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说《奥芝:回归东方》十,花开堪折直须折

by 赵燮雨

十,花开堪折直须折

公主殿下风风火火地来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屁股坐在女王宝座上面。

反正女王不在,反正早晚也是该公主去坐。

挥挥手,什么话也不用说。

跟班和留守宫女小头目知道公主殿下是冲着谁来的。

一会儿,以飞快的速度找到了还在河堤溜达的奥芝和跟在后面的多多。

同样又风风火火地把他和小狗一起带回未央宫殿。

公主还没等他们走近,屁股已经离开宝座,迫不及待地走下台阶,迎上前来要看个仔细瞅个端倪。

传来的评价果不虚妄!公主阅男无数,一眼就感受到了奥芝的魅力无穷。

不光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还有那种天然迷死人的笑容。尤其可贵的是不是那种刻意逢迎的笑容,而是天真无瑕不经意间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人间极品啊。公主立马就有一种最希望看到他全裸体的欲望。

小狗也很讨喜啊——啊,这项圈还镶嵌了钻石呢。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钻石项圈衬托出这宠物身价不菲。当然,更说明小狗主人的高贵极致。

看到过多多少少这个王国那个王国的王子,叠加在一起都及不上都被比下去了!

奥芝也是在稳步地走近。

越来越看得清楚——铜盆脸外加有点红扑扑,应该是走得急了些的缘故,让人想起柿子;狮子鼻,还略微有点朝天,虽然破坏形象,还是让多多也一样回忆起好朋友那头狮子来了;脸上好像就是给撒了把芝麻,必须得搽粉才行,这会儿也是因为走得急外加心情激动出了汗有些掉粉;身段那就不用说了,可想而知。

怎么说她母亲总还有中人之姿,要不,像了她父亲?

不说倾国倾城,不提四大美女,通常的女性大都有可取之处。面貌差强人意,可是身段妖娆,背后看绝对是个大美人!身材发胖,只要五官端正,一样不会让人讨厌。
或者性格温婉,所谓的贤妻良母型。百尺钢化绕指柔,女人像水,总能融化了男人。

但是,这位公主实在不敢叫人恭维。

奥芝从小游走江湖阅人无数,不光看到了公主的外表,还看透了她的内心——这是个骄横霸道的女人。而且性欲特强。

好吧,评判管评判,人家高贵的地位摆着,礼貌总是要的,况且自己独在异乡为异客,径直上前深深地鞠上一躬。

公主殿下吉祥如意,奥芝拜见公主殿下。

公主心里乐开了花。这鞠躬的姿势那么好看,这说话的声音那么好听,真是个可人!

再看到奥芝脚跟的多多,爱屋及乌,连带着把自己养的宠物也都看不上了。

公主一眼还看上了多多的钻石项圈。

公主叫起来:哇哦,这么漂亮的项圈!快摘下来让我瞧瞧!

边说边弯下身子想要来摘。

多多却根本不买账,连连后退,还非常不友好地吠了好几声,直到奥芝把它抱在怀里。

换了平时,公主可要大发雷霆之怒了。说不定就把这小狗剥了皮烤了吃,还会累及主人。至少要拉下去打上三十皮鞭。

今天,怎么啦?公主居然一点不发脾气。

公主还在尽量地向奥芝大献殷勤,走近了主动伸出一只手来。

奥芝见多识广,知道不是要自己去拉那只手,也不是去挽住她。他非常文雅非常绅士地轻轻抬起那只看上去很肥很壮并不小巧温柔的手,虔诚地凑上去吻了吻。

审时度势,把什么事都做的十分得体。这就是奥芝。

公主越发高兴——她得到了一位迷人男神的吻。尽管只是手背,不是真正的接吻。她掉头就走,步子很急。奥芝不紧不慢地跟上。多多紧紧地抱在胸前。一大群卫士宫女紧跟上,生怕拉下。

公主坐定宝座。很柔柔地开了口。

你不用自我介绍了。我想你得给我表演拿手的,别来那些已经演出过的戏码。吃别人嚼过的包子不是我的嗜好。来点新鲜的,我相信你的本事大了去!快去准备!就在这里,趁女王还没回来,我想看连她都没有看到过的精彩。

公主一口气走了那么远说了那么些,有点渴。停下来一挥手,宫女端上来一杯葡萄汁。仰头一饮而尽。继续——知道吗?你这是首演,我呢,就是首看!下去吧,尽量快点,别让我等急了。

奥芝仔细盘点,决定给公主露一手,给她一个惊喜。

腹语大师会家不忙。

宫殿门外一阵锣鼓点子响起来。公主连同在场的所有其他人等都把头转过去等着好戏开场。

上场来了!一位穿戴整齐的大将军,多神气啊。戴着面具,很可惜把个英俊脸蛋全给遮住了!

