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色的磊磊山林

by 土干

(一)

黄昏的磊磊山林里,流水潺潺,枝繁叶茂,西斜的太阳释放着粉红色的光,透过枝叶的间隙,撒落在树下的草坪上,金光点点。金丝猴左右蹦跳着,抓耳挠腮,要逮住身上的阳光。小白兔笑得短尾巴一抖一抖的。

“金丝猴,小傻瓜,你是抓不住阳光的。”

“你才傻瓜呢,你瞧你,短短的兔尾巴,我看你脑子也长不大!你看,我不是抓住了金豆豆?”金丝猴摊开他的右手,一束阳光正好点在他的手心里。

“哇,这金豆豆是什么做的?”小松鼠羡慕地问。

“是阳光做的。”金丝猴翘起二郎腿,骄傲地继续摊出他的右手。

“你能把这颗金豆豆拿开吗?”小白兔挑战地问?

“能。请看。”金丝猴快速地握紧拳头,把手放在背后,“金豆豆在我身后呢。”

“小松鼠,你去他身后看看,有没有金豆豆?”小白兔不服气地说。

“肯定在后面了,你们别不信。我跟阳光有交情,我曾经在阳光里沐浴了七七四十九天,所以我的全身都是金色的。懂吗?”

“哇,你真漂亮,什么是‘沐浴’啊。”小松鼠仰慕金丝猴了。

“沐浴?沐浴就是下雨时,在雨里走呗。”金丝猴炫耀道。

“噢,金丝猴多斯文啊,淋了雨,说成沐浴。”小松鼠一边用他的大尾巴拍打自己的脊背,一边笑眯了眼睛。

“小松鼠,不是一般的雨哟,是天上落下的阳光雨!稀罕呐。”金丝猴纠正小松鼠。

夕阳更红了,晚风徐徐,吹来了一首歌:

太阳落在磊磊山,
山上山下红丹丹,
晚风吹进威武洞,
出来散步好心欢。

听了歌声,小动物们都不动了,他们屏住呼吸,聆听着。

“他来了。”

“他总是这样威武。”

“他的声音魅力无穷。”

“他比金丝猴和小白兔还博学。”

“看他的头发,多么飘逸。我们谁有他的毛儿长得美?”

“哇,见了他,我心潮澎湃。”

小动物们都站直了身体,向正在唱歌的他行注目礼。

雄狮来啦!他,走过这群小动物们,挥了挥手,继续前行。雄狮耳朵尖,听到了议论。因此,他的步伐更庄重,胸脯更突出,狮头更高扬。他威风凛凛,转身微笑地看了看众山徒儿们,众山徒儿们心在颤抖,空气中的风都停下不走了。

小松鼠咽了一下吐沫,小白兔的短尾巴和长耳朵在抽搐,金丝猴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一身毛儿,心想:“我的毛儿颜色好,就是短了点。”




(二)

夜幕降临,夜色中的森林沉寂下来,雄狮回到了自己的洞穴,他伸展一下雄健的腰身,打了大大的哈欠,然后,葡伏在地上,睡去……

山洞内漆黑一片,静悄悄……一个尖细的声音由远而近……

吱吱吱,吱吱吱,
白天睡觉晚上吃,
吱吱吱,吱吱吱,
夜深人静来寻食。

吱吱吱,吱吱吱,
爬上树杆走树枝,
吱吱吱,吱吱吱,
钻进黑洞路不识。

闷!老鼠撞在一个巨大软体上。

吱吱吱,吱吱吱,
柔软毛多不象石,
吱吱吱,吱吱吱,
用它磨牙不合适。

老鼠转身就走,没得逞,尾巴被压住。他回身,黑暗中看到两束凶狠的蓝光。这时,老鼠的眼睛已经适应了洞里的黑暗,他看到了蓬松散乱的毛下面,是一张雄狮的脸。老鼠顿时瘫软了:“完了,今天怎么这么大意啊,这位狮爷气吞山河啊,我哪里是他的对手呢。”

“你这个尖嘴丑陋的小东西,我早看不惯你了。”雄狮的声音是从牙逢里挤出来的。

“狮爷啊,我冒昧了,打扰您睡觉了。”

“小老鼠,黑夜里还唱什么酸歌,应该学习修辞,再出来填词。”

“狮爷啊,正是我见不得人,才晚上悄悄出来唱嘛。”

“你还油嘴滑舌,今天你当我的夜宵吧,我肚子正好饿了。”

“我的爷啊,我可不…不…不好吃啊,我的肉是苦…苦的。”

