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玉与宝玉 (上)

by 赵燮雨

场次

第一场:辞苏岐路
第二场:入园疑真
第三场:饮茶乞杯
第四场:寻春问腊
第五场:落魄惊梦
第六场:错认巧合
第七场:误捉辩假
第八场:投案饲虎
尾声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邹嬷嬷,妙玉乳娘,苏州玄墓蟠香寺佛婆,后随同进京,简称邹
妙玉,大观园栊翠庵住持,,简称包
甄宝玉,简称甄出场时为蟠香寺带发修行尼姑,简称妙
包勇,甄府家仆,后投奔贾府
贾宝玉,简称贾
忠顺亲王府护卫,简称卫
狱神庙看守,简称狱
忠顺亲王府长史官,简称史
忠顺亲王,简称王
忠顺亲王府一老兵,简称兵


第一场:别寺岐路

场景:苏州玄墓蟠香寺外
时间:妙玉随师进京之时
幕后传来辕马嘶叫声。大幕拉开。邹嬷嬷引领妙玉上场,作步出庵门状。

邹唱:
老爷暴亡起变数,
主母移产殉丈夫。
为免族人扰清静,
相从住持赴京都。
妙玉作留恋不舍状,频频回顾蟠香寺庙门。

妙唱:
昔年空帐悬文凤,
曾是闲屏掩彩鸳。
心惊犹步萦纡沼,
愁解还登寂历原。
一场变故没地来,
好姻缘竟然变成佛因缘。
幕后再次传来辕马嘶叫声。
(画外音)妙玉,邹嬷嬷,时辰不早,该上车启程了。

邹:是。
妙玉朝蟠香寺庙门合掌祝告。

妙唱:
姑苏生养我妙玉,
洞庭东山玲珑玉。
闺中密友林黛玉,
幼时定亲甄宝玉。
一朝投入庵门来,
我纵是带发修行——,
也得要四大皆空六根清净守身如玉。
今日告别蟠香寺,
听从师父撇双玉。
除却烦恼莫忘我——,
前身是那观音掌心羊脂玉。
邹嬷嬷相伴妙玉下场。
甄宝玉在幕后唱:
访过了姑苏城大小尼庵——,
包勇前导,甄宝玉随后上场。亮相后甄宝玉接唱:
各处佛堂未寻见。
拆散鸳鸯披袈裟,
斩断情丝困铁槛。
恰才闻说蟠香寺,
赶来玄墓谋一面。
就算是上天入地都找遍,
(插白)妙玉啊,妙玉,(接唱)
我也要——追随你到梵王殿。
甄宝玉和包勇作进庵状。
甄(呼喊):妙玉,妙玉!
两人圆场作四处寻找状。
甄:咦,怎么会空无一人?!
甄宝玉作跪拜观音状后起身。

甄唱:
观音大士啊——你大慈大悲菩萨心,
却为何善才龙女无缘份?
你并非昆仑西王母,
却因何划开银河两离分?
你应知我俩定下娃娃亲,
姑苏城内尽知闻。
恳求你撒下羊脂菩提水,
让皇天不负有情人。
我定然重修庙宇塑金身,
永世不忘你大恩。
(画外音):蟠香寺住持静修大师已携一干尼众进京去了。
甄唱(跌足):
果然庙宇空无人,
妙玉师徒赴京城。
关山阻隔千万里,
金陵从此不逢春。
(对包勇道白)啊,包勇你且回去告诉老爷夫人,就说我要去京都找我姐姐姐丈,不随他们去金陵体仁院赴任了。
包:啊呀,公子你万万不可。想小的好不容易瞒着老爷夫人带你出来寻访,若是你不随我回转府第,老爷夫人岂不要怪罪于我?!
甄(一时语塞):这个——。
(画外音)大胆包勇,老爷夫人已然发觉你私自引领公子离府。命你速速带他回府,一同前往金陵体仁院赴任!
包勇上前作劝告状。甄宝玉被迫跟随他离开蟠香寺缓步下场。
幕后合唱:
佛门割断儿女情,
也难羁绾也难系。
来到玄墓苦追寻,
一任南北各分离。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第二场:入园疑真

