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都市(下)

by 赵燮雨

第三场:欲乱
场景:同上场
时间:上场后三个月
幕后合唱:
金风玉露机缘巧,
干柴烈火熊熊烧。
欲望面前怎违抗,
何况才贝伴巴刀。
〔幕后合唱声中灯光复亮。
〔曾坚握着书本上场,意气风发。
坚唱:
从前在家似寒冬,
豪宅阴森黑洞洞。
于今满眼亮堂堂,
宛如日照解冰冻。
继父高压严管束,
虚度二十仍懵懂。
芝麻引领桃源门,
难抑情欲潮骚动。
青涩苹果无心赏,
熟透蜜桃果汁浓。
心绪激昂精气神,
青春奔放荷尔蒙。
倾心一番作长谈,
枕边三月坐春风。
但见她宜喜宜嗔芙蓉面,
真难得心有灵犀一点通。
父母在天之灵可告慰,
唯愿一索得男盼成功。
身心愉悦竟有附加值,
复读迎考临场更放松。
模拟试卷沉着来应付,
往日焦虑紧张一扫空。
本来只求能进体育系,
现在奋发上进打冲锋!
(牟丹画外音)你应该静下心来,认真准备高考。想想到了以后,你的儿子长大成人,总不能让他的爸爸文化程度只有高中毕业吧!至于,我们的计划实施,具体会面时间我自有安排——
(接白)牟丹,我的好牡丹,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曾坚转入屏风背后,可见他一蹦蹦上沙发。
坚:让我把这几段古文再读上几遍,背得出来,那填充题就十拿九稳了。
〔牟丹上场,神采飞扬。
丹唱:
孺子可教亦可爱,
一阮一坚两重天。
他是小弟勤耕耘,
我为大姐双手牵。
青春无价诚可贵,
教我欲死又欲仙。
天生一根金箍棒,
无限春光在峰巅。
怪不得,
影坛流行姐弟配,
方明了,
包养学生最时鲜。
他俩本非亲父子,
无有愧疚无亏欠。
调度安排用心机,
栈道陈仓巧周旋。
原本目标是家产,
日久生情有爱恋。
那一天,
我比繁漪更大胆,
第一回,
他比周冲还腼腆。
到如今,
也像四凤怀了孕,
为保胎,
不让朴园再沾边。
在家测试先确认,
基因技术再检验。
香港鉴定确认书,
方才曾阮已来电。
一切都在预料中,
一切都在股掌间。
让我告诉孩子爸,
赶快把喜讯话当面。
〔牟丹转入屏风后,把曾坚拉出来。
丹:温课温课,也要注意劳逸结合!
坚:不就是你叫我一定要努力考进本科!
丹:是的,是的。我不想影响你复习迎考,有一件事必须告诉你——你可要保持心态,更加发奋才是!
坚:什么事?又是你关照厨房买来我最爱吃的金鲳鱼!
丹:那算什么,我要告诉你——你要做爸爸啦!
坚:(跳起来)真的?!
丹:(示意,点头)嘘,小声点!
坚:酸儿辣女,那你最近喜欢吃酸还是吃辣呢?
丹:(笑起来)你还真懂那么多!
坚:我不是小男孩了,我是大男人,难道不该懂吗。
丹:那些民间土办法都不足数,有了鉴定报告才是真的。
坚:不是不允许做胎儿性别鉴定的吗?
丹:这些规定针对大陆,你老爸把孕妇血样送到香港,两天报告就出来了。
坚:(嘟囔,重复三个字)你老爸?哼!还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呢?
丹:小傻瓜,当然是你的喽!
坚:Are you sure?
丹:别跟我说英文啦,肯定是!
坚:凭什么?!
丹:你还不相信我?要怀孕由不得我,我要是不想怀孕,可就由不得他!我难道就不能让他的精子到达不了目的地吗?
坚:真有你的!
