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人系列 3 - 西班牙人的杀戮

by 老牛

1492到1502年的十年间,意大利人哥伦布得到西班牙王室资助,前后四次横渡大西洋,发现了美洲新大陆。这个发现改变了现代人类历史的发展轨迹。新大陆后来诞生了一个地球上很年轻但却非常强大、非常有影响力的国家。

实际上,早于哥伦布大半个世纪,中国大明永乐年间,1405年到1433年,太监郑三保曾七下西洋,横渡印度洋远至阿拉伯半岛和非洲东海岸,航程要比哥伦布远得多。规模最大的一次,船只两百零八艘,随员两万八千人,相当于一支庞大的正规海军舰队,如果绕过南非好望角继续航行,是有可能首先发现美洲大陆的。

印第安人与中国人,错过了历史上唯一的一次交流机会,这给人以无限遐想。要是中国人当初控制了美洲大陆,那么它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历史不能假设,但这假设却带有极强的喜剧色彩。

欧洲人初登北美大陆,印第安人反应不尽相同。一些部落试图避免接触他们,一些部落则表示欢迎。有些印第安人把这些外来者视为神,有些把他们当作可以联盟的伙伴,有些则认为他们是入侵者。总体上,早期印第安人对这些外来者持好奇、慷慨和友好的态度。

俗话说,主人可以热情接待,但客人不能喧宾夺主。然而,西方人喜欢做主人,所以早期大家和平相处的局面注定不能持久。

欧洲人登陆北美大地三百多年来,印第安人与殖民者之间,殖民者与殖民者之间,印第安人与印第安人之间,冲突和战争就再也没有间断过。从早期摩擦,到殖民地战争,再到美利坚闹革命建国。这些冲突和战争的起因、过程以及结果各不相同,但无论千变万化,有一点始终不变,那就是,处于弱势的印第安人永远是受害者。

公元1500年,西方人到来之初,整个北美约有印第安人两百四十万,说两千多种语言。一百五十年后,即公元1650年,印第安人锐减到三十八万,百分之八十四的人口消失了。这期间,白人上升到五万八千人,黑人奴隶一千六百人。又过一百五十年,公元1800年,印第安人仅存十八万人,剩下不到百分之八的人口,很多部落集体灭绝,印第安民族几乎走向了被完全毁灭的边缘,而白人此时已高达四百八十万,黑人奴隶亦超过一百万。

西班牙人的首次屠杀

1540年秋天,五百八十名西班牙人来到今天的美国阿拉巴马州,带队首领名叫荷南都(HERNANDO)。他们到了摩比(MOBILE)人的土地上,大酋长热情接待了他们。西班牙人索要给养和载货马车,遭到拒绝,荷南都于是威胁说要动武。酋长假意答应送信给各个部落筹集物资,暗地里却召集武士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战斗立刻爆发,持续一整天,女人和孩子都卷入了撕杀。

西班牙人由于骑马和持有火器而在战斗中占绝对优势,他们纵马在惊慌失措的村民中往来奔驰,肆意射杀并放火焚烧村庄。战斗结束后,西班牙人将幸存者往熊熊大火中驱赶,驻足不前者就地射杀,妇女儿童哭声震天。战败的印第安武士们不忍目睹,悲愤羞愧无以复加,纷纷当场自杀以谢罪族人。

是役印第安人死两千余人,西班牙人死二十伤一百五十余人,一马当先的首领荷南都身负重伤。此前,荷南都曾在南美洲和中美洲攻城掠地,积累了大量杀人和征服当地人的经验,作战非常勇猛,出手特别凶残,深得西班牙王室器重。

这是北美历史上西方人首次对印第安人大规模的屠杀。

普埃布罗族的反抗

1598年,璜•昆内特(JUAN QNATE),攻克墨西哥城的西班牙军队头号人物,率军来到位于今天亚利桑那州的普埃布罗(PUEBLO)人地盘。西班牙人宣布了三个“必须”,所有该地区的印第安人必须臣服于西班牙国王,必须改掉野蛮的风俗,必须遵守西班牙法律以及听从西班牙政府派驻代表的命令。

普埃布罗武士不大清楚这帮皮肤苍白、浑身汗毛、眼珠子发出绿光的家伙们喋喋不休地在说些什么,但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武士们一涌而上,干掉了十三个人,其中包括三名随军神甫。

