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世界

by 邵远

乙:哎,好久不见啊。
甲:好久不见。
乙:有日子没看见您啦。
甲:有多半年没跟您聊天啦。
乙:最近挺好的吧?
甲:挺好的,就是忙啊!
乙:哦。
甲:每天就是从白天到黑夜地忙!
乙:上班忙?
甲:也不光是上班。连周末我也没闲着。
乙:那您这是忙什么呢?
甲:一天到晚的事儿啊,忙都忙不过来。
乙:都什么事儿啊?
甲:其实都是些个小事儿。
乙:小事儿?
甲:你像咱们国家这个政治体制改革到底该怎么实现啦。
乙:啊?这事儿还小啊?
甲:还有这个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今年的产量够不够大家伙用啦。
乙:嗨!
甲:这全世界人民怎么就那么不让我省心哪!
乙:你管得着吗!
甲:你说,我好不容易...
乙:啊。
甲:...说服联合国就叙利亚问题达成了一致。
乙:啊?
甲:朝鲜那边儿的事儿也处理得差不多了,总算有工夫打算着手解决一下美国政府财政预算分歧的问题。
乙:怎么着?
甲:泰国那儿又闹危机了!
乙:嗨!那美国政府的事儿也用你操心哪?人家国会里头那么多人哪。
甲:它不就是因为国会里头人太多,才谈不到一块儿去的吗!
乙:什么呀!
甲:要是依着我,国会的同志们都按我一个人的意思办,哪儿还至于脱裤子放屁——
乙:什么意思?
甲:多费一道手续!
乙:您这都什么词儿啊!再说,人家美国还有总统呢,那个奥巴马!
甲:啊对,小马,小马!
乙:小马?!
甲:这几年干得不错,对小马这样的年轻有为的领导干部苗子,我们就应该重点培养...
乙:(打断)哎哎行了行了打住。您这可越说越不着四六了啊。我受累打听一句,您在哪儿高就啊?
甲:(愣了一下)高就?您认错人了吧?我舅舅个头不高。
乙:(对观众)这就已经听不懂我话了。(对甲)我是问啊,您在哪儿上班啊?美国政府?
甲:哪儿能啊!比那大。
乙:那就是...联合国?
甲:比那管事。
乙:世贸组织?
甲:比那有意思。
乙:我猜不出来了。那您还能上哪儿啊?
甲:上哪儿?上微博!
乙:哦,玩儿微博呀!
甲:什么叫玩儿啊!上班那是我的副业,上微博才是正事儿。
乙:哦,那您都怎么上微博呀?
甲:这么跟您说吧。雷打不动,每天早上六点钟,我准时拿起手机开始上微博。
乙:还挺早。
甲:七点钟,我准时醒。
乙:啊?睡着觉就上啊?
甲:我得迅速浏览一下睡觉期间发生了什么大事儿啊,你像哪儿又冲突了、谁又离婚了、哪条微博又火了、什么话题又上头条了。
乙:这些事儿都跟你有关系吗?
甲:它可以跟我没关系,但我绝对不能不知道。
乙:够操心的。
甲:发个微博,告诉全世界...
乙:什么呀?
甲:...我起床了。
乙:用得着吗!
甲:我得证明我的存在!
乙:哦。
甲:看了一圈,等实在憋不住了,我就到卫生间里接着刷。
乙:刷牙洗脸?
甲:不是,接着刷微博!
乙:嗨!
甲:坐在马桶上,一条条仔细批阅这些个微博,表达一下我的喜怒哀乐。
乙:喜怒哀乐?
甲:人类的情感不外乎喜怒哀乐这几种,刷个三分钟的微博,你就全体验到了。
乙:您举个例子说说,什么是喜?
甲:比如,打开微博一看,哟?姚晨生孩子了,这是喜事,得转发一下!
乙:对。什么是怒?
甲:又看,哎哟!上海的城管又打人了,愤怒!我得评论两句,表明我关心群众疾苦!
乙:这关心倒是真容易。那哀呢?
甲:再看,唉!曼德拉逝世了,悲哀!发个小蜡烛,再写上句“一路走好”。
乙:哦。那乐呢?
甲:接着往下看,哎?我前女友分手了,嘿嘿,我乐了!
乙:啊?!这事儿乐了?
甲:我那个开心哪!“怎么样,吹了吧?”来,顺手点个“赞”!
乙:幸灾乐祸啊!
甲:微博就是好啊,换个帐号,谁也不知道我是谁!
乙:你损不损哪!
甲:总之啊,早上批阅微博这个感觉,就跟皇上早朝批阅奏章差不多。
乙:嚯!
甲:“有本早奏,无本退朝了啊!”
乙:行了行了你就甭嚷嚷了。
甲:唯一的区别就是皇上早朝好像一般不坐马桶上。
乙:多新鲜哪!
甲:这时候我往下一看,坏啦!
乙:怎么了?
甲:光顾着刷微博,坐马桶上裤子忘脱了!
乙:嗨!这得多马虎啊?
甲:赶快解决完,早饭也没时间吃了,赶紧抓起包出门,挤地铁上班吧。我跟你说,每天地铁上的一个小时是我最兴奋的时间。
乙:怎么呢?
