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落黄泉(上)

by 赵燮雨

说明:此八场神话剧改编自蒲松龄聊斋志异席方平,掺合了某些当代元素。

场次
第一场:祸殃起
第二场:幽冥投
第三场:城隍问
第四场:郡司责
第五场:判官讯
第六场:阎王审
第七场:天庭断
第八场:灌口判

出场人物
席方平,孝子,坚韧,第一主人公,简称平
席父,席方平的父亲,耿直,被恶霸郎才贝买通阴司追索魂魄而死,简称父
席妹,席方平的妹妹,被恶霸郎才贝调戏强抢未遂,简称妹
郎才贝,地方一霸,神通广大,简称贝
城隍,地方城隍,简称城
郡司,城隍上司,简称郡
判官,简称判
阎王,简称阎
天帝,简称天
杨戬,灌口二郎,天帝外甥,镇守灌口,简称杨
梅山七星,即杨戬收伏的梅山七怪,简称梅
哮天犬,在剧中无台词无唱词
天女若干,简称女
天兵若干,简称兵
鬼卒若干,简称卒
衙役若干,简称役
随从若干,简称从
乡邻男女若干,简称邻

第一场:祸殃起

场景:席方平乡里
时间;郎才贝害人反害己身亡之日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一群乡邻急步上场,边走边喊。
邻:老席,老席!快来,不好了啊——
〔席父急步上场,席妹紧随上场。
父:列位乡邻,何事惊慌?
邻;恶霸郎才贝把你家那块田地的水源掐断啦!
父:真是岂有此理,这个“狼豺狈”欺人太甚!
妹:爹,这个恶霸为了占田搞什么大观园林,逼得我们无路可走啦。
父:走,赶快去那边田头!
邻:我们也去!
父:不敢劳动诸位了。
妹:爹,我跟你去!
父:一个女孩儿家,干什么去,在家呆着!
妹:哥哥到城里打工去了还没回来,我一定要跟你去!
〔场上一干人众急步下场。二道幕升起。
〔郎才贝在一干随从簇拥下上场。
贝唱:
骄阳凌空当头照,
禾苗缺水半枯焦。
出门车驾顶华盖,
随从替咱把扇摇。
图谋席家占田地,
断他水源手段高。
一旦地契到我手,
兴建园林任逍遥!
〔场上一伙圆场。在上场门处和上场来的席家父女相遇。
父:你,你这个恶棍!赶快把切断的水源给我接上!
贝:(不予理会,眼睛死死地盯着席妹)哎呀,好!妙!怎一个美字了得——(嬉皮笑脸)原先我倒还真不知道呢。(围着席妹转圈,接唱)
好说好说一切都好说,(席家父女躲闪,父亲保护着女儿)
小家碧玉玲珑剔透,
好一枚人参果!
虽是做小却会最得宠,
我供养你锦衣加玉帛!
七宝楼台山珍海味尽情享用,
这样好的机会怎能错过?
大观园林自然有你一份,
结为亲家更该把那块田块奉献给我!
父:呸,你这个贼子,想得倒美!(接唱)
你断我水源逼让田地,
如今又想把我女儿来抢夺,
平日里横行乡里罄竹难书,
桩桩件件激起我满腔怒火。
郎才贝啊豺狼辈,
豁出老命也要和你拼搏!
〔席父奋力保护女儿,终不敌对方人多势众。郎才贝一把抓住席妹。
〔席妹死命挣扎,情急之下在手上咬了郎才贝一口。郎才贝疼痛难熬,席妹趁机逃脱。
〔郎才贝追赶席妹,席父挺身挡住。在混乱之中席父被推倒在地。郎才贝也被自己的随从一个扫堂腿扫到,后仰跌倒在地昏迷不醒。
从:(发现误伤,围上来大声叫喊)大爷,大爷,您怎么啦?
〔随从呼唤不醒郎才贝,赶紧抬起他急步下场。
〔席方平疾步上场,和席妹一起扶起父亲。
平:爹,你怎么样了?
父:我,我没事。
妹:哥,那个恶霸自己摔倒在地晕过去了,人事不省!
平:这贼子人呢?
妹;一帮狗腿子把他抬回家去了。
平:让他死去吧,省得再祸害乡里,早点死,死了好!
妹:爹,哥,咱们赶快去扒开那个水渠被堵上的口子。我家的禾苗等不及啦。
平:走!
〔场上三人急步下场。
〔大幕合拢。


