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人系列 7 - 没有永远的朋友

by 老牛



塔斯卡诺那(TUSCARORA)人居住在今天的美国北卡罗来州,是一个天性温和的民族,一向与白人和平相处。有句俗语,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一些利欲熏心的商贩用严重兑水的酒蒙骗当地印第安人,也有奴隶贩子们拐卖印第安人的孩子和女人。有些居心不良的白人居民看印第安人憨厚老实,日常生活中也有意无意耍一些小手段沾他们的便宜。

1711 年,一群瑞士探险者在一个恶棍的带领下,试图用火枪驱散一些塔斯卡诺那人以便占用他们的土地。忍无可忍的塔斯卡诺那人反击了这群乌合之众,从此便开始攻击所有他们见到的白人。正如白人认为所有的印第安人都野蛮无知一样,现在这些塔斯卡诺那人也把所有的白人都当成了流氓无赖。

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常受欺负的弱者,一旦愤怒积攒到极点的时候爆发出来,那几乎是灾难性和毁灭性的。在一次大规模的攻击中,塔斯卡诺那人杀死了两百多个白人,其中包括八十个孩子。那个恶棍头领本人被抓获,他哀求活命并保证永远不再侵犯印第安人的利益。于是这个恶棍被释放了。他立即反悔,随后带人捉住一个塔斯卡诺那部落酋长,将其用刀活活剐死。消息传出后,仇恨使更多的印第安部落加入了反抗白人的队伍。

1712年,饱受骚扰之苦的北卡罗来州白人居民向南卡罗来州殖民政府求助,上校约翰•巴恩威尔(JOHN BARNWELL)带来三十个英国民兵和五百名与其联盟的亚玛斯(YAMASEE)武士,向塔斯卡诺那人发动攻击。几个回合交锋下来,双方相持不下。巴恩威尔向塔斯卡诺那酋长韩卡克(HANCOCK)提出签定停战协议。可是,就在刚刚签完协议,上校巴恩威尔撤兵回去的路上,顺手牵羊洗劫了一个塔斯卡诺那人村庄。酋长韩卡克立刻宣布停战协议无效,继续攻击白人。

1713年,又有一个殖民地派出詹姆斯•斯姆瑞(JAMES SMOORE)上校带了一千多名印第安人盟军赶来助战。这些印第安协同军从白人那里领军饷,得到正规军事培训,配备了较为先进的火枪。

这一次,手持弓箭长矛的塔斯卡诺那人被打垮了,四百多名塔斯卡诺那俘虏被以每人十英镑的价格卖到欧洲作奴隶,所得费用用于补偿这次战争中的开销。大量塔斯卡诺那族人幸存者逃亡北方,进入伊若阔伊斯(IROQUOIS)联盟地盘,伊若阔伊斯人收留了他们。十年后,伊若阔伊斯联盟正式承认他们为联盟中第六个民族。

塔斯卡诺那人实际上是败在了自己人手里,只不过这些“自己人”由白人指挥着。这让我不禁想起,中国抗日战争期间,由中国人自己组成的数目庞大的皇协军,给日本人提供的帮助也是巨大的。

但是,同样有外力参与内斗,印第安人似乎与我们中国人有些不同。没有开化的印第安人一直被动地为白人所利用。而我们中国人认为可以运用计谋和智慧利用强势的外族人整垮自己的对手。他们认为自己比外族入侵者更技高一筹。当年那些皇协军彼此之间不团结,总是想利用日本“皇军”给自己的冤家对头以掣肘。即便国共两党合作抗日,各怀鬼胎的双方军队也会搞这种小动作,试图让日本人消灭对方。而日本人实际上早就看穿了中国人玩的这套把戏。于是,我们在中国大陆电影里看到的那些蠢头猪脑的日本鬼子们,把我们精明的中国人玩得差点成了亡国奴。

为世界奉献了古老圣经的犹太人曾与我们中国人极为相似。很多人只知道伟大的犹太人先知耶稣是被罗马士兵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却不知道他其实是被犹太人自己害死的。耶稣名声渐起后,他的心怀妒嫉的同胞们先是散布谣言说他暗地里传播反抗罗马人统治的言论,当时罗马人是犹太民族的统治者。耶稣被抓后,罗马当局调查后不认为他有罪,欲将其释放。这立即遭到很多犹太人尤其犹太贵族们的强烈反对,他们一致恳求罗马人处死他,否则会引起社会暴乱。

耶稣当时一介贫寒布衣,罗马统治者们面对如此呼声,自然掂得出孰轻孰重,所以耶稣必须死,有罪无罪这时候已经完全不重要了。这些鼠目寸光的犹太人,不知道他们借罗马主人之手害死了一个什么样的同胞,那是人类千年不遇的一个旷世奇才!

二战时,散沙一盘的犹太民族几乎濒临了灭绝之灾,他们终于醒悟过来。族内皆兄弟,愈是飘零如浮萍,愈是必须团结帮衬,一致对外,绝不能暗递拳脚,互相拆台。二战后以色列建国,小小一个国家,处在中东彪悍的外族虎视眈眈之下,背靠大海,面对强敌,退无退路,进无进路。然而发展到今天,以色列在中东地区成为唯一的发达、民主国家,极具威摄力。周围那些暴躁而腐败的伊斯兰国家,尽管恨之入骨,但没人敢轻易动它。

犹太人若早能如此,以他们这个民族的智慧,人类历史或许是另一番模样,也许今天在世界舞台上指手划脚的不是美国人而是犹太人。回过头来看我们中国人,若能摒弃耍小聪明、窝里斗的恶习,代以豁达心胸,晓以集体大利,以我们这个民族的智慧,也断然不是今天的局面。