场景:大观园——栊翠庵内外
时间:元妃娘娘省亲前夕
大幕拉开。邹嬷嬷前导同妙玉上场。

妙唱:
师父圆寂留遗命,
不用扶柩返金陵。
九天神数演算灵,
一纸聘书入园林。
妙玉和邹嬷嬷圆场。
妙(赞叹):这等大观的一座园林!
妙玉边走边欣赏边唱:
妙手借得山川秀,
匠心添来景物奇。
高柳喜迁莺出谷,
修篁时待凤来仪。
这壁厢桐剪秋风凉飕飕,
那边儿梨花春雨娇滴滴。
蓼汀花溆好光彩,
红香绿玉嫌俗气!
宝鼎茶闲烟尚余,
纱窗棋罢指犹迷。
杏帘在望来客饮,
曲径通幽居士宜。
天上人间诸景备,
衔山抱水工园艺。
游来宁不畅神思,
浑然不觉日已西。
邹嬷嬷和妙玉作见到栊翠庵状。

邹唱:
一路行过凹晶馆,
眼见庵堂在面前——。
(接白)啊,妙玉,你来看,竟是如此精美的一座尼庵!

妙唱:
美轮美奂一所在,
七宝莲台法相严。
可惜是高高在上默无言,
东风不予佛门便。
红颜力弱难为厉,
惠质心悲只问天。
日诵菩提千百句,
闲看贝叶两三篇。
任它精致栊翠庵,
一样是青灯黄卷夜难眠。
邹嬷嬷和妙玉作进门状。妙玉一头跪拜在观音大士像前诵经祝告。
贾宝玉上场。

贾:听那丫鬟小子言道,母亲命下聘书请来了一位带发修行的住持,人才文采尽皆出色。待我去那栊翠庵随喜一番看个究竟。即便是老爷得知,只推托说我又为娘娘省亲游园先行题匾拟联便是。
贾宝玉边圆场边唱。

贾唱:
兴冲冲再一次来到园中,
恰似那张生造访梵王宫。
盼望是南海龙女离普陀,
今夜晚观音大士来入梦。
贾宝玉作进门状,见妙玉仍在礼拜。

贾:女菩萨请了,宝玉这厢有礼。
妙玉闻声一惊,抬头一看更是吃惊。随即起身。

妙(合掌):请问这位施主,适才言道宝玉两字可是珠宝的宝,玉石的玉?

贾:正是。

妙玉大惊,上下打量。

妙:动问施主,弹指作声,是由何地来此?

贾(合掌作答):洗心见佛,愿从此处入门。

妙:雪造如来,日出化身回东海;

贾:云堆罗汉,风起吹步上西天。

妙:施主便请速速回去,此处原不是你来的所在!

贾:这本是我家盖的园子,怎地不能来得?

妙玉闻说,即便要转身回进去。

贾(心里一急,脱口而出):女菩萨一天欢喜,怎能撒手宝山?

妙(十分烦心,劈头就来):小蠢材凭地痴颠,岂敢随身金穴!
妙玉疾步下场。贾宝玉欲继续追随,被上场来的邹嬷嬷挡住。
贾(顿足,转身时回头又说):等我那姐姐回来省亲之时,我自会再来此地!
贾宝玉丧气地从另一方向下场。行至半途却又自我感叹。

贾:小蠢材得以相对女菩萨--啊呀,妙啊!
贾宝玉得意地下场。
妙玉待贾宝玉下场之后复又上场。

邹:他走了。
妙:他,他他他他究竟是谁?!
邹:一见之下,我也以为就是甄府宝玉姑爷。如今听他临去之言,竟是元妃娘娘的弟弟。莫非就是人所传说荣国府衔玉而生的贾宝玉!

妙:宝玉?!(接唱)
甄宝玉来贾宝玉,
两人名字皆宝玉!
容颜身形一般样,
难分真假两宝玉。
姑苏惜别甄宝玉,
京都却遇贾宝玉。
似真还假一段情,
挥之不去扰妙玉。
灯暗转。静场片刻后灯复亮时,仅有一束聚光打在妙玉身上。
幕后传来太监道白:元妃娘娘奉旨省亲,起驾进园!
元妃省亲乐曲声起。但闻众多脚步声由远而近渐次传来。
妙(跪迎):栊翠庵住持妙玉恭迎娘娘,娘娘千岁,千千岁。
(画外音):平身。

