姽婳将军 上

by 赵燮雨

场次(每一场均以词牌名为题)

第一场:浪淘沙
第二场:点绛唇
第三场:鹧鸪天
第四场:忆王孙
第五场:破阵子
第六场:苏幕遮
第七场:满江红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清兵若干,简称兵
清将四人,简称将
多铎,豫亲王,简称多
江南逃难百姓若干
逃难百姓中一老者,简称老
逃难百姓中一文人,简称文
一剃头匠
永宁王府兵士若干,简称卒
廖心明,永宁王府参将,简称廖
王梦煜,永宁王府参将,简称煜
永宁王府亲兵八人,简称亲
朱由植,永宁王,简称王
朱慈營,永宁王世子,简称世
永宁王世子妃女亲兵八人,简称女
彭四娘,永宁王世子妃,简称彭
红玉,彭四娘贴身女亲兵,简称红
永宁王府女兵若干


第一场:浪淘沙

场景:长江北岸/江南大地/铅山城外(建议所有场景均以天幕显示。)
时间:明末清初,扬州屠城之后

幕后合唱:
曹君文笔足千秋,
明末清初山河吼。
蒲公来题忠义墓,
四娘万古亦风流。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长江北岸。 清兵若干自舞台两侧上场,圆场。 清将四人分两边上场,随后豫亲王多铎上场。

多铎待众人集体亮相后唱:
长驱直入山海关,
渡河过江视等闲。
立马泰岳收齐鲁,
投鞭扬子向秦淮。
清将四人同时踏上一步,对多铎作揖。

将:末将参见王爷。
多:免礼。金陵指日可下,各位将军,待等灭了那南明小朝廷,本王定当重重犒赏众家将士!
将:多谢王爷。听那洪承畴言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想来虎丘西子更胜钟山莫愁。
多:着啊!曾记得金主完颜亮闻说那“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逐起攻打南宋之意。且待我等取了金陵,即便继续挥师南下再夺苏杭。

多铎和清将士一齐边舞边唱:
北来千骑拥高牙,
重湖叠山献清佳。
今日乘醉擂战鼓,
来朝笑吟赏栖霞。
多铎和清将士下场。

江南大地。江南逃难百姓若干鱼贯上场,接连下场。 其中一位老者中途跌倒在地,一名文人上前搀扶。

老:多谢先生关照。
文:老丈不必多礼。时逢乱世,生灵涂炭,你我何等不幸!
老:唉,福王无福,自成不成,两者皆非真主;(捶胸)
文(不假思索地接上):南朝宠马,北廷用牛,一样都是畜牲!(顿足)
老:依我看来,这南明比那南宋还要惨啊!
文人搀着老人随同其他逃难百姓下场。 两清兵一前一后和一挑着剃头担子的剃头匠上场。
兵(边敲锣边喊):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

两清兵和一剃头匠下场。
铅山城外。 永宁王府兵士若干从舞台两侧分别上场。圆场。 廖心明和王梦煜分别从舞台两侧同时上场。圆场。

廖(念):世事犹如东流水,
煜(念):乾坤好比一局棋。

两人各自亮相后在舞台一侧会齐。 永宁王府一士兵急奔上场。

卒:报,清军已经攻占杭州!潞王朱常淓降贼。
廖/煜:再去探来!
卒:得令!
该士兵急奔下场。
廖/煜(转身同时向舞台内侧):有请永宁王爷!
永宁王府亲兵四人前导,永宁王和世子上场。
王(念):愁敲桂棹时难转,
世(念):悲吟梁父运不济。
廖/煜:参见王爷,见过世子。
王:啊,两位将军少礼。
世:廖将军,王将军,可是有杭城战报?
廖:正是。
煜:方才得报,清军攻占杭州!潞王业已降清。
王:啊?!(急火攻心,一阵眩晕)
世子和两位将军急上前,同时呼喊。
世:父王!
廖/煜:王爷!

