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摄影 1

by 土干

我在网上贴过不少文章和图片,这条在玛雅咖啡贴出的麦子线是我的最爱。玛雅说要关张,我最怕的是这线没了。玛雅只是说一说,吓唬人玩玩。她的确得逞了,折腾了我一回。我虽然拯救了这条线,却没有幸存的感觉,因为玛雅咖啡到今天也没有关张。天知道,我也许拯救了一个网站都难说。她说关张,我说应该关,她就不关了。这是逆反心理在实践中的应用。天有不测风云,过好自己吧,不能玩得没有边际。好了,大伙儿看图吧,我只把 xw 的反馈移过来了,他对植物的一些评说有价值。

麦子线共两条,今天贴第一条。

05/22/2009

白云绿苗

麦田近影

蒲公英籽

林中小道

05/26/2009
今天,我看见有几个麦苗抽穗了。一般来说在田边上的麦苗成熟早,因为它们在地下
有较多的根系空间,在地上有较多的大气和阳光空间。在麦田中间的麦苗要同它周
围的麦苗均分地上和地下空间,所以长得慢些。今天只有万分之一的麦苗抽穗了。

麦芒出来

半截麦穗

绿色少女

要下雨了

要下雨了。

等大麦开了花,看我能否照出开花的样子。我的相机很旧,清晰度不太好,大麦田里
又有风,我不太有把握能照出麦花,它们太小了。

当年,给我们上植物生理的老师说:“别看我说得一套一套的,可我一盆花都养不
活。”把我们全班都逗笑了。上学的时候不很喜欢田间调查,只愿意把标本采了,
拿回实验室分析。现在比较喜欢野外了,当年学的基础如今往脑子里飘,回想起很
多有趣的知识。

我在这里很多年,走过许多麦田,就没有见到过麦田排灌系统。我问农民,排灌系
统呢,他们莫名其妙的表情在说,用它干什么。多幸福啊,他们都不用排灌系统,
就能种麦。也就是说,当要浇水时,天下雨了。而下的雨又是细雨,雨水滋润进了
土壤。我就认为英国是个福地。但英国阳光太温柔,种不好菜,所以英国进口很多
蔬菜。

我当年在北京种麦时,看到农民太辛苦了。该下雨时,干旱,用排灌系统浇水,各
村轮流浇水,日夜浇水。哪个村先浇水,哪个村后浇水,还要闹矛盾的。浇水期时
宜,就增产。好容易雨来了,倾盆大雨,瓢泼大雨,麦田迅速涨水,水不及时排出,
麦子就倒了,一片一片地倒伏。真是太辛苦了。

我在法国和意大利都见过农田排灌系统。因为学农,我就注意这些现象。XW给的
那个大圆圈麦地是美国的一种灌溉系统。也是为解放劳动力,节约用水设计的。美
国幅原辽阔,可以用这个灌溉系统。中国可耕地少(7%,现在更少了),特别是
南方,山区多,仅有的小平原,寸土不留,全利用上了。有各种轮作套作的方式。
南方农民更勤劳。

05/29/2009

九成锋芒,今天,90%的麦苗的麦芒都抽出了。

初放花蕊, 前两天抽出的穗开花了。

两个姐妹,
麦子开花近照。那些小白粒是雄蕊,雄蕊里裹着花粉。在麦花里,花粉就离开雄蕊,
粘到雌蕊上了。一个雄蕊里有成千个花粉粒,只有一个与雌蕊中的卵融合。这
些出来到雄蕊里还带有很多花粉粒,在风里飘。剑桥是英国花粉密度最大的地区,
每立方米400多粒。

为力说了在干旱地区农耕会增加土壤盐硷(应该是“石咸”这个字),我确实有点不
肯定,我不是土化系的,不太清楚。后来她自己更正了,好。


06/01/2009

智能矮麦

把麦田的边照上了,这麦子很矮,抗倒伏。大概只有40多厘米高,到我的膝盖。
当年有幅画,毛泽东站在麦田里,穿白衬衫,麦子到他的腰部。他在微笑,看丰收
的景象,周围是幸福的农民。毛个子高,麦子到了他的腰部,多高啊,有110厘
米高了吧。这么高的麦子高产不了,细长的麦秆支撑不住沉甸甸的麦穗。

绿丛红缨

这幅显示麦地周围的杂草,杂草比麦子高,可见麦子很矮,这是改良的结果。我在北
京很少见到这么矮的麦子。万绿丛中一点红,罂粟花。我写过一首诗“罂粟之岛”,
八爷还帮我修改了一下。

深浅相合

今天,80%的麦子都抽穗了。这福显示,浅绿色的一片都抽穗了,深绿色的一片正
在抽穗。

麦浪滚滚

麦地是一片开阔地,风较大,一阵阵的麦浪,很好看。那远处一片一片的白绿色地段
就是麦浪。现在野花盛开还有树上的花絮到处飞,花粉过敏的季节到了。我的一个
朋友喜欢田园景,在麦地边买了房子,结果她的孩子花粉过敏严重得象烧伤一样。
一次她让我帮助她照看她的孩子,小孩要上厕所,我帮小孩脱裤子,把我吓一跳。
那孩子真可怜。我的朋友回来后,告诉我她每天要给孩子洗澡,擦药,孩子夜里还
会因皮肤难受而睡不着。辛苦得很。孩子和我们自己身体健康就是我们的福气。后
来我的朋友把房子卖了,在市中心买了房子,那里除了水泥还是水泥,孩子的皮肤
就好了,原来是个很好看的小男孩。

