姽婳将军 下

by 赵燮雨

第五场:破阵子

场景:灵龟庙内/汀州城外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时为灵龟庙大殿内所设灵堂。

彭四娘在幕后唱:
日月无光天地悲——,
(身穿孝服的彭四娘和怀抱婴儿的红玉上场后即扑向灵牌前跪拜。) (接唱)
灵龟庙内设祭坛。
相携孩儿上台来,
列祖列宗听叩拜。
太祖奋起凤阳县,
南征北讨打江山。
明朝立业扫元凶,
换得汉家重振威。
一传传了十六帝,
多少艰辛多少代。
不承想先帝自缢在煤山,
只缘为内乱外患费安排。
昏庸南明小朝廷,
短命福王又溃败。
鞑虏蜂拥称横逆,
半壁江山岌岌危。
父王遭难芦构桥,
儿夫尽忠效先辈。
臣妾立志挺身出,
国仇家恨记心怀。
来日上阵去杀敌,
誓将血债来讨回!

彭四娘从红玉手中接过婴儿,亲亲他的脸庞,又交还给红玉。同红玉一并走下祭坛。

彭:红玉,我的好妹妹! (接唱)
我俩人携手生长东海滩,
不是姐妹胜姐妹。
父辈驾船同出海,
姐妹俩一起翘首盼他们归。
你伴我嫁入永宁府,
本当想来日为你择偶选英才。
却不料时机一误又再误,
为姐心中觉惭愧。
眼看国破山河残,
生不逢辰感凄惨。
明朝抗清须血战,
你要帮我心头挂念来放开。
重托妹妹来扶孤,
反清复明需后代!

红:殿下,你这是——。

彭:好妹妹!杀敌捐躯事易,含辛扶孤事难。为姐今日舍难取易,还望妹妹不负重托,替永宁王室保留一条血脉!

彭四娘说毕,对红玉跪下深深一拜。红玉急忙也对面跪下。彭四娘再次从红玉手中接过婴儿。

彭唱:
今古恨,几千般,
不应离别是伤悲。
做娘舍儿为了儿,
愿儿早日长成才。
继承父母抗清志,
把汉家河山夺回来!
彭四娘再次把婴儿交给红玉。两人同时站起。

彭:你此去切记,一不寻朱姓氏族,二不托官宦人家,三不找书香门第。
红:那,那小王子还没有取名呢。临行之前,殿下务必起个名字,也好便于日后相认。
彭(凄惶地):那里还想什么日后相认?!也罢,名字就取作洪澎。朱就是红,洪门也即是朱门;洪从水旁,澎也是水旁。不管他要姓什么,名字就叫洪澎!
红:是!

彭四娘和红玉两人及婴儿一并作出庙状。四女亲兵分别从两侧上场后簇拥着她们下场。
汀州城外。 清兵若干自舞台一侧上场,圆场。 清将四人自舞台同侧上场,随后豫亲王多铎上场。

多:来此已是汀州城外,听说那姽婳将军弓马娴熟,不可轻忽!
将:想那永宁王父子均被我等生擒活捉,何用惧怕一个女流之辈。王爷放心!
永宁王府女兵若干从舞台另一侧分别上场。 永宁王府女亲兵八人从舞台同侧上场。 全副武装银盔银甲头扎白花的彭四娘上场。 以上人等集体亮相后位于舞台另一侧。
一清将持枪上前叫阵。 彭四娘持枪应战。 不多回合,彭四娘枪挑此清将下马。彭四娘掏翎子亮相。 其余三清将哇哇大叫,表示极度气愤。
彭四娘回到己方,把枪一举。娘子军排出一字长蛇阵。随之,清军同样排出一字长蛇阵。 娘子军的一字长蛇阵游动后变作两龙抢珠阵。清军作出相同变化。
又一清将怪叫着持大刀上阵挑战。正当他接近时,娘子军的两龙抢珠阵变作九宫八卦阵。而清军的两龙抢珠阵不能做出相应变化,被摒弃在九宫八卦阵之外。
此清将呆立片刻后冲阵。显见他是从休门而入。阵法变化,此清将被团团围住,不得而出。 此清将在阵中与周遭的八位女亲兵一一交手后意图自阵中冲出,左冲右突不得要领,终于力不能支,被八女亲兵一起刺死。
其余两清将跳脚怪叫,欲上前去却被多铎喝住。
九宫八卦阵团团旋转后恢复成两龙抢珠阵,此时原阵中清将尸体已被移走。两龙抢珠阵继续转化成一字长蛇阵。
与此同时,众女兵一起有以下唱段:
古有英雄花木兰,
代父从军志气豪。
我等同为女儿身,
英姿飒爽一样骄。
丁香结子芙蓉绦,
不系明珠系宝刀。
妇人也顶半边天,
欲与男子试比高!

