楝亭遗篇 - 上

by 赵燮雨


场次

序幕
第一场:南巡授旨
第二场:西湖遇洪
第三场:楝亭相知
第四场:新戏首排
第五场:旧曲重演
第六场:临江哭友
尾声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黄仪,字六鸿,礼科给事中,简称黄
洪升,字昉思,原为国子监太学生,开幕时即因“国忌装演”《长生殿》被逐,简称洪
差役甲,简称甲
差役乙,简称乙
纳兰性德,字容若,大内一等侍卫,简称德
曹寅,字子清,江宁织造,简称曹
孔尚任,国子监博士,《桃花扇》剧作者,简称孔
太监,简称监
康熙,简称康
江宁织造府戏班一干伶人包括桂官银官蕙官云官等,简称伶
杭州织造府家丁,简称家
孙文良,杭州织造,简称孙
何瑾,江宁织造府管家,简称何
(以下带星号者均为“戏中戏”内的人物)
周遇吉*,明末宁武关总兵,《铁冠图》中“对刀”主角,简称周
李洪基*,闯王李自成义子,《铁冠图》中“对刀”主角,简称李
崇祯帝*,《铁冠图》中“写诏”主角,简称崇
费贞娥*,明末宫娥,《铁冠图》中“刺虎”主角,简称费
两淮巡盐御史府家丁,简称丁
李煦,字旭东,巡盐御史,曹寅内兄,简称煦
李龟年*,著名乐工,《长生殿》中“弹词”主角,简称李
月宫众仙女*,《长生殿》中歌舞角色,简称仙
驿差,简称驿


序幕

场景:京城城门附近
时间:《长生殿》“国忌装演”一案定局发遣之时

幕后合唱:
得失成败系于梨园,
赏罚荣辱缘自太后。
都只为敷演新曲《长生殿》,
便断送一世功名到白头。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黄仪酒醉饭饱摇头晃脑地上场。 黄仪步履不稳行至中场,终于站定。

黄唱:
冤家对头——革功名撵出京都去;
六鸿我嘛——进爵禄平步青云上。 (打了一个饱嗝,接唱)
妙啊—— 美滋滋, 喜洋洋,
公报私仇巧做文章。
任凭他太后寿筵献新曲受褒奖,
红毡毯上声名(儿)扬,
敌不过我一纸弹劾有玷官常,
国忌装演管教你悲歌有恨长! (用右手食指揩了一下上嘴唇和鼻端之间,接白)
啥人教捺平常日脚看勿起我格黄介里,今朝叫捺迪班恃才傲物的家伙也吃吃苦头!接下来末,我就好到上头邀功领赏去哉!
黄仪满怀得意地下场。
洪升在差役甲乙两人督察下上场。

洪唱:
萧瑟秋露,凛冽寒霜;
叶凋零,草枯黄,
霎时间苍天翻脸厚土摇荡。
城头回禄池鱼殃,
廷前争斗文士伤。
忆旧梦逢太后寿筵舞霓裳,
声色娱音律美观者皆击赏。
聚和班蒙恩赐赏银二百两——,
却不料风云突变平地里掀起狂涛巨浪!
犯国忌,触朝纲,
逐出国子监颜面尽丧——,
惨惨戚戚回转那西湖上。
在差役吆喝声中洪升狼狈下场。

甲:捺倒说说看,蛮蛮好看格一出《长生殿》,明明仔末太后皇帝亲王大家交关中意,为啥突然之间就会得吃罪勿起呢?

乙:我说老兄啊,捺有所不知。迪格就叫做此一时彼一时。

甲:啊有啥名堂经?!

乙:蛮中意格辰光末,是为太后祝寿;吃生活格辰光末,是为太皇太后驾崩皇上持三年之孝。居然一班翰苑词臣公然作乐,捺倒想想看,阿要被弹劾?

甲:格末我倒勿懂哉——皇帝自家勿是也来看戏介?难道勿是勒浪三年里响啊?

乙:老兄啊,捺阿是要作死?勿好问下去哉。我伲还是快点回转衙门交差去吧。
差役两人下场。

大幕合拢。


第一场:南巡授旨

场景:江宁织造衙门正衙
时间:若干年之后

幕后合唱:
康熙南巡,体察民情。
织造府衙,上下里外忙(个)不停。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纳兰性德和曹寅一起上场。

德唱:
碧纱窗,红日映,
迎紫轩云和天青;
绿波廊,喜气盈,
萱荣堂月白风清。
(接白)子清兄,今上再次南巡,仍以织造府第为行宫,果然是独蒙圣眷啊。

曹:容若贤弟才高八斗英气过人,不也是长随今上左右吗?日前拜读大作《曹司空手植树记》,珠玑文章泽惠先人,曹某不胜感激。 (念)
野色湖光两不分,
碧云万顷变黄云。
分明一幅江村画,
着个闲亭挂夕曛。
(接白)真是高才啊,高才!