说到借外人整自己人,我有一个亲历的故事。多年前我在一个海洋平台上作中美联管会技术代表,甲方管理是美国公司,乙方施工平台是国内单位。平台经理有一副手与其不合,但副手有后台,经理对他无可奈何。平台二十四小时作业,副手值夜班。

一天夜里,这位经理突然来到值班室,摆出一副要亲自值班的架势,但不明说。副手平日里与他就无话,遂扭头回房睡觉。几个小时后,有人引着美方监督敲开了这位副手的房间……

第二天这位副手被美方监督书面勒令立即离开平台。意识到中招的副手回到基地后,马上动用其后台力量经联管会同美方交涉,要求恢复原职。美方总经理回复说,中方值班人员工作期间睡觉,我们一直有所耳闻。这一次,是中方主动检举,证据确凿,无论如何不可原谅,请不要再辩解。言下很有不屑之意。

同胞相斗,借西人之手除之以泄私愤,令人心里难过。


1715年,两年前帮助英国人打败塔斯卡诺那族人的亚玛斯人开始起来反抗英国人。亚玛斯武士跟着英国军队东征西杀,他们的族人却依然摆脱不了英国统治者的虐待、盘剥、侮辱和欺诈。英国人强征劳力,并且常常用酒诱使嗜酒如命的印第安人欠下巨额借款,然后迫使他们卖儿卖女甚至卖妻为奴来抵偿。亚玛斯人渐渐意识到他们象傻瓜一样被这些看上去冠冕堂皇的白人玩弄和利用。

1715年4月15日,亚玛斯大酋长联合邻近一些部落发起了对周围白人定居点的袭击,一百多名白人被杀,大量白人被赶出了印第安人土地。这次暴动持续了整个夏天和秋天,象以往任何一次印第安人的反抗,最后的结局是失败。英国人联合了当时北美最大的印第安人联盟切诺基(CHEROKEE),一起镇压了这场暴动,参与起事的亚玛斯人部落几乎遭到种族灭绝。一些部落的武士逃到佛罗里达州法国人的地盘上。


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四十年后,帮助白人灭绝了亚玛斯族的切诺基人也起来反抗英国人了。

英法北美战争期间,切诺基人派出大量武士支持英国人对法作战,前提条件是英国人承诺提供切诺基人的生活保障以及保护他们不受敌对部落侵扰。战争初期,英国人很好地兑现了这些诺言,但随着英军节节胜利,切诺基人的武装力量在整个战争中也慢慢地不太重要了,于是英国人开始对他们的承诺变得有些心不在焉,这引起切诺基人最初的不满。

英法战争即将结束的时候,切诺基武士帮助英国人在今天的西弗吉尼亚州攻克了最后一个法国人据点,准备集结返回家乡。一天,一群切诺基武士在野地里捉住了一些野马,但当地白人居民声称这些野马属于他们,双方争执不下,爆发冲突。白人杀死十二个切诺基武士,抢走了马匹。可恶的是,他们模仿一些印第安部落的习俗,割下这十二个武士的头皮,然后对外界说这是法国人一方的印第安人。

暴怒的切诺基武士立即回击,杀死二十个白人,声称他们是独立的民族,不受英国人法律管辖。随后开拔队伍,回到家乡。

1759年,切诺基联盟最高领袖、主管战争事务的大酋长欧阔诺斯陀塔(OCONOSTOTA)带领三十二个联盟部落的酋长来到南卡罗来州首府与英国人议事。总督威廉姆•利特利唐(WILLIAM LYTTLETON )要求欧阔诺斯陀塔交出杀害二十名英国人的切诺基武士由他们审判。欧阔诺斯陀塔一口回绝,告诉英国人这绝不可能。英国人把酋长们全部关进了监狱。切诺基族主管和平事务的大酋长阿塔库拉库拉(ATTAKULLAKULLA)用重金赎回了欧阔诺斯陀塔和部分酋长,但最终没有一个妥善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件事一直拖下来。

1760年,又一次与英国人谈判时,当欧阔诺斯陀塔大酋长要求释放其余酋长的要求被拒绝后,他暴怒起来,拔枪当场射杀了英军一个出言不逊的少尉,然后率领部下冲出英国军队营地。作为报复,英国人随后绞死了关在监狱里的所有切诺基部落酋长。矛盾激化,切诺基向英国人宣战。

当时英法战争尚未彻底结束,英国人匆匆从前线调回一千五百名苏格兰士兵,来势汹汹,一路上捣毁了很多切诺基人的村庄。切诺基武士奋力反击,击溃了这些苏格兰人。

1761年,英国皇家军队从停火的前线撤下来,联盟了更多的印第安人对切诺基作战,他们采取破坏性战术,焚毁切诺基人的房屋和庄稼,实行“焦土”战略。欧阔诺斯陀塔大酋长带领他的武士们顽强抵抗。

几年之后,战争的疲惫和粮食饥荒迫使切诺基人不得不坐下来与英国人重新谈判。倔强的欧阔诺斯陀塔酋长拒绝与英国人见面。主管和平的大酋长阿塔库拉库拉与英国人签定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割让大片土地,并规定白人居住区不允许印第安人随便出入。

我们似乎很熟悉这样的事。一个世纪后,在中国土地上,这些故事重复上演。肆虐的主角依然是西方人,不过,被利用和被凌辱的对象换成了中国人。没有开化的土著印第安人和拥有悠久文明历史的中国人,因了散沙和短视的民族性,异曲同归地落得了同样的遭遇。

印第安人永远丧失了他们的家园。中国人没有,我们还有机会强大起来。我希望那将是一个从里到外、从心理到肉体都真正强大的中华民族。她不应该是今天的中国这个样子。
2013-01-15 12: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