以上唱段随着娘子军的得胜退场而结束。 清将士一起呈现既气愤又无奈的表情。

多:果真了得!想若是那穆桂英再世,也不过如此罢了。
一清将:王爷莫要长她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多:能擒须眉男儿,不敌巾帼英豪。可恼啊可恼!
另一清将:以末将之见,不如请那洪承畴自苏州赶来,相助王爷!
多:正是——欲定天下,以华制华!

在清将士一并亮相准备撤退的过程中大幕合拢。

第六场:苏幕遮

场景:清军大营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多铎坐在帐内,两清将分列左右。 一清兵上场。

兵:报,王梦煜将军已蒙派遣自苏州星夜赶来,现在帐门外等候。
多:快快说我有请。
兵:王爷有令,请王将军入帐!

王梦煜自舞台一侧上场。(注意到他仍然是汉家装束。)

煜唱:
束手就擒离乱人,
芦沟桥头庆余生。
末世难得讲忠贞,
两朝天子一朝臣。
王梦煜入营帐。

煜:末将拜见王爷!
多:啊,王将军快快请起。
煜:谢王爷!(王梦煜起立后站过一旁,继续道白)末将奉洪大人之命前来报效王爷,这儿是洪大人亲自绘制的一张九宫八卦阵图。

王梦煜上前一步,双手奉上阵图。在多铎接过阵图后他继续进言。

煜:(边指点边解释)王爷请看,此九宫八卦阵明分暗合,占天地之机关,夺风云之气象。反复八门,按遁甲分为休、生、伤、

杜、景、死、惊、开。冲阵之人若是不识阵图,自休门死门等进入此阵必死无疑;自伤门惊门等进入此阵纵能逃脱也必挂伤。但只要自生门而入,开门而出,其阵自破!

多唱:
妙啊! 堡垒从来难攻破,
内乱一起其奈何。
本朝得力汉大臣,
求取祥云护清和。
洪承畴未曾让你去薙头,
想必是神机妙算又一个。

煜:王爷法眼无虚,洪大人之意正是要末将借机打入永宁旧部。
多:如此甚好。看来彭四娘未必知道你已降清,你就乘机回归便了。功成之后,我自有重赏!
煜:多谢王爷,末将拜别! (拜别起立转身后接唱)
新桃花开蝶满枝,
旧符树倒猢狲散。
欲求进阶青云上,
管它是谁坐江山。
(接白)待我前往汀州假意归队,伺机骗开城门便是。
王梦煜下场。

多:攻破汀州,指日可待。各位将士听了,务必生擒活捉彭四娘!
将:遵命。

大幕合拢。

第七场:满江红

场景:汀州城外灵龟庙内豫亲王多铎行辕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红玉匆匆上场。轻声对幕内一侧:殿下,殿下,红玉夜半潜回汀洲复命。
彭四娘从幕内该侧匆匆上场。一见红玉大吃一惊。

彭:妹妹,我让你前去逃生,怎么又回汀洲来了?
红:小王子已妥善安置。我放心不下殿下,也就赶回汀洲誓死相随。
彭:快说,孩子他——。
红:有一孙姓广东茶商,多年来在武夷山一带采买茶叶,因为战局决定星夜返乡。我看他为人厚道家底殷实明于事理又是外乡人士,就把小王子托付于他。现今他们想必已经离开福建,正在前往汕头途中。

彭:如此说来,洪澎他,他是安全的了。
红:一定安全!
彭(感慨万分):孙洪澎,孙洪澎。好,子子孙孙,反清复明!
红:对!子孙后代,定要反清复明!