甲:我时时刻刻长八只眼睛盯着啊,我就盼着这车上出点儿事儿!
乙:啊?
甲:要是能碰上个奇葩就好了。
乙:为什么呀?
甲:你想啊,如果遇见个奇装异服的、随地小便的、吃热干面打起来的、跟男朋友吵起来的,我照个照片发到微博上,没准立马就能火!
乙:这都什么心态呀!
甲:是什么样的社会环境,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心态。
乙:对。
甲:你说,要是运气好,我的微博再被几个大V一转发,我不就红了么!
乙:哦,想红!
甲:这种好事儿我怎么就赶不上呢?唉,命运真是不公平啊!
乙:净想这个了。
甲:每天,车厢里都是风平浪静,乘客一个个的全都拿着手机聊微信刷微博,谁也不动、谁也不抬头,每个人的脸都被手机屏幕照得惨白发亮,远远一看就跟一屋子外星人开大会似的!
乙:好么,都发荧光了!
甲:看着这群愚昧的人们,就这么把宝贵的生命荒废在手机上,对身边的现实世界充耳不闻,忘了怎么体验生活中一点一滴的美,忘了怎么欣赏大自然纯真的美,我真为他们感到深深的悲哀!
乙:真是!
甲: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乙:太对了!
甲: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乙:一点儿没错。
甲:我得发个微博好好感慨一下!
乙:哎...啊?您这就跟他们差不多啦!
甲:我那是批判性地发!
乙:还批判性哪!
甲:下了地铁,走去公司的路上我就边走边发,好几次差点儿撞树上。
乙:多危险哪!
甲:那怕什么呀?我们有万能的微博博友!
乙:博友管什么用呀?
甲:一旦撞树上,我就发条微博:“求助万能博友,走路撞树上了,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乙:在线等?
甲:你看我们办公室那个小张,上个月过马路被车撞晕了,还躺地上呢,人家第一件事就是发条微博。
乙:怎么说的呀?
甲:“求助万能博友,过马路被车撞了,该怎么办?特急,在线等!”
乙:都撞晕了还在线等哪?
甲:一会儿又补上一条:“哦对了,我人没事儿,还活着!”
乙:这不废话么!死人能发微博吗?
甲:没过多久,有人来转发了。
乙:说什么呀?
甲:“求助万能博友,开车撞了个过马路的,人还活着,该怎么办?特特急,在线等!”
乙:嗨!这俩人下来当面聊好不好啊?
甲:小张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乙:还学哪?
甲:好不容易到了公司,将将好,没迟到。
乙:差点儿耽误正事儿。
甲:我看一会儿文件,看一会儿微博,一上午的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
乙:干嘛还看微博呀?
甲:你不知道啊,超过140个字的文章我就没法一气儿读完。
乙:啊?
甲:每看140个字我就得歇一会儿,换个话题。
乙:这都做下病了!
甲:其实好多名著,洋洋洒洒几十万字,干嘛非写那么长呀?谁有工夫读啊?就为了显得作者自个儿比别人有学问似的!
乙:这都想哪儿去了!
甲:一条微博,140个字以内就能概括出来。
乙:是吗?您举个例子说说。
甲:你比方说《水浒传》,讲的就是一百零五个男的和三个女的,落草为寇占山为王,替天行道不畏朝廷,最后又被朝廷招安的故事。
乙:(甲边说边数字数)对。
甲:不到140个字吧?再比如《红楼梦》,讲的就是一个男的和一大堆女的,在封建大家庭里吟诗作乐风花雪月,到头来...什么也没捞着的故事。
乙:嗨!
甲:《西游记》,讲的就是一个高僧、一只猴子、一头猪和一个和尚,为了学习西方先进经验,一路上历尽艰难险阻,最终圆满完成国家公派出国考察任务的故事。
乙:好么,改出国考察啦!
甲:《三国演义》,讲的就是三拨人...(停顿)
乙:啊。
甲:...起初吧...后来啊...打仗...然后吧...可惜...反正最后统一了的故事!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呀!
甲:我潜心研究《三国》多年,得出了一个结论。
乙:什么结论?
甲:罗贯中之所以那么啰嗦,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吗?
乙:因为什么呀?
甲:就是因为那时候没有微博!
乙:就这个呀!
甲:想着想着,总算挨到了中午。
乙:没好好上班。
甲:跟小张他们几个一起去吃午饭,大家聊的全是微博上的段子和搞笑视频。
乙:看来都没好好上班。
甲:小张随便说个段子的开头,我就能接上下半段!
乙:都熟。
甲:我俩聊天就跟土匪对黑话似的!
乙:好么!
甲:小张先开口了:“你听过这个没有?‘我对老婆说,你跟苍老师有三分之二的相似。’”我马上接下去:“‘你知道是哪三分之二吗?苍老!’”
乙:这就一个段子。
甲:小张又来了:“‘懒惰者才会为每天早上起不来而抱怨、痛苦。’”
乙:那你接的是?
甲:“‘真正有行动力的人会马上请假!’”
