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切的小说《耻》 – 人的傲慢、卑微和社会属性

by 土干

看了澳大利亚电影《耻》(Disgrace),我便打算读英文原著《耻》。电影十分忠实于原著,几乎把小说中的所有事情都拍摄进去了。小说中描述了很多思绪,这个无法在电影中表现。

小说原文是用英文写的,书名是Disgrace。我和熟人之间开玩笑,就说对方Disgrace,比如吃饭时抢着吃,下楼时跳着下,就被说成是Disgrace。不优美啊,不彬彬有礼啊。

Grace是优雅美好的意思,Disgrace就是Grace的反面。中文没有更贴切的词。可耻、羞耻、耻辱这些词意的差异很大,那么读者如何理解翻译成中文的小说书名“耻”字呢?这篇小说比较难懂,也许是这个原因,中文版小说的前言给了大篇幅的导读。我觉得这不太好。如果我是个二十岁的青年,没有受过西方教育,没有足够的阅历,那么我就无条件地接受导读的方向。

小说大意
大卫.卢里,52岁,离婚两次,大学教授。他与一位年轻他30岁的学生梅拉妮发生了性关系,因此辞职。然后与农场的女儿露茜同住。同住期间,露茜被当地黑人强暴,卢里也被打伤。最后,露茜为了能留在农村生活并得到保护,与她的黑人邻居佩特鲁斯协议结婚。卢里第一次学会放弃。

小说主要人物
卢里: 大学文学系教授
梅拉妮:卢里的女学生
露茜:卢里的女儿
佩特鲁斯:露茜的黑人邻居
贝芙:露茜的白人女友

这篇小说对我来说难度较大,毕竟讲一位文科教授,满脑子拜伦。尽管我试图跟上教授的思路,还是跟不上,只有试图理解他。他的思路和话语非常有趣,我为之一亮。即便我亮了一下,也不见得我就赞同他的逻辑。我喜欢读卢里和他女儿露茜的对话。我最喜欢小说《耻》的第十一章,几乎全部是父女之间的对话。

我读了在蕙风芸窗中贴出的三篇读后感,也读了网上的专业人士评论,提及知识分子的人格尊严遭受的屈辱,也提及库切小说的隐喻性。就我所读的英文小说中,没有太多的隐喻,比中国小说直接多了。毕竟西方文字狱不多见,即便有,也来得及逃跑。小说里明明白白讲了三个黑男人强暴一个白女人,作者为什么不用隐喻写三只黑狗强暴一只白猫呢?还有什么比强奸更令人愤怒的呢?这是我认为这篇小说直白的根据。这篇小说是一部现实小说,讲人的傲慢和卑微,讲人类的私欲给人类自己造成的后果,讲人类的坚硬的心肠和迷茫。人类的这些通病是不好的,不Grace,就是Disgrace。

一、卢里

大学一般不许师生恋,但仍有大量的师生恋。师生恋太容易发生了。女生喜欢知识丰富成熟的男子,这正好是师生关系。如果这种事情真发生,最后师生也真的结婚了,学校恐怕也不与处理了。单身男女相恋结婚,不犯法。问题是卢里的这段师生恋,恋的是不坚定的梅拉妮,她被她父母,男友,社会的眼光左右。她有男朋友,她却与另一个男人有了性关系,这是一个disgrace。卢里与梅拉妮相处,是因为梅拉妮外表可爱让他冲动。他给梅拉妮打电话,想见她。他根据自己的经验认为他可以去找梅拉妮,他就开车去了梅拉妮住址。她真的站在门口张望。他于是抱起她,进入她的卧室,与她发生关系,然后开车离去。他并没有想过这样的后果。后果是梅拉妮不能去上课了,也不能参加考试了。这是卢里因欲望和诱惑所做的不好的事情,是卢里的Disgrace。

事发后,在大学成立调查组之前,梅拉妮的男友已经做尽各种报复活动,扩散丑闻,使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委员会中,卢里的同龄人同情卢里,学生代表憎恨卢里,要求卢里写书面检讨。卢里口头承认他做错了,拒绝写书面检讨。委员会建议他可以不回答质询,先请律师或辩护人。这些都是程序问题。卢里说,我还用请律师吗?我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所为吗?他拒绝请律师,他辞职了。实际上,卢里不知道自己的所为。他认为他什么都懂,不需要被教导。他有着知识分子的自满和傲气,一身硬骨头,这个硬骨头不是好事情,Disgrace。

