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在上海(下)

by 赵燮雨

第四场:脱险
场景:南京中统大本营机要室本部/上海地下党新的秘密联络点(典型的住家户)
时间:顾凤鸣在武汉被捕叛变前后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几名中统特务上场。他们七嘴八舌乱发议论。
特:现在的共产党还能成什么气候啊。/南昌的起义队伍不是张发奎倒戈,也都打散了吗?/(其中一人喊起来)看,前面一堆人围着看变戏法!/(其中另一人探头张望)等等,这个魔术师怎么这样面熟?!/他不就是共党头面人物顾凤鸣吗?/对,快上去抓住他,好领赏格!
〔这几名中统特务疾步下场。
〔二道幕升起。
〔钱雄飞从他的办公桌后站起身来。
钱唱:
暮色昏暗日西沉,
乌云密布风满楼。
星星点点灯闪烁,
隐隐约约旗飘浮。
眼见形势多严峻,
日夜守住老虎口。
(接白)冷静,严谨,忠诚——(接唱)
战斗在敌人心脏里,
意志坚强精神抖擞!
〔一位中统女机要员上场。
特:处长,武汉急电。
〔钱雄飞接过电文。
〔收发人员致礼后下场。
〔钱雄飞查看电文,大吃一惊,旋即镇静下来。
钱唱:
顾凤鸣他江城已被捕,
为保性命甘愿当叛徒。
竟想出卖周恩来,
疯狗狂吠乱攀附。
情势危急如累卵,
当机立断莫延误!
(接白)来人啊!
〔一中统特务上场。
特:处座,有何吩咐?
钱:(明知故问)局长现在在哪里?
特:(小心翼翼地)难道处座忘怀了——现在是礼拜六晚上,局座他下午就早早乘快车去上海啦。
钱:哦,对啊,局座是去了——?
特:(察言观色)处座只要想想——去了就是取乐;取乐便是去了。所以局座是去找他的相好啦,说不定要礼拜一才回南京呢。
钱:(继续言不由衷)有没有地址?还有,有电话吗?
特:没有,没有!局座的香巢,只有贴身保镖和司机才知道在什么地方。属下从来不敢打听。
钱:我知道了,下去吧。
〔中统特务致礼后下场。
〔钱雄飞走向侧幕,站定。
钱:(对幕内)诸位,这里有几张舞会票子,请各位前去捧场。
〔又一位中统女机要员上场,她高兴地接过票子。
特:那我们就走啦!
钱:去吧去吧,这里有我。
〔她临下场前回头给钱雄飞一个飞吻。
〔幕后传来一群女机要员唧唧喳喳的感谢声欢呼声——多谢处座/谢谢主任/那我们就赶场子去啦/赶快让我补补妆等等。
〔另一位中统女机要员上场。
特:处长,你看,要走了要走了,偏偏又来了一份武汉急电。
〔钱雄飞接过电文。
〔这一位中统女机要员转身急步下场。
钱唱:
舞会票子作诱饵,
调虎离山不含糊。
又见密电再催逼,
要求亲自见委座。
幸亏上司徐恩铮,
花天酒地在黄浦。
电文先行来扣压,
报告恩来急如星火!
〔钱雄飞走进侧幕(下场)。
〔灯暗转,幕后合唱声起。
幕后合唱:
六道密函接踵来,
电波急把消息送。
沧海横流赖砥柱,
乱云飞渡仍从容。
〔舞台灯光复亮,周恩来在场上。注意到舞台一侧茶几上有一盆花。
周唱:
汪精卫三镇分共,
反动派宁汉联手。
八一起义南昌城,
队伍南下驻汕头。
不幸疟疾病缠身,
战友护送去港九。
辗转回到上海来,
浦江依然向东流。
〔沈薇薇从里间走出急步上场。
沈:周伯伯,南京密电!
〔周恩来接过电文后,沈薇薇转身下场(走进里间)。
周:(大吃一惊,异常气愤)顾凤鸣在武汉表演魔术时被捕,武汉地下交通机关鄂西联县苏维埃和红二军团驻武汉办事处全部遭受破坏,十多位同志被捕牺牲。他还要面见蒋介石,交代绝密情报!(接唱)
顾凤鸣十余年身居高层,
掌握了多少处联络地点。
幸亏有钱雄飞暗递情报,
火速通知同志们赶快搬迁!
(接白,对里间呼喊)薇薇,薇薇!
〔沈薇薇应声从里间走出,急步上场。
沈:怎么啦?周伯伯,看你脸色这样差!