“那我就吞了你!”说着雄狮张开了大口。

老鼠急得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了,滴在狮子的前爪,他想用自己的小爪去擦干雄狮的,雄狮严厉地说:“别碰我,你这个讨厌的家伙,讨厌的声音,讨厌的样子,我一眼都不要多看你,你让我恶心。我今天吃了你,以后心里就舒畅了。”

老鼠收回自己的小爪子,痛哭流涕地说:“狮爷,今天就是我的末日,你要吃我,我也跑不了,腿软了。可是,我多么小啊,都不够你塞牙缝的。吃我有什么意义呢?你若放了我,将来我也许还能帮助你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雄狮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了,大笑起来,把眼泪都笑出来了,“我需要你的帮助?没搞错吧?别把自己当根葱啊,你能帮我干什么呢?我用得着你帮助我吗?你那点小屁脑瓜能有什么屁主意呢?”

“狮爷,今天您是死活要吃我了。”老鼠这时不仅流泪,他开始放声大哭,“吃了我能让您舒服,也值得啊。可是,我什么都吃,木头,粮食,种子,虫子。我哪里都去,山上,树顶,河边,农田。我身上什么病菌没有啊?吃了我,您生病怎么办呢?”

“嗯,这话有点道理……你走吧,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我不吃你,把你剁了!”说着,雄狮另一个前爪狠狠跺在他面前的石板上。然后,他悠然地松开那只压着老鼠尾巴的大爪。老鼠愣了,也不发抖了。“快走开!别让狮爷我改主意。”老鼠开始还瘸了两步,然后撒开腿一溜烟地跑起来,一眨眼儿就没影了。


(三)

磊磊山林的又一个粉色的黄昏,众山徒们吃饱喝足,在一起聊天:

“多好的傍晚啊。”小白兔说。

“我喜欢这黄昏的美色,咦──啊──。”小松鼠摇着大尾巴,一副陶醉的表情。

“美虽然美,但也许我们的伙伴正在死去。”金丝猴很深沉地说。

“真讨厌金丝猴,在这美好的时候说这些,真让我们败兴。”

“人家博学,不象我们每天吃饱饭就高兴了。”

“不是我悲观,听说这些天,村里人的狩猎季节开始了,我们要小心呀。”

“啊,那太糟糕了,白兔我最近比较胖,肉很多。我要小心。”

“这样说金丝猴最安全了,他瘦,肉少。”

“哪里哪里,听说人类喜欢吃猴脑。”

“别说了,别说了,天呐,我们还是谈美丽的夕阳吧。”猴子果断地扭转话题。

“啊──啊──救命──救命──”

“这是什么声音,太可怕了。”

“是不是猎人来了?”

“我们快躲起来。”

“我们还是去看看是谁在喊叫,也许能救活一条性命。”

小动物们寻着声音的方向跑去。金丝猴在树藤间蹿来蹿去,他顺着高高的藤蔓上往下看。哇,原来是雄狮被猎人的陷阱网罩住了,那只网吊在半空中。雄狮正在挣扎,口里还在喊着救命。

“哎呀,真不敢相信,雄狮也有这么可怜绝望的时候。”

“天啊,天要塌啦。”

“谁想得到,他也会有这一天。看他以往那副得意自负的样子呢。”

“活该啊,雄狮,你平时总是欺负我们,现在知道了吧,天底下有比你还厉害的人类呢。”

“……”

“别说了,救救我吧。我错了,给我个改过的机会吧。”

“……”

“谁信你呢?”

“雄狮,我倒是想救你,可你能告诉我们怎么救你吗?”

“我不知道,请你们大家想想办法吧。”

“你这么庞大,我们可救不了。那网扣可是人类设计的,我们没有人类聪明。”

“没办法,我们不会用火。”

“也不会用刀。”

“金丝猴,你在树上,看看有没有可能把网扣解开。”

“我解不开。大家别难过,我金丝猴可以做个比雄狮更好的山寨王。”

“你这个混蛋!早就看重我的王位,嫉妒我了吧?”雄狮愤怒得眼睛都红了。

“你都快死了还那么猖獗!”金丝猴尖叫道。

“我恨你──!”雄狮吼着。

“你恨吧,我走了,我该睡觉了。你这个大家伙等着猎人来收拾你吧!”

“我们再也不用怕雄狮了,我们也走吧。”

“你们不能这样抛下我不管,请想想办法吧?”

