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玉与宝玉 (下)

by 赵燮雨

第五场:落魄惊梦

场景:大观园栊翠庵内
时间:深秋,贾府衰败之后

幕后合唱:
祸端先是起金陵,
包勇又成荣府人。
三春去后诸芳尽,
各自须寻各自门。
合唱声中大幕拉开。邹嬷嬷上场。

邹唱:
金陵甄家先查抄,
合府上下灾难遭。
老爷公子齐发配,
押往关外尚阳堡。
包勇上场。

包唱:
多亏甄爷有预料,
逐我荣府来投靠。
贾门再遇无妄灾,
我不在名册又脱逃。
邹嬷嬷和包勇见面。

邹:啊呀,包勇啊,我让你去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
包:自从元妃娘娘死后,贾王史薛四大家族接连倒台。再加上那北静王被圈禁高墙,急切间已无可托之人。琏二奶奶和宝二爷都被关押在狱神庙内。只因为他俩人一个是女流之辈一个是无有官身,这罪还算是轻的。但不知何时能真的从轻发落?
邹:还好还好,总还有希望。
包:还好的是你们自己能供养自己!
邹:是啊是啊,这偌大的一个大观园,也就剩下了一个栊翠庵!也亏得你还留在这里做护院。
包:邹嬷嬷,我们都是甄府老人,不必客气。晚上还得巡视,我先走了。
邹:好好,走好。
包勇和邹嬷嬷各自下场。妙玉从邹嬷嬷下场一侧上场。

妙唱:
偌大一座大观园,
只剩此地是绿洲。
怡红院里海棠死,
栊翠庵内梅花愁。
泉知不问源出处,
歧熟焉忘径来由。
盛宴必散从古说,
黄粱梦醒入牢囚。
(道白)自那荣国府查抄,宝玉他被监押在那狱神庙内,连日来我神思恍惚打坐不稳,怎生是好?
妙玉搓手来回踱步。片刻后决定在拜垫上继续打坐。不断的木鱼声响传来,渐渐由高变低,终于寂静无声。
灯转暗,然后灯复亮时转为梦境,场上空无一人。贾宝玉上场。
贾:妙玉,妙玉,你在哪里啊?
妙玉上场。

妙:宝玉,你岂可在佛门圣地大呼小叫?

贾:妙玉,快来看这宋元话本《蓝桥记》!(接唱)
一饮琼浆百感生,
玄霜捣尽见云英。
蓝桥便是神仙窟,
何必崎岖上玉京。
(道白)要我说啊,这里——,(接唱)
神仙窟是栊翠庵,
何必费心寻云英。
妙唱:(佯作瞋怒地)
如傻似狂是草莽,
空有一副好皮囊。
行为偏僻性乖张,
哪管世人来诽谤!

贾唱:
哪怕世人来诽谤,
蓝桥驿前有裴航。
我若是琴挑偷诗如潘郎,
你定效妙常追舟秋江上!
妙:啊,啐!
贾:啊呀,仙姑啊,(接唱)
仙凡阻隔难自由,
银河迢迢恨牵牛。
人间也有鹊桥在,
一片丹心来追求!
妙:宝玉,你啊——。
贾宝玉妙玉两人四目相对,在以下轮唱时缓缓起舞。

妙唱:
作赋你应惭宋玉,
贾唱:
拈花卿合伴维摩。
妙唱:
才调玄机当不让,
贾唱:
风怀孙绰难区我。
妙唱:
君自怜才留好然,
贾唱:
某曾击节听高歌。
妙唱:
只恐铁槛关山隔,
贾唱:
怡红快绿残梦破。
一阵暴风雨突如其来,把两人冲散。场上灯光集中在妙玉身上。两人重又至中场见面时,灯光复原。贾宝玉已是一身破袄。

贾唱:
罡风冷雨大观哀,
娘娘仙逝鹤归西。
三春去后诸芳尽,
满目憔悴忍悲凄。
苦绛珠她魂归离恨天,
病神瑛我泪洒相思地。
湘云妹妹已沦落花街巷陌,
宝钗姐姐总叨念仕途经济。
似水女儿纷纷落泥涂,
叹人生唯余你一知己!

