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河上的桥

by 独善斋主

阿尔卑斯山谷中,坐落着一座优雅安谧的小城,茵斯布鲁克(Innsbruck)。茵是一条河。波光粼粼的茵河上,有许多桥。但只有这座小城,拥有一个美丽的名字:茵河上的桥。

借开会的机会,我来到茵斯布鲁克。会之余,购买了一张观光卡。凭着它,我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地四处漫游。两天下来,我的足迹几乎遍历了这座小城的每一处历史遗迹和风景名胜:凯旋拱门、安娜柱、克玛利亚·特蕾西亚大街、金顶屋、霍夫堡皇宫、安布罗斯城堡、宫廷教堂、民俗博物馆、伊格尔斯山……。

终于走累了,我倚在茵河廊桥上,凝视着奔流不息的河水,碧波簇涌着雪山倒影,如诗如画,如幻如梦;轻徐的浪花似乎在拨弄着妙曼的琴弦,吟唱出一首久远的歌……。

I live I know not how long,
And I die I know not when.
Must journey I know not whither,
I wonder that I am so cheerful.

我静静地聆听着,细细地品味着,既熟悉,又陌生。像曹操的《龟虽寿》?却缺少那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豪气干云;像李白的《将进酒》?却没有那放浪形骸、借酒消愁的狷傲悲风。她直白、平淡、朴素无华。像一首萦回幽谷的山歌,像一段醍醐灌顶的箴言,刹那间,消除了人们心中为生、为死、为名、为利而痈生的种种块垒,代之以恬逸欢悦、一片清明。

俯视桥下清澈的河水,我仿佛看到诗人那一双蔚蓝清澈的眼睛,仿佛看到依偎在诗人身旁那位明艳绝伦的姑娘,仿佛听到他们留下的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

五百多年前的一天,茵河的桥上张灯结彩,哈布斯堡皇宫喜气洋洋,身着节日盛装的人们翘首以待,期盼着远来的新娘。人们好奇,人们揣测,这位誉满欧洲、芳龄二十的美丽少女,这位统领法国南部和荷兰土地的高贵女王,为什么拒绝了那些拜倒在石榴裙下的王亲贵胄,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一位年仅十八岁的少年郎?

远处人潮涌动,迎亲的车队过来了。英姿勃发的中世纪骑士们,身策骏马,腰悬利剑,缓缓守护着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车厢的两侧镶嵌着令人目眩的盾徽,勃艮第的玛丽 (Mary of Burgundy)。伴随着人们的欢呼声,车队停在金顶屋(Goldenes Dachl)。奥匈帝国大旗在哥特式穹隆下猎猎起舞,两千六百块镀金铜瓦映射灿烂的阳光,在天地之间形成一个耀目的光环,笼罩着年轻的新郎,奥地利大公的儿子,马克西米连(Maximilian)。

Goldenes Dachl

面带着迷人的笑容,马克西米连迎向走下马车的玛丽,两道炙热的目光交织在一起。一年前的宫廷舞会上,玛丽看到过多少双求婚者的眼睛,流露着贪婪、狡诈、傲慢、愚昧。只有他,这个大男孩儿,一双蔚蓝色的眼睛,如一汪湖水,纯净、热烈、甜蜜、清澈见底。

鼓号声中,他们手牵着手,步入金辉四溢的新婚殿堂。神像前,马克西米连注视着新娘的脸庞,圣洁、天真、娇媚、含苞欲放。他温柔地托起玛丽的左手,将一枚戒指戴在她纤细的无名指上,戒指镶嵌着一粒晶莹的钻石。这是首开先河、无比浪漫的一举,世界上的新娘们都要心存感激,从这一天起,钻石,不再是埃及长老的权柄与陪葬,不再代表中世纪武士的勇敢与刚毅,她被马克西米连赋予了全新的含意,她是爱情的承诺,她象征纯洁、永恒、美丽。

爱情是美丽的,生命是灿烂的。马克西米连沐浴在爱的茵河中。勃艮第的玛丽不仅带来了女人水一般的柔情,带来了她名下的人民与土地,还为他生了三个粉妆玉琢的小儿女。爱情是永恒的,生命是短暂的。五年后的一个春天,怀有身孕的玛丽策马踏青,像一个小女孩儿,活泼好动,充满生机。突然间,不知是树林中飞逐的小鸟,还是草丛中跳跃的野兔,惊扰了奔驰的坐骑,玛丽不幸娇躯坠地,香消玉陨。

玛丽走了,像茵河上一宛幽香的花瓣,载着她一生所能得到的爱,留下她一生所能留下的爱,随波远去。马克西米连无法相信,这样年轻美丽的生命,居然像一颗流星,璀璨地燃烧,匆匆掠过天际。玛丽的去世,使他意识到天道无常,使他领悟到人生苦短。他知道,玛丽不希望他消极沉沦,而是希望他快乐地活下去,为了他的王国、为了他的臣民、为了他们的孩子,快乐地生活在玛丽留下的爱情里。

玛丽的爱造就了一位勇敢的骑士,马克西米连成熟了,他继承了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冠,被称为马克西米连一世,奥地利大公,神圣罗马皇帝。玛丽的爱造就了一位豪放的诗人,他理解了人生真谛,成为文艺复兴时代的开明君主,人文主义和艺术的倡导者兼保护人。玛丽的爱造就了一位睿智的统帅,他从与玛丽联姻得到启迪,爱情可以消弭仇恨,婚姻可以取代战争,他的儿孙们多与邻国王族联姻,获取了辽阔的疆土,由此称雄欧洲。

马克西米连自豪地说:“让别人为土地而打仗去吧,我们只管结婚。”

我倚在茵河廊桥上,凝视着那千百年奔流不息的河水,一阵清凉,一声叹息。我突发奇想,婚姻是桥,马克西米连在美丽的茵河上修建了婚姻之桥。美好的婚姻带来的是爱,而不是恨。如果台湾海峡有这样的桥,如果约旦河上有这样桥,如果穆罕穆德的子孙和耶和华的臣民之间有这样的桥,如果这个世界处处都有茵河上的桥,这个世界该有多么美好?

我告别了茵河,告别了茵河上的桥。然而,在我心里,一直流淌着茵河上的歌:

天降我兮不知生之短长,
地索我兮不知何日归殇。
将远行兮不知走向何方,
我惶惑兮何以这般欢畅。

(马克西米连一诗的翻译为众网友合作,特此致谢)
2013-06-18 03:4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