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情(上)

by 赵燮雨

—— 秦腔剧本,当代传记剧


场次

第一场:火车站
第二场:三界寺
第三场:鸣沙山
第四场:莫高窟
第五场:戈壁滩
第六场:黄鹤楼
第七场:月牙泉
第八场:飞机场


出场人物(说明:带*号的人物系由莫高窟里的画像雕塑幻化而成)

樊锦诗,北大考古专业毕业生,坚守在敦煌五十年,敦煌研究院院长,简称樊
彭金章,樊锦诗丈夫,同班校友,原分配到武大历史系,后调到敦煌,简称彭
常书鸿,敦煌研究所原所长,海归人士,简称常
程振邦,敦煌研究所画师,简称程
李承仙,常书鸿妻子,敦煌研究所画师,简称李
裘玉珊,程振邦妻子,后勤工作人员,简称裘
陶华,和樊锦诗同期分配来的女大学生,简称陶
任文俊,武大毕业生,随彭金章一起来敦煌,简称任
敦煌研究院工作人员若干,简称员
《丝路花雨》剧中的人物若干(无台词唱词)
甘肃省有关领导,简称领
*英娘,莫高窟飞天歌伎,简称英
*京娘,莫高窟飞天歌伎,简称京
*芸娘,莫高窟飞天歌伎,简称芸
*倩娘,莫高窟飞天歌伎,简称倩
*丽娘,莫高窟飞天歌伎,简称丽
*苏娘,莫高窟飞天歌伎,简称苏
*月娘,莫高窟飞天歌伎,简称月
*宦娘,莫高窟飞天歌伎,简称宦
*药师王菩萨,即药师佛,简称药


第一场:火车站

场景:北京火车站站台
时间:1963年夏末,樊锦诗彭金章毕业分配相互告别之际

〔在幕后一片告别声中大幕拉开。

为樊锦诗彭金章送行的男女同学们在幕后传来的声音:只有一张站台票,就让你们两个进站去吧。/樊锦诗,我们就送到此地为止了啊。/一路保重。/记得要写信哦。

〔樊锦诗和彭金章各自提着一件简单的行李上场,放下行李,两人依依不舍。

樊唱:
今日辞别鸣鹤园,
依依不舍未名湖。
毕业踏上社会去,
牢记住是国家培养了你与我。
考古专业学生少,
考古单位需求多。
金章啊,
大学生涯已结束,
在此分手各自闯征途。
相约三年不算长,
相爱相恋谱新歌。
待等事业有起步,
你我二人夫妻做!
(接白)金章,就让我安心到敦煌报到去吧。第一年是实习期,转正之后再等我两年。相约三年,我一定到武汉来和你领结婚证。

彭(点头)唱:
相约三年不算长,
相爱相恋谱新歌。
北大同窗勤攻读,
朝夕相聚甜蜜多。
如今分手各西东,
相信锦诗勿忘我。
两情若是长久时,
又岂在朝朝与暮暮!
只是你为啥不让来对换,
由我来替你前往莫高窟。
武大就在东湖旁,
湖光山色映清波。
若你同意赴教职,
至少生活不艰苦。
于今你独自去敦煌,
叫我如何不难过?

樊唱:
我不是初次到敦煌,
去年教学实习就去过。
常书鸿前辈艰辛在创业,
研究所特地点名来要我。
理当把事业放在第一位,
大学生勇挑重担不含糊。
一颗红心有准备,
不怕艰难不怕苦!
可记得爸妈来信求领导,
被我婉拒藏在了书桌肚。
佛教考古,
惟有敦煌,
那是我专业方向事业发展有前途!

彭:(充分理解地点点头)都是因为你在那里教学实习表现实在太好了,难怪他们点名来要你去报到。那好吧,再让我送送你,我要看着你上车,等着这一班火车开走!

樊:(感动地上前和彭金章握手)那我走了,记得多写信!

