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刘苇

by xw

蒲苇虽韧
无奈有镰刀锐利

海上有洛伽
水污染了
铁莲花不复发

坚硬的稀粥
冻成冰,切割成块
赖藏于冰柜
环球变暖之季

伐冰之家卿
肉食者谋之不足
安身立命

身与塘蒲晚
心海浮槎

10/11/2013Homo nosce te ipsum -- Carl von Linné
xw

今晨读李贺,读至"身与塘蒲晚",心感慨之。早上就读到玛雅咖啡一贴刘苇故去,去年底Dasha事后有作"久竹青宁",在此有登贴。刘苇倒也是叨絮过一段咖啡。

原准备到蒲塘去格物一番再写自然蒲草,然而蒲苇与蒲(Cattail)与苇(Reed)均有别,蒲与菰蒲,芦苇与草。与谢芜村有名俳:深水割菰蒲/锐利镰刀声,虽然是另一种情趣,倒对应他刘苇之名。

唉,只在语言中的苇子即是了。也给刘苇!RIP...

2013-10-11 18: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