乙:嗨!背得够溜的。
甲:“你再听这个:‘空姐叫乘客关手机,乘客拿着土豪金说这是iPhone 5S。’”
乙:这个我也知道。
甲:哦,你也听过?
乙:不就是这词儿吗?(对着甲表演)“空姐拿出个iPhone 3对乘客说,这是你大爷!”
甲:谁...谁大爷呀?!你冲那边儿说去。
乙:也没这样的空姐。
甲:小张又开始了:“‘我对大师说,我做梦瘦了18斤。’”“呃...”
乙:怎么了?
甲:太过分了,这个段子我竟然不知道!
乙:啊?
甲:我得问问小张哪儿看来的,赶紧加成关注。
乙:真上心。那您午饭吃什么了?
甲:没注意,反正拍了张照片,发微博上了。
乙:就这个忘不了。
甲:吃完饭回到办公室,还有一大堆活儿要干。
乙:你早干嘛去了?
甲:都怪我那烦人的老板!我得写条微博,描绘一下老板丑恶的嘴脸!
乙:纯粹不讲理。
甲:我告诉你吧,这网上用来匿名泄私愤太合适了!
乙:什么心态啊!
甲:我写完了我就发,我还要@“我的老板是个极品”!
乙:嗬!那你写什么呀?
甲:写什么?我要揭发他!
乙:揭发他?
甲:他有问题!
乙:什么问题?
甲:作风问题!
乙:什么作风?
甲:男女关系!想把人搞臭从这方面下手最容易了!
乙:那他有什么问题啊?
甲:就昨天,我亲眼所见!
乙:见着什么了?
甲:有个女的去办公室找他,俩人关起门在里边儿嘿,嘀嘀咕咕一个小时才出来!这还不是有问题?
乙:会不会是谈工作上的事?
甲:工作?哼,我半年前就在街上瞅见过他俩在一块儿!当时我还躲树后面,悄悄拍了张照片!
乙:哦,偷拍呀?
甲:瞧瞧,派上用场了不是?我现在就上传照片,把这事儿给抖搂出去!
乙:够狠的!结果呢?
甲:(气势一下子软下来,说话都没底气了)结果...结果...大伙都站他那边儿。
乙:为什么呀?
甲:人家是两口子。
乙:废话!你这不是造谣吗?!
甲:我这没转发够五百条!
乙:那也是造谣啊!
甲:我接着刷微博,我是越刷越气啊!
乙:气什么呀?
甲:你说,凭什么别人发的微博,就能被转发那么多次?我怎么就红不起来啊?
乙:哦,想红?
甲:是啊!那些明星、专家、大V们,随便发一条,转发量就成千上万!他们凭什么呀?
乙:这位眼睛都红了。
甲:他们跟我哪儿不一样啊?不都是俩肩膀上面扛一脑袋,俩眼睛下面长一鼻子么!你有本事,有本事你倒过来长一个我瞧瞧!
乙:这都不像话!
甲:别提多气人了!王菲...
乙:啊。
甲:...在微博上说午饭吃了碗炸酱面,转发十万!
乙:嗬!
甲:韩寒,就写了俩字儿:“晚安”,转发二十万!
乙:真不少。
甲:还有人就从这俩字儿里解读出了批判体制的意思来!
乙:哪儿有那么多意思呀?
甲:章子怡,最气人,发了张狗的照片,转发四十万!
乙:好嘛!
甲:我呢?我发了张自己的照片...
乙:啊。
甲:...没人理我。
乙:废话!
甲:你说,天底下有这道理没有?是不是啊?欺负人嘛!我还没狗好看吗?
乙:也得分什么狗。
甲:就是!(反应过来)...啊去!讨厌!什么话这叫。
乙:整个儿一气迷心。
甲:我成天就琢磨啊,我怎么才能红呢?
乙:怎么红啊?
甲:对了,编段子!
乙:哦。
甲:编个搞笑的段子,不就红了吗?
乙:这倒是。
甲:从那以后我就盯着新闻,出个什么事儿,甭管好事坏事,我都绞尽脑汁编个段子,调侃一番。
乙:光调侃啊!
甲:是什么样的时代,就会有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同一件事,一篇客观理性长篇大论的分析,就远不如两句满腹牢骚的押韵调侃在这个时代更受人欢迎。
乙:是。
甲:可我还是没红起来。
乙:怎么呢?
甲:总有人发得比我快!
乙:写手还真不少。
甲:后来我又想出来一招!
乙:什么招啊?
甲:我在微博里一连@了二十几个明星大腕儿,请他们帮忙转发!嘿!结果你猜怎么着?
乙:怎么着?
甲:没人理我!
乙:多新鲜哪!
甲:没人理我没关系啊,咱不是还有万能的微博博友吗!
乙:又把这茬儿想起来了。
甲:我就发了一条:“求助万能博友,老是红不起来,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乙:还是这词儿。
甲:没等两分钟,就有博友来回复了。你还别说,这条微博还真被大伙给转起来了。
乙:他是怎么回的?
甲:“想红很简单,锅里放水烧开,大火蒸二十分钟,熟了就红啦!”
乙:哦,螃蟹啊!


2014-07-25 23:5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