他辞去教职,去了女儿露茜那里,露茜太了解他了,她说 卢里是“疯狂败坏危险的人”。这是当年拜伦的情妇对拜伦的著名描述。卢里是跟着感觉走的人,他不想被人左右。可是人的属性是社会性,忽视社会本身就是不明智的表现。

卢里在女儿家百无聊赖,想用干活来排遣时间。他先是帮助女儿在地里摘菜,被冻得无法干活,他只有放弃在地里干活。最后,他在慈善机构动物中心帮助贝芙对遗弃的狗进行安乐死,他所要做的就是,在贝芙给狗注射前,紧紧抱住狗的腿使之动弹不得。每天看到狗死去,他悲伤不已。几星期前他还是一个大学教授,现在却只能做这种没有人愿意做的工作。他悲哀,读者也为之悲哀。中国知识分子读了这些尤为悲哀。

在露茜被强奸后,露茜问他,为什么男人在性交时要拿出征服人架势?你在对你的那位女生做那种事情时是不是也有这种征服欲。卢里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这是父女之间罕见的对话。卢里从来没有认为他与梅拉妮的事件同露茜被强暴的事件有什么相似之处。他对黑人的行为愤怒,但是他对自己的行为一点没有自省,他继续去和已婚女性睡觉。他说他的缺点就是特别会搭讪女性,女性从不拒绝他。后来贝芙也不拒绝他,背着她的丈夫与卢里睡觉。贝芙后来对待卢里就像一般人一样,好像他们俩之间从来没发生过任何特别交往,这让卢里吃惊并有点失落。

卢里认为两人当时愉悦,不伤害他人,为何不能做呢?所以他总去做,事后的 责任他也敢于承担。这种行为来自于自负自傲。卢里的自傲救不了别人,也救不了自己。是一种Disgrace。

露茜说,只要卢里一来,她的美好平静的生活就打乱了。Disgrace。卢里无条件地爱女儿,为了女儿的平静美好,他搬离女儿的家。等他悄悄回到女儿家时,感受到一种平静美好的田园气氛。

二、露茜

露茜是卢里和他第一个妻子所生的孩子,是卢里的独女。十五岁时,露茜到南非探望父亲时爱上了南非乡村。中学毕业后,她和女伴儿一起在乡村生活,她住的房子和农田都是卢里给她买的。卢里怀疑过是否露茜和她的女伴是同性恋关系。后来露茜的女伴离开了,露茜和几只狗住在那所房子里。卢里在被学校调查时,他反感学校对他的处理方法,认为是用毛泽东的方式压制他。到了露茜身边,他警告露茜不要用劳动来改造他。

露茜被强暴后,故事没有正面描述露茜的内心挣扎,故事的结局是露茜放弃土地,接受黑人邻居佩特鲁斯的庇护,继续留在南非的土地上。这让人不可思议。作者这么写,也许有他的所见所闻。比如说南非的婚姻法,允许一夫多妻。

一个日子过得蒸蒸日上的男人可以娶到几个妻子。露茜经过两个月的恢复和思考,她的生活目标很清楚,就是在南非种菜卖菜,过一个原始农人的生活。为了这个目的,她交出土地,与佩特鲁斯结婚。这个婚姻是协议婚姻,露茜不与佩特鲁斯睡觉,但在法律上是夫妻关系。露茜被强暴的原因是,她是白人,比当地人富有,是无依无靠的外乡人。露茜没有田地了,没有财产了,而且又是当地人的妻子了,安全系数自然要高。佩特鲁斯有当地群族关系,看看他办的大派对就知道了。如果再有人强暴露茜,就等于强暴了佩特鲁斯 和他的全家。暴徒在计划罪恶前是要掂量这点的。过去的露茜是一个没有家族关系、比较小康、毫无抵抗力的外乡人。婚后的露茜有个丈夫,还有丈夫的大家族。

听说很多评论都引述了露茜说的:对,像狗一样活着。认为这句话震撼。虽然西方对狗很好,但确实有这样一句话Don’t treat me like a dog,抗议对方对自己的不尊重。

