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人系列 1 - 世界之初的传说

by 老牛

北美印第安人和我们中国人同属蒙古利亚人种,使用类似的语言体系。我们有相像的外表和相近的民族性格。无论是客观上的地理环境,还是主观上的民族秉性,印第安民族与中华民族都不倾向于与外族交往,我们身上都带有一种沉静的特质。

喜马拉雅、唐古拉山、昆仑、天山以及横卧其中的高原、沙漠,是中华民族与西方文明交流的天然屏障;万里长城则是我们自己垒起来的人为屏障。古希腊亚历山大的虎狼之师打到印度,将欧洲文化传播到那里,他们却无法翻越青藏高原;匈奴人彪悍的骑兵往来于欧洲与亚洲,但他们无法越过边塞长城。

浩瀚无边的大海,则把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与外界完全隔离。1492年地理大发现之前,没有人知晓“新世界”这块大陆的存在。那时也没有人知道,除了黑、白、黄种人,地球上还生活着印第安人这样一群“红色人种”。

中华民族有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崇尚谋略,讲究忍让,有耐性,属柔倔。强悍的外族入侵者虽能轻易征服这个民族的肉体,却极难征服这个民族的灵魂。

印第安人崇拜大自然,崇拜先祖,崇拜神。他们没有深奥的处世哲学,性情刚烈、血性、粗犷,是硬倔。无数次搏杀与战争,终于失去家园。他们至今仍守在那小小的保留区里,不肯与外界有太多往来。

谈起北美印第安人的历史和中国人的历史,尤其近代史,就离不开西方白人殖民扩张的历史。西方人天性开放,渴求财富、积极进取、喜欢交流。为了交流,他们动用了坚船利炮。于是,北美印第安人和中国人千百年来的沉寂,就在西方人隆隆的炮声中喧闹起来。

法国后印象派艺术大师保罗有一幅举世闻名的油画,问到,《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这个问题,印第安人、中国人和西方人都有自己的传说和回答。这些传说,相同,也不同,从中我们或许可以窥视各个民族的天性。

三个民族的传说都认为,世界之初,天地是黑暗的。

印第安人的传说是这样的。世界只有水和黑暗,各个地方的黑暗程度不一样。这黑暗运动着,聚拢在一起,分散开去,又聚集,又分散,周而复始。终于有一天,在一个最黑暗的地方,一个神出现了。这个神在黑暗中苦苦思索他存在的意义。当他思考的时候,他重叠双手放在胸前,一支巨大的火把于是出现了,这只火把将他引出了黑暗。“思想的火花”,这个精致的比喻,在古老的印第安人创世纪传说中得到印证。

接下来,神用身体的一部分,创造了蚂蚁,他用蚂蚁和火把的油脂,揉成了一个球。神站在球上,用双脚滚动它,唱起了创世之歌,这只球随着歌声不停地旋转,膨胀…… 歌唱完了,地球形成了。

印第安人一开始就认为地球是圆的,而且是在旋转过程中形成的。这个问题西方人花了数千年才认知,而中国人自古相信“天圆地方”之说。一向被人们视为落后民族的印第安人,他们的祖先对地球的感知竟然如此准确,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中国人的创世纪传说,像做学问,也像做人,小心而谨慎,我们甚至考证出了具体的数字:三百二十六万七千年前,整个世界是一个中间有核的浑圆体,经过一万八千年,这个核孕育了一个生命,他是人类的祖先盘古。当他有了知觉时,见周围一片黑暗,便拔下一颗牙齿变成巨斧,奋力向周围劈去。

球体破裂了,变成两部分,轻而清者,不断上升,变成了天;重而浊者,不停下降,变成了地。盘古脚踩大地,头顶蓝天,不断成长。于是天每天升高一丈,地每日增厚一丈,又经过一万八千年,天变得极高,地变得极厚,天地形成。

西方人的创世纪,简单明了,却带有不可名状的威严和霸气。大地混沌苍茫,深渊的表面一片黑暗,上帝发出的动力运行在水面上。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昼夜;上帝又说,水要分开,天空形成于其中,于是天空形成。上帝又命令水聚在一起,形成海洋,露出大地。世界遵照上帝的命令形成了。

印第安人和中国人的传说,认为神是在自然中孕育而成,他们都崇拜自然;西方人则认为他们的上帝创造自然,创造一切,他们让一切崇拜上帝。西方人这种凌厉而自傲的天性,当他们与其他民族打交道时,总是咄咄逼人,不断进取;而中华民族和印第安民族与他们相遇,总是退让,或者被动地抵抗。

天地形成之后……

印第安的神取了身体的一部分变成岩石,把它弄碎向四周撤去,这些碎石变成了点点繁星和月亮。神觉得在黑暗中看东西还是不太清楚,于是他制成了两只大碗,一只碗装满水,另一只碗盖在上面。碗中的水变成了太阳。他把太阳用尽力气向东方扔去,太阳跳动了一下,开始在天空中移动。从那时起,太阳每天早上从东方跳起来,向西方移动。

不可思议的事,在印第安人古老的传说中再一次出现。我们知道,直到近代,科学家们才验证太阳是一个巨大的液态氧在燃烧。远古的印第安人如何就假想太阳是由液态的水变成的呢?由冰冷的水到炽热发光的太阳,这并不符合古人简单自然的想象和推理,两者外表上无任何可联想之处。

冥冥之中,我以为印第安人才是神的真正后裔,人类走向毁灭之日,也许只有印第安人能躲过这一劫,随神而去。

中国人对子孙无私给予的理念在我们的始祖盘古身上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盘古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奉献自己的身躯。他倒下去的刹那间,呼出的气化作风云,喊出的声音变成雷电,左眼飞上天空变成太阳,右眼飞上天空变成月亮,眼中的泪水撤向天空变成万点繁星,汗珠变成湖泊,血液化作江河,毛发形成了广袤的草原和茂密的森林。

中华民族与印第安民族的创世纪传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神和大自然的亲近,大自然孕育了我们的神,神又用身体发展了自然,这是一种相互的亲情,有一种温馨。

西方人创世纪的方式坚决、冰冷和生硬,带有无限的威严。

上帝说:“地上要长出青草和结种子的植物,水里要涌现成群的活物,天上要有飞禽,地上要有走兽。”于是,事情就这样成了。简单,不容置疑!

