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鸡国(上)

by 赵燮雨

读书笔记:《西游记》告诉我们——
凡是有后台的妖怪都被接走了,凡是没后台的都被一棒子打死了。


七场神话剧——乌鸡国

赵燮雨


历来《西游记》的戏剧版本都是神道一路降妖伏怪,但很少提及这些妖怪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上界。故而,从揭示神魔一家的源头出发,编写了这部由《西游记》改编而来的新戏——七场戏曲剧本《乌鸡国》。


场次
第一场:结怨
第二场:哭庙
第三场:阻道
第四场:闯宫
第五场:回阳
第六场:斗法
第七场:降魔
尾声

出场人物(除群众脚色之外均以出场为序)
文殊菩萨,简称文
青毛狮子,文殊坐骑,在剧中无台词唱句
乌鸡国王,简称王
游方和尚,文殊化身,简称僧
孙悟空,简称孙
唐僧,玄奘,简称唐
猪八戒,简称八
沙和尚,简称沙
乌鸡国太子,简称子
乌鸡国王后,简称后
井龙王,简称龙
乌鸡国假国王——青毛狮子化身,简称假
假唐僧——青毛狮子化身,简称假(此处假字原文带下杠,贴在这里反映不出,特此说明)
宝林禅寺住持,简称持
僧众若干,简称众
乌鸡国太子随从若干,简称从
王宫卫兵若干,简称兵
王宫宫女若干,简称女
虾兵蟹将若干,简称虾


第一场:结怨
场景:乌鸡国宫门外官道
时间:故事主要情节发生之开端
幕后合唱:
师徒西游取真经,
跋山涉水走天涯。
是次途径乌鸡国,
方知神魔是一家。
〔合唱声中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文殊菩萨上场,青毛狮子尾随上场。
文:谨奉佛旨,道这乌鸡国王好善斋僧,佛祖差我前去度他归西,早证金身罗汉。因是不可原身相见,须得变做一个凡僧前往。(对青毛狮子)乖,好好地待着看家,这回就不带你去玩了。
〔青毛狮子摇头摆尾表示应承,跟着文殊菩萨一起下场。
〔二道幕升起。
幕后传来:国王起驾!
〔王宫卫兵前导,乌鸡国王上场。
王唱:
国泰民安喜太平,
风调雨顺慰百姓。
虔诚礼佛秉真心,
宝林禅寺拈香行。
〔一行人等圆场。
〔文殊菩萨化身一游方和尚上场,迎面遇上国王和卫兵一行。
兵:(上前围拢)呔,大胆僧人,竟敢阻挡国王车驾!
僧:(双手合十)贫僧云游四方,路过此地,特来向贵国国主化缘。
王:(对卫兵)不用驱赶,命他上前便了。
〔卫兵散开,游方和尚上前合掌稽首。
僧:贫僧参见国王陛下。
王:游方和尚既来化缘,何不前往宝林禅寺挂单便了。
僧:贫僧不愿挂单,实是特来向陛下一人化缘。
王:向孤家一人化缘?!
僧:正是。
王唱:
问和尚有何德能求布施?
僧唱;
祝王者身如药树永健康。
王唱:
随僧人口吐莲花分文无舍。
僧唱:
恐国土遭遇不幸面临灾荒。
王唱:
这疯癫竟敢威胁出言狂妄,激起我无名怒火涌满胸膛!(接白)来啊——(原本意图加以惩罚,转念一想迅即刹车)(背白)且慢!(接背唱)何必要与这贼秃多加计较,且忍让大路朝天 各走一旁。
(接白)来啊,改道前往宝林禅寺!
兵:遵旨。
〔卫兵改道,国王一行圆场。
〔游方和尚身影一晃,仍然挡住国王去路。
〔国王见状,怒火中烧。卫兵欲再要上前驱赶,国王一摆手,卫兵停步。
王:另行改道前往宝林禅寺!
〔卫兵改道,国王一行圆场。
〔游方和尚身影一晃,再次挡住国王去路。
〔国王见状,怒火熊熊。卫兵起步欲再要上前驱赶,国王强行抑制怒气,再次摆手,卫兵停步。
王:再行改道!
〔卫兵改道,国王一行圆场。
〔游方和尚身影一晃,第三次挡住国王去路。
〔国王见状,怒火熊熊。卫兵起步欲要上前驱赶,国王又一次摆手,卫兵停步。
王:本王下令改道三次,次次受阻。你这僧人,如此大胆,有何妖术?!
僧:贫僧别无他意,唯求布施。
王:大胆!来啊,把这狂徒捆绑起来,在御河里浸他个三天三夜!
〔卫兵上前捆绑游方和尚,奇怪的是他居然丝毫不做挣扎。
僧:(在被卫兵拉下场去的时候,回头大喊)你,你一定,会,会后悔的!
〔两名卫兵押送游方和尚下场。
王:速速赶往宝林禅寺,别耽误了拈香礼佛的好时辰!
〔卫兵前导,国王一行下场。
画外音:兹因此番事故,文殊菩萨求得佛祖旨意,令乌鸡国大旱三年!
〔画外音声中大幕合拢。