第二场:幽冥投

场景:席家
时间:上场后不久,席父病死前后
〔大幕拉开。
〔席父病卧在床,席妹守护在病榻前。
妹唱:
那一日郎才贝他逞凶横,
摔倒地抬回家即刻丧命。
恨土豪众乡里拍手称道,
却为何我爹爹就此得病。
觅良医求药方束手无策,
看症候渐沉重起因不明。
〔席方平上场,可见他田头作业回家,进门后放下农具。
平:妹妹,爹还没醒过来?
妹:(摇头)爹就这样一直昏昏沉沉地,今儿个起还净说胡话。
平:爹他说些什么?
妹;都是些奇奇怪怪的话——什么郎才贝在阴间行贿,使钱让小鬼来拷打他,他实在是受不了啦。
平:爹爹睡梦中的话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让我来验看!
〔席方平上前解开父亲胸前的衣襟,一看之下大吃一惊。席妹也凑上前来验看,同样惊恐异常。
平/妹:啊?!(接唱)
爹爹呀——
血迹斑斑布身上,
伤痕累累满胸膛。
是何人将你来拷打,
是何人这般狠心肠。
年迈老人受折磨,
如此歹毒丧天良!
〔在席方平兄妹呼喊声中席父缓缓醒来。
平/妹:啊,爹,爹你醒了!
父:(微弱地)来扶我一把。
平/妹:爹,你刚醒过来,还是平躺着吧。
父:让我斜靠着,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席方平兄妹扶起父亲,让他斜靠在床头。
父唱:(忽然有了点精神)
眼看不久人世间 ,(插白——平/妹:爹!)
回光返照诉冤情。
(我)为人本分秉公理,
笃信天地并良心。
土豪寻衅起歹意,
逼卖田地建园林。
那日狭路来相逢,
打手误伤送了命。
恶人阴司先告状,
诬我合约不执行。
反而害他性命伤,
要将我捉拿赴幽冥!
(接白,恐惧地边喊叫边挣扎)看,看,黑白无常来了,他们,他们给我套上了锁链!啊呀,我的儿啊!
〔席父大叫一声,倒在床上,气绝身亡。
平/妹:(痛哭失声)爹!你死得好冤/惨啊!(接唱轮唱)
见爹爹口眼不闭命归阴,
叫孩儿满腔悲愤痛伤心。
那恶贼有钱好使鬼推磨,
这人间何处能够把理评?(席妹哭喊:爹!)
平唱:
摩拳擦掌往外走,
要与贼子把命拼!(席妹上前拦住,插白:哥!)
妹妹一声喊哥哥,
顿时将我来提醒。
郎才贝早已离人世,
阳世间难以说分明。
左思右想怎么办?(夹白:有了!)
效学包拯阴山行!
(接白)对,我就是这个主意!
妹:哥哥,你真的要去阴司替爹爹申冤理枉?
平:恶贼他自己作孽,死了之后还要这样欺侮爹爹,哥哥我也就只好这么办了!
妹:哥哥,那我也他要跟了你去!
平:傻孩子,你要留在家里!(接唱)
妹妹休说这等话,
哥哥已把主意定。
此去地府涉风险,
刀山火海路难行。
妹妹在家看守住,
爹和我双双形骸拜托你费心!
(接白)一家三口,都去了阴曹地府,日后若要回阳,连躯壳都没有了,难道真的要让我们变作铁拐李么?
〔席妹擦泪,点头。
平:听话就好。哥哥我要去了。
〔席方平开始不断梦游般地行走,好似灵魂出窍。只见他越转越快,再又越转越慢,终于一个硬僵尸倒在地下。
妹:(扑上前来)哥哥!
〔舞台灯光迅即转暗。
〔大幕合拢。


