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土干

刚到英国时,我登上一辆公车,看到座位上一个五岁左右的男孩在同他的小伙伴聊天,他突然看到我,像见到外星人一样,顿时身子一抖,上身笔直,脖颈伸长,眼睛瞪大。我每次把眼光转向他,他都迅速地把眼光从我脸上移开。这个“目光移动游戏”反复几次,他终于不敢再看我了,却轻轻呼出一口气,嘟囔着“Orange”。Orange是橙色,Oranges是广柑。

小时候,我住幼儿园。老师剥橘子皮,然后,每个小朋友分到两瓣橘子,我一点一点吃,很喜欢。出了幼儿园,见到橙子了,比橘子大。仍然喜欢它的味道。那时水果昂贵,也不常吃,吃水果的时候很享受。我喜欢橘子橙子,也喜欢橙色。

据说喜欢红色的人热情理想,喜欢绿色的人活泼开朗。那么喜欢橙色的人也许不那么出众,如同麦田中的一棵小麦穗。

我的一个朋友结婚时买家具,小夫妇为买什么款式色泽的家具争吵激烈。当我结婚时,我想,让着爱人嘛。没想到,我们对家具和色泽的喜爱是一致的。爱人也喜欢橙色。不是说我们处处一致,但在家具家居这方面,我们一致。

我的另一个朋友买了房子,前房主把墙都贴上木质材料,屋顶都是木质贴面,整个家的基调是橙色的。我朋友问,这种贴木质料是否为了安全?我觉得不是为了安全,而是个人对质地颜色的喜好。我也愿意我的家被这种橙色木板围起来的,但是这需要很多钱。于是,我和爱人把墙刷成橙色。

我们买鲜花时也多选择深橙色的菊花。

橙色是黄中带红,红多红少形成不同的橙色。橙色给人踏实的感觉,它的醒目强度仅次于红色。现在马路工人都穿橙色工作服,那颜色老远就跳入眼帘。

橙色温暖如家。我喜欢在冬季的晚间散步,就为看远处的民房窗户里透出的橙色灯光。英国的路灯是橙色,公路夜间的分道线“猫眼”也是橙色的。这大概有心理学根据,橙色让人心安,开夜车更安全。

我北京的家邻里的灯光是偏蓝色的日光灯。上世纪七十年代北京分区轮流停电,把电供应给大使馆区和工厂区,市民要点着蜡烛陪小孩做家庭作业,那些北京的民房没暖气没电的时候,我感到很凄凉,真旧社会啊。

当家家窗口是明亮的偏蓝色的日光灯时,我会有好心情。到了国外,我觉得橙色的光更好看。瞧,这么一点小小的改革就能暖入人心。

冬季天黑得早,常走夜路,要是望见远处奔驰而过的火车,就像看到发光的长龙在爬行。那一排透着橙色灯光的小方格在夜间平稳流动。我会想象车厢中的人在柔和的灯下看报读书,温暖的旅途。

圣诞节期,人总是吃得过饱,一定要散步消食的。这时走在街道,看着家家户户透出的橙色灯光,气氛暖融融,跟室外洁白寒冷的空气形成对照,那感觉:有个家真好。

家人在节日里,围坐在壁炉前,壁炉内橙红色的火苗跳跃,火光闪映,面容安详,好似童话世界,平安夜。

我觉得橙色象征着稳定的生活,安康的大地。麦收时节,田地是橙黄色的。橙色肯定是丰收的颜色,包括谷类和瓜果。有诗为证:“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宋•苏轼《赠刘景文》)。金秋末期田野是深浅橙色混合,草退了绿,转为浅橙,那是标志:该休息了,为了明年的生机,大地渐进冬眠。

也许因为喜欢橙色,我不加班,有什么工作重要得不能放下呢?休息吧,明天再继续,天塌不下来。

土干摄影
2013-09-16 09:17:03

More from the 土色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