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说《奥芝:回归东方》十一,心有灵犀一点通

by 赵燮雨

十一,心有灵犀一点通

宫廷大臣和卫队长密谋时就想周全了。

女王的好些男宠都是绣花枕头一包草,个头卖相身材还加床上功夫没得说。从政治上来说不足为敌,很容易玩弄他们于股掌之上。再说,他们之间自己争风吃醋还来不及呢。

可奥芝就不同了。人聪明伶俐,见多识广,很有心机,难对付。一旦凭借恩宠进入权力高层,任谁都不是对手。不光是地位岌岌可危的事儿,搞不好还得掉脑袋。

卫队长听着就觉得背上凉飕飕地,一阵鸡皮疙瘩。

宫廷大臣老谋深算,让公主来把他叼走。母女之间就不好意思争来争去了。

那他还不是皇亲国戚?——脑子不够用光四肢发达的卫队长还蠢蠢地发问。

宫廷大臣不慌不忙:第一,他还只是驸马,公主的丈夫,一时进不了权力中心。第二,成了亲,保不住也很快一命呜呼。

奇了怪了,卫队长琢磨怎么会算得那么准啊。

附耳过来,悄悄地说话——咱们这位公主别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床上可厉害啦。告诉你,前头那位驸马爷就这么给泄精泄死的。

啊,这你也知道?

想想也是,那个痨病鬼样子,怎么挺得过一头母老虎。

转眼一想,要是这位外来户他倒是挺过来了呢?

宫廷大臣胸有成竹——如果他倒不死,金枪不倒成了亲王,那就想法子把他弄死!

卫队长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公主当然对奥芝十二万分的满意。

公主寝宫布置得非常艳丽,也难免俗气。

主客都安座了——香茗端上来,零食摆了一桌子。

公主含情脉脉地开口说话:随便一点啊,别拘谨。能不能再给讲讲变戏法的把戏,让我也学两手。来个简单点的,太难可不行!

奥芝也很痛快:好!这就就地取材。站起来用右手随手抓了一把杏仁,再交到左手,然后让公主看清楚了,一粒一粒放到右手手心。

问公主:一共几粒?

公主心想这太容易了——三粒啊,我看清楚啦。

把右手捏拢成一个拳头,再问:您猜,里面是几粒?

那当然就是刚才的三粒喽。

——那您要看仔细了!

把拳头展开来——公主瞪大了双眼,数过来数过去就是四粒,多了一粒。

拳头又握紧了,重新展开,成了五粒。

公主高兴得跳起来,搂住奥芝的脖子,杏仁洒在地下。

奥芝赶忙松开,从地下捡起来,原来一把抓起来的一共是六粒。

公主这回没糊涂:虚心请教——那第六粒藏在哪儿呢?

奥芝手一晃,转个身再回过来,手掌心是五粒。右手翻过来,那五粒掉下来左手接住,手背指缝里夹了一粒。

假如公主您没打断我的话,这一粒马上也给您变出来了。

公主让奥芝把杏仁放在她胖乎乎的手掌心里,要他手把手地教。

知道自己怎么也学不会,就这样手跟手碰碰也挺好。

终于,肯定是学不会了,——算了,还有什么容易些的?

奥芝说那就拿块毯子来。

宫女马上拿来大小不等的好几块让挑选。

奥芝选中了一块,来回展示。口中念念有词:这不是我自己准备的,跟杏仁一样都是这儿现成的,是吧?来,看清楚了,前前后后啥都没有!

毯子往地下一扔,还上前蹲下来假模假样地捶捶表示毯子底下啥也没有。

再提起来,重复一遍。这回那毯子从地下捡起来的时候,赫然有一只鞋子盖在下面!

奥芝自己把谜底揭开,他手快眼快嘴快之外,还有一快脚快。毯子落下的的同时一只脚上的鞋子已经脱落正好被毯子遮住。

你看,我现在不是就光着一只脚没穿鞋吗?

公主看腻了变戏法,要换讲故事——看样子不知道要磨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呢。

好吧,讲故事。那咱们就别这么干坐着,怪累的。故事长着呢,您请躺在那张美人榻上。我坐在您边上开讲。

公主听话,拉着奥芝的手走向美人榻。

两只老虎,三只小猪,一面镜子,四大天王,十面埋伏。

从前有个城,城外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还带着一个小和尚,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

终于,奥芝对公主实施催眠术成效。她睡过去了,脸上还流露着幸福的笑容。

奥芝轻手轻脚地放下握在自己手心里的公主一只手,再到门外将守在门外听召唤的宫女叫过来。

公主睡着了,别惊动她。

退出来叫上卫士送自己回来宾客房,多多肯定在那儿等急了。

第二天,女王和她的仪仗队伍就都回来了。

一回来,就知道宝贝女儿来过,并且对奥芝一见钟情。

叹了口气,总得成全她吧,谁叫她是自己的女儿呢,还只有这么个宝贝蛋!许了两回亲事,结果都不妙,也怪对不起的。就忍痛割爱了吧。

召见奥芝,亲口许婚。

本想满口答应,该高兴得屁颠屁颠的,谁承想一口回绝。

理由冠冕堂皇不好驳回。

尊敬的女王陛下,承蒙错爱,不胜惶恐。只是小人早就婚配家里已有妻房。所以不能入选驸马。请女王谅鉴,幸勿为怪。

女王只好收回成命。心里一想倒也不坏,不是自己的女婿,那么当个情人还有盼头。

公主一直睡到太阳晒屁股。醒来就问:奥芝呢,我心爱的奥芝呢?

知道奥芝昨晚早走了,赶紧又急匆匆地早饭也不吃赶到女王王宫。

马上又知道了提亲结果,马上不依不饶。

一把鼻涕一把泪,闹得女王无可奈何——从小宠坏了哦。

我不管,我不管,马上叫他离婚,要么马上把那个女人处死!

旁边的宫女卫士心里发笑——那个奥芝的妻子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怎么去处死人家啊。

作为母亲的女王给她解释。这时候公主倒是十分聪明,马上又换了个方案。

女王,母亲下令结婚就是。还怕什么?就是以后那个前妻来了就让她当小老婆,这是我能退让的最后底线——公主声嘶力竭地叫喊。

眼珠一转,还有,如果她想要当夕,没有我的同意也休想!

女王只好答应。

再把奥芝召唤来。

大家都认为王命难违,奥芝总该答应了。

结果都傻眼了——奥芝斩钉截铁地回绝,没门!

这下子女王公主怎么下得了台?

关进天牢——可想而知的下场。

女王有令,考虑三天,先杀多多,再就是断头台伺候。

也是公主要出气——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

这一点母女俩完全一致。

黑夜沉沉,辗转难眠。

奥芝知道自己撒了谎。只是脱口而出的挡箭牌,同时心底里浮现出来多萝西清晰的形象。

铁窗跟前,铁索锒铛。

眼看过三天就要上断头台了,心底的愿望再也没有实现的可能。

终身遗憾啊。

老天有眼,心有灵犀。

远在天边的多萝西这一个夜晚也失眠了。

奥芝觉得绝望,谁知道天无绝人之路。

多萝西心底的触动起了效用。
2014-08-05 13: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