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人系列 2 - 土地和家园

by 老牛

印第安及世界文明

五万年前,地球上最后一次冰期到来,人类族群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形成,分布在欧亚非大陆,而美洲大陆没有人类生活的迹象。两万年前,随着冰期进入高峰,全球气温急剧下降,最窄处仅有四十五公里的白令海峡逐渐冻结,美洲大陆与亚洲大陆联成一体。在此期间,一些亚洲人种追随大型动物群猛犸象、披牛犀、野驴、野牛、野马、大角鹿等沿冰桥进入美洲。他们是今天的印第安人的祖先。

一万年前,冰河时代结束,地球转暖,冰冻的海水开始融化,连接美亚大陆的冰桥慢慢消失。人类此时已进入新石器时代,使用磨光的石器,学会了编织和烧制陶器,并从追随动物群的狩猎生存方式发展到逐渐饲养家畜以及开始耕种土地,定居下来。

这时候,欧洲发生了一件大事,它就此拉开了人类文明史的序幕。

坚冰融化,海平面不停上涨,大西洋海水终于有一天倒灌进了曾是一片辽阔低洼盆地的地中海。汹涌的波涛年复一年地追逐着惊慌失措的人们,淹没了无数家园,吞噬了无数生命。“滚滚狂流,无遮无拦,没了树顶,漫了山冈,直到惊涛拍击了阿拉伯和阿非利加的山崖。” (英:赫·乔·韦尔斯,《世界史纲》) 一些史学家们相信,这段悲惨记忆被以某种方式记录下来并最终写进古老的圣经,《创世纪》对这场洪水有着惊心动魄的描述。

地中海由此成为西方文明乃至整个世界现代文明的发源地和成长的摇篮。

文明一旦闪现,便如一只摩天巨轮,轰然滚动起来。它愈滚愈急,愈急愈猛。速度达极限之时,便是文明崩溃之日。神或许已经暗示我们,文明是从毁灭中开始的,也终将在毁灭中结束。

公元前6500年,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开始了巴比伦文明的萌芽,该文明曾产生极度辉煌。今天,地球上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的大兵们,端着枪,嚼着口香糖,试图帮助这片产生过人类最古老文明土地上的人们理解什么是文明。

公元前3100年,尼罗河的古埃及人建立第一王朝,至公元前332年,历经三十一朝。三千年来,历史文化渊源流长的埃及人反复被外族人攻击、洗劫、征服和蹂躏,自己几乎没有独立过。

公元前2300年,黄河长江流域的中国人建立大夏王朝,从此,长达数千年之久,残酷的王位之争在华夏大地上被枭雄们无数次重复上演,乐此不疲。

公元前1200年,中美洲兴起玛雅文明,大规模神庙建筑出现,活人开膛破肚祭祀仪式被发展到极致。

公元前330年,古希腊发展至颠峰,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几乎征服了所有他当时知道的国家,臣服者变成希腊一个行省,不臣服者城镇夷为平地,人民遭到杀戮。

公元前50年,罗马人征服地中海沿岸所有国家,建立强大的罗马共和国,地中海首次,也许是最后一次,变成了一个国家的内海,有的沿岸民族由于坚决抵抗而被种族灭绝。

公元750年,中东穆斯林帝国崛起,血腥征战,疆域扩充到西起西班牙,东至帕米尔高原。从此基督徒与穆斯林之间的杀戮、流血和仇恨没有停止过,直到今天。

公元800到900年,英、法、德、意相继在战乱中建国。后来,这些欧洲列强闯进亚、非、拉美洲等落后的国家和地区,带来了文明,也干下伤天害理之事。

公元1300年,蒙古铁骑践踏了整个中东、埃及、东欧、俄罗斯、印度,并一路踏进中华腹地。连续数天屠城是他们最喜欢干的事情。三百年后,满人征服汉人,也不反感这个杀人游戏。二战时,日本人沦陷南京,屠了三十万中国人。做得最干脆利落的是美国人,他们只用了两架飞机,顷刻间毁灭广岛和长崎,屠掉二十余万日本平民百姓的性命。