王:我——无事,尔等不必惊慌。 (接唱)
九叶鸿基一旦休,
猖狂不听直臣谋;
伤心万里降胡虏,
故国悲凉玉殿秋。

世:父王安心,想江南一带尚有民心可用。潞王既已降贼,永宁正当号令四方渐图霸业。
王:王儿所见极是。
廖:啊,王爷,以末将之见何不出境应敌!
王:出境应敌?!
煜:啊,王爷需得三思而行。清兵气势正盛,我等岂能以卵击石?
世:王将军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王:无论是攻是守,势必一战!只是留下府内家眷,我那儿媳你的妃子月余后又将临盆,如何是好?
世:父王,以儿臣愚见,不如让四娘她们由赣入闽,固守汀州。
王:啊,王儿此议甚好。两位将军意下如何?
廖:世子妃早就操练女兵,阵法娴熟,足可放心。
煜:固守汀州,也能以防万一。
王:既然如此,王儿速请四娘前来会商。
世(对一亲兵):速去女营,就说父王召见。
亲(对舞台内侧):永宁王召见,有请世子妃。
(幕后一女亲兵答应:遵命。)

彭四娘于幕后接唱:
春意阑珊芳草歇—— ,
女亲兵们前导,彭四娘上场,红玉紧随着上场。 彭四娘和众女亲兵们亮相。

彭(亮相后接唱):
虎帐传令红妆接。
女儿生就男儿志,
一并上阵去杀敌。
彭四娘率女亲兵上前施礼。

彭:臣妾拜见父王,愿父王千岁,千千岁。
王:免礼。啊,你身子沉重,王儿速速扶起。

世子急速上前,与红玉一起扶起彭四娘。

王:啊,王儿,你可对四娘言来。
世:四娘,适才得报,杭州沦陷,潞王降贼。想那鞑子必欲席卷浙江再攻江西,父王有意出境应敌。只因你身怀六甲,随行不便,欲命你率领女兵固守汀州。不知你意下如何?

彭:啊,夫君,父王有令自当遵命。妾身会有安排,万望世子不用挂牵。
世:(念)为报国事暂分离,
彭:(念)心随夫君赴浙西。
世:禀告父王,四娘遵命。
王:啊,王儿深明大义,我心甚慰。也望你多加保重,犹以调理身体保全我朱门血脉为重。

彭唱:
臣妾出身奉城地,
自幼长在东海边。
惯见惊涛崩乱石,
何惧浊浪掀翻天。
领旨带兵勤操练,
固守汀州听调遣。
送父王出境应敌救危亡,
盼世子来日高歌奏凯旋。
望将军沙场杀贼立奇功,
愿保得东南半壁男儿毋用薙发辫。
王:如此甚好,我等兵分两路,各自珍重。

永宁王示意世子与彭四娘话别。 世子和彭四娘携手缓步走向舞台一侧,其他人等作相应调度。

世唱:
鹅湖飘絮霜月白,

彭唱:
铅山密云伤行色。

世唱:
愿侬自身多保重,

彭唱:
今夜便是关山隔。
世子和彭四娘俩人互道:珍重!

王:传令下去,即刻启程,出境应敌。

亲:王爷有令,即刻启程,出境应敌!

众兵士圆场。

永宁王廖王两位将军同世子世子妃轮唱合唱:

王唱:
大明国破山河在,

廖唱:
汀州城春草木深。

煜唱:
将士感时花溅泪,

世/彭唱:
夫妻恨别鸟惊魂。

王爷世子众将士等与彭四娘率领的女兵作别。
在依依惜别声中大幕合拢。

备注:按有红学人士的研究结果,明末永宁王世子妃彭氏(?~1648)系四大名著之首《红楼梦》中林四娘的原型。且据《列入英烈名录的一百七十一位女性》考证,彭妃系奉贤奉城人。

第二场:点绛唇

场景:汀州城内外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永宁王府女兵若干从舞台两侧分别上场。圆场。 永宁王府女亲兵八人分别从舞台两侧同时上场。圆场。 彭四娘和红玉上场。 以上人等集体亮相后位于舞台一侧。 永宁王府亲兵一人从舞台另一侧急奔上场。

亲:报!