次年一月,西班牙人回来报复,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西班牙人赢了。普埃布罗八百多名武士在前线战死,西班牙人冲进村庄,开始屠杀妇女、老人和儿童。大约八十名男人和五百名妇女儿童幸存。西班牙人启动法律程序,按西班牙法律条文审判了这些野蛮人,判决如下。

二十五岁以上男性,锯掉一只脚,送往墨西哥城做苦役二十年;
男性十二到二十五岁之间以及女性十二岁以上,卖作奴隶,二十年之内不得恢复自由人身份;十二岁以下儿童交由神父们抚育,培养未来的传道接班人和修女;两人被剁掉右手,押送各个部落现身说法,展示印第安人胆敢以身试法的后果。西班牙人用这个经典审判成功地宣扬了他们的司法系统,普埃布罗人屈服了。记得国内有位军旅作家在一本书里说中国历史象个婊子,谁有权谁就弄一下。以西班牙人的做法,法律似乎也可以是婊子。这个比喻严格说来不太妥当,其实,历史、法律和妓女本身,很有些无辜和可怜的。

八十二年过去了,有一个叫教皇(POPE)的印第安人站出来,领导普埃布罗人反抗并赶跑了西班牙人。

教皇是一个萨满,系普埃布罗盟下特瓦(TEWA)人,早年生平不详,他热爱本民族文化,极端反感基督教。由于坚持自己民族的宗教信仰,西班牙人曾三次将他关进监狱并施以鞭刑。教皇总是骄傲地展示给群众他后背的鞭痕,告诉民众他绝不屈服。教皇甚至当众揭穿他的女婿是西班牙人的奸细,愤怒的人群处死他的女婿时,尽管女儿在一旁哀哭求告,他默许人们的私刑。

1660年,持续严重干旱饿死了很多人,普埃布罗附近的游牧部落也经常骚扰西班牙人领地,人民生活极端困苦。这一切,让印第安人开始怀疑基督教是否像宣扬的那么神奇有用。这种背景下,教皇宣扬本民族宗教,慢慢建立了威望,逐渐成为民众领袖,他暗地里开始准备武装起义。

1680年夏,教皇派出信使给普埃布罗盟下各个部落发出举事通知。教皇是一个精明的人,他无法断定有些部落是否会呼应他或者出卖他,于是给那些他不信任的部落约定的起事时间比实际时间晚了几天,果然有部落向西班牙人告密,然而一切已晚,那些紧密跟随教皇的部落一呼百应,开始到处击杀西班牙人。

一时间,风起云涌,杀声四起,战事进展迅速,很多持观望态度的部落看到大趋势已成,于是纷纷跟进。西班牙人风声鹤唳,如惊弓之鸟。
8月15日,五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印第安人开始攻打西班牙人首府圣达菲,连续攻打了数天,西班牙人威力强大的火炮,炸得印第安人血肉横飞,久克不下。数天后,教皇带来增援队伍,亲自指挥作战,战斗更为酷烈。印第安人掐断了城里的水源,但饥饿焦渴的西班牙人依然死战不降,他们当中流传印第安武士割敌人头皮的恐怖传说,宁愿战死也不想落入敌手把头皮割了去。

8月21日,幸存的西班牙人开始向墨西哥城方向撤退,沿途所见,尽是尸体和烧毁的农场,不忍卒睹。战事结束后,据统计大约四百名西班牙人被杀,教堂损失最严重,三十三名神父只剩下十二名,主要原因是这些神父不肯先撤,坚持留下来照顾老弱病残而遭印第安人杀戮。共有两千五百名西班牙定居者被印第安人驱逐回墨西哥城。

赶走西班牙人后,教皇立即着手毁掉一切与西班牙人有关的东西,特别是文化和宗教。对本民族宗教的狂热和鼓吹,帮助教皇成功地赶走了西班牙人,如今却开始产生消极影响。教皇下令严禁使用跟西班牙人沾边儿的任何物件,甚至包括日常生活用品和工具。这显然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命令,一些人因此受到惩罚甚至被处以绞刑。

教皇的追随者开始表现不满,但教皇威望太高,可以说如日中天,没有人敢顶撞他。偶而有胆子大的人出来劝说,教皇将其或杀或贬,设法让这些人出局了,而这些人大都是跟他一块儿起事、血雨腥风共同走过来的元老。这情形,像极了中国历代皇帝,以及毛泽东建国后的所做所为。