第二场:哭庙
场景;乌鸡国宝林寺
时间:上场后六年
幕后合唱:
国王开罪化缘人,
三年大旱受严惩。
盼得甘霖解灾情,
取经又来东土僧。
〔合唱声中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孙悟空前导,唐僧师徒一行上场。
唐:悟空,天色将晚,快去看来,可有斋僧所在?
孙:师傅,来此已是乌鸡国地界。适才徒儿腾云在空中一望,前面不远便是宝林禅寺!
八:宝林禅寺?!那可太好啦!既有吃喝,又有住宿。就可惜——。
沙:二师兄,可惜什么?
八:还不就是和尚庙里都尽是些男人!
唐:悟净,休得胡说。还不尽快赶路!
八:师父,不忙。您看——宝林禅寺的僧众出寺来迎接咱们了。
〔宝林禅寺僧众上场。
〔宝林禅寺僧众和唐僧相对合十。
持:(踏上一步)贫僧率阖寺僧众前来迎接东土大唐高僧。
唐:多谢,多谢;打扰了。
孙:尔等怎会知晓师父和我们今日来此?
持:贫僧哪能未卜先知。昨晚观音菩萨托梦,说是东土取经高僧于今日此时此刻大驾光临。
八:原来如此。那你们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啊?
唐:(指责口气)悟净!
持:这位小师父取笑了。斋饭早已齐备,请!
唐:请!
〔在宝林禅寺住持前导,一应僧众簇拥下唐僧师徒一行下场。二道幕升起。
〔是晚,舞台灯光暗淡,禅房内仅唐僧一人 正在打坐。
〔一阵阵阴风吹过,唐僧不禁打个寒噤,站起巡视。
唐:啊呀,这窗户怎么开了?!
〔唐僧正要上前关窗,忽然听得声响,止步聆听。
〔乌鸡国王鬼魂隐现。
王:(念)
最不分明月夜魂,
何曾芳草念王孙。
梁间紫燕来复去,
害杀孤家是道门。
〔唐僧闻声受惊,赶忙呼唤孙悟空前来保驾。
唐:悟空哪里?快,快!有妖怪!
〔孙悟空应声上场。
孙:师父莫慌,俺老孙来也!
〔孙悟空将唐僧掩在身后。
王:(身影更显)师父,我不是妖魔鬼怪,请勿害怕。师父,您且舍眼看我一看。
〔唐僧起步上前,定睛细看。孙悟空紧随左右。
唐唱:
呀,只见他——
头戴一顶冲天冠,
腰束一条碧玉带,
身穿一领赭黄袍,
手执一柄白玉圭;
貌如文昌开化君,
应占东岳长生位。
(接白,躬身,再上前一步,乌鸡国王相应赶紧退后一步)不知是哪一朝陛下?贫僧稽首。
孙:且慢!我来问你这厮——临安歇前,俺老孙于那山门前安排有那护法诸天、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一十八位护教伽蓝协同守护,你如何能进得门来?
王:师父啊,我这一点冤魂,怎敢上您的门来?却才被夜游神一阵神风,把我送将进来。他说我三年水灾该满,着我来拜谒师父。又说您手下有一个大徒弟,是齐天大圣,极能斩怪降魔。今来志心拜恳,千乞到我国中,拿住妖魔,辨明邪正,朕当结草衔环,报酬师恩也!
孙:呵呵,照顾老孙的买卖来也!
唐:既有夜游神送你前来,想是确有冤情。陛下请慢慢讲来。
王唱:
未曾开言痛心扉,
珠泪滚滚落满腮。
尊一声师父听开怀,