天地形成,万物诞生,人类众生开始出现……

印第安的神,用树木创造了最初的男人和女人,这一对由树而来的夫妇便是如今印第安人的祖先。中华民族,是由一位叫女娲的慈祥女神用黄泥捏出来的。这位中华之母替她的儿女们建立了婚姻关系,男女互找配偶,生儿育女,一代代繁衍下去。西方人的上帝,按照自己的样子,用地上的尘土造了一个男人亚当,把生命的气息吹进他的鼻孔,他活了。上帝又取了亚当的一根肋骨造了一个女人,她叫夏娃。上帝让他们结成夫妻,在东方伊甸园里快乐地生活。

最后,在三个民族远古神话传说中,都不约而同地描叙了人类历史上发生的一场大灾难。这场大灾难的起因和过程,再一次鲜活地表现了三个民族的某些天性。

印第安人生于自然,长于自然,崇尚个人自立,他们的孩子很小就开始领教大自然铁一般的法则。于是,灾难来临时,他们没有幻想神来救他们。

一天,洪水暴发了,冲进了峡谷,淹没了丘陵,并向高山漫延,没有人能够阻挡。绝望的人们挑选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把她放在独木舟上,带上毯子和水果,让她随洪水漂流而去。后来,洪水慢慢退去,姑娘从独木舟上下来,发现这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太阳升起来,她躺在山顶上,阳光暖暖地照着她,这时,一滴水从岩缝中滴落在她腹部,她怀孕了,生了一个女儿。女儿长大后,她把女儿又带到那个地方,这次,她的女儿怀了一个男孩儿。印第安人就这样又重新繁衍起来。这个故事颇有些凄凉,暗合了以后印第安人孤独、凄怆的命运。

在中华民族的传说中,慈母对儿女的呵护是没有止境的。

当人类不断繁衍生息的时候,天柱糟朽,天将坍塌,地上燃起熊熊大火,野兽凶猛袭击人类。女娲出现了,开始拯救她的孩子。她烧炼红、黄、蓝、白、黑,五种颜色的石块来修补天上的漏洞,她捉了一只大海龟,用它的四条腿替换了天柱。女娲的儿女们得救了。在中国人的文化里,长辈永远是儿女的庇护所。

西人那场骇人听闻的大劫难,让人不寒而栗,这不是一场简单的自然灾害,是一场人为的大虐杀。

愤怒的上帝开启了天河,暴雨自天而降,长达四十日四十夜,地上所有活物,都气绝身亡。为了赶尽杀绝,上帝又让洪水淹没大地长达一百五十天,务必溺死一切活物!最后,暖风吹过大地,洪水开始消退。

西人试图让人们相信,他们的上帝,绝不可以冒犯!否则,必引灾祸!接下来一个自然而然的结论是,他们这个民族,也绝不可以冒犯!否则,必引灾祸!

亚洲人对这条定律感受相当深刻,中国人尤其深刻。仅举一例,直到今天,中国百姓历来畏惧政府官员如豺狼虎豹。然而,翻开中国近代史,百姓怕官、官惧洋人。为什么畏惧西方人?其中原由,既有强者的飞扬与跋扈,亦有弱者的无知和悲哀。

西人上帝为什么要怒杀儿女呢?原因极其简单,儿女不听话。

亚当和夏娃先是偷吃了上帝不让吃的智慧果,学得聪明起来,上帝便开始心存芥蒂。接下来亚当夏娃的子孙又用这聪明在世上屡屡作恶,最终惹得上帝大动肝火而痛下杀手。然而,没有人愿意断子绝孙,在这一点上,万能的上帝也不例外,他留下了听话的挪亚一家人的性命,让他们乘方舟躲过此劫。

听不听话,都是儿女,都有血肉之情,如何可以如此血腥?我们中国人大多都会本能地这样想。然而西方人不是这种思维方式,西方人的理性大于感性。这或许是他们在科技、思想领域里遥遥领先于世界的原因。

创世之初,三个民族对自然、对神灵、对人、对亲情,以及对道德观的阐述,就存在了极大的差异。这与生俱来的天性,引导着他们各自独立地向前发展,犹如三条平行线绵绵延伸。悠悠历史长河中,这三个民族基本上没有接触。

直到近代,西方人的文明和综合实力极大地发展,他们以强悍入侵者的身份,与中华民族和印第安民族进行了暴力多于和平的交流。这交流,完全改变了两个民族的发展方向。这改变,也悲,也喜。

今天,在印第安人的土地上,西方人建立了一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这个国家关注和影响着世界每一个角落。中国人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但非常乐观地相信自己会担负主导世界的重任。

印第安人对这些不感兴趣,他们与国家无关,与政治无关,与雄心壮志无关。他们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灵魂却依旧在大自然里游荡。

他们真实、简单、自然、木讷、沉默。
2012-09-22 13:3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