公元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印第安人从此开始了长达几个世纪的噩梦。

这个简单化了的历史清单,在人类发展的历史血海中,反反复复浸泡,每一件大事,都伴随着流血、杀虐和数万、数十万、数百万人生命的毁灭。

印第安人与这一切无关,他们代表泥土、河流、自然,但不代表现代文明,不代表国家、政治和权力,不代表贪婪和杀戮。

速度达到极限,物质便自行毁灭,那么罪孽积累到最后会发生什么呢?人类自感罪孽深重,所以幻想天堂。恐惧的文明人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个地球上真正没有犯下大罪恶的,是那些土著居民们。

印第安民间歌曲

中国民间喜好哼唱劳动歌曲,长江沿岸的纤夫们在沉重的劳动中会吼出极为浑厚的号子,江南姑娘采茶时也常常哼唱清丽动人的小曲。印第安民族有相同的传统。 新墨西哥州地区的特瓦 (TEWA) 族妇女织布时会哼唱一些歌曲,歌词优美,其中一首唱道:

    噢!我们的天之父
    噢!我们的地之母
    我们是您的孩儿
    我们辛勤织布
    献上您喜爱的礼物
    我们织出美丽的衣裳
    白如晨光
    红似夕阳
    密织如雨
    饰如彩虹
    我们穿上这美丽的衣裳
    在小鸟的歌声中散步
    在青青的草地上徜徉
    噢!我们的天之父
    噢!我们的地之母

有人类的地方就有爱情,没有被现代文明浸淫过的情爱尤其动人,印第安人古老的爱情歌曲传唱了数千年。这些歌曲有的活泼俏皮,有的听来哀怨忧伤,有的充满了期待和渴望。

    《野鸭和心上人》

    哗,哗,哗
    我以为是野鸭
    却是心上人
    划桨溅起的水花

    《忘却》

    我努力把你忘掉
    你却总在我梦中
    当你听到我的歌声
    你知道么
    我的爱人
    我在流泪

    《快去啊》

    快去河边张望啊,快去河边张望
    冬去春来,坚冰融化
    快去河边张望啊,快去河边张望
    你会看见我乘舟而至
    快去啊! 快去河边张望

似乎这些歌都是女子唱给男人的,这让我想起一段故事:云南边远山区一个苗族对歌盛会上,姑娘们打扮得花枝招展,向心上人唱情歌。民间采风的某位作家在人群中窜来挤去看热闹,也忙得不亦乐乎。忽然听到一声“哥!”扭头一看,一个苗族少女眼睛亮亮地盯着他,又清晰地叫了一声“哥!”顿时吓得这位作家哥哥落荒而逃。

生活忌讳和仪式

出生:阿斯巴斯卡(ATHABASKA)人在孩子出生后会剪下脐带用兽皮包好吊挂在树上,一个月内母亲必须吃冷食,父亲不能外出打猎。中国人有把小孩脐带埋在地里的习惯,但月子期间母亲绝不能吃冷食。

死亡:塔内那(TANAINA)族,人之将死,人们会弄出很响的声音以驱妖赶魔,死后尸体只能从窗户送出,不许走门。中国人对死亡忌讳颇多,具体表现一内一外,内心深为恐惧,外表悲戚哀嚎。西方人对死亡相对坦然,曾参加一个西人朋友的葬礼,女儿竟然在台上讲述母亲生前一个小笑话,引起下面一片轻轻的笑声。在中国人的葬礼上若有人敢这样,大概立即会被揍得和死者躺到一起。儒家主张父母死后,儿子守孝三年,期间必须素衣素食,严禁谈笑,即便有很开心的事,也得憋住不能笑。这实际上已经和死人没有什么关系了,是活人做给活人看的。死人躺在地下很轻松,活人则活得相当辛苦。

青春期:女孩子初潮,家人会单独给她建一个小屋,让女孩独自生活一段时间,短则数星期,长则一年。中国人正相反,女孩长大了,得看紧点儿,免得被坏人勾引。

吸烟草:北美许多印第安民族把吸烟草当作一种重要仪式,酋长们手里常常拿着一杆烟袋,那是一种权威的象征。路易斯安那的切替马恰(CHITIMACHA)人认为烟草在烟袋中燃烧时会从太阳那里得到超自然力量。有的萨满(巫师)行医,用烟喷向病人作为治疗手段。部落间签订协议,人们会将烟喷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意思请神当这个协议的证人。一旦协议签定,印第安人会很忠诚地执行。西方人到来后,有的部落酋长将象征和平的烟袋送给他们,以为他们接受了烟袋,便不会再行杀戮之事。西人烟袋亦拿,人亦杀。对待入侵者,送上一把刀远比一件吉祥物更能带来和平。