一女亲兵引领他进彭四娘营帐。

亲:见过殿下。
彭:免礼。有甚军情,速速报来。
亲:永宁王爷和世子带领众将士在浙西大胜贼军,特命小的前来通报。王爷又另传谕旨,世子妃固守汀州,责任重大,特晋封为姽婳将军!
彭:领旨谢恩。(作跪拜状,红玉和一女亲兵上前扶起。)
亲:拜别殿下。
彭:记得代告世子殿下,说我一切安好。领了路费,好生去吧。

彭四娘示意,一女亲兵引领他下场。后此女亲兵复上场。
众女兵一并上前向彭四娘祝贺:恭贺姽婳将军!

彭:免礼。众家姐妹,听了!女兵操练,自何人始?
众女兵一并响亮回答:兵法祖师孙武子!
彭:某等姐妹最是崇拜何人?
众女兵一并响亮回答:巾帼英雄花木兰!
彭:是也。待我等操练起来!

台上一应人等作出营帐状,彭四娘和红玉登上点将台。 在以下彭四娘唱段的同时,女兵们开始演武。

彭唱:
古有英雄花木兰,
代父从军志气豪。
我等同为女儿身,
英姿飒爽一样骄。
丁香结子芙蓉绦,
不系明珠系宝刀。
妇人也顶半边天,
欲与男子试比高!

女兵演武内容包括对花枪,舞双刀,耍银链等。(注意摒弃男子练武常用兵器。) 两组女兵出列对演花枪。作出好几组漂亮的动作并亮相,退后。 两组女兵出列同舞双刀。作出好几组漂亮的动作并亮相,退后。 两组女兵出列各耍银链。作出好几组漂亮的动作并亮相,退后。 两组女兵出列飞镖接镖。作出好几组漂亮的动作并亮相,退后。
红玉出列,四女亲兵同时出列,表演踢枪。随后一并亮相,退后。

彭:众家姐妹!让我们来操练阵法!
众女兵一并响亮回答:遵命!
彭:一字长蛇阵。
众女兵一并归队,成一字长蛇阵阵势游动。
彭:两龙抢珠阵。
一字长蛇阵阵势迅即变化为两龙抢珠阵阵势走动。
彭:九宫八卦阵。

两龙抢珠阵阵势迅即变化为九宫八卦阵阵势。先是静止不动,等彭四娘以下道白结束,开始唱段时阵势开始变化。

彭:此九宫八卦阵明分暗合,占天地之机关,夺风云之气象。反复八门,按遁甲分为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接唱)
龟蛇之状前後列,
龙虎之形左右分。
孔明妙计八卦功,
李靖神算六韬胜。
谩说铁骑多威武,
休夸胡虏气势盛。
且看汀州娘子军,
为我父老守家门。
(接白) 红玉,随我闯阵!
红玉似有疑惑,但随即同彭四娘下点将台。

彭:随我自生门入,开门出!
在以下彭四娘和红玉作穿梭状行走在九宫八卦阵内同时,众女兵一起有以下唱段:
古有英雄花木兰,
代父从军志气豪。
我等同为女儿身,
英姿飒爽一样骄。
丁香结子芙蓉绦,
不系明珠系宝刀。
妇人也顶半边天,
欲与男子试比高!
在以上唱段结束时,彭四娘和红玉自阵内冲出。此时阵势转化为一字长蛇阵排列在舞台后方。彭四娘和红玉前行几步后两人亮相。
旋即彭四娘呈腹痛状,红玉急上前扶住。 一字长蛇阵回复成九宫八卦阵,将彭四娘和红玉团团围住。 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传来。