周:党内高层出了叛徒,许多地下联络站必须立即撤离!薇薇你赶快拆除连接,把收发报机转移走!
沈:知道了。
〔沈薇薇急步走进里间(下场)。
〔沈师母和几名地下联络站人员从里间走出(上场)。
母:周少山同志,哪些重要文件必须转移,剩下哪些文件需要销毁?
〔周恩来和他们开始整理,最后决定有一个包装必须带走。周恩来把它捏在手中。
〔沈薇薇从里间走出急步上场,她手里提着一个小皮箱。
沈:周伯伯,收发报机就藏在箱子里,现在要去哪儿?
周:去一个叛徒不知道的地方!不过,这是我单线联系的联络点,路很远,只能由我亲自带了你去。留下的同志赶紧销毁文件,尽快撤离!
母:你赶快去吧,这里放心就是!
周:还有好几个地点,也要分头去通知到,先近后远!
母:(推着周恩来和沈薇薇出门)知道知道,我们马上都会安排的!
〔周恩来和沈薇薇,一人带着文件,一人提着皮箱,出门(下场)。
母:赶紧分工,看有哪几个联络站快去分头通知!
〔场上众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商量定局。
母:你们几个年轻力壮跑得快,赶快走吧,这里我来清理现场。
〔这几名地下联络站人员放下手头的文件资料疾步下场。
〔沈师母首先把那盆花放到窗台上,然后边整理边用铁桶脸盆等作为烧毁文件资料的容器。
母唱:
突如其来情况急,
风云乍起变了天。
可恼叛徒骨头软,
可恨叛徒起歹念。
但愿薇薇早转移,
但愿领导得安全。
〔幕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群中统特务上场,他们一拥而入后散开形成包围圈。
〔一部分进入里间搜索无果再次回到场上,为首的一个把沈师母一把推开,另外有几个想抢出燃烧着的文件,结果手被烫得哇哇直叫。
特(为首的):喂,老太婆,别人都到啥地方去了?
母:东家怎么会告诉西家呢?我不知道。
特:你敢讲你不是共党?!
母:我一个女佣人,就是你嘴里讲的老太婆,怎么会参加什么党不党的。
特:哼,还要强嘴!明明你在烧共党秘密文件!
母:我一个老太婆晓得点啥,东家临走关照我烧,我就烧。早点烧掉好回乡下。
特:好啊,够狡猾狡猾的!真是烧熟的鸭子,只剩一张嘴巴硬。带走!
〔特务围上来。
母:(解下围裙,掸一掸)走就走!
〔特务头目手一挥,叫停。
特:慢!(眼珠子一转)离开之前,你要亲手把这只花盆从窗台上搬下来,摆回到茶几上面去!
〔场上所有特务全神贯注,盯紧了看着她。
母:(镇静,坦然)搬就搬,有啥大不了。
〔沈师母边说边起步走向窗口。只见她捧起花盆走回几步,突然返身用力将花盆扔向窗户。
〔幕后传来窗户玻璃粉碎,花盆掉落窗外的声音。
〔特务气愤异常。头目拔枪射向沈师母。
〔聚光。沈师母中枪,一手捂住左胸,鲜血涌出,摇摇晃晃最后倒在地下。
〔幕后悲壮音乐声起。
〔大幕合拢。

第五场:锄奸
场景:威海卫路802号二楼卧室
时间:锄奸行动当晚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周恩来赵容和两名地下联络站人员上场。
周:我和张欣华到楼上去谈,你们守在楼下就是。
赵:知道了。
〔周恩来前行下场;赵容和两名地下联络站人员后退,转身下场。
〔二道幕升起。
〔幕后传来张欣华的招呼声。
张:周老板,请上楼来。
〔张欣华前导,周恩来一并上场。
张:周老板,请坐啊。
〔两人就座。
〔张欣华递过香烟,周恩来摆手;张欣华自己点燃了一根,缓缓地吐出烟圈后开口。
张:周老板,好久不见。这么晚了,是哪阵风把你给吹来啦?
周:顾太太,组织上有好一阵子没有你先生的消息了。家里可有他的消息?信件或者电话?
张:哪会有呢。这种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生意经,要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啊。
周:你也是一名共产党员,对着斧头镰刀宣过誓,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张:(冷笑)嘿,嘿,嘿!想当初——(站起来接唱,边唱边来回走动)
市民政府好辉煌,
昙花一现成空忙。
共产主义多理想,
只怕本是乌托邦。
工人起义早溃败,
老蒋手里握武装。
江浙财阀都来拥戴他,
上海滩外加有青红帮。
可还记得四一二,
鲜血染红黄浦江。
共产党眼看不景气,
小泥鳅难以掀大浪。
就说你——你这位曾经的总司令,
还不是像丧家之犬东躲西藏!
