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洋葱一样活着

by 轻轻走来



午间的暴雨独自忧欢,也不关窗,看雨,听雨。那株伸向防盗网外面的洋葱花,在雨中,在风中摇曳着,拼命的吸吮着雨水和空气。生命是如此的顽强和坚毅。

年前单位新搬办公楼,批发来几十斤洋葱,为的是切开,吸收新房间的毒气。没用完的,几个同事分了几个拿回去。拿回去也没当菜吵着吃。三月的时候,闷在袋子里的洋葱都发芽了,要扔出去,转念想着,不如搁在阳台上,让它们自生自灭。搁着搁着,就忘了它们的存在。前不久,晚间关窗的时候发现其中有两个洋葱不仅发的芽长成了叶子,还抽出长长的胎,胎头簇拥着白色的小花。
洋葱在地里,短时间就长得郁郁葱葱,开出的花只是昙花一现,有人说表现出的是轻浮。我不那么认为,我爱洋葱,洋葱外在紫色的端庄、内在清白的稳重,风平浪静的表面之下,是何其的波涛汹涌。这几月,那些开花的洋葱,不曾给它们施水,倚靠自身,作为母体,兀自生长,努力开花。捏了捏洋葱的母体,它们只剩下包裹的一层粗皮,还保留着当初的紫色。那些开花的洋葱,不为争芳而开,只是想努力的活下来,活在今天,活好今天,活出精彩。

在古希腊,在古罗马洋葱被称为“胜利的洋葱”。传说中世纪两军作战时,骑兵身穿甲胄,手持剑戟,脖子上戴着“项链”,高跨战马。那“项链”的胸坠却是一个圆溜溜的洋葱头。他们认为,洋葱是具有神奇力量的护身符,胸前戴上它,就能免遭剑戟的刺伤和弓箭的射伤,整个队伍就能保持强大的战斗力,最终夺取胜利。

洋葱,作为蔬菜,作为食物,美味人间。砧板上,珍珠似地层层排列起来,随着刀锋的滑动,裂开倒下,一段历史由此形成。有歌唱着:“我绝不抱怨洋葱,弄得我眼泪直流。眼泪流得恰到好处,为了一些细小和被人遗忘的事情……”

洋葱说:“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鼻酸,你会流泪,只要你能听到我、看到我的全心全意……”洋葱是忧郁的。毕淑敏也写过一本《切开忧郁的洋葱》的书。鼓励人们走出人生中最艰难、最迷茫的沼泽,直面忧郁,重获自由,带给读者深刻有益的人生启迪。忧郁不可怕,不回避,去直面,去迎对。忧伤也没什么了不起,哭过之后,笑对阳光,让自己忙碌起来,充实起来,忙着忙着,哪有时间忧郁,忧伤也停了下来。这就是洋葱效应。

赵丽华的“洋葱诗”,“亲爱的洋葱,我在为你哭泣”,两行,就诗而言,名家的诗,我不评论。为什么是“我”为洋葱哭泣?于我,应该是洋葱为我哭泣。洋葱是悲壮的,即便是死,即便是流泪,也不会哭出声来。

很多人都说,我们应该像树一样活着,体验世间人情冷暖。但是,生命中需要眼泪,需要洋葱的眼泪,用来遗忘,用来怀念,用来清醒。

生命需要活着。



http://blog.sina.com.cn/qingqingzoulai
轻轻走来
2014-07-04 06: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