可怜我冤沉井底有三载。
往西四十里路城关内,
朝门面南临着那御街;
乌鸡国祖居是世代,
可算得民安与国泰。
六年前突然逢变故,
不测风云遭遇旱灾。(孙悟空插白:想是你身为国王,行事不端?)(夹白)大圣有所不知——(接唱)
非是我行为有不端,
君臣民亲亲多和蔼。
平日勤政尽力为,
举国上下有口碑。
谁料想一旱旱了三年整,
颗粒无收实可哀。
节衣缩食停俸禄,
协力同心日子挨。
祷天拜地求神灵,
终南山幸有全真来——
全真来在乌鸡国,
施展法力救厄危。
他念念有词焚符咒,
他披发仗剑七星台。
黑云压城降甘霖,
旱情顿时得化解。
我同他义结为兄弟,
我将他当作恩人拜。(唐僧插白:这不是好事么?)
我也想从此有臂膀,
却谁知恩人变祸害。(孙悟空插白:怎地?可是他加害于你!)(夹白)大圣言来,确是真切。(接唱)
那日相约谈经文,
弟兄二人别无谁。
谈经论文携手欢,
御花园中共举杯。
霎时间万道金光冲天起,
他说是琉璃井底藏宝贝。
诱使孤家亲眼去瞧看,
他,他,他顿起凶心将我推,
一把推落深井内,
青石板压上把井盖。
袍袖一挥泥土埋,
移植一株芭蕉栽。
可怜我死去已三载,
是一个落井伤生的冤屈鬼!
〔唐僧闻言不住颤抖。
孙:师父不用害怕,有俺老孙在此!
〔唐僧闻言停止颤抖。
王唱:
求大圣救苦难,
求师父发慈悲,
倘若能重见天日——
乌鸡国人力财力全由圣僧调差!
〔乌鸡国王一头跪下。
孙:起来起来!哪个看上你的人力财力!老孙奉行的是替天行道。我再来问你——(接唱)
既然你沉冤已三载,
阴司有阎王判官在!
因何不去把冤喊,
为甚找到禅寺来?
王唱:
全真道人法力高,
碧落黄泉路路开。
十殿阎罗称弟兄,
五岳天尊诗酒会。
投告无门苦熬煎,
今日幸运救星来。
孙:如此看来,倒是一个厉害的对手!越发地激起我的斗志来了!
唐:慢来慢来,陛下缺位三年,国中难道无人知晓?
王:那全真道人把我谋害,旋即变做我的模样,临朝称制故而无人察觉。
唐:却又何来!我等进城倒换关文,还得在那假国王手中。既然贵国无人能够辨认,不知陛下有何善策,抑或可有什么凭证?
王:圣僧说的是。孤家有白玉圭一柄可作凭证。物证之外,还有人证 !
孙:哦,还有何人证?
王:那全真道人变做我的模样,生怕形迹暴露,三年之中隔绝父子母子来往,命我那太子不得上殿不得入宫,只是在东宫读书。明日我儿会出游行猎,若让他持了这柄白玉圭,前去后宫见他母后,把实情告知辨明真假。
孙:这却好办。白玉圭现在哪里?
王:白玉圭在此。孤魂野鬼在阳世不便逗留过久。曙色将晓,夜游神召唤,就此拜别。
〔乌鸡国王行礼后隐没。
唐:他,他身影一晃即行消失。悟空,莫非是场梦境?
孙:师父说哪里话来,那不是国王他留下的白玉圭么?
〔孙悟空一指,白玉圭呈现,大放光华。
〔孙悟空上前拾起,回身奉到唐僧手中。
唐:啊呀,如此说来,这是真的!悟空,你做何道理,能把白玉圭交到太子手中?
孙:师父放心,徒儿自有安排。师父只需如此这般——(上前耳语)。
〔唐僧频频点头。
〔大幕合拢。