部落战争

如同任何民族的发展一样,印第安人部落之间常有冲突,但都不是大规模的,没有出现过中国战国时代秦军一次坑杀赵国俘虏几十万人的事件,也没有发生过西方十字军东征异教徒的大规模战争,导致上百万人死于非命。相对而言,印第安人只是在打群架而已。

佛罗里达地区的印第安人,天一黑就停止战斗,第二天天亮接着打。当一个部落对另一个部落宣战时,不搞突袭,把箭绑上头发,插在那个部落外面的空地上,通知对手做好准备。

印第安武士的武器很简单,常常是一根短棍上绑一块坚硬的石头,盾牌用野牛皮或其它兽皮包裹而成,他们会请萨满或女人在盾牌上画一些动物形像来保护他们。

美国中部平原地区的印第安人普遍遵循一条战争法则,给对手公平战斗的机会。一次蛮旦(MANDAN)族酋长和切以尼(CHEYENNE)族酋长决斗,切以尼族酋长骑马,他下马与对手格斗。一个用刀,一个用斧。几个回合,双方都有负伤,最后切以尼酋长不支倒地,蛮旦酋长认为对手已经丧失战斗力,遂转身离去,不取对方性命。

加拿大黑脚(BLACKFOOT)族武士们常常唱道:“与其老死家中,不如战死沙场,勇敢战斗!勇敢战斗!”武士战死,妻子割断头发,撒在武士坟头,不会再婚,直到头发重新长成。

北美很多部落武士临死前有哼唱死亡之曲的习惯,尤其是在战死前或是被捕获后将被处死时,非常坦然。曾有一印第安人被白人捉去用刀剐,他一直在唱,胆战心惊而又恼羞成怒的白人于是用棍子击碎了他的脑袋,停止了他的歌声。

中国民间官府杀人,囚犯五花大绑,有边走边唱的,围观者一片叫好之声。儿时看电影,共产党人闹革命被反动派处死,也是昂头挺胸,阔步高唱《国际歌》,不会唱的,喊些“万岁”之类的口号,也相当于唱了。

社会体制

北美印第安人基本以部落和部落联盟的方式存在,酋长为最高领袖,靠威望领导众人。而联盟则采取酋长议会制,共同商议,共同决定,共同领导。这种情况下,领导人及其家人欺压别人或谋私利的空间有限,一旦威望丧失,便一切尽失。这是一种原始的民主,但不是落后的民主,和当今世界上很多贫穷和发展中国家特权阶层可以肆意侵吞国有财富以及公开蔑视和欺负平民的“民主”比起来,这朴素的民主可爱而珍贵。

也有的部落发展了等级森严的社会制度,密西西比河下游的那齐日(NATCHEZ)族,像北朝鲜的金正日一样,大酋长被称为伟大的太阳,与他的家人们 (统统称为小太阳) 统治着整个部落。大太阳死后,只有小太阳们可以承位晋升为大太阳。小太阳下面是贵族,然后是荣誉居民,最底层是平民。让人惊奇的是,上层社会被要求与平民百姓通婚,孩子的社会等级只跟随母亲。平民有机会晋升,比如立下战功。贵族亦有可能跌落,比如犯下大罪。社会一旦有了等级和特权,便自然出现不公和罪恶。太阳们不劳而获,允许多妻;大太阳死掉,所有妻子必须殉葬。

谈到殉葬,好像在我们东方人的文化中反复出现,而在西方的历史中较少听说。东方人也好,西方人也罢,人性皆有残忍的一面,但东方人似乎更倾向于同族自残而忍让和宽容比自己强大的外族。这一点我们汉人表现尤其明显,当权者和富贵们过于欺凌和鄙视其统治下的草民,但对强大的外族敌人唯唯诺诺,能让则让,以求平安。民间百姓之间强者欺负虐待弱者更是屡见不鲜。这使汉人在历史上被西方人、甚至被和我们较量过的少数民族所鄙视。

西方人到来的预言

西方人到来的数百年前,一些印第安部落流传他们先知的预言:

    有一天
    陌生人会来到
    黄黄的头发
    绿绿的眼睛
    白白的皮肤
    浓浓的体毛
    他们会杀戮我们
    他们会将我们
    赶出先祖的家园

预言,不幸言中。西方人真的来了,他们给印第安人带来了文明和梦魇。
2012-10-08 09:2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