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做男人,做女人

by 湘平

不久前,看了网友们关于婚姻中的男人和女人的许多议论,我有感而发发了一帖:

“我覺得﹐這不是一個男人愛不愛一个女人,或者如何愛一個女人的问题﹐而是一個男人自己要怎么做人,怎么做一個男人,哪怕在離婚的一刻或離婚之後。

我作為一個女人也是這樣想。每天的言行举止,不是愛不愛誰,而是如何做我自己﹐首先是做人,做女人。”

这话得到了一个男性网友的共鸣。他谈到自己在婚姻中对妻子的一些做法,赞同我的观点。他说:

“这完全不是愛不愛的问题,而是做人的基本底线。即使有一天我们要分手,我也会把大部分的财产分给她,自私地说,主要是想让自己的良心在分手后也能得到安宁,晚上睡得着觉。”

这话很实在。这里强调的是做人。生而为人,并非每个人都懂得做人。生为男性(或女性),并不等于就是男人。做人,或做男人,需要自己去做。

常常有精明的女人有意无意地显摆,自己如何调教改造男人有方。其实,作为女人,她最值得骄傲的,她的婚姻成功之关键,是她选对了人,或者说,他们彼此找对了人,赢在了起点上。这是一种能力,也是一份幸运。一位聪明的女网友说,教育他(指男人)是他母亲的责任,我只选择已经造就好的男人来过日子。可惜年轻时,我们并不都懂得这一点。总以为,佐以时日,他自然而然会变成熟,或者自己有能力改变他。

其实,一个人的素质,除了先天的因素,基本是在生命之初的一二十年形成的,由他的父母塑造的,由其生长的家庭小环境和社会大环境造就的。高深的教育并不能提升一个人的人格,婚姻的一方也不能改变另一方。如果一个人结婚之后有所改变,那是他(她)由于珍惜这份感情这个婚姻这个家庭,而主动改变了自己,去适应婚姻家庭的需要。是他自己懂得做男人的责任和义务,而非对方造就了他。

我相信,那种几十年如一日,爱得如胶似漆的婚姻可能不多。而大多数能够维持得比较好的婚姻,可能双方有比较一致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各自在做人上有原则有底线,即对如何做一个男人(或女人),如何对待自己的家人和亲人,如何承担家庭责任和义务,心中有一个标杆。不管在结婚之时选择了谁,他(她)都会那样做,尽管“情”可能深一些或浅一些。就象上述那位男网友所言,不光是情浓情在时那样做,就是情绝离婚时的做法也不会偏离自己的做人原则行为准则。那样做,貌似大度对他人,实则为自己,为自己的良知和良心。

有一位朋友告诉我,她的婚姻早已走到了离婚的边缘。她曾经苦苦地对那个男人说,破坏这个婚姻的事你还有什么没有做过?她也曾提出离婚,由于孩子的原因而拖延下来了。然而,在孩子即将成人,她要认真考虑她的婚姻的存亡的关口,他患了癌症。她想,面对癌症面对死亡,过去的一切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变得极其渺小,此生她不能再提出离婚了。她转而竭尽全力为他的检查治疗,生活照料,情绪安定而奔波操劳。在病人不合作的情况下,她几乎将自己也拖病,心情异常悲哀烦恼。常常会想,他曾经那样对我,我这样做值得吗?如果我和他换一个位置,他可能这样为我做吗?可是,她更知道,自己只会这样做。不管对他有没有爱,不管爱深爱浅,她是在坚持自己一贯为人处事的原则,做自己而已。

曾经有一句老话:“只有结婚后,你才能真正认识一个男人(女人)。”后来,有人说得更深刻:“只有到离婚那一刻,你才真正认识一个男人(女人)。”确实,离婚比婚姻本身更检验一个人,离婚尽显一个人的丑陋。在婚姻中,他依赖她洗衣做饭,赞美她几句当然不难;他和她经济利益基本一致,掩盖了利益上的厉害关系和某种自私自利的本性。离婚之时,两人的依存关系不再,两人的利益相争凸显。有的人可以不择言辞地攻击辱骂对方,不择手段地争夺占有财产。我听人说过:“都离婚了,还谈什么尊重不尊重!”殊不知,侮辱对方恰恰是污秽自己。在言语上占上风,在财物上占便宜,却失了自己的人格。一个正直的人,绝不会以无赖的口吻对付无赖,以小人的行径报复小人。所以,那位网友说得好,任何情况下自己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自己日后的问心无愧心安理得。哪怕不是某个女人的男人了,但每日每时,他还要做一个男人。

一个男人或女人,婚姻可能失败,做人不能失格。一个人,做事常常是为他人,做人却时时刻刻是为自己。做得完美一些,是在完善自己的人生。如此而已。
2013-02-28 20: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