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土干

[colour=#ffff00][/colour]

提起黄色,我首先想到向日葵,其次想到非洲人穿黄色衣衫。

大概在15岁时,妈妈给我和姐姐各买了一件的确良衬衣,一件是暗绿色碎花,一件是纯黄色。姐姐让我先挑,我知道她喜欢绿色碎花,我就选了黄色的。

的确良衣服耐穿,这件黄色衬衣陪伴我穿到大学,穿到工作。我不喜欢它,想把它穿坏,可它就是不坏。

改革开放后,复辟了一批老京剧,剧中的皇帝穿绸缎黄袍,黄色是皇族颜色,权利的象征。古时,百姓不准穿黄色衣服。皇族为何穿黄色,可能跟金子颜色有关,我没考证过。

黄色服装穿不好特别土,穿好了很翘。但黄色衣服有一大弊端,招虫子,这是我穿黄色多年的心得。夏季,走哪都被小飞虫包围着。

后来在农村工作一段时间,看到田埂上常放有黄色盘子,盘内有一点敌敌畏液体。飞虫寻着黄色,掉进毒药里。黄盘子中一堆虫子尸体。这种诱虫方法非常见效。

我虽然不喜欢穿黄色,画画时却喜欢用黄色,黄色总是最先用完。水彩画以透明为特点,但是唯独黄色是不透明颜色。若把黄色表现成透明,是一种技巧。这一技巧我至今没学会。

那件黄色的确良衬衣终于穿薄了,可以扔掉了。谢天谢地。谁知……

在剑桥,我邂逅一位上海女士,她注重着装,给我进行过服装搭配扫盲教育。后来,她从上海回来,专门给我买了衣服,让我看起来洋派些,或海派些(上海派)。其中一件是黄色套头长袖衫,但它有些褐色花纹,花纹边上镶着金丝。那些褐色和金丝并没遮盖住黄色的明亮,黄色仍然是绝对主导色泽。每次我穿这件套头衫上班,门厅的秘书女士都要欢呼:夏天的太阳来了。

我不常穿这件套头衫,可我现在天天穿黄色,骑自行车上班时,套上一个黄外套,让我醒目些。这个黄外套不仅正黄色,还反光。司机远远地躲开我,黄色现在是我的保护色。

黄色是博爱的,它维护皇权,也体贴下层。一次次的扫黄并没有削弱黄色活动,人们要生存。从事黄色被认为是低级趣味,业余调侃黄段子却属高级。人们大谈特谈,乐此不疲,丝毫没有羞耻感。

黄色是一种诱惑,晚春的油菜花会引发旅游热,现在国内四月时节时兴组织游客看油菜地,大片的黄色田地铺向地级,花香就更不必提。为什么飞虫不去干扰黄色油菜地?也许是油菜本身释放出的气味驱赶了害虫。油菜和小麦轮作起到滋养土壤减低虫害的效果。

你若在丛林里散步,偶尔遇到黄色蜘蛛,黄色甲虫,甚至黄色小美蛇,你都会为你的惊喜感到不可思议。








2013-07-19 14:47:33

More from the 土色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