小动物们都走了,雄狮继续挣扎,要挣脱缠绕在他身上的网,可网越收越紧,雄狮精疲力竭了,终于安静下来,等待他的末日……


(四)

彩云由红变紫,天色由灰变黑,太阳完全藏起来了,月亮高高挂起,星星也悄悄地聚在月亮身边。静夜下,一曲尖细的歌声由远而近:

吱吱吱,吱吱吱,
石头干,树叶湿,
吱吱吱,吱吱吱,
喜欢月亮喜欢吃。

吱吱吱,吱吱吱,
睡足觉,喝足水,
吱吱吱,吱吱吱,
夜夜出寻为觅食。

吱吱吱,吱吱吱,
上回差点丢小命,
吱吱吱,吱吱吱,
从此小心避雄狮。

吱吱吱,吱吱吱,
走小溪,绕树枝,
吱吱吱,吱吱吱,
休息片刻也不迟。

老鼠靠着大树休息,看着天上的月亮。

“今晚的月亮真明亮。不过我可得小心,别让其他大动物看见我,来追我。抬头看看月亮吧,听说月亮里住着个兔子。凭什么兔子能住到月亮里,我就不能呢?月亮里有什么好东西吃呢?哎,那是什么?一个大黑家伙在天上,我可要小心。”老鼠想着,躲在树后,细细观望。

看清楚了,那是一头雄狮,被猎人的网套住了。老鼠从树后跳出来,悄声问:

“狮爷,狮爷,是您吗?”

“哎,小老鼠,是我。”

“狮爷,啊,您还活着。”

“唉,如今连小老鼠都嘲笑我了。是,我快死了。就让我孤独地死去吧。”

“啊呀,啊呀,这么糟,怎么办呢?怎么办?”

“老鼠,你要是可怜我,就走开吧。不要象其它动物一样,嘲笑了我,再离开我。”

“狮爷,我怎么能嘲笑您呢?”

“你走开吧,我不希望你看着我死去。”

“狮爷,当初您要是吃了我,现在谁来救您呢?”

“你能救我?怎么救呢?连金丝猴都解不开人类设计的网结,你难道比金丝猴还聪明吗?”

“狮爷,您不要动,让我来试试,不要说话了,赶紧干活,在天亮前,也许我能把您救下来呢。”

“老鼠,我快死了,你却说梦话,你有什么能力救我呢,你这么小,小得都快没有了。不过,谢谢你了。自从我落网,还有谁称我为狮爷呢?你现在还这样称呼我,我已经心慰了,死后也会记得你的。”

“狮爷,别说了,让我开始干活吧,我干活时,要喊口令的,就是老鼠之歌,你不要嫌弃我的声音哟。”

“我快死了,还嫌弃什么呢?”

小老鼠抖了抖小身体,一个跳跃,蹿到大树杆上,尖声唱起来:

老鼠唱:

吱吱吱,吱吱吱,
攀树爬藤走分枝,
吱吱吱,吱吱吱,
为救狮爷不疑迟。

吱吱吱,吱吱吱,
顺绳滑下近网结
吱吱吱,吱吱吱,
四脚不稳睬了狮爷。

狮子答:

不要紧。

老鼠唱:

吱吱吱,吱吱吱,
抓紧时间细观察,
吱吱吱,吱吱吱,
小心翼翼找支点。

狮子问:

啥支点?

老鼠唱:

吱吱吱,吱吱吱,
支点就是受力点,
吱吱吱,吱吱吱,
咬破那点网就残。

狮子唱:

吼吼吼,嘿嘿嘿,
生命曙光在眼前。

老鼠唱:

吱吱吱,吱吱吱,
找啊找啊找到了,
吱吱吱,吱吱吱,
这个支点真叫糟。

狮子问:

糟在哪里?

老鼠答:

你的屁股坐在支点上了。

狮子说:

这……这……我保证不放屁。

老鼠说:

好吧,拯救工程开始。

老鼠唱:

嘿赫嘿赫嘿赫赫,
老鼠我开始把牙磨,

割了割了割,
磨呀磨呀磨,
哼嗨哼嗨猛干活,
哼嗨哼嗨我使劲磨。

割了一根绳,
割了两根绳,
三根四根接着接着磨,
五根六根不嫌不嫌多。

割了左一根,
割了右一根,
前后左右接着接着磨,
东南西北不嫌不嫌多。

……


突然,老鼠感到天旋地转,泰山压顶。他的牙齿还咬在网上的一根绳子上面,他的前爪紧紧抓住网绳,全身颤栗。一个巨大的物体从他身边往下滑去……

啊…喔…哟…哎…啊呀呀……扑通通……

那是雄狮沉重的身体落在地上了,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老鼠的小身体仍然挂在网上,他低头望去:“天哪,雄狮摔死了?我确确实实是想救他,没想杀他啊。”他跳到地上,站在雄狮面前,看看雄狮是不是还活着。