这点对我比较费解。我在西方生活,觉得狗的生活不错,让主人这么欢悦。人类喜欢养狗,因为狗忠诚。忠诚的回报就是被主人爱护。看成千上万爱狗的人不辞辛苦地天天遛狗,你就知道狗的待遇了。想想吧,我要是请人陪我散步,不是陪一天,而是一辈子,每天两次,每次30分钟,谁愿意干?所以,我觉得狗是一等公民。我一直觉得我的地位不如狗,现在也这样认为。我还认为,一个爱狗的社会,对人也好。

露茜的生活态度是去适应环境,去顺服环境。

三、佩特鲁斯

佩特鲁斯这个人每次出现在故事中特别引起我的注意,卢里与他的对话就像擀面杖吹火,不通。卢里文绉绉地问话,佩特鲁斯以简单的词语回答,把卢里搞得昏头转向。十分喜剧。

强暴露茜的三个黑人中有一个未成年的青年。卢里要报警,佩特鲁斯只说,那孩子太年轻太年轻。佩特鲁斯知道露茜被强奸并因此怀孕后,他提出要和露茜结婚。卢里傻了。

佩特鲁斯很喜欢露茜,但他知道他和露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夫妻。他说过,男人要照顾女人,女人只知道花钱,我要努力工作,让我的女人有钱花,生活很辛苦。他还说,露茜跟所有女人不一样,她能干,她向前看。他对卢里说,露茜要想在这个农村住下去,有我呢。他和露茜彼此太了解了,实际上他在向露茜传递一个信息,他只保护露茜,不占有她,就是不与她睡觉。所以,当卢里把佩特鲁斯的话带给露茜时,露茜马上接受。条件是,没有露茜的允许,佩特鲁斯家的任何人不得进入她居住的房子。这个条件佩特鲁斯也马上接受。他们彼此知道各自要什么,因为他们都知道如何在这个南非乡村生活下去。

故事中有个细节,卢里和露茜去摆摊,鲜花蔬菜全部卖掉。人们乐意到露茜这里购物,与她聊天问候。当露茜病了的时候,佩特鲁斯和卢里去摆摊,只卖出一部分,剩下的恐怕要烂掉了,获利少了。去市场摆摊是佩特鲁斯的主意,也是他出面申请的摊位,但摆摊的人一定是露茜。也就是说他们俩的合作是露茜在南非生活的保障之一。佩特鲁斯是露茜的邻居,帮助露茜,露茜给佩特鲁斯工钱。佩特鲁斯是独立的农工,露茜与他不是雇佣关系。他想尽所有办法挣钱发家。他积蓄足够的钱,就买地和盖房子。他请建筑工盖房子,但是地基由他来挖,因为挖土不需要技术,有力气就可以了。这样可以省一笔钱。他的生活就是挣钱和省钱。

佩特鲁斯在卢里面前非常卑微。他明明知道卢里不会干活,当卢里要干活时,佩特鲁斯就让卢里干,尽管卢里干不好,他也不说话。当卢里放弃干活,他才利索地接着干起来。他对卢里解释为什么不能把那个少年强奸犯报告给警察,他说,你保护你的女儿,我照顾我的亲戚。他不能进监狱。有我呢,露茜是安全的。

作者特别提到佩特鲁斯在说话时,语句飘忽,让卢里很不习惯,也因此有点轻视佩特鲁斯。他们俩在一起时,特别出彩,卢里内心生气,而佩特鲁斯却不温不火的。

一些评论把佩特鲁斯当做一个负面角色评论,说他包庇罪犯,置若罔闻,装聋作哑。读者要想象一下,南非村庄的社会性,人与人之间彼此熟悉亲密。如果佩特鲁斯把自己的亲戚交给警察,他会受到家族的谴责。他说,即便我把男孩交出去,你还是损失了你的车和东西。佩特鲁斯刚从贫穷脱离出来,比较实惠,或物质主义。他认为交出男孩不能给双方带来任何益处。他的所为是由他所在的社会属性所决定的。