给管仲同志提意见。图太大,您在各线上的图都大。缩一下图,再贴,比较好。

扫荡杂草

麦田边的杂草被Farmer割掉了,罂粟花没了。

老树麦田

今天麦子全抽穗了。该灌浆了,就是麦子的根系往籽粒里输送水份,这时候需要雨。
希望这星期内下场好雨,不是细雨润无声的那种雨。

绿的光景

再照一张麦穗近影。好象也不是我的相机不好,还是技术问题。这张同样不清晰。

麦穗:spike
籽粒:grain or kernel
麦麸:bran (就是籽粒的最外层)
雄蕊:stamen
花粉:pollen
雌蕊:pistil

管仲的问题我不太知道,需要查资料。但我听说过,好象是粮食过剩,储存粮食也
需要资金。政府就鼓励农民少种地。再说牛羊要吃草,需要天然草场。西方国家互
相买各自的优势产品,就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比如,英国买加拿大的小麦,那里的
小麦品质好。小麦需要较长的低温,最好有大雪覆盖麦苗的时期。中国的小麦,东
北的最好。南方小麦品质很差的。过去城市粮店有好面粉和坏面粉之分,坏面粉都
是南方来的。

悄声探头
再试一次,这次照清楚了,有一个雄蕊正探头出来。

不争不显

在这个日子里,照一群小白花。什么花,我不知道。查了书,象Rough Chervil。这
花特别小,一朵小花的直径才2毫米,比照片上的花小,照片把花放大了。

浮生,

我家和我的工作地点距离麦田都不远,步行几分钟的事情。就是上班路上也是大片
农田。田园风光。我今天还真看到一个灌溉系统了,转圈喷水的一种装置,在浇地,
是片菜地。它要是不喷水,我根本看不见的。

=====
xw comment:
这小花是伞形科的,Rough Chervil。细叶芹?名字不好记,就说胡萝
卜一科,Wild Carrot都中。 伞形科的香料中草药极多,上回Parsley就是。
=====


06/09/2009

显褐一时

最上一层是褐色的,那是麦芒尖的颜色。

卷土重来

杂草都被割了,与麦子相接的地方,草也被压倒了。倒下去的草又站起来了,复辟。

肥胖小丫

地边早熟的麦子都黄了,看,胖嘟嘟的麦粒。

侥幸存活

这几朵罂粟花离麦地有五米远,farmer就没有割了它们。

红花小虫

罂粟花里的小昆虫。照不清楚了,有风,天阴,我的手也抖。好象是个bug,6mm长。

三友相约
喜欢这张,三个好朋友。色彩也丰富些,看那片深褐色的叶子。


06/13/2009

飘扬显雄

蚜虫天敌 —— 七星瓢虫。

美上了天。

查了一下,这个好像是Hogweed。也是carrot family,比较高,比我还高呢。

鬼子进村 ── 稗子成功混入麦子。

麦子和稗子在苗期一点都分不出来,快成熟时,就区别开了。我以为麦田中间那一
群高个子的绿色家伙就是稗子们。我读作 bai4 zi3 ,不知道是否正确。
《圣经》里提到:“天国好象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
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马太福音,13:
24-26)说的就是现在这个情况。稗子混进麦子是非常头疼的事情。
这稗子,英文可能是 Fescue。

====
xw comment:

谢谢土干的Hogweed,当然不能直译成猪草,或豕草,或者雅一点,
叫豚草。呸!这网上的胡译。Heracleum L.还大力神呢。中国一般
译作“独活”,记得一节俳句(松尾芭蕉的):

白雪下,独活呀,
冒出浅紫芽。

你说的稗子,我还真有研究,只是我的研究。这稗子,小时候吃的米
饭中都有,也还能吃,至少比吃小砂小石好。咱当年研究过一趟草科,
大约一年多吧,包括竹子,写了三首诗。那时候我很植物狂。

Echinochloa crusgalli (L.)Beauv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sp.php3?tkey=1115838479
Hedgehog

土干学画树,我当年学植物画,只画根,画叶,画枝干,画花,最后
画带花序的形态,果实种子,Habitat,可是就没画过一整棵树。

我问老师梵高画树,一扎就是一棵。老师说不是这种画法!

对于植物画画来说,树就太大了。花果枝叶与树相比,又可谓“只见
树木,不见森林”。咖啡里讨论张力,你的这些照片和玛雅的歌真的
是难得清新的泉水。我一直念叨,Lucy 怎么不来了?上回她去夏威
夷,还没上自然风景照呢。
====

田边树林。

少年时代,喜欢画树,因为我的美术老师善于画树。把深浅不同的绿色有层次的表
现出来,好看极了。我从来没画成功过,涂得一团糟。今天多云,太阳在云逢中游
荡,把麦田和田边的树林照得色彩变幻莫测,我没抓住最好的光色,就这张吧,比
真是景象差远了。

悄悄成熟。

这片林子很静。一次,我带我妈妈来类似的地方散步,我妈妈害怕,说静得怕人,
我赶紧带我妈妈离开了林子。可能妈妈习惯闹市和噪音了。
这可能是 wild cherry 。这树的树干可好看了,黑亮,让我想起皮肤黑亮的少女。
虽然女孩长得白好看,但皮肤深色的少女好象更有味道。我长得也黑,当年种麦子
时,能晒得比非洲人白一点点,但我黑得惨,只黑不亮。
去年,爱人买了两种黑色的花,种在后院。我看了还有点安慰呢。


2009,6,29 日出:4:33  日落:21:24
最高温度:28C  最低温度:16C

互相点头

鞠躬谦卑
2012-09-18 09:30:03

More from the 麦子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