妙唱:
叹人生唯余一知己,
知己知彼常相依。
知彼无能来变更,
知己不若你自己。

贾唱:
知己不若我自己,
百无一用是亦非。
莫如削去烦恼丝,
和尚尼姑结连理。

妙:你越发地胡说了。
狱神庙看守突然冲出上前一把抓住贾宝玉,铁索锒铛地牵着他下场。
贾宝玉频频回首,同时大叫:妙玉救我,妙玉救我!
灯暗转。灯复亮时已脱离梦境。
妙:(在梦中大叫)宝玉,宝玉!
邹嬷嬷急奔上场。上前一把抱住妙玉。
邹:妙玉醒醒!妙玉醒来!
妙玉醒来,扑在邹嬷嬷怀里痛哭。
一束聚光打在她们两人身上。大幕合拢。

第六场:错认巧合

场景:大观园栊翠庵内外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邹嬷嬷和妙玉上场。

邹:妙玉,自你那日梦魇之后,日渐消瘦,还需注意将养才好。
妙:我自理会得。你且先去安息吧。
邹嬷嬷下场。

妙唱:
美梦恶梦都是梦,
四大皆空未必空。
点缀秋光篱下菊,
尽将游思付禅宗。
妙玉走向舞台一侧在拜垫上诵经打坐。
甄宝玉在幕内唱:
披星戴月夜兼程啊——,
甄宝玉急步上场。(接唱)
逃进关内越长城。
抄家没籍遭发配,
世上最苦奴隶身。
老父不堪折磨死,
留下孤单一个人。
只有妙玉是牵挂,
不忘她带发修行作尼僧。
京都姐丈曾有信,
告知她聘入荣府诵经文。
行来已到大观园,
一片荒凉不见春。
愿闻钟鸣栊翠寺,
怕听鸡唱稻香村。
眼前一段庵墙隔,
庙门紧锁佛殿深。
且效学张生月下跳粉墙,
但求那观音大士下凡尘。
甄宝玉作逾墙而入状。

甄唱:
云破月来花弄影,
隐隐似有诵经声?!
甄宝玉做四下窥看状。圆场后发现妙玉。

甄唱:
玄墓追寻未见人,
今晚得遇慰平生。
(接白,轻声)妙玉,妙玉。
妙玉闻声一惊,抬头一看更是吃惊。随即起身。
妙:你,你你你是宝玉?!
甄:妙玉,我是宝玉啊。
妙:我,我们这是在梦里吗?
甄:妙玉,这不是梦。我就是你的宝玉啊!
甄宝玉和妙玉两人相拥。
甄:(同时)妙玉!
妙:(同时)宝玉!
灯暗转。幕后鸡鸣声传来,灯光复原,天已大亮。邹嬷嬷上场,包勇紧随上场。

邹唱:
搞错了,搞错了——,
二爷大爷弄颠倒!
包唱:
搞错了,搞错了——,
容留宝玉想花招;
邹和包合唱:
弄颠倒,不糟糕,
索性将错就错了。
颠倒颠,有花招,
来一个申貴升在当朝!

邹:啊,包勇,我们公子藏在庵内,你得更加小心护园才是!
包:领会得。
邹嬷嬷和包勇两人相继下场。

幕后合唱:
当年竹马伴青梅,
佛门拆散鸳鸯配。
谁料仍是庵堂会,
暗结珠胎在腹内。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第七场:误捉辩假

场景:忠顺亲王府内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忠顺亲王府护卫两人上场。

卫:众人听了——忠顺王爷有令,悬赏捉拿关外逃奴甄宝玉一名。海捕文书图形貌相在此,藏匿同罪首告有赏啊!
包勇悄悄上场。
包:这不就是说的我家小主人吗?待我仔细看个明白。
忠顺亲王府护卫两人下场。包勇尾随着下场。狱神庙看守上场。

狱唱: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
真不假,转眼行乞人笑骂。
倒霉我看守一个狱神庙啊——,
实在是没有多少油水榨!
(对内道白):嗨,上司有令——经查荣国府贾宝玉并无官职,所有指控均无实据,即行释放回家。待我来放他出去啊!
狱神庙看守下场。
(画外音)贾宝玉,快给我滚了出去!
贾宝玉在幕后应答:是。
贾在幕后唱:
跌冲冲轰出了狱神庙——,
贾宝玉自狱神庙看守下场同一方向跌扑上场。