〔曾坚扑上前来和牟丹拥抱。牟丹警觉地感到有人来了,立即把曾坚推开。
丹:(轻声)别压着你的儿子。再说,你听,脚步声!(故意高声)小弟,最近复习得怎么样了?
〔曾鬟曾兰一起上场。
鬟:(怪声怪气)哦,你们两个在这儿啊。
兰:(着急地)老爸又要把我们召集在一起,干吗呀?
丹:(轻描淡写地)你是问这个——我可以先告诉你,我怀孕了,而且是个儿子!
鬟/兰:(大惊失色)啊?!
〔曾坚保持镇定。
鬟/兰:(转身对曾坚)小弟,小弟,那不是没我们的戏了吗?
〔曾坚不予搭理。
鬟/兰:小弟,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坚:我要温课迎考,这一次可不能考砸了。就算是天塌下来,我也得保持心态平衡啊。
〔曾坚拿起书本下场。
〔场上三位女性相互对视,背唱轮唱。
鬟唱:
为什么内线消息出纰漏?
丹唱:
看她俩气急败坏真丢丑!
兰唱:
莫非是保姆被她来收买?
鬟/兰唱:
丹碧丝难道作伪浸红酒?!
这个女人真可怕,
心计深沉难猜透。
我们的卧底被识破,
到如今木已成了舟!
丹唱;
知识再多有何用,
心术不正博士学士枉悲秋!
〔牟丹冷冷地看她俩一眼,掉头下场。
鬟/兰:(相互面对)兰兰/鬟鬟,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鬟:不是有个叫甄缳的热门电视连续剧吗,学学那里面的厚黑学就成。
兰:你是说——
鬟:我马上去中药店买点麝香回来!
兰,要不,让打蜡的把蜡打得厚一点——
鬟:真笨!你咋不说干脆倒点香油或者扔几块香蕉皮?
兰:那还是照你的办法,赶快去买麝香,让她早点流产了事。
〔曾阮上场。
曾:哦,你们回来了。来,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我要宣布——
鬟/兰:(没好气地)惊喜!
〔牟丹和曾坚分头上场。
曾:告诉大家,我的牟丹已经怀孕,香港产前顾问中心确认是儿子不是闺女。
鬟/兰:(嘟囔)三年早知道了。
曾:(不予理会,继续)生儿子才是硬道理。我们两个——哦,是两个半,马上要去浦东机场。
坚:浦东机场?干什么?
曾:我要把牟丹送到洛杉矶,护照签证早就准备,那里的月嫂中心已经安排妥善。
丹:(高兴地)老曾,你真是想得太周到了。
〔牟丹扑上前来在曾阮脸颊上亲了一下,三个子女看着都不是滋味。
曾:好啦,准备准备,立即出发!
〔灯暗转。
〔坐在计算机旁的曾坚隐现。
坚:不知道她们母子现在怎么样了?真是惦记啊——(接唱)
别人家高考过后心宽放,
独有我高考结束意彷徨。
应试思想要集中,
只能丢开不思量。
紧张情绪一松弛,
怎不叫我心惆怅。
广袤大洋隔开我与她,
无日无夜挂在心坎上。
我俩本该做夫妻,
我俩原是好拍档。
心气闷,月照床,
月照床,推窗望,
推窗望,天欲晓,
欲乱情迷神暗伤,
彻夜无眠心神伤!
〔曾坚隐没。
〔坐在计算机旁的牟丹隐现。
丹:这里条件很好,小弟你不用惦念。可是,可是我好想你啊——(接唱)
知道你高考已结束,
知道你等着看发榜。
祝愿你此番能录取,
祝愿你一帆风顺前途广。
常伫想你温课复习到深夜,
常预想你接到通知喜若狂。
常幻想你和我建立小家庭,
常回想你青春勃发精力旺。
常臆想你满心欢喜到此地,
常痴想你能够守候在产房。
常妄想孩子他对你爸爸叫,
常萦想这梦想终究是空想。
可曾想一旦真相来暴露,
必定是全盘计划付汪洋!