〔樊锦诗果断地松开手,背起一件行李,再拎着一件行李转身跑下场去。
〔彭金章挥手看着樊锦诗上车。
〔幕后传来发车前的通知,然后汽笛声响起。
〔天幕上火车渐行渐远。
〔彭金章赶着向前小跑几步,最后终于停步不前。

幕后合唱声起:
汽笛声声心欲碎,
忍看天涯一孤旅。
两情若是长久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第二场:三界寺

场景:敦煌三界寺内某净室
时间:樊锦诗毕业分配到达敦煌当天

幕后合唱声起:
羌笛毋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天涯何愁无芳草,
祖国处处好河山!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李承仙和裘玉珊在场上。她俩正在忙碌给新来的人员准备住宿。

裘唱:
常所长出差前特地叮咛,
新分配大学生即将来临。

李唱:
研究所条件差借宿此地。
来到这三界寺打扫洁净。

裘:听说一下子分来三位大学生,还都是女的。
李:是啊,是啊,就因为女大学生住宿问题不好解决,所以我们赶快要把三界寺的这间净室准备起来,好让她们有一个住宿地点。
裘:唉,忙活了这一阵子,还不知道她们到底待得长待不长呢。
李:玉珊,难道你又想起了从前那件事——。

裘唱:
提起了当年事令人气愤,
常所长为爱国毅然海归。
却不料他前妻中途变卦,
抛下了父女俩远走高飞。

李唱:
书鸿他突遭变故志不移,
心牵挂敦煌事业难丢开。
解放后上级领导多支持,
还亏得同志们齐心协力不懈怠。

裘唱:
应该说多亏你常师母 ,
挺身而出给与他关爱。

李唱:
我敬重他为人和艺术,
也饱含着一份师生爱。
旧事莫提我俩快打扫,
要替新来报到做准备。

裘:我家老程还想到了唯恐她们南方人怕冷,特地叫我带来了三张狼皮呢。
李:(侧耳细听)玉珊,你听,驼铃声!
裘:对对对,驼铃声!应该是老程把她们接来了。

〔李承仙和裘玉珊整理各自衣衫头发,到门口张望。
〔程振邦前导——他手里还帮忙拿着行李——樊锦诗和陶华上场。
〔李承仙和裘玉珊迎上前去,帮着放下行装。

裘:这只托运的箱子好重啊。
樊:不好意思,里面都是书。
程:来,我来介绍一下 —— 这两位是新分配来的大学生,樊锦诗和陶华。这是常所长爱人,她姓李,李承仙。大家都叫她常师母。
樊/陶:(毕恭毕敬)常师母。
李:不要客气,以后都是同事了。常所长他出差去了,关照我们来接待你们。哦,这一位是裘玉珊,所里管后勤的,也是我们这位程大画家的爱人。
樊/陶:(上前致意)程师母。
裘:啊呀,我怎么也成了师母啦,不敢当,不敢当。我说,老程啊,不是常所长说分配来三位女学生,怎么只接到了两位?

程:唉,不要说起。有一个刚下火车,就说什么也不肯来了。
樊:她没有出车站,买了回程车票就走了。
陶:(背白)哼,这个鬼地方。其实,我也是要走的。三个月,就三个月的锻炼期,顺便到敦煌来旅游旅游。
李:(谅解地)好啦,不要再去说她了。本来就是人各有志嘛。
裘:依我看,就是你们来报到了的两位,说不定什么时候也会走呢。
樊:(赶紧地)我不会的。
裘:(不依不饶)那你有男朋友吗?
樊:有啊,怎么啦?
裘:他在什么地方,总不见得像我们这样一对对都守在敦煌吧。
樊:哦,他叫彭金章,我北大的同班同学,分配到武汉大学去了。

裘:那就对啦。武汉大学!武汉大学多好啊,长江边上的大城市,武昌,东湖。所以嘛,你要不了多久也会调走的。(程振邦要想拦阻,裘玉珊只管快人快语)眼前所里条件差,女同志就只好安排到三界寺庙里来寄宿。好在一来庙里早就没有香火二来反正你们也待不长,暂时就克服克服。

李:好啦,玉珊,闲话少说。让我们帮她俩安顿下来。正好,三个铺位空出来了一个,书鸿他出差去了,今天就有我来陪陪她们,省得初来乍到有啥困难我也好关照关照。

陶:(胆怯地)那这荒山破庙,夜里会不会有坏人?周围会不会有狼?
李:你放心好了。我留下来陪着你们,不要害怕!(对程振邦裘玉珊)你们夫妻俩辛苦,也好回去了,这里有我!