德:子清兄过奖了。今日随伺皇上游园,又见楝亭,越发郁郁葱葱!待我再来填上一词:(念)《满江红•为曹子清题其先人所构楝亭•亭在金陵署中》——(接唱)
籍甚平阳,羡奕叶流传芳誉。
君不见——山龙补衮,昔时兰署。
饮罢石头城下水,
移来燕子矶边树。
倩一茎黄楝作三槐,趋庭处。(接白)换片下半阙——(接唱)
延夕月,承晨露。
看手泽,深余慕。
更凤毛才思,登高能赋。
入梦凭将图绘写,
留题合遣纱笼护。
正绿阴青子盼乌衣,来非暮。

曹:啊呀,这首《满江红》词越发的精妙!敢烦贤弟留下墨宝,待我请行家裱糊后就悬挂在西堂。

德:子清兄谬奖。谨遵台命。

幕后传来:皇上驾到。
曹寅和纳兰性德整肃衣冠迎接康熙。
孔尚任上场,和曹寅纳兰性德作揖见礼。
太监前导,康熙上场。曹寅纳兰性德分立左右,孔尚任在曹寅外侧伺立。

康(念):
白骨青灰长艾萧,
桃花扇底送南朝;
不因重做兴亡梦,
儿女浓情何处消。(接白)
想那明朝三百年之基业,隳于何人,败于何事,消于何年,歇于何地?在传奇《桃花扇》中讲的透彻说得明白。我朝江山取自大顺,实乃替大明报仇雪恨是也!

孔:皇上圣明。

曹:皇上厚葬思宗,祭祀孔庙,弘扬文化,万民幸甚!

康:其中那一段“骂筵”写得极好,唱得更妙。 (接唱——康熙模仿用小嗓清唱【五供养】连【玉交枝】)
堂堂列公,半边南朝,望你峥嵘。
出身希贵宠,
创业选声容,
后庭花又添几种。
把俺胡撮弄,
对寒风雪海冰山,苦陪觞咏。
东林伯仲,俺青楼皆知敬重。
乾儿义子从新用,
绝不了魏家种。
(接白)如此腐败,南明岂有不亡之理? (对太监)传旨,着江宁织造府戏班前来领赏!

监:圣上有旨,着江宁织造府戏班前来磕头领赏!
幕后传来——遵旨。
江宁织造府戏班一干伶人上场跪见。

伶:织造戏班见驾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康:平身。
一干伶人起身伺立。

康:尔等敷演《桃花扇》戏文甚是出色,特赐官银二百两。明日随朕前往维扬,于巡盐御史府第连演三日。想必那维扬盐商必定前来捧场当有重赏!

伶:多谢皇上恩典。
孔尚任和太监引领戏班众伶人下场。纳兰性德仍伺立一旁。

曹:奴才不胜荣幸,再谢皇上赏赐戏班。

康:在移驾维扬之前朕还有话吩咐,一旁看座。

曹:皇上在此,哪有奴才的座位?

康:此地乃是你的官衙,你乃地主。何况爱卿与朕乃总角之交,待坐无妨。

曹:遵命告座。(在一旁坐下。)

康:子清忠谨慎密,四字俱全,更兼文才出众,深合朕意。适才已然言道《桃花扇》传奇,曲文扮演都十分出色。想那北孔南洪,均为传奇名家。唯《长生殿》因国忌妆演一案绝迹梨园,尚需着意推出。朕特命你寻访并善待洪升,务必使《长生殿》重见天日。

曹:遵旨。
太监上场前导康熙下场。 曹寅纳兰性德恭送康熙。

德: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期待洪昉思亦能因此重见天日。子清兄,我需随驾前往维扬,就此别过。

曹:你我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重逢?万望贤弟多加保重!
纳兰性德和曹寅作别下场。

曹: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待我速速修书苏杭两地织造寻访洪升!