贾唱:
至今日方才领会得——这外面世界地有多宽天有多高!
衔玉而生荣国府,
自小宠养乐陶陶。
奉旨进驻大观园,
姐姐妹妹伴欢笑。
海棠结社韵犹在,
梅花赋诗心相照。
实指望无忧无虑任逍遥,
又谁知灾祸临门掀狂涛。
凄惨惨三春遭冰霜,
忽喇喇大树已倾倒。
贾王史薛四大家,
一荣俱荣一损皆损一枯全枯凋。
看今朝衣食不周何处告,
谁怜我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手不能提肩不能挑。
那通灵宝玉早迷失,
就是想要换钱也没处找!
放我出去?!让我回家?!
家徒四壁无口粮,
家人星散音信渺。
倒不如依然关押狱神庙,
一粥一饭有温饱!
算来只有去贾府家庙铁槛寺,
落发为僧路一条。
亡命天涯建文帝,
大地山河一肩挑。
亦有皇上登五台,
只为痴情江山抛。
天子亦逢穷途日,
丧魂落魄路一条。
待我削去三千烦恼丝,
依样换来半世袈裟袍。
贾宝玉缓慢地向台后走去,快近下场门时忠顺亲王府护卫两人上场。忠顺亲王府护卫见到前面的贾宝玉,赶紧拿出图形貌相追上前来对照。

卫:(两人对视后一起出声)就是你,跟我们走!
贾:两位大哥,做什么?
卫:不用废话,我等奉命捉拿你归案!走!
包勇悄悄上场。忠顺亲王府护卫两人押解贾宝玉下场。
包:大事不好!让我速去栊翠庵通报!
包勇疾步下场。二道幕升起。忠顺亲王府长史官前导,和忠顺亲王一同上场。
王:(念)北静王已然失势,
史:(念)忠顺府上下得意。
王:(念)握权柄一朝在手,
史:(念)即便是谋利得益。
忠顺亲王府护卫上场。
卫:启禀王爷,关外逃奴一名甄宝玉已捉拿归案。
王:带将上来!
卫:(对幕后)带甄宝玉!
另一名忠顺亲王府护卫押解贾宝玉上场,然后此护卫下场。

贾唱:
才离狼窝又把虎穴进,
宝玉我上得堂来战兢兢。
那忠顺亲王他曾是吃醋对头,
今日里为何又成我克星?
卫:跪下!
贾宝玉向台前跪下。
王:下跪何人?
贾:贾宝玉见王爷叩头。王爷千岁千千岁!
王:呔,你明明是那逃奴甄宝玉,为何谎称是贾宝玉?!
贾:王爷容禀,我实实的是荣国府贾宝玉。并不曾到过关外,也不认识甄宝玉。
王:既然你说你是贾宝玉,不是甄宝玉,那我来问你,你那块通灵宝玉呢?
贾:回禀王爷,那通灵宝玉早就遗失。即便是不曾遗失,我被关押在那狱神庙,也早就被搜走了。
王:大胆狂徒!竟敢在本王面前公然抵赖。若无通灵宝玉,如何能相信你就是那衔玉而生的贾宝玉?!
贾:只为遗失通灵宝玉,故而祸事接连不断。王爷若是不信,派人前去狱神庙一问便知。

王唱:
不用前往狱神庙,
只问一事便知晓。
若你果真贾宝玉,
我俩早就打交道。
琪官是我心爱人,
你也竟敢割靴腰!
若说出他将何物相赠你——,
是甄是贾即明了。

贾唱:
果然前情并未了,
旧事重提心内焦。
今日落在他魔掌,
凶多吉少实难料!
(接白,低声)乃是茜香国女国王进贡之物——一条大红汗巾子。

王:哈哈哈哈!想你贾宝玉也有今日!我来问你,那护身之物通灵宝玉既已遗失,那条护腰之物又在哪里?
贾:那条大红汗巾子,早已给了房中丫头花袭人。她出嫁之时定然是带走了。
王:你可知她所嫁何人?
贾:就是那蒋玉菡。
王:(再次大笑)哈哈哈哈!恐怕你还不知道吧,正是本王命他迎娶花袭人为妻。那北静王赠他的信物也被我要来到了我的手中。来人哪!
史:王爷。
王:速去后院,将那条大红汗巾子取来。
史:遵命。
忠顺亲王府长史官随即下场,复又上场。