〔牟丹隐没。
〔坐在计算机旁的曾坚隐现。
坚:牟丹,丹丹,请告诉我们的儿子——他老爸录取二本,滨江大学!还有我把我的skype账号也发到月嫂中心官网,请你也赶快设立一个账号!
〔曾坚隐没。
〔坐在计算机旁的牟丹隐现。
丹:小弟,现在我能看到你了,掌握一门知识真好!祝贺你,簇簇新的一个大学生。我们的儿子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
曾坚画外音:那你呢,我们的儿子呢,一切都好?
丹:一切都好。你就净等着吧——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场上灯光熄灭。


第四场:绝情
场景:同上场
时间:牟丹母子回国,庆祝男婴双满月第二天
幕后合唱:
平安生产平安归,
年老总裁喜满怀。
新生婴孩双满月,
谁知祸福相依随。
〔幕后合唱声中灯光复亮。
曾阮画外音:老来得子,我真是太高兴啦!我的儿子啊,我的儿子取名新宇。曾新宇开辟新天地,就是在新天地办的双满月!他以后就是我曾氏产业的掌门人!他还是在美国出生,按照出生地国籍法自然而然就是美国公民,哈哈哈哈!
〔曾坚上场,可见他深受刺激。
坚唱:
婴儿归来双满月,
欢声笑语传不停。
你说孩子多可爱,
他说孩子真聪明。
阿谀奉承话连篇,
都来攀附求庇荫。
空寂落寞唯有我,
悲从中来难平静。
亲生孩子成兄弟,
长大怎生认父亲。
一时冲动情欲起,
看来落入她陷阱。
洛城待产半年多,
大洋相隔牛女星。
只盼回家重相见,
相见却是难相近。
蹀躞徘徊等时机,
让我一吐相思情。
〔曾坚不断张望。
〔牟丹悄悄上场,曾坚一见之下赶紧上前握住她的手,被挣脱。
丹:别动手动脚,小心被人看见。
坚:你——
丹:我怎么啦——(接唱)
现在情况已改变,
小弟千万要冷静。
我虽爱你你爱我,
毕竟并未配婚姻。
家中添了奶妈在,
孩子不能离娘亲。
你是堂堂大学生,
以后定有好前景。
(你)一表人才令人羡,
出身豪富好家庭。
校园恋爱正普遍,
找个学妹谈婚姻。
坚唱:
当初是你来设计,
当初是你说爱情。
母以子贵已得逞,
就此将我撇干净?!
丹唱:
小弟莫说冤枉话,
你我哪能撇干净。
孩子和你血肉连,
你是宝宝亲父亲。
坚唱:
好宝宝,亲父亲,
人前只剩兄弟情。
牙牙学语喊哥哥,
叫我如何听得进?
丹唱:
想一想来忖一忖,
利害关系要理清。
宝宝出生系重任,
帮你夺回亿万金。
坚唱:
亿万金,亿万银,
金银不能买爱情。
父子情,骨肉亲,
还加我俩恩爱情!
丹唱;
骨肉亲,恩爱情,
今日已非旧时景。
为了宝宝要忍耐,
故所以,
劝你另觅校园情。
坚唱:
校园情,同窗情,
毕竟难舍初恋情。
情窦未开倒也罢,
谁叫你将我来勾引!
丹唱:
此一时来彼一时,
难以和你再相亲。
宝宝日夜来长大,
恐怕也难容这段情。
坚唱:
现在他在襁褓中,
莫找借口不答应。
我到校外去开房,
继续维持地下情。
丹唱:
地下情,不伦情,
你也知晓难为情。
为了宝宝今后好,
恕我不能来答应!