四、贝芙

贝芙是露茜的女友,在动物中心工作,年龄大概在40岁。卢里对这种不懂打扮的女性不感兴趣,他喜欢美丽动人整齐的女性。在动物中心工作一段时间以后,由于天天看到狗死去,他抑郁流泪。他才意识到贝芙有强大的爱心去做别人不愿意做的工作。露茜有心事就说给贝芙听,而不是说给卢里听。露茜总说卢里不懂她。贝芙也旁敲侧击,让卢里试图去懂得露茜。卢里有一次不由自主地去摸贝芙的下巴,贝芙就愿意跟卢里睡觉了。也许贝芙想尝试跟大学教授睡觉的滋味。卢里发现自己竟然肯跟贝芙睡觉,而不在乎她的不修边幅和她没有腰肢的身体。他奇怪自己这样做不是出于怜悯,反而是毫无怨言地尽职地去使贝芙高兴。他想,过去他认为贝芙可怜,现在他认清,如果贝芙可怜的话,他卢里就是一个破产的家伙。他内心低矮了,行动上自然就高傲不起来。他过去最看不起贝芙这种人,现在他能接受她了。我觉得这是一种提高,不是堕落。

贝芙这个其貌不扬,看似不聪慧的女人说了这样一句话,让卢里反复体会。贝芙说:动物们能嗅觉到你的思想。

五、文化冲突

小说中有很多地域文化冲突。比如佩特鲁斯买了一块地,他要开个大派对庆祝,为此买了两只羊,把它们拴在家门口,然后在下午杀掉,给晚上请来参加派对的人吃新鲜烤羊肉。卢里很奇怪,他问露茜:这好像把陌生人请来,与大家相识,认识后再杀了吃(意思是说让客人们知道他们吃的是谁,也让羊知道谁将吃它们)。露茜干脆地说:难道你要佩特鲁斯把羊送给屠宰场杀了吗?别乱想了,这是南非!再说,这么大的派对,一般人会买一头牛来杀掉,而佩特鲁斯只买了两只羊,他花钱很小心。露茜太了解佩特鲁斯了。

露茜被强奸以后,卢里很愤怒。他愤怒自己没能保护露茜,他担心露茜怨恨他没去救她,他不满佩特鲁斯连一句问询都没有。最后他忍不住,告诉佩特鲁斯,你知道露茜出事了吗?佩特鲁斯说:知道,露茜会好起来的。请转告露茜别忘记去摆摊。卢里气懵了,他期望佩特鲁斯说些同情的话,或对那件事表示一下愤怒。而佩特鲁斯对露茜的悲剧轻描淡写,却关心摆摊的事情。露茜回话说不去摆摊了,佩特鲁斯就代替露茜去摆摊,因为只有坚持摆摊,摊位才能被留住。佩特鲁斯是要继续生活,卢里希望对罪犯绳之以法。他们俩的思维是两条平行线,交汇不到一起。

南非这个地方强奸案特别多,监狱都满了,即便报案,强奸犯在监狱蹲几天就放出来了。出来后还会继续作案,受害女性更危险,这是一个事实。2013年1月新年伊始,BBC还特别报道了南非的强奸案例很多,这大概与南非男人性欲旺盛有关系。受害女性多为单身,有了丈夫的女性要安全些。在南非,靠警察政府法律的力量都不够,女人要有丈夫。这点佩特鲁斯非常明白,而卢里不明白。卢里为露茜感到屈辱,露茜也认为屈辱,但是没有更好的出路。她喜欢南非的乡村生活。只有放弃,才能得到。

六、换位思考

露茜在南非乡村被强奸,可她仍然要留在那里。就像很多移民,千方百计偷渡,来到西方大城市,住在阴冷肮脏的地下室,受到各种欺骗歧视,但还是要留在异乡活下去。因为人们都有各自的梦,也有难言的理由。

卢里与女生梅拉妮有了关系后,他辞职了,从他所熟悉的城市消失了。但他却想着这个梅拉妮,希望不要因为他的欠考虑行为影响她的前程。他主动去她家询问,想与梅拉妮的父亲沟通。他还去看梅拉妮的话剧演出,被她的男友逐出剧院。他很令人同情。但若要换位思考,同情会少些。

想像一个女孩,有个教授给她打电话,她不知道该如何办。这时,教授来到她的住所,抱起她,上床做爱,下床穿衣,开车走了。多么荒唐?多么让女孩发懵。女孩不再接教授的电话,家人和男友可能都骂她糊涂。她好痛苦。几个月后,教授又去了她父母家,然后又来看她的演出。她会怎么想?这位教授有病啊,像个幽灵一样缠着她,多么恐怖,令人心烦。

女孩的父亲也蹊跷,这教授还有脸来家找我,一定是他希望我对他宽恕,帮他在学校里说情,恢复教职。不然他为什么来我家呢?另外他竟然还向我解释,他的女人缘特别好。他到底想干什么?