〔程振邦裘玉珊作别下场。
〔舞台灯光渐暗。唯余三束聚光分别打在场上三位女性身上。
〔樊锦诗李承仙陶华三人分别背唱轮唱合唱。

樊/李/陶唱:
夜色迷蒙星暗淡,
茫茫大漠心潮翻。
想不到——

樊唱:
想不到程师母谈话多直率,
金章与我遥隔千里今后怎么办?

李唱:
想不到变本加厉旧景再,
竟有人立马打道回府不肯步出火车站。

陶唱:
想不到荒凉情景超预料,
我还得思想准备熬过关。

樊唱:
车站惜别印象在眼前,
如今果然觉得很孤单。

陶唱:
待等到一纸调令从天降,
基层锻炼任务完成好交班。

李唱:
冷眼相看身边这两位,
何去何从现在一切无从谈。

樊唱:
金章啊,
快给我勇气和力量,
让我能定下心来将身安。

樊/李/陶唱:
辗转反侧难入眠,
到明天细看敦煌,
是赞叹、是感叹,还是悲叹。

〔三束灯光熄灭。
〔大幕合拢。


第三场:鸣沙山

场景:敦煌鸣沙山
时间:樊锦诗毕业分配来到敦煌第三个月

〔在鸣沙山的沙鸣声中大幕拉开。
〔常书鸿上场,樊锦诗紧随。

常唱:
鸣沙山啊鸣沙山,
天苍苍,
沙漫漫,
一道道山峦沙峰起伏绵延,
大漠之中沙浪频萦回,
鬼斧神工叫人倍留恋。

樊唱:
鸣沙山啊鸣沙山,
你似金子般地灿烂,
你像丝绸般的柔软。
掬沙细细看,
五彩缤纷五色沙,
真如童话世界般地可爱!(接白)
敦煌,千古敦煌,您真是太奇妙了。

常:是啊,上次你来短期毕业实习,看到的实在是太少了。现在才真的可以说是大开眼界。
樊:常所长,你看——这沙粒红黄绿白黑,真的有五种颜色!
常:小樊,你分配来敦煌三个月了,怎么样,还适应吗?
樊:常所长,不要紧的。这里生活条件虽然艰苦,我,我能够克服。想当年,你还是从法国巴黎来到此地的呢。

常唱:
不远万里归故国,
告别巴黎来到这戈壁滩。
就因为——
这里有千年的顾盼,
这里有远古的呼喊,
这里有凝固的音律,
这里有立体的画卷。(插白)
这里是世界文化宝库,我觉得连罗浮宫也比不了啊!(接唱)
这里就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历史丰碑!(接白)
有人将鸣沙山誉为天地间的奇响,自然中美妙的乐章。壮丽之至,苍凉之至,这就是我们的鸣沙山。

〔鸣沙山的鸣沙声再次响起,常书鸿樊锦诗沉浸在对大自然美景的陶醉之中。
〔陶华悄然上场。

陶:(对常书鸿递上一封信件)常所长,请你在这一纸调令上签个字吧。
常/樊:(惊讶)调令?!

〔常书鸿接过信件,拆看调令。

常:(沉痛地)调往省文史馆工作,办好调动手续即日前来报到!好吧,要走的,就都走吧。

〔常书鸿签字后把调令递还给陶华。

陶唱:
内心感激常所长,
请你千万要原谅。
我父母从上海支内到兰州,
建设大西北工作年头长。
省会生活尚还可,
此地艰苦真够呛。
他们省内有门路,(插白)
不愿我在敦煌伴随着这些泥塑壁刻,(接唱)
耽误了青春空惆怅!
三月为期来锻炼,
于今期满心欢畅。(接白)
常所长,小樊,那我就去整理行装了。有机会到兰州来,我一定好好地招待你们!再见!