王唱:(从长史官手中取过汗巾)
北静王将它送琪官,
谁知竟又到你手。
时运轮回不用求,
世事变幻几春秋。
堂堂荣府贵公子,
今日沦为阶下囚。
照旧认定你是逃奴,
快系上这汗巾代替琪官侍王侯!
忠顺亲王将汗巾递与贾宝玉,贾宝玉抖索索地接过。
王:系上汗巾,书房侍候!
贾宝玉闻声跪跌倒地。另一名忠顺亲王府护卫上场。
卫:启禀王爷,门外有人自称关外逃奴甄宝玉前来投案自首。
王:啊?!

大幕急速合拢。

第八场:投案饲虎

场景:忠顺亲王府内/大观园栊翠庵内
时间:连接上场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邹嬷嬷和妙玉急步上场。

邹唱:
包勇报信道祸端,
庵内宝玉去投案。
只怕是一波未平一波起,
如何救援心难安。

妙唱:
如何救援难心安,
时间紧迫怎详商。
他忠顺亲王也是古董迷,
曾听父亲说提防。
事到临头需权变,
挽回上命出手必大方。
木怪虎狼蹲功曹,
石奇神鬼搏大堂。
妙常追舟秋江上,
我今追人王府闯!
(接白)包勇现在忠顺王府门外接应,我要即刻赶去那里。乳娘,你且从速将我母亲留下的珍玩整理一番,其余的金叶子等包勇回来让他悉数带走!

邹:是!
妙玉和邹嬷嬷分别从舞台两侧下场。二道幕升起。忠顺亲王,及其长史官和护卫已在场上。
(画外音)王爷有令,传自首之人上堂!
甄宝玉在幕后唱:
龙潭虎穴定要闯——,
甄宝玉身着僧尼服饰上场。(接唱)
何惧巍巍白虎堂!
不能连累贾宝玉,
一人做事一人当。
甄是甄来贾是贾,
我如假包换命来偿!
(接白)我就是甄宝玉,特来投案自首。速速把贾宝玉放了!

王:(打哈哈)甄宝玉早已捉拿归案,现已关押在书房之内。哪里来的又一个甄宝玉啊?
甄:不必多言,如若不信,就将贾宝玉请出来当堂对质!
王:对质不对质,自有本王拍板做主,用不到你来多嘴!我且来问你,你说你是甄宝玉,那么你千里迢迢逃来京都作甚?!
甄:(一时语塞)这个,......。
王:着啊,你说不出个究竟,如何能叫人相信?
甄:那个,......。
王:(恶意地提醒)莫非你是来探望你姐姐姐丈?
甄:(如释重负)啊,正是正是。
王:哈哈,那么他们就有窝藏逃奴之罪。来人啊,前去捉拿一干窝赃罪犯!
甄:(着急地)啊,不要!我没有......。
王:怎么样?
甄:我......。
王:(起立,逼近)啊?!(场上气氛紧张。)(得意地)来啊,此人自称甄宝玉,却又语无伦次,实在可疑。与我一并拉下去,关押在书房之内。待我晚上来与真假两造当面对质,一起来收拾他们。
卫:是!
两护卫正要上前去押送甄宝玉时,幕后喊声传来。(画外音)有一女尼直闯厅堂!
场上人等都盯着上场门方向。妙玉疾步上场。
妙:(喊)且慢!
甄:(着急)啊呀,妙玉,你怎么来了啊?
王:快把他拉下去!
护卫强行把甄宝玉拖下场去。
妙:这位王爷请了!栊翠庵住持妙玉在此见礼。(合掌)
王:(不怀好意地)女菩萨请了!
妙:佛门不打幌言。我今日前来,是要与王爷作一笔交易。
王:(暗藏玄机)什么交易?!
妙:只要你答应释放甄宝玉贾宝玉两人,给与发放关防纹银,让他们离开京都,我就带你去一个所在,那里就有你难以想象的珍珠宝藏!
王:难以想象的珍珠宝藏?!你此话当真?
妙:当真!
王:果然?
妙:果然!
王:如此说来,那珍珠宝藏必是价值连城,才足以换回两块宝玉!
妙:决不虚妄!
王:着啊,我答应你!(对长史官)速速让人准备两份关防,四十两纹银。尔等与我一同前往检视那珍珠宝藏!
妙玉,忠顺亲王,以及长史官和护卫一并下场。他们一行再上场时,场景已是栊翠庵内。邹嬷嬷上场,示意妙玉一切都准备停当。
妙:王爷请看,这两箱古玩奇珍可值得两块宝玉?