妙:谢娘娘。
妙玉起身。站立一旁。
(画外音):娘娘拈香。
(画外音):娘娘题匾--苦海慈航。
(画外音):娘娘起驾。
妙(前行几步后跪送):恭送娘娘。
众多脚步声由近而远渐次逝去。乐曲同时从高到低逐渐消失。舞台灯光恢复。
妙玉起身,环顾四周,长叹一声,神色黯然。
妙(摇头):他也跟着走了?!料是天下无有不散的宴席,想这十丈红尘怎会百年繁华?
妙玉缓步下场。
(画外音):奉元妃娘娘谕旨,命宝钗黛玉等姐妹只管在园中居住,不可禁约封锢,命宝玉亦随同进去读书。

幕后合唱:
才感慨冷冷清清大观园,
偏又奉元妃娘娘恩德重。
那壁厢怡红院里动绮思,
且听这栊翠庵内夜鸣钟。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第三场:饮茶乞杯

场景:栊翠庵内耳房,场上有一长条几。
时间: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之时

幕后合唱:
大观园里闹哄哄,
佛寺迎来老祖宗。
相携村妪共品茗啊——,
惹得庵主心内痛。
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幕后传来贾母凤姐刘姥姥等人一串笑声。
妙玉上场。邹嬷嬷托着一些空茶盏跟着进来。

妙唱:
史老太君来庵中,
亲自奉上成窑盅。
她随手递与村牛饮,
却把那珍奇古玩来葬送。
贾宝玉上场。

贾唱:
跟随祖母到庵内,
悄悄掩入耳房中。
眼见妙玉开小灶,
也来蹭杯祁门红。
妙玉和贾宝玉见面后四目对视。

妙:你怎么也进来了?
贾:眼见得你请宝姐姐林妹妹吃体己茶,我想这里面的梅花雪岂不强过外面那旧年蠲的雨水?
妙:想不到你倒还是个识家。
贾:我不识得仕途经济八股文章,这体己茶嘛——最是识得。
妙:你此番有茶,也是托她们两个的福。若是你独自一人来了,我是决不会给你吃的。
贾:那末我也不领你的情,回头只谢她们便了。
妙玉随手把自己用的一只绿玉斗递与贾宝玉。
妙:你就用我家常的这个吧。
贾:常言说得好‘佛法平等',适才见到宝姐姐林妹妹她们就用那样的古玩奇珍,偏我就是这个俗器?
妙: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们贾王史薛四大家族都未必找得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

贾唱:
入乡随俗自古说,
栊翠庵内只颂佛。
这里是神仙境界洁净地,
金玉珠宝一概为俗物。

妙:如此说来,待我寻一个果真算不得俗物的茶具来给你开开眼界。
妙玉示意邹嬷嬷取出一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盏,递与贾宝玉。
妙(笑):这本来有一套,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得了这一海?
贾(欢喜得忙道):怎会吃不了?让我来!
贾宝玉递回绿玉斗,就上前去捧那个大竹盏。
妙(掩口而笑):你虽吃得了,也没这些茶糟踏。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你要是吃这一海便成了什么?
贾:既如此说,我这个俗人嘛就用那俗器吃一盏便了。
妙玉仍用绿玉杯亲手斟茶给贾宝玉。贾宝玉把大竹盏递回给邹嬷嬷,然后接过绿玉斗饮茶。
邹:待我去看看他们前面,该收回茶盅了。
妙:将那成窑的茶盅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
邹:理会得。
贾宝玉赶忙把饮了一半的绿玉斗放回长条几上。
贾:那成窑茶盅虽然脏了,白撂了岂不可惜?依我说不如就送给那个贫婆子罢,她拿去卖了也可以度日。你道可使得?
妙(想了一想,然后点头说道):这也罢了。幸而那茶盅是我没有吃过的,若我用过,便砸碎了也不能给她。你要给她,我也不管你,只交给你,快拿了走罢。
贾(笑道):这个自然,你那里和她说话再去碰这个茶盅,越发连你也脏了。只交与我就是了。
邹嬷嬷下场复又上场,妙玉示意把成窑茶盅递与宝玉。然后邹嬷嬷复又下场。
贾(接过了茶盅,又道):等我们都走了,回头我叫几个小幺儿河里打几桶水来清洗这地下如何?
妙:这更好了。只是你吩咐他们,抬了水来只管搁在山门外头墙根底下,不许进这庵门。
贾:遵命。
邹嬷嬷在幕后喊道:老太太走好。
贾宝玉向妙玉致意后下场。
妙(行进几步,向幕后):妙玉送老太太。
杂乱的脚步声招呼声渐行渐远。

