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说《奥芝:回归东方》一,怜君何事走天涯

by 赵燮雨

说明:奇幻小说《奥芝:回归东方》是著名童话小说《绿野仙踪》的续篇。作者也已把小说改编为同名电影剧本。不论东方西方,如有投资方或导演乐意搬上银幕,剧作者个人特别提议仍由迪斯尼《魔镜仙踪》中奥芝的扮演者詹姆斯•弗朗哥来主演。如在两岸三地发行华语版本,建议由李光洁为男一号配音——此项意见提供制片导演参考。


目录
一,怜君何事走天涯
二,相逢何必曾相识
三,等是有家归未得
四,人生由命非由它
五,别意与之谁短长
六,未央殿前月轮高
七,圣主朝朝暮暮情
八,阁道迴看上苑花
九,碧海青天夜夜心
十,花开堪折直须折
十一,心有灵犀一点通
十二,直挂云帆济沧海


一,怜君何事走天涯

绿盈盈的草坪,绿油油的树叶,绿莹莹的小溪,琉璃瓦铺就的屋顶,爬满青藤的庭院围墙,翡翠城的每一个景色都是翡翠绿,生机盎然。出得门去,绿裤绿袄绿手绢;进得门来,绿碗绿勺绿锅盖,没有人觉得这煞是好看的国度一派翡翠满眼绿色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便是一只绿母鸡下了一个绿色的鸡蛋,也照老样子咯咯咯咯地叫得一个欢。

自始作俑打造的那一天起头,奥芝对于满目青翠这一点很是得意。

绿色标志着美丽,代表着愉悦,象征着进取,蕴育着生命。

孤单一人站在宫殿大厅落地长窗前,奥芝他心里默默地想着。就是一个国度里哪怕不愿戴上绿帽子的百姓,也照样喜欢处处可见树林绿叶茂密草地铺满绿茵。

绿色覆盖山岭,绿色铺展水面,有一句家喻户晓的唱词:绿水青山笑开颜!

奥芝营造的这个奥秘是翡翠城的每一位居民都带着一副滤色镜片的眼镜,没有人能够例外,除了奥芝。就是来宾,也都必须戴上绿色眼镜才允许进得城门。结果就是人人称颂皆大欢喜。

奥芝念头一转,不知怎的又想起来了前不久来访的小姑娘多萝西。她说是家乡堪萨斯州看出去是一片灰蒙蒙,就多多是一条小黑狗,它的两只眼珠子和奥芝自己一样也是黑色的。多萝西就不一样,她的眼睛是蓝的。

跟北方女巫相劝多萝西一样,上次多萝西踏进翡翠城城门来访时,奥芝也劝小姑娘留在这片国土上。多萝西不肯,一心一意要求奥芝能帮助她回到家乡。

为什么要回到那里去——理由很充分,亲不亲,故乡人;美不美,家乡水。也记得在有一本古书上读到过。可是,怎么回去?回得去吗?多萝西她是因为一阵龙卷风把她带到了这片奇妙的土地上。奥芝他是凭藉热气球升空飘泊到了这里。

大自然母亲的威力无穷啊。人力怎么能与之抗衡呢。

奥芝自己和多萝西一样从天而降,都被认为是有法力的男巫女巫。一个十分单纯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她的房屋从天而降无巧不巧地把东方女巫压死了,这就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和器重。奥芝想到这点就暗自发笑。

自己那会儿呢?亏得一向善于见机行事,再凭着跟师父走南闯北学来的一身本事——变魔术易容术腹语术催眠术全套都用上,现在占了山头称了王倒也不亦乐乎。听有好事的那些老百姓传来传去说是把东南西北的四个女巫都吓懵了,大家相安无事——和为贵嘛。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寻常看不清。连环套似的把戏居然有这等功效,一开始也真没想到。多萝西来了,带着她的伙伴们来了。来求告伟大的奥芝,大家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奥芝,让女巫们也不敢轻易小看不会上门来叫板伟大的男巫奥芝。

那三个伙伴的事儿好办容易打发,唯独小姑娘的要求难以达到。要知道这片神奇的化外土地东西南北四周全都是沙漠,了无生气的茫茫黄沙。没有人能走得出去!要拒绝吧,不就暴露自己无能吗。小姑娘她还是北方女巫介绍来的呢。看看那个额头上的亲吻痕迹,北方女巫留下来的印记——摆明了是给她一个护身符。脚上一双银鞋子,那是东方女巫的遗产——据说也藏有莫大的神通。问了多萝西,她根本不知道,说的是北方女巫也不清楚这双鞋子魔力何在。

于是北方女巫就把多萝西推介过来了,小姑娘她站在宫殿大厅里诉说自己的不幸遭遇。身为伟大的奥芝不能不接待啊。可是一只烫手的山芋扔了过来,如何接招?费了好些劲想出来一个点子——闭门推出窗前月!

交换条件是既然已经消灭了东方女巫之后,再去消灭那个西方女巫。这块土地上北方女巫南方方女巫是善女巫,她们俩的巫术是帮助别人的。东方女巫西方女巫都是恶女巫,利用巫术奴役百姓。这不,东方女巫统治下的矮人国度解放了,她妹妹西方女巫管辖下的奴隶不也得去解放吗。好啦,小姑娘,你和你的伙伴们去吧——在完成这个神圣使命之前别来打扰我,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哦。

看着多萝西稻草人铁皮人和那头狮子沮丧的眼神,奥芝心里既得意又惶恐。

得意之处是早就估计到对付这四位要以不同的面目显身。绿宝石镶嵌的宝座正中一个巨大的人头,一位说话轻柔头戴皇冠的美丽贵妇,一头咆哮怒吼的四不像野兽和一团熊熊燃烧炙热的火球。虽然是老套路,却也有新创意。特别是面对那头胆小的狮子!呵呵,居然还是百兽之王呢。凡是野兽都怕火,纵然你能一时间鼓起勇气想为多萝西两肋插刀——这已经是有胆量的开端,一见到这个火球算准着不敢接近,肯定也就没辙了吧。

惶恐的是尽管那四人组合成员里没一个人能够看到真实的他,自己过后突然又忍不住地想到这样子做法,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太大了?!让这么个四人混搭团队去完成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未免有点残忍。

心想这是怎么啦?从小到大闯江湖的做派可不能这样,在师父的字典里可从来没有过于心何忍这四个字啊。定定心神——多萝西天真烂漫的俏脸庞,盈盈欲泪的蓝眼睛又出现在面前。我能承诺帮她回到家乡堪萨斯州去?!自己还回归不了老家呢!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哪。

回想起来此情此景——“我永远不愿意去杀死谁,”多萝西她呜咽着说,“即使我愿意去做,我怎么能够杀死那恶女巫?好像你,你是伟大而强有力的,你自己不能够杀死她,怎么能盼望我去做这个呢?”

“我可不管,”斩钉截铁地说出口来,“这是我的回答,除非等到恶女巫死了,你将再也看不到你的叔叔和婶婶。记住,那女巫是可恶的——很可怕的女巫——她应当被杀死。现在去吧,不完成你的工作,不要再来请求我。”

挺有力的反诘,小姑娘是够聪明的。是啊,——就像你,你是伟大而强有力的,你自己不能够杀死她,怎么能盼望我去做这个呢?

符合逻辑推理——作为强者把难题推给一个弱者,明摆着这可不就是强人所难么。

同样的道理,这个地方有来无回——自己不是也回不去,怎么能帮多萝西走出沙漠回到那个不明白地理方位的堪萨斯州?!

奥芝破天荒地失眠了。
2014-01-29 14:3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