此时,突然一阵紧急锣声传来。
(画外音)不好了,有人升起吊桥偷开城门,贼兵冲进来啦!
幕后人声鼎沸,二道幕上显现人影奔走人头晃动。

彭:快快传令亲兵,随我迅速突围!
红:是!

红玉随彭四娘疾步下场。
二道幕拉开。 多铎坐在灵龟庙内,两清将分列左右。 一清兵上场。

兵:报,明军溃败,汀洲城破,王梦煜将军已将彭四娘生擒活捉。

多铎点头,清兵伺立一旁。 王梦煜急步上场。可见他手中捧着一把青锋宝剑。

煜:启禀王爷,此乃彭四娘的青锋剑。
多:好,王将军劳苦功高,你且随我来。

多铎对清将示意后下场。王梦煜随同下场。 两清将逐坐上主位,对一清兵示意。

兵:带彭四娘!
一叠连声的“带彭四娘!”由近而远地传来。

彭四娘于幕后唱:
国破家亡无限恨!
彭四娘在清兵押送之下上场。

兵(吆喝):走!

彭亮相后接唱:
眼前又见灵龟庙。
泣望君王化杜鹃,
恨看殿宇掩枯乔。
恨煞中华多汉奸,
贱卖忠良换红袍。
恨煞贼子王梦煜,
偷开城门起吊桥。
恨煞男儿无骨气,
纷纷头上辫子绕。
恨煞民心不可恃,
任它大厦来倾倒。
复巢之下无完卵,
可知晓啊明知晓。
行来已进灵龟庙,
胸中阵阵涌巨涛。
祭拜曾把誓言表,
祭拜曾将心意告。
四娘绝命灵龟庙,
决不会辱没先人愧对父老。
奉城啊, 汀洲一样埋忠骨,
天涯何处无芳草。
慈營啊, 与君重逢写战史,
我两相对同含笑。
洪澎啊, 为娘今日别人世,
泉下也要护宝宝。
愿你平安来长大,
愿你成才意气豪。
愿你继承父母志,
登高一呼山河摇。
但等万众剪发辫,
家祭毋忘来相报!
彭四娘上殿站定。

将:彭四娘,你已被生擒活捉,永宁旧部亦已全军复没,还不快块投降!
彭:只有断头将军,没有屈膝将军。要杀便杀,不必罗嗦!
将:难道你不怕死吗?
彭:生不逢时,死何足惜!
将:你可知那秦淮八艳中最年轻的一个董小宛得蒙顺治皇帝的恩宠,日前已晋封为董娘娘。连那常熟城里有名的美人儿刘三秀,也将为咱们豫亲王爷收为侧福晋啦。像你这样一位年轻美貌能文能武的女子,若是能从了我们王爷,更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啊。

彭:休得妄想!
将:不用担心嘛。我们满人没有那么些三贞九烈从一而终的程朱理学教条。那刘三秀一个已经做了外婆的人,还不是照样跟了我们王爷!

彭四娘扭头不理。
多铎带着一清兵上场。两清将赶忙站起迎接。

多(假装恼怒):尔等放肆!还不快快与我松绑!

一清兵赶紧上前替彭四娘松绑。

多:记得你们汉人有训——古谊若龟鉴,忠肝如铁石。啊呀,四娘你真不愧为姽婳将军,实实地叫小王十分钦佩啊!