坚唱:
能答应,不答应。
叫我曾坚难为情。
事过境迁遭抛弃,
种马一匹好痛心。
丹唱:
求子借种是图谋,
事过境迁亦实情。
只要想想收益巨,
权衡孰重还孰轻。
坚唱:
你的图谋已实现,
我的耕耘不了情。
宝宝始终曾家子,
何时归宗复本姓。
丹唱;
心急难吃热豆腐,
眼下如何复本姓。
连你都还叫曾坚,
莫要对我催逼紧。
坚唱:
为什么skype账号早关闭?
凭什么发信息不见有回音?
曾记否太平洋也未阻隔,
回家来却为何难觅踪影?
丹唱;
常言道别时容易见时难,
老古话缘分终究前生定。
缘分有始便有终,
你我缘分已然尽。
坚唱:
总像是受骗上了当,
总觉得束手被你擒。
日日夜夜受煎熬,
往后如何度光阴。
丹唱:
劝你躲你是爱你,
我俩难以配婚姻。
读满学分是正道,
成家立业过光阴。
坚唱:
伤感时时花溅泪,
恨别刻刻鸟惊心。
莫若三人天涯走,
强似这般苦光阴。
丹唱:
亡命天涯去私奔,
哪有甚么好光景。
目的达成非容易,
叫我如何随你行。
坚:(深深叹气)那么,这样看来,你还是把家财放在第一位,别的都不顾了!
丹:难道你要我把爱情摆在第一位,把你摆在第一位?(拼命抑制着的冷笑)退一万步说,就是宝宝他也不能和亿万家产相比。
坚:啊?!
丹:我还年轻,宝宝可以再生,财产不能复制!
坚:你——(气极)
丹:(打断)没有你,只有我!听,宝宝好像醒了!
〔牟丹丢下曾坚,匆匆下场。曾坚傻傻地呆在场上。
坚唱:(好容易缓过劲来)
一番话害得我手脚冻如冰!
绝情言噎得我浑身汗津津!
来时节满腔情欲万丈高,
恰似那钱塘涌潮势难禁,
到现今一泻千里都退尽,
落得个形单影只孤零零。
〔曾坚垂头丧气地下场。
〔曾鬟曾兰轻手轻脚地分别从舞台两侧上场。
〔曾鬟曾兰鬼头鬼脑地两边张望,各自把食指放在嘴唇上表示轻声。
鬟/兰:嘘!我——(自己打住)你先说吧。
鬟:兰兰,你发现了什么吗?
兰:鬟鬟,我发现的你肯定早就发现啦!
鬟唱:
蛛丝马迹费猜详,
昨晚底牌已亮相。
兰唱:
说的可是小宝宝,
越看越像越不像。
鬟唱:
越看老爸越不像,
兰唱;
越看小弟越是像。
鬟/兰唱:
廿年前旧景又重现,
活脱脱就是一般样!
兰:那我们应该——
〔曾鬟曾兰凑在一起低语,然后两人得意地笑着携手下场。
曾阮幕后唱:
薄薄一张窗户纸,
〔曾阮怒气冲冲地上场。
曾接唱:
有意无意被捅破,
绿云压顶千斤重,
不由我满腔愤恚熊熊怒火!
呱呱落地二十年来长成人,
功劳苦劳也应该有继父我。
父子参商历来久,
算他对来是我错?
感情淡薄倒还罢,
不承想,
李代桃僵,
斑鸠霸占了喜鹊窝。
红杏出墙,
为什么啊,
老公知情总是末一个!
聪明人,
难得也会犯糊涂,
温柔乡里,
结丝萝亦系网罗。
双满月,
本该嘻哈开心果;
一语惊醒,
赛如巴掌当面掴。
怎么办,
可奈何,
狗男狗女实可恶,
万万不可轻放过。
(插白)还必须,
谋定而动,
切莫要,
轻举妄动,
千万别,
盲目冲动,(接唱)
时刻警惕,
胜败存亡在此一博!