第三场:阻道
场景:乌鸡国大道
时间:上场后次日
〔大幕拉开。
〔乌鸡国太子随从若干前导,太子全副戎装上场。
〔一行人等圆场,作围猎状。
子唱;
出东宫来行猎聊解烦闷,
放眼看红日升时逢三春。
往年间鸟雀跃兔儿疾奔,
却为何今日里不见窜腾。
忙叫唤小的们答应一声——(随从们答应一声:有!)
快与我来围捕驱赶阵阵。
〔随从们继续圆场,遍寻猎物未果。
从:回禀殿下,四处寻找,鸟兽均无踪影。
子:这倒奇了?!(接唱)
这等奇事几曾有,
老天何故作对头!
行猎围捕为解忧,
难道让我竟空手?
〔突然间,一个随从用手一指,喊出来。
从:殿下,您看,那边有一只猢狲!
〔孙悟空上场,故意瘸着腿。
子:还不快给我逮住它!
〔随从们上前,孙悟空逗他们玩官兵捉强盗游戏。结果随从们个个扑空,有的跌得鼻青脸肿,一个个叫苦连天。
〔太子见状,怒不可抑,亲自上前意图捉拿。
孙:来来来,孙爷爷陪你玩玩!
从:嗨,这猴头不但穿着衣服,还能开口说人话?!
孙:恐怕你们不知道,你孙爷爷能耐多着哩!
子:大胆猴头!看你往哪里跑!
〔太子舞起长枪,直刺孙悟空。毫无疑问,始终不能近身。
孙:怎么样?领教了吧。且随俺老孙去一个所在!
〔孙悟空右掌心正对太子,在孙悟空魔法的诱导下,太子和随从一个个乖乖地跟着孙悟空转下场去。
〔唐僧上场。
唐:我那大徒弟让我此时此刻在此地静候,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哦。
〔孙悟空上场,后面跟着太子和一众随从。孙悟空见了唐僧,在他面前站定。
孙:弟子参见师父。
〔随着孙悟空合掌,魔法消除,太子和随从们又活泛起来。他们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子:呔,你这妖猴,搞的什么名堂?
孙: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引领你等到此,是我师父要秀一个宝贝给你看看!师父,拿出来吧!
〔唐僧出示白玉圭。太子一见之下大吃一惊,他上前一把夺过,仔细辨认。
子:啊呀!(接唱)
一路上追得我汗水涔涔,
到此地东土僧出示奇珍。
它原本我父王随身至宝,
三年前被盗走是那全真!
想不到今日里得以重见,
看起来师徒俩便是妖人!
(接白)小的们,给我拿下了!
〔随从们正要扑向唐僧,被孙悟空用手一指,全部定格——定身法的作用,各人姿态不同,十分可笑。太子疑惑不解,不敢造次再行上前。
子:(气愤)你,你,你这妖猴!
孙:太子息怒!我师父有话对你言讲。哦,先得屏退众人。
〔孙悟空将手一挥,原先定格的随从一个个或翻跟斗或打旋转屁滚尿流狼狈下场。
孙:师父请将白玉圭的来历说与他听便了!
唐:太子殿下,贫僧稽首。(接唱)
我师徒乃是东土大唐僧,
奉圣命西天灵山取真经。
乌鸡国宝林禅寺暂栖身,
昨夜晚阴风阵阵心暗惊。
夜游神送将来了一冤魂,
他便是你屈死的老父亲!(太子插白:啊?!)
哭诉道全真道人忒凶狠,
御花园推落井底伤性命。(太子惊呼——插白:竟有此事?!)
他授我玉圭至宝作凭证,
为的是太子围猎今日行。(太子插白:我如何便能信得了你?!)
可曾有母子向背三年整?(太子插白:是啊,这便如何?)
且向那昭阳宫殿问分明。(太子插白:哦?!)
(接白)你父王言道,殿下可持此白玉圭去见你母后便知分晓。
子:只是父王有令,命我在东宫读书;昭阳宫有卫士把守,怎生得入?
孙:蠢材,蠢材!还说是“父王”有令?!漫说他是个假的,就是真父王下令卫士把守,难道就拦得住我老孙!来,给你一根毫毛护身,只管放心大胆前去便了!
〔孙悟空拔下一根毫毛,递给太子。
〔太子接过,疑惑不解。
孙:此乃我的化身,到时一吹气便会护送你进宫!去吧!
〔孙悟空把手一挥,太子随从齐刷刷地上场,各人手中都有鸟啦兔啦,收获不少。
子:这么些——(惊讶)。
从:这些猎物都是自动跑过来,乖乖地被我们擒获的。
子:(顿时明白过来)多谢东土高僧!
〔太子拜谢后率领随从下场。
〔唐僧孙悟空目送他们下场。
〔大幕合拢。