雄狮睁开了眼,他看着老鼠,目光突然狰狞起来,说:“原来你是要摔死我,我这回饶不了你。”

老鼠的腿吓软了,根本跑不动。他战战兢兢地说:“我悔,我悔……”

雄狮突然张开大口笑了:“哎,亲爱的小老鼠,我逗你玩呢。你是我的大恩人啊。”

“狮爷啊,这玩笑我经……经不起。”说完,老鼠吓昏过去了。

雄狮叼起小老鼠,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五)

磊磊森林的又一个美丽黄昏,金丝猴插腰站在一棵野樱桃树的枝杈上,其他大小动物仰望着他。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又重重 地吐出,心想:“做梦都没想到,我也有做王的这一天。”看到大家这么仰慕他,他心里又很不习惯。虽然,他从前就受仰慕,但那是仰慕他的才华,如今是敬畏他 的王位。他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始向山徒儿们训话:

“小的们,小的们,谢谢你们拥我为王。”

“谁拥他了?”小白兔轻轻地向小松鼠耳语道。

“小的们,雄狮遇难了。我们都看见了。那张吊在树上的网不见了。我们要沉痛悼念我们的狮王,学习他的品德,我们要更好地生活下去。我──金丝猴,保证好好引领大家,把这个磊磊山林变成一个舒心的乐园。”

“对,在树上多做几个窝。”小松鼠说。

“在地上多挖几个洞。”小白兔说。

“好好,好好,你们做窝打洞时,我们猴兵放哨,我们一起努力,让大家都开心。”


这时远处飘来歌声……

磊磊山上彩云低,
樱桃树下绿草齐。
漫步溪流好心境,
摇头摆尾深呼吸。

歌声浑厚抒情而又耳熟,飘在山道上,树林里,飘入石缝间。石缝里的小虫子们都不动了。

“狮魂来了!”松鼠的声音都发抖了。

“难道我们患了集体幻听症?”白兔眨着大眼睛看着天。

树枝上的金丝猴全身的血液早就凝固了,这是最可怕、最尴尬的事情了。

“你们在干什么呢?”雄狮已经来到大家面前。

“啊,狮爷,我们在……在怀……怀念您……哦,不、不、不……在想……想念您呢。我们以为…以为…”小白兔短尾巴颤抖着,不停地咽吐沫,说不出后面的话。

“…以为我死了,是吧?”

扑通通……那是金丝猴从树上掉下来了,他摔了个大屁墩儿。他没有站起来,而是用双手捂住了他自己的脸。

雄狮挺起胸膛,用前爪小心地捋了捋他金色的长发,用浑厚低沉的声音问:“大家好吗?”

众山徒都不敢回答,一齐望着雄狮,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他是鬼?还是死而复活的雄狮?突然,松鼠喊了起来:“看,狮爷,您头上有一只丑陋的小老鼠。”

这时,大家才看到雄狮的金发中藏着一只羞涩的小老鼠,在试图用那些金发来遮盖自己的小身体,嘴里发出“唷……哟……嘘……”的声音。

哈哈哈,雄狮放声大笑。笑声差一点把小老鼠颠下来,他慌忙用四爪抓住雄狮的金发。众山徒里发出笑声。雄狮说:“小老鼠是我的恩人。过去的我死了,现在的我是个崭新的大雄狮。我们一大一小做个伴儿,互相帮助,非常愉快。是不是?小老鼠。”

小老鼠在狮子金色的头发里无声地点点头。

“小老鼠,咱们继续散步吧,咱们来个高低声二重唱,好不好?”说着雄狮继续前行。

“你不做王啦?”一个山徒儿问。

“就请金丝猴做吧,他会做好的。”雄狮的声音。

山徒们迷茫,雄狮的身影消失在云霭中,远处传来二重唱。

吱吱吱,吱吱吱,
云雾缭绕晚风飘。

吼吼吼,吼吼吼,
头顶鼠弟真逍遥。

吱吱吱,吱吱吱,
稳坐狮头游林间。

吼吼吼,吼吼吼,
行到月弯挂树梢。

吱吱吱,吱吱吱……
吼吼吼,吼吼吼……

吱呀吱……
吼呀吼……

吱吼吱吼吱吼吼……



=============================
根据Bob Hartman一分钟小故事改编。
取意《道德经》六十二章,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美言可以市尊,美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弃之有。故立天子,置三公,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

插图:Angela Vandenbogaard
2012-11-15 11:28:34

More from the 土童话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