〔曾阮把手指关节捏得嘎嘎作响,一顿足,急步下场。
〔舞台灯光晦暗。
〔牟丹上场,既欣喜又有心事。
丹唱;
娘的宝贝熟睡了,
他梦中依然脸带笑。
你是娘的心头肉,
你是爹的好宝宝。
帅哥美女结晶品,
最为理想难觅到。
廿年后,
英俊壮健像爸爸,
钟汉良他第一品牌比不了。
聪明伶俐像妈妈,
国际章她自叹不如空焦躁。
还有爷爷的亿万家产作后盾,
世界上各大名校任你拣来由你挑。
廿年后,
自有淑女来匹配,
莫往风尘寻相好。
妈妈的希冀有寄托,
奶奶的遗愿未轻抛。
只是我,
母子平安回国来,
不可避免心事操。
你爸爸再三再四来乞求,
要我俩依然七夕渡鹊桥。
他情欲如火在燃烧,
顾不得危险有多少。
豪宅本是虎狼穴,
一步踏空喊懊恼。
左思右想无善策,
但愿得日久天长他移情别恋另有佳人在怀抱。
〔牟丹转入屏风后。突然她发现那里有一张血型鉴定书,只见她拿着它神色慌张地转出屏风。
丹:(声音颤抖)血型鉴定报告?!(接唱)
宝宝他是AB型,
稀少血型最聪明。
但是两个B型血,
怎会产下这精灵?
老天啊 ,
为什么事与愿违开玩笑,
神佛啊,
为啥是香火供养少正经;
有心栽杨杨不成,
无意插柳柳成荫。
难道我全盘计划有漏洞?
难道我步步为营点球进?
事到如今怎么办?(幕后合唱:怎么办?)
怎敢对曾坚吐真情!
弄巧成拙悔莫及,(幕后合唱:悔莫及!)
曾氏后代称了曾阮他的心!
亿万家产照旧新宇来继承,
母以子贵一样可以掌权柄。
我,我,我——
要财产,
要孩子,
要曾坚,
样样都要不可行!(幕后合唱:样样都要不可行!)
忍痛割舍小弟他,
唯愿母子保太平!
幕后合唱:
欲求母子保太平,
机关算尽太聪明。
顷刻之间风云起,
造化弄人难安宁!
〔幕后合唱声中灯光复亮。
画外音:哎呀,不好啦,小少爷他,他被枕头闷死了!
〔迅即传来一片痛哭声。牟丹听到哭喊声,一愣,疾步下场。
〔幕后传来牟丹的哭喊声。接着,牟丹步步倒退着上场,肝肠寸断。
丹唱:
我的儿啊——
襁褓婴孩遭不幸,
小小年纪竟丧生。
无论生父是哪个,
是我生养是我根。
是谁狠毒下辣手,
不惩治凶犯难消我心头恨!
〔曾阮父女三人隐现,各霸一方。
曾:(反讥)哼,哼,凶手不就是你自己吗,还想倒打一耙!
〔牟丹闻言大吃一惊。
鬟:(嘲弄)是你奸情败露,又发现合谋家产阴谋破产,把我老爸的孩子我们真正的小弟害死了!
〔牟丹闻言头痛欲裂。
兰:(断定)你不想想,枕头上全都是你的指纹,料你百口莫辩!
丹:(惨叫一声)天哪!
〔牟丹受了莫大刺激,旋即晕倒在地。
曾:(庄重地)我们父女三个聚集书房正在讨论如何乘坐游轮访问南极,都有作案时间不在现场的证明。
〔场上灯光熄灭。再次亮起的时候,曾阮独自一人在场上。他手里拿着另一张血型鉴定书。
曾坚幕后唱:
惊闻噩耗心痛伤,
〔曾坚疾步上场,接唱。
离校回家匆忙忙。
襁褓婴孩得罪了谁,
是哪个凶手天良丧!