卢里教授想,我诚心地去道歉,诚心地要再看看梅拉妮,知道她安好,我就放心了。可他们这群人怎么这样野蛮对待我呢?

同样,换位思考佩特鲁斯的做法。一个男人提出要和一个被强奸后并因此怀孕的女人马上结婚,他答应抚养这个女人所生下的孩子,承认这个孩子在法律上是他自己的儿子,并且他答应在生理上可以不做这个女人的丈夫。这种做法是一种帮助呢?还是一种荒唐?

在一个社会里,人们彼此的不互相理解也是一种Disgrace。

小说中有两整章描写卢里构思拜伦的歌剧。拜伦是一个天才,生活乱七八糟,八卦满城风雨。拜伦早期享受自己的成名,后来烦了,离开英国,死在异乡。拜伦养活了许多后来的学者,卢里就是其中之一。学者们研究拜伦的性取向,性格,有人甚至认为拜伦有精神病。卢里迷恋拜伦,因为他的经历与拜伦相似,他懂得拜伦。

七、小说结构和意义

作为一个业余小说写手,我十分欣赏这篇故事的结构,它挺对称的。

故事开始是一个男性对于女性的侵犯,女方的男友及家人采取扩散丑闻的强烈报复方式,造成男方失去工作,背井离乡。故事的第二部分也是男性对女性的侵犯,女方采取了包裹丑闻的忍让方式,结局是侵犯者和被侵犯者继续留在一块土地上生存。我显然不赞成故事开头那个梅拉妮男友的所为,他不给犯错误的一方一点生存余地。故事揭露了人性的软弱,对诱惑缺乏抵抗能力。

对冲突的不同解决方法,作者给了这么个结局——强硬导致毁灭,包容才能存活。也许他有真实故事原型,也许他有个愿望,让人类不要反目为仇,而要忍耐谦卑化解矛盾。

这篇小说对我的吸引是作者的文字和父女之间的对话,对话是白人之间的对话,不存在很大的文化差别。卢里承认露茜的话充满智慧和玩味。我不能说哪段最好,精华散落在小说的各个章节。那种英文表达让我欣喜。

作者为什么要写这篇小说?他是否要表达南非在独立后更加落后了?他是否要表达知识分子在南非没有言论自由思想自由了?我没有读出来。我看到了人在各自的生活环境中形成的思维习惯,还有人与人之间彼此的不理解和不肯去理解。卢里是个教授,看到了他看不惯的,他要表达。对于卢里的生活方式,露茜也不认同,但她不批评。她知道她父亲的秉直性格,想做什么就去做。她何尝不是?不惜一切代价留在南非农村。她所希望的是卢里要在生活中学会放弃学会妥协,融入社会。在小说的结尾,卢里说,我放弃了。

文学界把库切当作后殖民文学来研究。库切生活在南非,他当然写后殖民地的生活,就像我们海外华人,自然表现海外华人的生活,把我们标志为“前留学文学”蛮不错,我们的下一代就是“后留学文学”。殖民社会和留学生涯都有文化冲击问题。你把自己看成边缘人,你就对故事中的边缘文化敏感。我相信卢里到了白人社会也是边缘人,他热衷拜伦啊。拜伦土生土长在英国,结果被英国社会给边缘出境了。他们是社会的异类,大众赶不上他们的情感波。

小说把生活提炼呈现在读者面前。读者认为卢里是知识分子代表自由正直,佩特鲁斯代表粗浅愚昧,这是读者各自的理解。对于道德这个问题,一直在争议。很多人都认为道德规范说不清楚,一个地区有一个地区的道德标准。这在社会学领域争论几个世纪了,科学领域在十年前开始用仪器来测定道德判断在大脑的哪个区域最活跃。管仲大人也许对这个感兴趣,这次我给个文献链接,让他过把瘾。

Deconstructing the Brain’s Moral Network: Dissociable Functionality between the Temporoparietal Junction and 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
http://scan.oxfordjournals.org/content/early/2013/01/15/scan.nss139.long