手里又拿了一个把扇子,挥舞起来那叫一个神气!

一种种架式,看得人眼花缭乱。没一个瞬间是不美的,或者说没一个姿态有让人意犹未尽美中不足的地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除了看不到那张帅哥脸。

忽然,袍袖一遮,再露脸时换了一张!方才是佛面贴金,现在是桃花粉底。

公主带头叫起好来。大家跟上。并非凑趣,而是不由自主——实在是太棒了,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还不是神气,而是神奇!

当公主确实知道这连自己的母亲一国之主女王都还没见识过,心里头那个高兴劲别提了。

这才是变了一次。接下去一个接一个,红橙黄绿青蓝紫白灰五颜六色深深浅浅,看得公主不亦乐乎。看得大家数不清变了多少次。

只知道每次变的不光是颜色浓淡深浅,还有各种从来没见到过的脸谱。最好看的是每次变脸摆的姿势以及遮挡的方式也是层出不穷。

一次使用扇子遮脸后偏偏不变脸,而是把折扇扇面撕开。嗤啦嗤啦嗤啦,一声一声又一声。听着刺耳,公主正想问一声干吗呀。还没张口,撕破的扇子一合,再展开,分明是一把好扇子。再遮上脸,继续变!

最后,突然出来一张大黑脸!还是叫公主冷不防地心头一悸 。这回没鼓掌,等到奥芝摘下假面,重现真容对上面鞠躬致意,这才又是一片掌声轰动。

公主有点看晕了,招招手让奥芝走过来靠近些问他:到底变了多少次,都数不过来了。

奥芝笑笑:公主既然没有数清楚,也不妨猜上一猜。

公主拿块手绢抿住嘴,没有把握,轻轻地吐口:十三次?

奥芝摇摇头。

十五次?

奥芝笑笑不做声。

旁边一位宫女忍不住插嘴:奴婢边看边数,总共十八次。

公主杏眼圆睁,把块手绢劈头扔到这宫女脸上,正要破口大骂的当口。奥芝走得更近了。

他不慌不忙地拿过公主的手绢送还到公主手里,开口解围:其实,公主您数得也差不多对了。正因为您看得入神,才稍有出入。像她那样边看边数,就说明她看得不够投入,肯定是分心了。不是吗?

听得奥芝在夸自己,感受到一股青春朝气扑面而来,公主怒气顿时雪狮子向火全给消融了。

那个宫女因此逃过一劫。

公主体恤奥芝,知道坐在那里看很舒服很得意很温馨,站在那里演可是辛苦。启动血盆金口。

快去歇歇吧,让人好好地伺候你洗个澡再按摩按摩放松放松。回头犒劳你——和我一起共进晚餐。

和公主共进晚餐,多大的荣耀啊!

卫士边伺候奥芝洗澡,边历数那些王子受到的冷遇。就是死去的驸马第一次来相亲也根本没有这么个待遇。

奥芝跨出浴池想要穿上浴袍,免了再来什么按摩。可接上手的卫士不让。

尊贵的客人,您现在不光是女王的贵客,还是公主的贵客。小的不敢这么偷工减料。如果没给你伺候到家,回头有人去打小报告去说我偷懒不干。不说您不愿意不要,就说我违抗旨意,我还活得成吗?

看他说得可怜,算啦,就继续吧。

卫士高兴极了。跟这么个帅个那是如此地近距离零接触啊。

晚餐丰盛。奥芝这辈子算是开了眼啦。流水席——上一道菜有一番解释。前八品是冷盘,然后是十六道热炒,最后是四个大菜,末了上来两道甜点。

根本吃不了!有的就是浅尝辄止,有的根本就没动。

奥芝其实并不感到舒服,所谓受宠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反而吃得很不自在。倒是公主今晚开了胃比往常好吃得多。

不光是美食,而且有美色——秀色可餐。

吃完,抹嘴,净手,喝茶。

公主又有令下。——跟我一起回宫!

千准万确,被宫廷大臣预料到了。

奥芝可是根本没想到——马上想到的是,接下来还有好戏没有开张呢。
2014-07-05 13: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