彭四娘置之不理。

多唱(殷勤地):
那日你设下九宫八卦阵,
实实在在是个迷魂阵。
迷倒当朝豫亲王,
我是日日夜夜费思忖。
围城时盼望你绝代天骄来入梦,
攻城时祈祷你能毫发都无损。
那代父出征花木兰,
你偶像本是蒙古生。
满蒙自来结姻亲,
但愿你也能效仿那古人。
孙子兵法你娴熟,
须知晓大丈夫能曲才能伸。
历朝历代多多少,
识时务者为贤臣。
男儿尚且学蝼蚁,
何况你青春年少美佳人!
彭四娘扭头不理。
多铎十分无趣,回头示意。
王梦煜押送红玉上场。(注意到王梦煜此时已改换清装。)
彭四娘见状大惊。彭四娘和红玉相互扑上前来,却被清兵无情地隔开。

彭:妹妹!
红:殿下!
煜(对红玉):王爷已经知道,是你奉命将婴儿送走。只要你说出婴儿下落,即便保你无恙!

红玉置之不理。

煜(恶狠狠地):你不开口?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红(怒目相视):你有办法,我也有办法!
红玉一顿脚把舌咬断,向王梦煜喷出一大口鲜血,然后摇摇晃晃地倒地身亡。

场上震惊。彭四娘双手支开拦阻的双枪,扑上前来抱住红玉。

彭唱:
(哭头)妹妹!妹妹啊——,
哭妹妹至今未能结鸾俦,
哭妹妹为我捐躯先我亡!
赞妹妹义气比天高,
赞妹妹逃出狼窝又把虎穴闯。
告妹妹黄泉路上莫彷徨,
告妹妹奈何桥头来和你相傍。
妹妹一死表精忠,
姐姐我定要替你讨回血债得报偿!
多铎上前欲安慰彭四娘。见他靠近,彭四娘立起,侧立不理。 以下对白期间红玉尸体被移走。

多(做作地):啊呀呀,真是一场误会,天大的误会!(转身对王梦煜)都是你这个蠢才!(重又面对彭四娘)其实,我想知道令郎的下落,正是要和你一起将他抚养成人,共享荣华富贵!

彭:此话当真?
多:当真!
彭:果然?
多:果然!
彭:你就不怕将来陆文龙会刺杀金兀术吗?
多:历史不一定会得重演。大清不是金朝,到时候说不定天下归心呢。
彭(心生一计):只怕就是我愿意,我的伴当它不愿意!
多:此话怎讲?
彭:先得让我的伴当服了你才行。
多(不解):谁是你的伴当?
彭:若是你能胜过我手中的青锋宝剑——。
多:啊,我明白了。着啊,自古言道,美人相配英雄,何况你这样一位姽婳将军!也罢,公平合理,待我两来比试一番,算得是一场佳话。若是我胜得了你,你再从我也就不算辱没了你姽婳将军的称号;若是我败给了你,饶你一死,我即刻亲自相送你出闽去亡命天涯。

多铎说完就去取那把青锋宝剑。

彭:且慢!是谁从我手中夺走我的伴当,就要他亲自送还到我的手中。

多铎停步,回头示意王梦煜。王梦煜显得十分犹豫胆怯。

多(怒):还不快去!

王梦煜被迫上前取过青锋宝剑,抖抖索索地走到彭四娘面前。

煜:殿——,喔,四——,给你的宝剑。

彭四娘接过宝剑,从剑鞘中拔出宝剑径直一下子刺中王梦煜, 同时道白。

彭:你这贼子!

彭四娘拔出剑锋,王梦煜手抚心口倒退着跌倒在地死去。彭四娘看着他倒退时即刻回身抹颈自刎。 满场震惊,呆立半晌。 彭四娘挺立片刻后一个硬僵尸倒地。

幕后合唱:
姽婳将军彭四娘,
玉为肌骨铁为肠。
捐躯自报永宁后,
此日汀州土尚香。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后记

以刀马旦为第一主人公的戏曲剧本《姽婳将军》系根据《临汀汇考》《小腆纪传》等古本并参考曹雪芹《红楼梦》以及蒲松龄《聊斋志异》扩编而成。

按有红学人士的研究结果,明末永宁王世子妃彭氏(?~1648)系四大名著之首《红楼梦》中林四娘的原型。且据《列入英烈名录的一百七十一位女性》考证,彭妃系奉贤奉城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22288d0102duwc.html
2013-09-23 14:23:02

More from the 姽婳将军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