅会干杯,还会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嗯,好!

王干:谈不上爱国不爱国。最近啊,我就接触过很多国外回来的,说国内这不好那不好,颐指气使的,特烦人。

土干:实在不像话。

王干:咱们三十年后,在这种场合重逢,真戏剧性,说话又投缘,太好了。

土干:好是好,问题是我丢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你知道999路公车站在哪里。

王干:好,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拨手机号码)

王干:喂,今天的会,我就不去了,你主持一下吧。我遇见一个三十年不见的老朋友,太激动了,我要送她回家,有什么事情,随时联系我的手机,好吧?就这样。

土干:哟,这好吗?影响你工作了。

王干:别客气,都已经决定好了。你的任务就是上我的车,我的任务就是送你回家。有话,咱,路上聊!

土干:(面向观众)爱,正是:四处找寻九九九,多方打探不得求。天降帅哥儿时伴,人间乡情岁月留。

王干:爱,还真是儿时玩伴,小时候的样儿又回来了,一激动就唱起来。走吧,到车里接着唱。

大幕合拢

哗哗哗(观众掌声)

注:土干专利,哀 = 发愁的唉; 爱 = 惊喜的唉。
2012-09-09 14:1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