(看到曾阮,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接白)是谁?到底是谁?杀死了我的儿子!
阮:(挣开)给我放手!你倒好啊,不打自招!早知如此,那我就不必费心再给你准备这份血型鉴定书了。不过,既然拿回来了,你也就不妨自己看看清楚!
〔曾坚接过,边看边读。
坚:(颤抖着,最后一纸鉴定书掉落在地)曾阮血型A型,牟丹血型A2B型,前一家诊所血型误判为B型。曾新宇血型AB型,所以——
曾:(平静而又尖刻地)所以啊,她和任何一个血型的男性产下的婴孩都可能是AB型。我是A型,你是B型,两个都是B型血的父母是不可能产下AB型的孩子。牟丹她误认为这不是你的儿子,干脆就把他闷死了。
坚:啊?!是她杀死了我的儿子!
〔曾坚怒不可遏,疾步下场。
〔曾阮点燃香烟,健步下场。
〔曾坚步步倒退着上场,万分惊恐。他一步不慎,跌倒在地,再挣扎着爬起。
坚唱:
一时之间怒火冲天起,
三下两下送她见阎王。
谁知她瘫软未曾多挣扎,
怎料我扑上前去理智丧!
她的双手断送我儿命夭亡,
我的双手因爱生恨成法盲。
还是让我去自首,
坦白罪行在当堂!
〔曾鬟曾兰一并上场。
鬟:不用费心,警察马上就要来了!
坚:啊?!
兰:本来是报警,家中婴孩死亡一案,现在正好出了连环案件。
曾阮画外音:周萍他还不是口口声声要繁漪去死吗!
〔警车声响,曾坚瘫倒在地。
〔场上灯光熄灭。
〔字幕显示:经查,曾坚牟丹继母继子通奸谋财,DNA亲子鉴定结果基因测试表明相对父权几率达到99.99%以上,完全可以确认死婴曾新宇的生父是曾坚,因奸谋败露牟丹蓄意杀死婴儿意图消灭罪证。曾坚随后把自己孩子的生母昔日的情人残忍地扼死。两犯故意杀人罪名成立,情节严重,又涉及美国公民导致影响恶劣。罪犯牟丹已经死亡,不予追究。罪犯曾坚年轻就学,故念初犯,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
鬟:(画外音)现在的大学生啊,有的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兰:(画外音)早知道他们两个,还不如我来嫁给小弟呢。
鬟/兰:(画外音)咱们的家产,现在总可以由我们两个平分了吧。


尾声
场景:同第一场
时间:上场后不久
幕后合唱:
漫道死者长已矣,
存者照样且偷生。
食色性也寻常事,
曾宅履新女主人。
〔幕后合唱声中灯光复亮。
〔曾鬟曾兰分别从舞台两侧上场。
鬟:我的新课题批下来了!《老少配的心态生理及其价值观的社会调查》,兰兰,你觉得怎么样?
兰:又是课题,烦不烦啊!我毕业了,也就失业了。怎么办呢?还得去向老爸求告到公司里谋一个职位!想想看,那李代桃僵还是我来揭发的呢。
鬟/兰:今天,老爸又要带给我们一个惊喜?!
幕后传来曾阮的声音:来吧,上天赐给我的宝贝,这里就是你的新家!
鬟/兰:(同时,转向上场门)啊?!
〔曾阮带着他的新夫人上场。她比牟丹看上去还要年轻,打扮越发时尚。等他俩行至中场,一束聚光打在他们身上。
曾:大西良庆师,他七十五岁,娶一位二十三岁的年轻太太,到了八十六岁,才生下了孩子。八十岁结婚而生子的人里头还有喜剧大师卓别林。宝贝,只要你给我生养一个儿子,这亿万家产将来都是他的!
〔新夫人抬头微笑,看着曾阮。
〔大幕合拢。

〔剧终。



2014-10-16 13:1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