教皇我行我素,居住在首府圣达菲,享用西班牙人的住房和办公室,他甚至使用西班牙殖民地总督的座驾在大街上来往以显耀权力。这是一种典型的独裁统治,这种统治的基本特点是,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不得点灯。
1688年,当教皇过世的时候,他的统治和联盟实际已名存实亡,除了上述他本人恣意妄为的原因之外,教皇在位时,依然无法解决西班牙人曾经面临的天灾人祸, 包括干旱欠收和被外族骚扰。年老力衰的教皇逐渐失去民众信任和崇拜。

教皇死后,西班牙人组织力量反扑,相继收回失去的地盘,各地约有六百名普埃布罗人被杀。1692 年,没有遇到太大的抵抗,西班牙人收复首府圣达菲。但各地区普埃布罗人的反抗依然此起彼伏,规模最大的一次是1694年7月,普埃布罗人起事遭到镇压,一场血战后,八十四名武士战死,活下来的武士不愿意当俘虏,纷纷纵身跳崖自杀。

西班牙人虽然收复失地,但面对曾经打败过他们的普埃布罗印第安人,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傲慢和放肆,在处理印第安人问题上开始小心翼翼。遇有争端,首先以安抚为主。

俗话说弱者无外交。平等公正的前提永远建立在双方实力不相上下的基础上,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如今,世界上号称最平等、最公正,最民主的强国,可以出兵去教训那些没有民主、腐败不堪的弱国,然后乘机抢占资源,却不敢招惹那些军事强大、同样没有民主,同样非常腐败的强国。于是,聪明的独裁者们纷纷拿起了武器,包括研发核武器。他们知道,所谓的民主,那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强大的军事力量,才真正可以保证独裁统治一代又一代延续下去。

加利福尼亚印第安人的反抗

1769年,西班牙人在今天的加州地区组建了二十一个传教团。荷枪实弹的西班牙士兵把惊恐万状的印第安人聚拢在一起,传教士们开始宣扬上帝的仁慈。传教之余,神父们教当地人怎样制砖建造教堂,怎样侍弄庄稼和葡萄园以及照料牲畜。很显然,西班牙人试图把这些印第安人从精神到肉体上彻底改造成为他们的奴隶。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印第安人逐渐丧失了他们自己的语言、宗教甚至身份,很多部落的名字都变成了西班牙语。

也有倔强的印第安部落试图保护自己的文化习俗。1775年,卡玛雅(KAMIA)人在圣地亚哥地区攻击了一个传教团,西班牙军队很快平息了他们,叛乱头领被绞死,其余跟随者罚作苦力去修复毁坏的教堂。

1785年,托普瑞娜(TOYPURINA),一位长相俊美而天性勇敢的盖普瑞利诺(GABRIELINO)族年轻妇女,被族人认为有超自然能力而崇拜。当她的信众越来越多,势力逐渐强大起来后,在今天的洛杉矶地区,她策划了一起暴动,试图摆脱白人的掌控。 总共有六个村落上千名印第安人参与。不幸的是,内部有人泄密,当武士们发动袭击时,全部落入西班牙人事先布好的陷阱。

Toypurina (1760-1799) was a Tongva/Gabrieliño Native American medicine woman who opposed the rule of colonization by Spanish missionaries in California, and led an unsuccessful rebellion against them.

西班牙人对叛乱者进行公审。法庭上,托普瑞娜毫无惧色,她慷慨陈词,痛斥西班牙人入侵印第安土地、奴役印第安民族、掠夺印第安人的资源、破坏印第安人传统文化。这不像是一次法律审判,倒像是一次控诉大会,不但法官们哑口无言,也给旁听席上一些有正义感的西班牙人留下了颇为深刻的印象。

最后的判决结果很轻,参与叛乱者每人二十鞭刑,托普瑞娜临时监禁,然后很快获释。这次事件后,她的名气在这一地区比原来更大,成了公众人物。一个年轻的西班牙人慕名前来向托普瑞娜求婚,她没有拒绝,嫁给了这个浪漫的年青人。算是“印西合璧”,成就一段佳话。
2012-10-27 14:4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