大幕合拢。


第二场:西湖遇洪

场景:杭州织造衙门附近西湖堤岸
时间:上场之后不久
大幕拉开。洪升一付落魄的样子上场。

洪唱:
拜过武穆坟,
又将苏堤下。
怅望那山绕西子寒,
潮向钱塘打,
杜鹃血拣南枝直落荒崖。
偏是俺立尽秋风搔白发,
便落得伤心泪洒天涯。
柳浪不闻莺,
触目尽啼鸦,
有谁更向滩头问芦花?
难道这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只剩得年年冷月听哀笳。
(接白) 自我被逐出京都回转钱塘,卖文作序无人问津,衣食不周饱受冷眼。更兼蕉园前五子后七子,尽皆飘零!思想起来,好不痛煞人也!(接唱)
且把这,三春好景看破,
桃红柳绿待如何?
到头来,怎生的能把秋捱过?
终久是云散高唐梦,
水涸湘江波,
实难觅得清淡天和。
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
西溪岭下鬼吟哦。
更兼着,花荣草枯凭折磨。
似这般,生关死劫焉能躲?
不信这尘寰中消长是定数,
却何必枉自悲伤涕泪滂沱!
(接白) 想我半世坎坷,平生心血,由一部《长生殿》落得声名狼藉。更是深悔害得秋谷诸人亦受牵连。唉,本欲谱写一曲《金陵十二钗》为闺阁昭传,只为戏文必得配曲敷演方能传世故而作罢。今日在岳王坟前,忽然想起《说岳全传》刊本。同样是传奇文字,何不仿效唐人小说写一本奇书,亦可悦世之目,解人之闷。不像戏曲编剧,小说完稿之时即为成品。隐去武林,假托金陵——着啊,我就是这个主意! (接唱)
容颜桃李羞,
秉性冰雪随,
文采星辰辉,
有蕉园众家姐妹,
如花似玉弥足珍贵。
端的是好气概,
恰赛过霁月光风玉堂栽。
遭难历劫没奈何,
连天衰草匝地悲。
柳本多愁岂经骤雨摧,
花原自怯那堪狂飙来。
对西风,汝南斑斑洒血泪。
诉冷月,梓泽默默表余哀。
熬饥寒,紧腰带;
提羊毫,写深闺;
为女子立传,
《金陵十二钗》——,
一个个大家风范,
传诵千古且看俺!

洪升振作精神下场。
杭州织造府家丁前导,孙文良上场。

孙唱:
一荣俱荣,江宁苏杭三织造。
同气连枝,维扬巡盐——四家联手将重担儿挑。
子清兄是咱亲家故交,
康熙爷御前红人称头号。
他威风凛凛屹立当朝,
俺也就水涨船高管够饱。
(接白) 近日内务府催要布匹烧瓷俱已备齐,只待装上漕船即可启运。闲来无事散散心,待我西湖边上走走。小的们!

家:有!西湖边上走起来哎!
杭州织造府家丁前导,孙文良圆场下场。
洪升边琢磨推敲边慢步上场。
洪:想我那蕉园姐妹,常结诗社时有题咏。怎生在章回小说中涉及文字?还需饶有新意不落俗套。有了,如今不妨以菊为宾,以人为主,竟拟出几个题目来,都是两个字:一个虚字,一个实字。如此又是咏菊,又是赋事,赋景咏物两相关联,岂不是既新鲜又讨巧?(来回踱步,反复思考后接白)蕉园前后十二子,也就来题上十二个题目——起首当是《忆菊》;忆之不得,故访,第二则是《访菊》;访之既得,就种,这第三是《种菊》;种既盛开,故相对而赏,那第四是《对菊》;相对而兴有余,故折来瓶中供养,第五即是《供菊》;既供而若不吟,亦觉菊无颜色,第六必是《咏菊》;既入词章,不可不画形状,第七便是《画菊》;既为菊如此忙碌,究竟不知菊有何妙处,不禁有所问,第八方是《问菊》;菊如解语,使人狂喜不禁,第九便是《簪菊》;如此人事虽尽,犹有菊之可咏者,《菊影》《菊梦》二首续在第十第十一;末卷便以《残菊》总收前题之盛。这便是三秋的妙景妙事都有了。 (接唱)
妙啊——心魔无端来,
黄昏寻,拂晓侵,管自沉吟。
毫端秀蕴,口齿香噙,
都付与那闺阁知音。
展彩笺,抚瑶琴,
衰草寒烟无限情。
和云伴月,雁断蛩鸣,
忆旧还须访陶令。
在洪升上述唱段将要结束时,杭州织造府家丁前导,孙文良上场。
洪升在来回踱步思索推敲过程中不慎撞上一个家丁。其实并没有碰到什么,但是那个家丁作威作福大惊小怪起来。

家:哪一个作死的,敢来冲撞织造老爷的轿班?

洪:恕我眼错不见,当面赔礼。

家:当面赔礼就算数?没有介便当!(转身对孙文良)禀报老爷,有一落拓文士竟然胆敢冲撞老爷轿班!

孙:是吗?将他押送杭州府,让府台大人严加管教!

家(吆喝):是!(上前作势要捉拿洪升。)

洪(急忙):啊呀,织造大人,学生洪升只为正在构思填词谱曲,一时失察,请老大人恕罪。

孙:哈哈,你就是洪升?!就是那个国忌妆演《长生殿》的洪升?

洪:惭愧,正是。

孙:嘿嘿,你那年被逐出国子监赶出京都,还想再要填词谱曲,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念你尚算有过一点点小小的名气,不用押送府台,给我轰走!
家丁一拥而上,把洪升轰下场去。

孙:真正晦气,碰到这么一个背时货!打道回府!