〔陶华欢跳着下场。

常:(沮丧地)走了,来了三个月就走了。敦煌,我们的敦煌,为啥就留不住人才呢。

樊:常所长,还有我呢——(接唱)
我也是上海生来上海长,
一定会以你所长作榜样。
高考就读北大考古系,
佛学考古就是我方向。(接白)
常所长,你放心!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为敦煌考古事业作出一份应尽的奉献!

〔常书鸿感动地上前一步和樊锦诗紧紧握手。
〔大幕合拢。


第四场:莫高窟

场景:莫高窟
时间:莫高窟不断开发期间

〔大幕拉开。
〔樊锦诗吟诵着诗句上场。

樊:常所长经常告诫我们员工说 —— 日日行,不怕千万里;常常做,不怕千万事。(念)古诗云——洞天石扉,訇然中开。(接唱)
探秘考古迈开一步又一步,
步步向前意志坚定不马虎。
艺术宝殿一座又一座,
阿里巴巴芝麻开门辟新路。
这座洞窟刚开发,
出土明珠添更多。
彩绘画像尽宝藏,
今日有幸同为伍。(边察看边圆场)

〔舞台上烟雾腾起,以英娘为首的八位敦煌飞天歌伎画像真身呈现。
〔在以下连接唱段道白期间,八位敦煌飞天歌伎精彩舞蹈。
〔樊锦诗在八位敦煌飞天歌伎中间穿行,并适时模仿舞蹈动作。

芍药临轩竞绽放,
蕙兰吐蕊真功夫,
烟轻丽服映修容,
翩然飘拂薄纱罗。
云一堆又玉一梭,
高髻临风双黛螺。
轻柔滑腻明肌雪,
纤眉范月巧打磨。
冰心妍貌清无汗,
莫高窟内暗香度。
霓裳羽衣传千古,
宛如龙啸与凤舞。
反弹琵琶飞天伎,
栩栩如生看着我。
含情脉脉眼神钩,
欲待横流送秋波。
你我相看无限情,
教人能不好看护。
疲惫到此应消尽,
细味前缘暖心窝!

〔此时停格,八位飞天歌伎团团围着正好转至舞台中心的樊锦诗。

英唱:深锁洞窟若许年,
(接白)我名英娘。
京唱:幸喜今日重见天。
(接白)我是京娘。
芸唱:多谢姑娘来看顾,
(接白)我叫芸娘。
倩唱:想来前世因缘牵。
(接白)我为倩娘。
丽唱:还忆当年神笔张,
(接白)我乃丽娘。
苏唱:描绘画卷留人间。
(接白)我号苏娘。
月唱:高手技艺非凡响,
(接白)我称月娘。
宦唱:惹得洋人来艳羡。
(接白)我么——宦娘。

樊:(欣喜地)今天我真高兴,能够结识那么多貌若天仙的美娇娘。

英唱:当年乐尊法师亲开凿,
京唱:前人登攀耸拔奇峰巅。
芸唱:曾记战火熊熊起,
倩唱:古原纷乱燃狼烟。
丽唱:惨遭那金发碧眼伸黑手,
苏唱:有姐妹沦落异乡泪涟涟。
月唱:中华瑰宝需珍藏,
宦唱:万望悲剧不重现。

樊:大唐盛世,光彩夺目;清末衰微,文物被盗。现在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新社会,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请姐妹们放心。我们敦煌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一定坚守岗位,保护好中华瑰宝,绝对不允许再有洋人来掠夺莫高窟宝藏的事情发生!

〔八位飞天歌伎一起拜谢深深致礼。
〔一束聚光打在英气勃发的樊锦诗身上。
〔大幕合拢。

备注:飞天歌伎舞蹈是否安排反弹琵琶由剧团自行掌握。

2013-08-15 12:08:19

More from the 浦江女儿敦煌情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