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说《奥芝:回归东方》十二,直挂云帆济沧海

by 赵燮雨

十二,直挂云帆济沧海

心灵感应真是不可思议。

多萝西失眠是因为做了一个恶梦,一身冷汗从恶梦中惊醒过来,再无睡意。

她梦见多多在一个小型绞架下面挣扎。

还梦见铁索锒铛的奥芝赤着脚被押送上断头台。

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熬到天明,一骨碌爬起来顾不得梳洗直奔稻草人卧室。

砰蓬蓬地敲门,把稻草人吓了一跳。

开出门来,让多萝西进来。安顿她坐下,歪着大头看着她,慢悠悠地动问。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

多萝西边哭边说。

稻草人也担起心来。——那么聪明机智的奥芝怎么会落到这等地步。

梦由心造。稻草人看得很清楚,这男女两造是爱上了,远距离的爱难能可贵。

稻草人冥思苦想,忽然一拍脑袋——为什么我们不来看看那面镜子呢?

对对对,快找出来看看!——多萝西跳起来,马上附和。

稻草人看了,奇怪地说——他告诉我可以看到他的,怎么没有用呢?

多萝西从稻草人手中抢过镜子一照,还是没有。

转过来,这是一个双面镜。

反面马上显出来了。起先很淡很淡,慢慢地看得到轮廓。

果不其然!

一处监狱,单独的囚室。奥芝披锁戴铐斜躺在稻草堆上,小狗多多依偎在他身旁。

到底犯了什么罪?难道真的要送上断头台绞刑架?

梦境再现,真实得不能再真实,怎么办哪?

这壁厢愁肠百结,那壁厢百结愁肠。

第二天,奥芝被带出囚室审问,多多关在原地吠声不断。

宫廷大臣来传达女王公主的关切——答应不答应,兹事体大。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一个脸上堆着假笑——万一他也怕死就此答应了呢,那就是驸马爷,明面上不好得罪他哦。

一个横眉冷对,丝毫不松口。

宫廷大臣高兴极了,一不小心露出口风——早知道你有这么一天!

话音未落,突然奥芝跳起来,在桌子上面一拍!破口大骂——你这个狗东西,不得好死!

宫廷大臣这才发现原先铐着奥芝的手铐现在铐到了自己手上。他马上极叫起来——快来人哪!

卫队长带着卫士冲进来,也是大吃一惊。

原来这个奥芝真有法道啊。

七手八脚把手铐解开,再给奥芝带上带回囚室。

多多看见奥芝回来,凄厉吠叫变成活蹦乱跳。

宫廷大臣气得不得了。不用回禀女王,自己作主,请来法师作法。

法师来了,装神弄鬼一番,烧了几张符咒。他包拍胸脯,奥芝逃不走了,领了银钱笑眯眯地离开天牢。

这边请的是法师,那边的女巫不请自来。

稻草人愁得满头的脑浆晃晃荡荡。多萝西两天两夜没有合眼。

正在一筹莫展的当口,忽然听到有敲窗声。

来的原来是飞猴王带着一群飞猴!

稻草人和多萝西就像看到久别重逢的老朋友,激动得三步并作两步,一人一边把窗打开。

飞猴王没进屋,就扑闪着翅膀对他们两个说了一件怎么也意想不到的事情——南方女巫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金光一闪,还没看清楚,人影过眼,美丽端庄的南方女巫已经站在房间中央。

多萝西看到过东西北方其他三个女巫。那两个恶女巫都死了,北方女巫是个慈祥的很有风度的老太太,就像个孩子们心目中的外婆。怎么也想像不出南方女巫她是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年轻得像个花样年华的少女,漂亮得让人感到眩目。

南方女巫开口打破谜团——我从飞猴王那里知道你的事情,马上就赶来了。恐怕不算晚。

飞猴王抢着插嘴——我感谢奥芝和多萝西把金冠还给了我。这金冠原本就是南方女巫打造的,用来管束我们飞猴。这件差事终于结束了,那一天我想起来该把这顶金冠还给打造它的原主,就飞到南方去拜访。南方女巫她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决定马上就赶过来告诉多萝西如何离开这块被沙漠包围的土地。