八、小说有趣对话和描述摘录

David: every woman I have been close to has taught me something about myself. To that extent they have made me a better person.
Daughter: I hope you are not claiming the reverse as well. That knowing you have turned your women into better people.
卢里:每一位与我亲近的女人都教我进一步认识我自己,从这点出发,她们使我完善。
女儿:我希望你不是在表达反之亦然,就是说与你交往也使得她们完善。

He does not like women who make no effort to be attractive.
他不喜欢那些一点也不打扮自己的女人。

David: All right, I’ll do it. But only as long as I don’t have to become a better person. I am not prepared to be reformed. I want to go on being myself. I’ll do it on that basis.
Daughter: So you are determined to go on being bad. Mad, bad, and dangerous to know. I promise, no one will ask you to change.
卢里:好吧,我去干活,不要指望让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我是不接受被改造的。我就是我,这是我的底线。
女儿:所以,你下决心一直坏下去,继续做一个疯狂败坏危险的家伙。我保证没人逼你改变。

Chapter 11 has interesting dialogues between a father and his daughter.
十一章有父女的精彩对话。

Father: I’m not sure I like the way he does things – eringing the slaughter-beasts home to acquaint them with the people who are going to eat them.
Daughter: What would you prefer? That the slaughtering be done in an abattoir, so that you needn’t think about it.
卢里:我不确信我喜欢他做事情的方式 – 把要屠宰的牲畜带回家,先让它们认识要吃它们的那群人。
女儿:你要怎样?在屠宰场杀了它们,这样你就不必想到屠杀了。

They can smell your thought.
它们能嗅觉到你的想法。

Why should a creature with the shadow of death upon it feel him flinch away as if its touch were abhorrent? So he lets them lick him, if they want to, just as Bev Shaw strokes them and kisses them if they will let her.
为什么一个要死的动物会感受到他想躲闪它们呢?好像他恶心动物(对他)的触摸。那么,如果狗想舔他的话,就让它们(狗)舔吧,就像狗让贝芙为它们顺毛和让贝芙亲它们一样。

Well, let poor Bev Shaw go home and do some singing too. And let him stop calling her poor Bev Shaw. If she is poor, he is bankrupt.
好吧,就让可怜的贝芙回家并且哼着歌曲。让他不要在称呼她可怜的贝芙。如果贝芙穷,他简直就是破产的人。

He is irritated by Petrus’s habit of letting words hang in the air…… taking to Petrus is like punching a bag fill with sand.
他恼火佩特鲁斯总是习惯让他的话飘在空中,……与佩特鲁斯交谈就像拳击一个沙袋。

The letter p, usually so gentle, was doing in the middle of a word held in such horror that no one would utter it aloud.
字母P多么绅士,放在一个词汇的中间竟然变得如此恐怖,甚至没有人敢于大声地说出口。

He has an urge to reach out, brush them off.
(当看到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嘴上沾着饼干渣时)他有一种冲动要伸手把它们抹掉。

Ex-wife: You are going to end up as one of those sad old men who poke around in rubbish bins.
David: I’m going to end up in a hole in the ground, and so are you. So are we all.
前妻: 你将会是一个在垃圾堆旁捡破烂的悲哀老头。
卢里:我将会进到一个坑里,你也是。我们都是。

Boyfriend: Didn’t you learn your lesson?
David: what was my lesson?
Boyfriend: Stay with your own kind.
女生的青年黑人男友:你没有接受教训吗?
大卫(卢里):什么教训?
女生的青年黑人男友:跟你的同类呆在一起吧。

Daughter: everything has settled down, everything was peaceful again, until you came back.
女儿:事情刚安定下来,你一来,好好的平安的生活就被你打乱了。

Lucy:Love will grow – one can trust Mother Nature for that. I am determined to be a good mother, David. a good mother and a good person. You should try to be a good person too.
露茜:爱将成长 – 人要相信自然的母爱。我决定做一个好母亲,大卫(大卫是卢里的名字,卢里是他的姓),一个好母亲和一个好人。你也要试着做一个好人。

上面是我的翻译,绝对有误,请读者用批判锐利的目光来审视它们。


2013年1月24日 于剑桥
2013-01-24 11: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