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归人》第四场:别离恨

by 赵燮雨

第四场:别离恨



场景:苏府后花园,舞台左侧靠后可见花园后门,上面挂着大大的一把门锁

时间:上场第二天下午



幕后合唱:
庭院深深深如许,
两情脉脉爱无涯。
只道前程似锦绣,
哪知风雨摧落花。

〔合唱声中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小兰手里握着一把钥匙欢快地上场。

兰唱:
我和书童来联手,
他问管家去开口,
一把钥匙到了手,
红拂私奔是由头。

〔小兰好玩地提着钥匙绳一头边转圈边下场。二道幕升起。

〔幕后传来玉春的声音:莲生,快随我来。

〔话音刚落,玉春前导,魏莲生随着她上场。魏莲生照例围着绣有海棠花的白围巾。

春:莲生,你那边都安顿好了?

魏:房子退租了,银票换好了。哦,我还给马大婶留了一点钱。

春:留得好!记得上次收音机里听了一段《红拂传》,那里面有四句唱是这么说的,虽然是——。

魏:是不是这四句——(接唱)
虽然是舞衫中常承恩眷,
辜负了红拂女锦绣华年;
对春光不由人芳心撩乱,
想起了红颜老更有谁怜!

春:对,我们快走吧。

〔玉春魏莲生走向花园后门。两人停步,玉春递给魏莲生一把钥匙。

春:把它打开吧。

魏:(笑盈盈地接过钥匙)我们这就把牢笼打开了。

〔魏莲生打开锁后,把花园后门往里拉开。

〔门外空无一人。

魏:(回头对着玉春)玉春,我们快走吧。

〔两人正要走出花园后门,突然,王新贵带着两名法警出现在门外。魏莲生手中的钥匙落在地上。三人横插在魏莲生和玉春中间。

魏:(看着王新贵狰狞的脸)你,你,你怎么会——。

王:(打断魏莲生)没有想到吧。我奉命在这里等候多时了。你们教戏就这么个教法?学戏就这么个学法?两个人想私奔,想跑?告诉你们,跑不了啦!不要说这里是第一道关,就是车站码头,也都有人守在那里!

魏:(痛苦地)是,是你去告的密?!

王:(带着胜利者的喜悦)对啦,就是我!怎么样啦,有什么不对吗?

魏:(懊恼地)我,我,我真不该介绍你来这个府邸!

春:(激愤地)你就是一条毒蛇,一条冻僵过的毒蛇!

王:此一时彼一时。不要说我恩将仇报,这就叫作各为其主。我可是忠于职守的,四太太!

警:(甲)嗨,拐带良家妇女卷逃私奔,那可是重罪!

警:(乙)王管家,要不要也像秋海棠那样,给他脸上画一个十字?(拔出刀来比划)

〔两个法警一边一个抓住魏莲生双臂,魏莲生惊恐万分;玉春要扑上来掩护被王新贵拦住。

王:(慢悠悠地)好啦好啦,把刀收起来(法警乙照办)!那是什么年代?是军阀统治,大字识不了一箩筐的袁世藩!我们老爷是什么人?堂堂法院院长!你真要是把魏莲生他给做了,破了相,这叫故意伤害罪,重伤罪,懂不懂?(两个法警点头哈腰)老爷他可是地方上有名望有地位的公务员,还是留过洋的,现在法治社会能这么做吗?老爷吩咐啦,抓住现行,立即把他驱逐出境!就是徐大人也不再想要他喽——如果真的把他带了回去,家里的几房姨太太还不都让他给拐跑了?!这次饶过了你,不关你禁闭不让你脸上开花还算得上是心疼你。你要是再敢回来,一定严惩不贷!(转过身来,对着玉春)还有你(注意到不再用您),你现在这一刻还是四太太;徐大人不要他可还是要你! 你很快就是徐府上的五姨太喽。(手往后一挥,示意)快把他撵了出去!

〔两个法警上来准备把魏莲生拖出去,魏莲生死命挣扎。玉春扑上前来,被阻。

春:(悲痛地)莲生,是我害苦了你!

魏:(坚毅地)不,玉春,是你救了我!玉春,你放心,他们要把我撵走,有人巴望我会穷死、饿死、冻死、苦死,但是我会快乐一辈子!无论押送我去了哪里,(接唱)
你休伤心,莫流泪,
感激你,
你给我指明了一条路。
一条不甘心的光明路,
一条不屈从的新生路。
你让我,
知道应该怎样去生活,
知道此身理当归何处。
知道法衣底下藏魔鬼,
知道做人不能乞为奴。
多蒙你,
指引我,
启迪我,
教导我,
深深爱着我啊,
把一腔肺腑来倾诉。
二十年来太懵懂,
闻道朝夕散迷雾。
心头澎湃热流涌,
胸中满怀真情呼。
此情此景长铭记,
天南地北难隔阻。
押解发送千里外,
慷慨踏上荆棘途。
不管是雷公电母齐震怒,
不管是银河无有鹊桥渡,
不管是山长水阔望眼枯,
不管是寂寥长守夜灯孤。
临别发誓言一句,
非你玉春(我)永不娶。
今生不能成连理,
相约来生——生同罗帐死同墓!

春:不!莲生哪——(接唱)
不求来生求今生,
今生尚有年华度。
你我都还年纪轻,
熬过残冬春光吐。
唯怨此番命乖蹩,
豺狼凶残蛇蝎毒。
两情若是长久时,
哪怕黑手强拦阻!

(接白)莲生,你听我说——那两个老东西都活过了知天命的岁数;常言道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和你相约二十年,二十年后我们再到这里来。我们一定有机会!你发誓非我终身不娶,我也发誓进了徐府,我就是一个哑巴!从今往后在没有回到这里之前——我决不会再开这个口!

〔旁边守着的三个人听着都发愣了,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玉春扑上来和魏莲生相拥。

〔王新贵和法警这才上来再次把他们拉开。

〔法警把魏莲生押送出花园后门。王新贵拉开玉春,推上花园后门,捡起钥匙锁上门锁。

〔魏莲生一步一回头地被押送着下场。

〔玉春用拳头砸着门板。

春:(撕心裂肺地)莲生,你要替我保重啊!

〔灯暗转。幕后传来火车声,由远渐近再由近渐远。聚光中,魏莲生跌跌冲冲地追赶,最后扑倒在地上。

〔大幕合拢。
2013-03-25 14:2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