多萝西高兴得跳起来。

南方女巫轻启樱唇,和蔼地告诉多萝西——你脚上穿着的这双银鞋子,它的秘密只有东方女巫和我知道,西方和北方女巫都未知其详。这双银鞋子,有神奇的魔力。其中有一件最最奇异的事情,就是它们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在三步之中,带着你不论上什么地方去,每一步只须一眨眼的工夫。你只要先并着脚,随后转动鞋跟,互相碰撞三次,就可以命令这双鞋子,带着你到愿意去的任何地方。

多萝西叫起来:那太好了!我得马上赶到奥芝那里去!我,我还太想念我的多多了!

南方女巫低下头来,在多萝西的两边脸上轻吻——祝福你,我的好女孩。

多萝西和稻草人拥抱告别,再到窗前和飞猴王握手道别。多萝西对南方女巫深深地鞠躬,然后按照指令——先并着脚,随后转动鞋跟,互相碰撞三次,接着喊出声来:
快带我到奥芝和多多那里去!

奇迹发生,多萝西的身影迅即不见了。

稻草人既高兴又有点哀伤。我们的好朋友组合都走了。

南方女巫笑着安慰他:如果多萝西早就知道这个秘密,哪里还有你们这个四人小组?

想想也是,一切都是缘分,多萝西因此遇上了奥芝更是缘分。

飞猴王带着飞猴们飞走了,南方女巫身影一晃,转眼消失。

稻草人心想,翡翠城就留下自己,还有多萝西留下的镶钻小篮子和奥芝留下的一个双面镜。

奥芝正在享用最后的一餐,多多不知道末日将临也大快朵颐。

忽然,眼前一亮,多萝西已经站在面前。

多多扔下叼在嘴里的一根肉骨头,一蹿就扑到女主人怀里。

奥芝惊讶莫名——你。你怎么来了?1

多萝西正要回答,被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打断。

原来,公主来了,准备最后通牒,也可以说是最后的希望。

不料,一个年轻少女也在囚室,马上想到她应该是谁。

公主恶狠狠地喊出来——这就是你的妻子?!那么一个乡下毛丫头,给我做宫女也不够资格!赶快抉择,做我的丈夫当驸马爷,还是你们三个一起去死!

奥芝不予理睬,上前来挽住多萝西——是的,她就是我的妻子。

多萝西涨红了脸,赶紧低下头去。

公主得不到自己要的回答,立刻决定把宠爱化做仇恨。手一招:把他们拉出来押上断头台,我要亲眼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我的面前。

卫兵拉开牢门,冲进来。

奇妙的事情又发生了。

他们怎么样也接近不了多萝西。仿佛有一个光圈包围着她,自然也就包围着紧挽着她的奥芝和抱在怀里的多多。

北方女巫的吻印起着作用,南方女巫的的吻印起着作用。

公主看得惊呆了,卫士们动也不敢动。

心里都想着,来了一个男神,又来了一位女神!

多萝西见此光景,从容不迫,对奥芝说:我们一起回家吧!

奥芝给她的回答是唇上轻轻一吻。

公主气昏了,却也无法阻挡,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害怕得一句狠话也说不出来。

多萝西先并着脚,随后转动鞋跟,互相碰撞三次,接着喊出声来:快带我和奥芝还有多多到堪萨斯州回家去!

奇迹发生,多萝西奥芝多多全都不见了。

公主躺在地下大哭大闹起来。

奥芝跟着多萝西回到了堪萨斯州。

奥芝的第一句话是:女王逼婚,我告诉公主我有妻子,你不觉得我冒失吗?

多萝西的回答是一个甜蜜的吻。

奥芝的第二句话是:这里不像你说的那样一片灰蒙蒙,现在看出去好绿啊!

多萝西笑着回答:你来了,这里也就和翡翠城一样了。

奥芝的第三句话是:我就这样去见你叔叔婶婶?

这次回答的是多多。多多早就扑出去,现在正蹲在新家门口的台阶上向着多萝西奥芝叫唤——到家啦,快来啊。

奥芝和多萝西手挽着手,举步向新家走去。


赵燮雨
2014-08-22 18:4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