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里略德加列戈

by 土干

红山峰

红山峰是穆里略德加列戈(Murillo de Gállego)的象征,我不知道山的名字,“红山峰”是我脱口而出的。婚礼后第二天,大家起得早,九点吃早饭。下午五点,出租车接我们去萨拉戈萨(Zaragoza)赶飞机。吃完早饭,我们出去散步。拿着旅店给的地图,我们不知不觉就散步到红山峰脚下,出发之前并不知道也没打算走到那里。

前一天的婚礼进行到深夜。我不能熬夜,和另一位女伴先回旅店了。夜只有5度,我穿着单衣,快步跑回旅店睡了。爱人把钥匙给了我。我跑到旅店门口才知道钥匙上写有密码,就是说午夜12点以后,用密码进入旅店大门。我想爱人和那些喝酒的人会一起回来,他们中肯定有人有开门密码。谁知爱人喝醉了,酒吧就在旅店附近,他莫名其妙地溜出酒吧,逛到旅店门外,进不来,坐在旅店门口。他只穿了一件衬衣和西服外套,因为醉了,不知道冷。另一位也莫名其妙地从酒吧溜回旅店,半醉,还记着密码呢,门开了。

第二天早饭时,那位半醉的人到早上也没醒酒,拿杯子的手发抖。于是放弃早餐,回房间睡去了。我们大家都等他完全醒过来,再去散步。他年轻,两个小时后就恢复了。

我们一起去散步。同行的基本是研究生物和植物学的。这些人善走路,一天到晚在实验室花房走来走去,忙上忙下。研究植物学的人更能走,野外考察要走很久的野路。只有一位是伦敦的银行职员,他走起来气喘吁吁满面通红,说根本没有心理准备走这么长的路。高楼大厦和电脑瓦解了人的体力。他是城市人,我们是田园的儿女。我一点不觉得累,我爱人也是。记得2010年爬黄山时,我要背着行囊,还要搀扶妈妈和姐姐。爬到山顶时,看到一队队的旅行团员,一人柱一根棍子,大口地喘气,脸色惨白,就像电影《南征北战》里的国民党败兵一样,他们还是些30岁上下的男人呢。

一路风光好,我说,我们若是这里居民,恐怕不会这么散步。爱人说他会。我信。我注意到在红山绿水林木葱郁的峡谷里,有农人在耕地。绿水中有橡皮船和游客的尖叫声,他们一定玩得开心。当我们走近红山峰,看到人像小蚂蚁一样吊在崖壁上,那是攀岩的人。

爱人说过,美女像大山,远看迷人,走近了都是茶包(麻烦)。如此说来,攀岩的人在征服美女,或正在美女的怀抱中享受。

当我们走在峡谷中时,没有一丝风,地上的花草纹丝不动,连蜘蛛网都不摇摆。我以为那天没有风。当我们走出山谷,感到小风徐徐了。那几日风刮得紧,吹坏了我的脸,面部皮肤又被破坏了,还要照相,于是不太满意。我想起新娘的98岁的外婆了,老到那个岁数是奇迹,也是什么都不用考虑的年纪,既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是个老而真的人。那个岁数不比容颜,只比数字。你多大?我,这个岁数,伸出九个手指头,再变成八个手指头。提到峡谷中没有风,植被仍然健康,也是自然界了不起的现象。当年种麦子,几天不刮风,就担心麦子长绣病了。

我们走到红山峰脚下,餐馆不多,毕竟这里游人少,可能人们都自带干粮野餐。我们终于找到一间餐馆,外面看上去很好,进入里面,像国内八十年代的学生食堂,桌布是餐巾纸类似的材料。几张单桌,其他桌子连成两排长桌。不久,来了一组成年人团队和一组中学生团队,各自占据一排餐桌。顿时食堂里人声鼎沸,我听不到对面的人讲话了。餐厅的喇叭放着很响的音乐。这太像国内大众饭馆的气氛了,我们彼此必须喊叫着聊天,否则听不见对方。

我们一行人没有会说西班牙语的,即便其中有些人中学时学过西班牙语,还是不能对付真正的西班牙。首先吃什么是个问题。菜谱读不懂,也没有图片帮助。比划半天,最后还是发现点多了。点了两道主食,一瓶红葡萄酒,咖啡,甜食。酒喝不完,甜食吃不下。我是唯一吃下两道主食的人。因为饱了,就没上甜食。酒嘛,餐馆人拿走喝去了。钱如数交付,每人13欧元。我后来知道,在这个地区,常常两道主食一道甜食,加一瓶红酒,套餐计价,价钱在11至13欧元之间。我现在不是酒肉之徒,不喝酒,仍要交套餐钱,比较亏。在以后的就餐中,我们就不用套餐,我点素,爱人点酒肉,慢慢享用。

我们向着红山峰行进。

要过这座红色吊桥,走在上面桥会忽悠。然后顺着山上的木质阶梯蜿蜒向上走。那阶梯在照片右上角隐约可见。

过红色吊桥前,在桥下的绿水边玩扔石头,就是扔一块石头,石头能在水里跳三下的那种玩法。

在峡谷中耕田的农人,看见农人了吗?

离红山峰近了。

更近了。

更更近了。看见“美女怀抱”中幸福的攀岩者了吗?别忘记点击“原图”,看放大的照片。

路边的野花。Borage,在英国只见过蓝色花,这里看到白色的borage。

根都露出来了,灌木还活着。很顽强啊。

注:我们住的旅店HOSTAL LOS MALLOS

(待续)
2013-05-05 09:5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