备注:按四游记中东游记叙述,铁拐李因神游归来,原有躯壳已毁,无奈只得找到一具瘸腿乞丐的尸体,是为铁拐李。


第三场:城隍问

场景:城隍庙
时间:紧接上场
〔大幕拉开。
〔席方平上场,边圆场边唱。
平唱:
荡悠悠三魂七魄已出窍,
脚底下神不由主轻飘飘。
一路上问询行人何方道,
蒙指点四下寻访到地牢。
阴森森森严铁窗尽訾嗷,
凄惨惨惨不忍睹听哀号。
看那厢鬼卒凶狠多恣骜,
愁这边引颈待宰小羊羔。
一个个戴锁链披镣铐,
一个个步踟蹰悲嚎啕。
内中有人受火烙,
正是爹爹老年高。
越看越是心火冒,
罢罢罢,
速寻城隍把状告!
(接白)想那阴司城隍——商丘魏无忌临漳西门豹芜湖周公谨京城文天祥青阳南包公义乌戚继光多是大大的忠臣良将!待我前往城隍庙告状便了。
〔席方平急步下场。
〔衙役前导,城隍上场。
〔城隍居中坐定。幕后传来击鼓声。
役:禀老爷,有人击鼓鸣冤。
城;传他上堂。
役:传击鼓人上堂!
〔席方平上场后跪拜城隍老爷。
城:下跪何人?因何击鼓?有甚冤情? 你且与我一一从实讲来!
平:大人容禀。(接唱)
小民三字席方平,
上得堂来诉冤情。
家中薄田有一处,
土豪强征筑园林。
田地乃是立身本,
老父坚决不答应。
郎才贝他未得逞,
断我水源发狠心。
如此霸道实难忍,
父女前去把理评。
贼子遇见我小妹,
欲要霸占胡乱行。
小妹不从急闪避,
恶奴误伤他丧命。
豺狼死后不罢休,
竟然行贿使金银。
老爹即刻得了病,
无常勾去他魂灵。
适才地牢亲眼见,
披锁戴枷施毒刑。
望求伸雪秉公理,
老爷万代留英名!
城:(对席方平)你所言可是句句属实?
平:大堂之上,怎敢诬告,句句属实。
城:(装模作样)左右衙役们听了!
役:是!
城:那地牢之中,可有这等枉法情事?
役:回禀老爷,狱卒一向奉公守法,决无此等枉法情事!
城:(对席方平)着啊,告状之人可有人证物证?
平:这个——
城:嗯?
平:那个——
城:啊?!
平:(情急之中,倒急出一个计较)啊呀,城隍老爷,草民是自愿魂灵出窍来到阴司城隍庙告状。那人证物证俱在阳世,老爷也可即刻委派无常前去拘拿魂魄来当堂对质。就是地牢枉法情事,如若不信小人之言,亲去巡视一查便知。
城:嘟!大胆刁民,竟敢指挥起老爷我来!可见向来目无王法。征地建造园林,乃是氧吧工程所在,更是地方建设重大项目。偏要以一己之私对抗,实属愚顽。姑且念你年轻无知,虽无人证物证,不来追究你妄告之罪。快快给我轰了出去!
役:是!
〔衙役上前轰赶席方平。
〔席方平不断回头叫冤,仍被赶下场去。
役:老爷,咱们这回差事干得漂亮吧!
城:回头自然有你们的好处。
役:谢老爷!(走上前来)那郎家总共使了多少银钱?
城:嘘,禁声!
役:(一并跪下)是!
〔舞台灯光顿时熄灭。
〔大幕合拢。


第四场:郡司责

场景:郡司衙门
时间:连接上场
〔大幕拉开。
席方平在幕后唱:
差役们奉上命吆喝声声——
〔席方平跌跌冲冲地上场,步履踉跄。上场后接唱。
平唱:
水火棍无情棒轰出衙门!
大堂上挂的是明镜高悬,
却为何昧良心胡乱指认。
说什么重大项目,
道什么氧吧工程,
看起来那赃官必有贪渎,
怎及得阳世间良将忠臣!
城隍庙难分辨案情假真,
往上告郡司衙再把冤申!
(接白)对,上告,我就是这个主意!
〔席方平急步下场。
〔衙役前导,郡司上场。
〔郡司居中坐定,一衙役上前禀报。
役:禀老爷,下属城隍派人前来,有要事禀告。
〔此衙役凑上前去耳语。
郡:(点头)哦,哦,我知道了。
〔此衙役归位。
〔幕后传来:冤枉!
郡:是了!就是那个席方平。传他进见。
役:老爷有令,传喊冤人进见!
〔一叠连声地传出去。
〔席方平上场,精神抖擞,志在必得。
平:(下跪)小民席方平参见郡司大人。
郡:你就是席方平?
平:正是。
郡:因何在郡司衙门前喊冤?
平:实为小民父亲被恶霸郎才贝在阴世行贿,无常索命不算,还倍受折磨。特地到此恳请郡司大人替小民作主。
郡:为甚越级上告?
平:只因城隍不予采信,未曾调取人证物证,就把小民轰了出来!
郡:着啊!你以为上访就这样便能遂你的心意了吗?(示意左右)来啊,将这刁民拉下去重责四十!
〔席方平闻言跌坐在地。
〔衙役们把席方平高高举起抬下场去。
〔幕后传来责打的板子声,伴随着听到一十二十三十四十的数数声。
〔衙役上场。
席方平幕后唱:四十棍杀威棒害得我鲜血飞溅——
〔两衙役架着席方平上场,把他扔在地下。
〔席方平疼痛难忍,几次挣扎着起身未果。
平唱:
四十棍打得我天昏地暗,
四十棍告诫我赶紧收摊,
四十棍激起我意志更坚。
纵然是千难万险,
哪怕它地覆天翻!
既已到地府走一遭,
定要替爹爹来伸冤!
(接白)你这昏官,未曾审理,先动大刑,你,你,你比那城隍还要——
郡:还要怎样?听着!你未有无常宣召竟然私自来到下界扰乱阴司清静,已是罪过不小。还敢越级上告 ,以下犯上,罪加一等。告诉你吧——还是我有那好生之德。姑念你年纪尚轻,阳寿还长,放你回阳,太太平平过你的安生日子去吧!
〔郡司示意,两名衙役上前把席方平架下场去。
〔席方平一路挣扎一路叫喊着“我不要回阳!”
〔席方平下场后,郡司离座,招呼留在场上的衙役。
郡:快拿出来吧,
役:老爷,银票在此。
〔他掏出银票奉上,灯光迅即熄灭。
〔大幕合拢。

2014-09-04 14:21:20

More from the 碧落黄泉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