大幕合拢。

第三场:鹧鸪天

场景:浙赣边境
时间:上场后不久
永宁王,世子及众将士鱼贯上场。

王:(念)绸缪天下计,
廖:(念)壮心未销尽;
世:(念)零落雨中花,
煜:(念)旧梦实难寻。
王:想我等出境应敌以来,仅有首战告捷。那时正是兵精粮足,现今却是遭遇困境。原以为民心可用,自有民众提壶担浆以迎王师。谁知今日被贼兵团团包围,并无大明子民前来供水送粮。可见人心涣散,实是天亡我也!
世:啊,父王,天色已晚,连日征战将士身心疲乏。不如各自归营,明日再议。
王:也罢,尔等各自归营,明日再议。需防贼军乘夜偷袭,还得加紧四下巡逻。
世子和廖王等将士:遵命!

场上人等各自散开。永宁王和世子位于舞台前方,廖王将军位于舞台后方,各霸一方,以便下面的两段净场唱。 灯暗转。仅有聚光轮番打在净场唱的人物身上,其余人等隐没。

王:今晚落山的太阳,到明早升起之时,还会是一样的日头么? (接唱)
彻夜西风撼破扉,
萧条孤帐一灯微。
目断天南无雁飞,
回首家山望故里。
华陀怎解肠千结,
扁鹊无有回天技!
先帝屈杀袁崇焕,
凌迟曝尸万人弃。
雄关逼反吴三桂,
冲冠一怒迎敌骑。
南明错待史可法,
将星陨落扬子底。
民心涣散无可用,
更有经略去投敌。
大明难走南宋路,
惨淡经营到何期?
永宁王摇头叹息。 永宁王隐没。世子隐现。

世:掐指算来四娘已是分娩之期。不知是否母子平安?所生是男是女? (接唱)
六曲围屏九里溪,
尺书五夜寄闽西。
道路十千肠欲断,
年华二八发初齐。
银河七夕秋填鹊,
玉枕三更冷听鸡。
情波万丈心如一,
深山四月百舌啼。
雨淋白骨血模糊,
雾冷黄沙鬼悲凄。
荒野寂寂水澌澌,
夫妻重逢可有期?
世子摇头叹息。 鸡鸣声传来,灯光恢复。 场上人等聚拢,廖心明上前几步。

廖:王爷,末将想来,与其束手待擒,不如铤而走险!
王:廖将军,你,你要三思而行。
世:还是想个万全之计为好。
煜:(背白)事到如今,哪里还有什么万全之计!
廖:末将拚死也要杀出一条血路!王将军,请你为王爷断后!

廖心明拱手环顾四周后不顾一切地冲下场去,部分兵士随同下场。
场上其余人等退至舞台后侧观望战况。
多铎率众清兵将与廖心明将士追打上场。 廖心明被围。

多:呔,还不快快下马受降!

廖心明以手中一根枪挡住两清将手中的两杆枪。

廖唱:
愿挽雕弓如满月,
东北望去射天狼。
心明孤忠志无双,
飞蝗当前岂能降?
多:那就成全了你吧!
一场混战之中,廖心明阵亡。 舞台后侧永宁王部人等面露悲切。

煜背唱:
万马不嘶军尽泣,
将星如斗落大江。
独力难支大厦倾,
江山终究要变样。
多:将士们,活捉永宁王者大大的有赏。杀啊!
清将士应声冲上前:冲啊!
一场混战后,部分永宁王兵士阵亡,永宁王和世子以及王梦煜被擒。

多:(狂笑)哈哈哈哈!
幕后合唱:
苍茫青山遮不住,
奔腾大江东流去。
时近黄昏正愁余,
寂寥林深闻鹧鸪。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第四场:忆王孙

场景:汀州城内永宁王府/北京芦沟桥头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彭四娘在台上背对观众,然后边唱边慢慢转身。