家:是!
家丁前导,孙文良一行圆场打道回府。
何谨上场。

何:江宁织造府何谨见过大人。(叩首见礼。)

孙:啊,何管家少礼。

何:我家老爷有书信一封,面交大人。(上前一步递交书信。)
孙文良接过书信拆信读信,大惊失色。
曹寅画外音:今奉圣上密旨,火速寻访洪升,厚赠安家银两,即行礼待相送前来江宁!

孙:啊呀,快,快,快去给我把洪升追回来!不,不,不!是快给我请回来!

家:是!

大幕合拢。


第三场:楝亭相知

场景:江宁织造衙门后花园
时间:上场之后不久

何谨前导,曹寅引领洪升上场。

洪:有劳织造大人亲来江关迎候,洪某不胜惶恐之至!

曹:昉思兄说哪里话来,西堂得蒙大驾光临实是曹某荣幸。昔年进京述职闻说《长生殿》“笔有化工”尤于“虚处传神”,可惜不曾有缘一见,深为憾事!

洪:戴罪之人,不提也罢。

曹:哦,哦,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啊,昉思兄,今日有暇,又适逢天气清朗,你我不妨到花园游玩一番。

洪:久闻织造府衙盛名,皇上南巡多次作为行宫。有幸到此,这游园之事,固所愿矣不敢请耳。今日得遂平生之愿,岂不快哉。如此,织造大人请。

曹:昉思兄请。
曹寅洪升圆场进园,何谨下场。

曹:昉思兄,此地名沁芳闸,乃沁芳泉之正源。

洪唱:
沁芳泉,碧波荡漾;
沐皇恩,源远流长。
(接白)眼前这座蜂腰桥甚是精致细巧。

曹寅洪升两人上桥下桥。

曹唱:
柳成行,曲水流觞;
群贤集,锦绣文章。

洪:织造大人诗文词曲俱佳,堪为文坛领袖。江南文士云集此地,自当常有胜会。

曹:昉思兄过奖,我只是尽一份地主之谊。说到曲文嘛,海内有口皆碑,当称昉思兄为第一。

洪:不敢。织造大人四部传奇扬名海内,洪某早有所闻。

曹:实实地不及《长生殿》之万一。哦,此一处乃是迎紫轩——皇上曾驻跸在此。

洪唱:
行宫地,气宇轩昂;
紫气临,神怡心旷。
(接白)哦,这里想必便是绿波廊了。

曹唱:
吟诗句,绿波回廊;
谱传奇,浅斟低唱。

洪唱:
抛却了,名锁利缰;
风流事,似恁疏狂!
曹寅洪升两人圆场。

曹唱:
苦楝树,屹立在望;
勾起我,旧事涌心上。

洪唱:
见楝亭,肃然景仰;
容若词,千古流芬芳。
(接白)洪某曾拜读纳兰容若《曹司空手植树记》一文和为楝亭所题《满江红》词。今日得亲见墨迹,好生敬佩! (接唱)
三生有幸,来时非暮;
今日里,畅游织造行署。
颂诗文,倚栏凝伫,酒旗遥举。
闲庭步,绿叶成阴,
楝亭沁泉相欢聚。
迎晨曦,沐雨露;
雷霆过,忘归途。
看手泽,深仰慕;
饮水词,厚情浓意万代称誉。

曹:记得昉思兄曾写及“从来传奇家非言情之文,不能擅场。”——确是至理名言。不知自《长生殿》之后可有新作?

洪:心灰意懒,难能成篇。更兼杂剧传奇除写出本子以外,必得谱曲妆演方为成就。梨园接洽,行头砌末,诸事繁琐;稍有脱节,颇多遗憾,甚至前功尽弃。故而近来转向,欲以唐人传奇为本,撰写《金陵十二钗》小说文字以寄所托。

曹:好啊,若由戏曲传奇进而小说传奇,真乃绝妙主意!敢烦昉思兄下榻绿波廊,一来可检点拙作四传奇,二来可令《金陵十二钗》得以完篇。不知意下如何?

洪:不才得蒙织造大人提携,感恩戴德,一切听从安排。

曹:只是一件,昉思兄既已允应备位顾问,曹某当执礼以先生相待,切切不可再称曹某大人!况且你我均有意传奇曲文,今日相见恨晚,何不兄弟相称,可好?

洪:好一个相见恨晚!恭敬不如从命。既然如此,子清兄!

曹:昉思兄!(对幕后)来啊,后堂设宴。(何谨在幕后答应。)(曹寅对洪升,并以手势示意)请!

洪:请!

曹寅洪升两人携手下场。

大幕合拢。
2013-08-30 08:51:55

More from the 楝亭遗篇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