妙唱:
他欲参半分优婆塞,
我待悟三乘阿笈摩。
笑貌依旧音容在,
牵挂情丝一样多。
尘心到此应消尽,
细味前缘总着魔!
怎奈是铁槛内外隔重天,
佛法森严似网罗。
妙玉拿起那只绿玉斗昂首把贾宝玉剩下的茶一饮而尽。
大幕合拢。

第四场:寻春问腊

场景:大观园栊翠庵内外
时间:隆冬,红梅盛开之际
大幕拉开。贾宝玉上场。

贾唱:
闲叩禅关访素娥,
醮坛药院复松萝。
奉命前来乞红梅,
料得观音照看(啊)我。
贾宝玉圆场,然后作进庵状。
贾:妙玉,妙玉哪里?
邹嬷嬷上场。
邹:这等大雪的天气,是谁来了?
邹嬷嬷与贾宝玉打照面。
邹:原来是宝二爷。待我去请妙玉出来。
邹嬷嬷下场。妙玉上场。
妙:扰人清静,你又来作甚?

贾唱:
酒未开樽句未裁,
寻春问腊到蓬莱。
不求大士瓶中露,
为乞孀娥槛外梅。

妙唱:
栊翠庵门放红梅,
逞艳先迎醉眼开。
冻脸有痕皆是血,
丹心无恨亦成灰。
误吞仙药移真骨,
偷下瑶池脱旧胎。
自身原是天台种,
不容凡夫前来采!

贾唱:
前身定是天台种,
凡夫俗子不容采。
恳求仙姑亲手折,
赠与宝玉好完差。
妙:我就知道你这个无事忙,整天忙忙碌碌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贾:我那寡嫂知道她求不来,故而才让我来的啊!
妙:那就更不能让你失了面子下不了台,是否?
贾(笑道):正是。
妙:你且随我来。
贾宝玉随同妙玉园场。

妙唱:
疏是枝条艳是花,
春妆儿女竞奢华。
闲庭曲槛无余雪,
流水空山有落霞。
幽梦冷随红袖笛,
游仙香泛绛河槎。
看来岂是寻常色,(妙玉作折梅枝状,然后递与贾宝玉。)(接唱)
一番情谊无真假。

贾:多谢。告辞。
贾宝玉向自己上场一侧走去。在他走至将近半途之时,妙玉招呼。
妙:你且回来。
贾宝玉喜颠颠地走回。两人对视片刻。
妙:这一枝单是因你奉命而来,回头再来我给黛玉宝钗她们折上几枝。
贾:那么还会多一个人有份,是否?
妙(拂袖):不必多言,你快走吧。
贾宝玉应声走去下场。妙玉站立凝视片刻。然后开始作继续采折状。

妙唱(一边采折):
桃未芳菲杏未红,
冲寒先已笑东风。
魂飞庾岭春难辨,
霞隔罗浮梦未通。
绿萼添妆融宝炬,
缟仙扶醉跨残虹。
寄语蜂蝶漫疑猜,
浓淡由它冰雪中。
妙玉采折梅花后放在一边。贾宝玉兴冲冲地拿了一张诗稿上场。

贾:啊呀,折了这么多,辛苦了你。回头我让小幺儿来取。你来看,这里是我写的一首红梅诗。
妙(倨傲地不接贾宝玉递过来的诗稿):你且自念来。
贾(念):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
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孀娥槛外梅。
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
槎桠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妙:也算是难为你了。只是这样的诗要一百首也容易。待我来和上一首。(接唱)
昔年曾遇裴航在,
玄霜捣尽见蓬莱。
虚心但求云中杵,
傲骨犹闻雪里梅。
有意何兴诵非色,
无尘若耶拜如来。
酒余吟罢自来去,
雾暗且忌踏苍苔。

贾(赞赏地):好一个“酒余吟罢自来去,雾暗且忌踏苍苔。”只是,谁是裴航,又为何要捣尽玄霜啊?
妙:自去想来,我可是要做功课去了。你且去罢,恕不相送。
妙玉管自下场。撇下贾宝玉一人。
贾(寻思,摇头):裴航?玄霜?
灯暗转,仅一束聚光打在疑惑不解的贾宝玉身上。

幕后合唱:
一饮琼浆百感生,
玄霜捣尽见云英。
蓝桥便是神仙窟,
何必崎岖上玉京。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待续……
2013-08-06 19:07:18

More from the 妙玉与宝玉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