彭唱:
湖山千顷波光粼,
驿道两边柳丝垂。
江南春尽离肠断,
无奈夜长人未寐。
(接白)夜阑人静却是无有睡意,待我把青锋宝剑再来舞上一会。

彭四娘拔剑舞剑,然后收势。 红玉怀抱婴儿上场。

红:殿下,你来看,小王子他睡得多香啊。
彭四娘接过婴儿,边轻轻摇晃边唱。

彭唱:
斜月泻影穿朱户,
苹满汀洲君未归。
娇儿不识亲父面,
蜡烛包内自安睡。

红:小王子还没有取名字呢。
彭:这要等王爷回府,让爷爷亲自给他取名。
彭四娘继续轻拍婴儿。

彭唱:
看孩儿睡得多香甜,
他怎知眼下国事危。
喜孩儿睡得多安稳,
全亏得亲人守边陲。
见孩儿睡着露笑脸,
莫不是梦中有相会?
盼孩儿快快来长大,
要牢记反清复明靠后代!
红玉接过婴儿,对彭四娘道白后下场。

红:夜深了,殿下也早点安歇吧。

彭四娘扶帐安歇。 灯暗转。以下场景为彭四娘梦境。保持微弱灯光。
永宁王世子上场。四下张望。

世:四娘,四娘,你在哪里啊?

彭四娘惊醒,走上前去。

彭:啊,慈營你回来了?
世:我回来了!快告诉我,孩子在哪里?
彭:红玉带着小王子睡去了。

世:是个男孩?!啊呀,朱门有后,朱门有后了啊! (接唱)
留得朱门一血脉,
继承反清复明志。
我今别去无遗憾,
待卿相逢写战史。

彭:怎么,你又要走了?
彭和世合唱轮唱:

彭/世唱: 因何不似天上月,

彭唱: 南北东西——,

世唱: 南北东西——,

彭/世唱:
只有相随无别离。
缘何却似天边月,
世唱: 暂满又缺——,
彭唱: 暂满又缺——,

彭/世唱:
待得团圆是几时。

世子后退着下场。 彭四娘欲追赶上前,走了几步却似动弹不得。

彭:慈營,孩子还没有起名字呢,快去禀告王爷,请他给孙儿起名。

世子挥袖转身答道:那不是父王他来了吗?(随后隐没。)
彭四娘顺其手指方向看去,待灯光显示永宁王爷时,彭四娘隐没。
(以下梦境系北京芦沟桥头。)
幕后清兵呼喊声传来:走!
永宁王在先和世子一并在清兵押送下缓步走上芦沟桥头。

王:啊,王儿,此地已是京城外芦沟桥。下一站便是大宋文丞相为国捐躯之处——元朝大都柴市口。你可记得文丞相所题七律《过零丁洋》?
世:孩儿记得。
王:既然记得,便与为父背诵一遍。

世(念):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王:好!我儿记得真切。于今我等把那颈联略作改动,也可以借此明志。想来文丞相也不会怪罪于我。

世:啊,父王,我们父子在此慷慨就义,正是继承先辈抗击外族入侵的遗志。文丞相他定会在九泉之下含笑相迎!

永宁王和世子两人轮唱合唱。

王唱:
辛苦遭逢起一经,
世唱:
干戈寥落四周星。
王唱:
山河破碎风飘絮,
世唱:
身世浮沉雨打萍。
王唱:
芦沟桥头无惶恐,
世唱:
汀州城内念伶仃。

父子合唱: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舞台追光照着他俩在清兵押送下下场。 灯光恢复,彭四娘醒来。
彭(痛哭):慈營,父王!(前行几步后仆倒在地。)
红玉急步上场,扶起彭四娘。

幕后合唱:
咫尺江山分楚越,
目断魂消音尘绝。
破梦五更心欲折,
角声吹落杏花月。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待续)
2013-09-20 13:23:47

More from the 姽婳将军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