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back

xianmo
好文!恐怕除了宗教,人生的意义还可以寄托在音乐上面。最近在听歌曲Don't matter和青花瓷,钢琴弹出来的也一样迷人。没有文学艺术的支撑,我们的工作和生活该是多么可怜可悲。 ----"老板娘让她哥哥,从香港空运来," 什么意思?
2012-10-20 20:36:16
黎京
据说,拉琴断弦是因为近旁有知音在偷听,估计你没细查是否附近真有MM在暗恋你的琴声呢。爱之深请之切,以至于还没拉两根琴弦断。 我听过阿炳拉二泉的录音,还有听松。那声音嘶哑悲涩凄凉。就因为当年找到阿炳时他因病早已不拉琴了,因为要录音临时找来一把当年的破琴。不过估计要是有现在制作的二胡也出不来那种效果。二泉映月和听松,确实不需要好琴,却需要对音乐的理解,是真情。其实后来听过很多人拉这两首曲子,最终归没找到阿炳的声音。我家邻居就是二胡大家,很有名的。
2012-10-20 22:20:28
Jane
不吓唬老江,你的解释和黎兄的都对,不过我们要朝亮处想。客观地说,一把老琴,好久不用也不保养,自然要出问题。 黎兄太谦恭了。当今不少网人都爱掉名字,那叔是谁,要王国潼那级的,还不快说。
2012-10-20 23:09:26
黎京
那叔介绍如下: 张韶(1927—)著名二胡演奏家、音乐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中国音协二胡学会原会长,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专业委员会顾问。1927年4月出生子江苏武进县。1946年考入南京国立音乐院,导师杨荫浏先生,并师从刘天华弟子储师竹和蒋风之学习二胡。同时向曹安和学习琵琶、曹正学习古筝,高步云学习昆曲和三弦。1950年储师竹教授偕学生张韶,蒋咏荷在常州举办音乐会,张韶以二胡、琵琶、古筝三种乐器的独奏展现了他的音乐才华。
2012-10-21 00:01:17
jane
老人家高寿。他在家有时也操家伙练吧。走进那里,我就想,中国最顶尖的音乐家就在这里。
2012-10-21 00:34:07
黎京
是我在人艺大院时的邻居,每天都听他在拉琴。要知道,其实近在咫尺一墙之隔,每天都是同样的曲调反复在耳边畅响,几乎没有听到过一首完整的二胡曲。文革时,张韶在前边拉二胡边走,后面跟着院子里的孩子,排成一队,绕着宿舍楼转圈,忘记拉的是什么曲子了,但是这样的情景每天都会出现,这是我插队回来探亲时见到的。后来返城参加工作,每日回家很晚,很少还能听到他的琴声,再往后我结婚搬走就没见过。他的大儿子插队时跟我在一个牧场,跟野莲和逍遥在一个牧业队。 你上次见我是在中央乐团宿舍,那里更不得了,每天可以听到各种琴声和歌声,有一阵每天都能听到罗天蝉或李谷一在唱。因为和我舅舅家在同一栋楼。那栋楼最靠另外一边的是石叔诚家。我住的那间套房子文革时是胡松华家。文革后落实政策又还给了我岳母。
2012-10-23 22:10:32
Jane
你太谦虚了,闷着不说,装蒙古老汉。这些故事很有意思,张韶山那个最好。我有次听见人你岳父,你居然不说你们的关系。并非是鼓励你谈名人,只是觉得那些人的经历独特,记下来就是历史。
2012-10-24 03:12:47
黎京
可能跟我从小就很麻木有关系吧,也是脑袋里没有什么明星意识。大家都很崇拜的一些人几乎经常见面也就记不住那些事了。比如舒绣文就住我家楼上,还有曹禺那时几乎每天都要到我们大院来吃午饭,也就没崇拜什么的。也是现在对很多人特别崇拜明星感到不解的原因吧,那些人站在台下与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怎么就成偶像了呢。更何况我还见过他们见到比他们更大腕时的表现,有时还暗自看不起呢。
2012-10-24 10:05:48
土干
说点题外话,二胡提琴都有断弦问题,钢琴是也是弦,电子钢琴就没有弦,不会断。最近家里买了四弦琴(Ukulele),调弦时也是怕断。我练琴就是锻炼了,当初想提琴二胡是左手按弦右手拉弓,右手指得不到锻炼,键盘乐器就好些,笛子也可以,是十个指头的配合。是否能奏出曲子是次要的,关键是十个指头都能动就觉得达到锻炼效果了。
2012-10-24 10:47:39
Jane
黎兄,我对章女士的名人描述,有时都怀疑。以前好像谈过这一点。
2012-10-24 13:22:23
黎京
说实话,往事并不如烟外婆还真没细读过,只是看了开头和结尾。是因为读这类回忆时,我总是能够闻到味道,很不好描述的味道。过去好像讲究读圣贤书时要沐浴更衣,那个味道就类似于熏香的味儿吧。一群老朽们在那里拽八股很迂腐的感觉。其实也知道那本书里面所写的内容斌不如此,可就是无法继续。我去年回国遇到焦菊隐的儿子,他跟我一起到贵阳见我爸爸,是要了解他爸爸的往事。你都想不到,他是要了解自己爸爸的缺点,不招人喜欢的那些事。也为的是想写真实的父亲。凡是人,都必有招人恨的地方,无论身居何位,所以我眼里没有名人也没有大腕,不是因看到他们的缺点,而是因我觉得他们就是普通人。还有,那些 民主党派的人士在很多时候是自找的,很多人说是铮铮铁骨,我是不敢下此结论。很多事还是多想想才是。比如老主席刘,彭将军德怀,就不多说了。大多数人看到的某些人不过是想看到的那一面。这点在过去对毛委员的态度上也是,墙倒众人推,落井下石在批毛这件事上也表现得很充分。人类很有特点,任何时候都要赶时髦,追潮流包括跟风。这次是对莫言得奖也是如此。大家都知道诺奖与政治无关的,文学奖就是奖励文学的。不明白为什么看到莫言得奖后,很多人瞎扯写抄毛语录等问题。要是觉得莫言不配得奖,尽可批评其著作,哪怕找到莫言小学生作文来批也行。千万别再扯上政治,这样做未必不是阶级斗争哲学的影响,文革是大家都不喜欢的一件事,那就别再用文革思维去认识现在的世界,和现在发生的那些事。
2012-10-24 21:05:49
黎京
写错了“说实话,往事并不如烟外婆还真没细读过”不是外婆,应该是我还真没读过。抱歉!
2012-10-24 21:07:33
土干
“说实话,往事并不如烟,我还真没细读过,……是因为读这类回忆时,我总是能够闻到味道,很不好描述的味道。……一群老朽们在那里拽八股很迂腐的感觉。其实也知道那本书里面所写的内容斌不如此,可就是无法继续。” -- PPDT :))。
2012-10-25 08:40:55
黎京
-- PPDT :))。 啥意思啊?
2012-10-25 11:56:33
土干
PPDT = 频频点头 o_o
2012-10-25 12:07:48
黎京
身穿长袍,一只胳膊弯曲在胸前,手里拿本书,另外一只肯定要背在后面,隔段是那种带格子的,书案旁茶几有香炉还冒烟。嘴里喃喃着,频频点头。土干是这样吧?
2012-10-25 14:12:33
土干
哪里哪里。是双手抱着爱派,嚼口香糖,像小孩吃了糖果一样,PPDT。
2012-10-25 20:50:31
黎京
嗯,明显代沟。
2012-10-25 21:53:15

Post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