王唱:
眼花缭乱心抓狂,
古玩珍奇发异光。
大内也未必有此等物,
叫我如何把手放?(来回察看,眼珠一转,接唱)
宝藏主人更是宝,
一见之下永难忘。
还需刻意来周旋,
来一个鱼和熊掌俱收藏。
(接白)你这两箱珍宝固然值钱,但是只能交换一个宝玉。
妙:(大惊)一个宝玉?!
王:是啊,王命在身,不容含糊。说是两箱,只算一样。不过嘛,我可以让你任选一个宝玉。甄宝玉,贾宝玉,放一个留一个。无论是谁留下来,我都当他是甄宝玉交差便是。

妙唱:
忠顺王他贼奸刁!
徇私枉法却又耍花巧。
一个放来一个留,
两个宝玉怎生挑?!
若有一个去交差,
无论是谁都要挨屠刀!
甄是贾来贾是甄,
甄甄贾贾都难抛!
矮檐底下难昂首,
为只为前世冤孽命两条!
(接白)请问王爷,是否能法外施恩再网开两面?

王:法外施恩,网开两面?
妙:正要王爷设法。
王(故作为难地)如此说来,我也只能再勉为其难。不过嘛,......。
妙:怎么样?
王:除了古玩换宝玉,我还要妙玉换宝玉!
妙:(尽力保持镇静)妙玉换宝玉?!
王:正是。古玩换一块,妙玉再换一块。两不亏欠!

妙:两不亏欠?!(忽然发笑)哈哈哈哈!两不亏欠,两不亏欠!(背唱)
堂堂王爷是强盗!
光天化日亮毒招。
师父在世有训戒,
大慈大悲大乘教。
慈是予乐悲拔苦,
普度众生方是高。
(夹白)我不入阿鼻地狱,谁入阿鼻地狱?(接唱)
还却前生冤孽债,
不惜白玉陷泥淖。
你先行放走他二人,
我王府内院等来朝。

王:哈哈哈哈!
一束聚光打在妙玉身上。

大幕合拢。

尾声
场景:瓜州渡口
时间:一年之后

幕后合唱:
昨富今贫人劳碌,
春荣秋谢花折磨。
瓜州渡口声呜咽,
江枫林下鬼吟哦。
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画外音)王爷将妙玉赐婚于你,并有纹银二十两,让你告老还乡。速速领着她和她的孩子回瓜洲去吧。
妙玉跪拜在邹嬷嬷的坟墓前。原为忠顺亲王府一老兵的妙玉现任丈夫站立一旁。(可考虑让此老兵仍穿着印有忠字号的马甲以示原来身份。)

兵: 好啦,不要再哭了。离开京都三月之久,乳娘年事已高经不起颠簸受不得清苦,也算是一种解脱。倒是想想你那未满周岁病病歪歪的孩子吧。(妙玉痛哭失声。)依我看,还得把前日过江时那一对年少夫妻送还给你的那只古董茶盅拿去卖了,好替他请医续药去呢。待我扶起你来,让我们快走吧。
颤巍巍的老兵上前扶起抖索索的妙玉一步一步缓慢地下场。

幕后合唱:
清阴远托伽山竹,
冶艳低牵茅屋萝。
西方宝树枉婆娑,
空劳终日念弥陀。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此剧本《妙玉与宝玉》系根据剧作者中篇红楼扩写小说《妙玉活冤孽》改编而成。

http://blog.sina.com.cn/zhaoxieyu
2013-08-07 09:03:51

More from the 妙玉与宝玉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