第四场:闯宫
场景:乌鸡国后宫
时间:紧接上场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王宫卫兵列队上场过场。
〔太子上场,检点四周,发现卫兵如常守护。近下场门处,他掏出毫毛,吹气。
〔孙悟空化身一个跟斗上场。
孙:老孙来也!太子,待俺引开卫兵,你伺机进宫会见王后便了。
子:多谢高僧。
〔孙悟空和太子相继下场。二道幕升起。
〔王宫卫兵列队上场,站岗。
〔孙悟空手提金箍棒上场。
孙:来来来,俺老孙和你等玩耍玩耍!
〔王宫卫兵上前应战。孙悟空以一当十不在话下。最后他虚晃一棒,将王宫卫兵引下场去。
〔太子尾随上场,圆场后下场。
〔天幕呈现昭阳宫殿内景。
〔王宫宫女列队前导,王后上场。
后:(念)
自古桃花怜命薄,
今番萍梗恨缘艰。
(接白)我身子不爽,欲独自稍歇片刻,尔等退下。
女:是。
〔王宫宫女下场。
后:昨夜晚好一桩奇事啊——(接唱)
夜游神托奇梦非同一般。
醒来后身困乏神思缱绻。
他说是那国王原本假扮,
他说是今日里母子得见。
他说是大唐朝遣来高僧,
他说是我夫君能雪沉冤。
将信将疑费猜测,
左思右想心不安。
疑窦重重一连串,
是真是假细分辨。
托梦惊醒梦中人,
事到如今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盼我儿快来相见母子重逢破解难关!
〔太子疾步上场。
子:母后!
〔王后回身,激动万分,急急忙忙跌跌冲冲迎上前来。
〔太子膝行往前,母子相拥,喜极而泣。
后:我的儿啊——,(接唱)
不见娇儿三年整,
孩儿今已长成人。
三年不见亲儿面,
想煞为娘欲断魂。
王宫卫士秉旨意,
不教太子进宫门。
昨夜神灵来托梦,
果然念想成了真!
子:怎么?母后昨晚也得了一梦?!
后:儿啊,你怎地如此惊讶?!
子唱:
孩儿今日进宫门,
全仗东土取经僧。
高僧法力多广大,
毫毛化作金刚身。
爹爹亲临禅林寺,
昨夜痛诉冤情深。
玉圭宝物转相托,
交与孩儿作凭证。
我今奉上母后手,(太子取出白玉圭,交给王后;王后一见之下,悲从中来。)
我的亲娘呀——娘亲再辩假与真!
后唱:
一见宝物白玉圭,
犹如眼前遇亲人。
那日道人逃遁去,
窃取珍宝赖全真。
于今完璧归赵回,
定非妖孽献至诚。
三年真相要明了,
谢天谢地谢众神。
〔王后虔诚拜祝,太子一并跪下祝告。随后,太子扶起王后。
子:母后,想来妖孽隔绝我们母子三年不容相见,定然怕露出破绽!
后:正是!他不但隔绝我们母子,(脱口而出)而且——(欲语由止)。
子:(追问)而且怎样?
后:啊呀,儿啊——(接唱)
细细想来细细论,
孰真孰假见分明。
三载之前温又暖,
三年之内冷如冰!
三载之前多恩爱,
三年之内无相亲。
三载之前喜画眉,
三年之内敬若宾。
敬若宾,无相亲,
无相亲,冷如冰!
三年独宿勤政殿,
哪有半点夫妻情!
(接白)不要说他不曾歇在昭阳宫殿,三宫六院这三年之内俱未停宿!
子唱:
难道说他变了容颜穿戴未变身,
难道说他唯恐底细泄露鸳鸯枕。
看起来他果真将我父王害,
看起来他故意母子两下分!
(接白)为今之计,计将安出?
后:王儿不用慌张,你今日不用回程。留在昭阳宫中,正好陪伴于我。
子:儿臣遵命。
后:那妖孽不会前来昭阳宫查看,你放心就是。免得出宫被人知晓反为不便。至于捉妖降怪,非我等肉眼凡夫力所能及。还是静观待变乃上上之策。
子:是了,那东土高僧西天取经,一定要倒换关文。勤政殿上必见分晓!
后:对,那东土高僧西天取经,一定要倒换关文。勤政殿上必见分晓!
〔母子并肩,聚光。
〔大幕合拢。
2014-11-13 20:09:59

More from the 乌鸡国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