周:哈哈哈哈——(接唱)
看来你们夫妻俩,
天生一对地成双。
丧失信心和意志,
思想倾向早叛党。
今日重到旧地来,
实不相瞒对你讲。
顾凤鸣他在武汉遭逮捕,(注意到张欣华不动声色毫不惊讶)
当叛徒贪生怕死写供状。
多少同志被出卖,
江夏大地血流淌。
他要求面见蒋介石,
他企图遗祸吴凇江,
他梦想升官又发财,
他不顾当年战友遭祸殃!
他是否和你有联系?
他现今何处把身藏?
他欠下几多血泪债,
他休想逃避不抵偿!
(接白)张欣华,你快老实说来——既然顾凤鸣不曾回来过,那你想一想,哪儿可以找到他,或者和他联系上?
〔张欣华停步,在茶几上揿灭烟头,转身,假意想起。
张:等等,我想起来了——(装模作样地翻寻出一个本子)有一个电话号码,不妨打打试试。
〔张欣华拨打电话。
张:(低声地,有些字句又故意高声让周恩来听到)喂,请问是——哦,对对对,我是顾凤鸣的太太张欣华啊。有凤鸣的消息?太好了!那你快来啊,周少山现在就在我屋里厢——。(话音未落,话筒被周恩来一把夺过。张欣华惊谔地望着他——)你——你要做啥?!
〔周恩来不予理睬,一声不吭地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声音。
幕后画外音:(轻轻地,从话筒里传出)喂,张太太,你要稳住他,我们马上出发!
〔周恩来扔下话筒,转身步步逼近张欣华。
张:(恐惧地,步步后退)你,你——(突然,她狂叫起来)周少山要杀人啦!
〔张欣华转身想要逃离,在她逃奔下场途中,周恩来拔出手枪,一击命中。
〔张欣华仆倒在地。周恩来上前把她尸体翻转,确认她已死亡。
〔紧接着,幕后传来楼下连发的枪声以及几个人被击中倒地的杂乱声音。
周:(朝侧幕内,大声询问)怎么啦?
〔赵容急步上场。
赵:报告!我们一听到楼上枪声,也就同步把楼下的几个都干掉了!
周:(失望、懊伤,但强行克制保持冷静)那,那快安排人手善后!
赵:遵命!我们撤!
〔舞台灯光顿时熄灭。
〔大幕合拢。

第六场:转移
场景:地下党某秘密联络点
时间:中央机关撤离上海之时
〔大幕拉开。周恩来和一批地下党员在场上。
钱雄飞画外音:报告中央机关——叛徒顾凤鸣丧失价值已经被秘密处死。
群情欢呼:无耻叛徒!/恶有恶报!/这下子,看这条疯狗还能咬谁!等等。
周:同志们,白色恐怖还是十分嚣张,我们切切不可麻痹大意啊。(接唱)
叛徒虽然被处死,
斗争环境仍艰险。
我们要胆大心细更谨慎,
越是艰险越向前!
群唱:
我们要胆大心细更谨慎,
越是艰险越向前!
周:大家就照研究方案分头行动吧。
〔场上一应人等下场,唯留周恩来在场上。
〔周恩来或思考问题或翻看文件或接听电话。
〔李立三上场。
李,恩来,方才共产国际李德同志又派人来催问什么时候再举行一次飞行集会?
周:(震惊)还要来一次飞行集会?!
李:共产国际的指示,总不能不听吧?
周:(手抚额头)不能不听?!难道我们还要听任那么多好同志白白地流血牺牲吗!
〔见周恩来陷入沉思,李立三悄然下场。
周唱:
却为何依然是——
长夜难明赤县天。
却为何照样是——
魑魅魍魉舞翩跹。
却为何仍然是——
重重大山压在肩。
却为何照旧是——
劳工大众苦黄连。
共产国际又指示,
一而再三学苏联。
生搬硬套无出路,
飞行集会太冒险。
革命群众无枪戟,
白色恐怖霸王鞭。
党的处境更困难,
地下斗争倍辛艰。
反复掂量细思忖,
无谓牺牲需避免。
为什么效法苏联不可取,
为什么前进道路总有偏。
百结回肠思绪滚,
革命意志经磨练。
我们苦难的中华民族啊,
神州大地要何时才能得见艳阳天?
〔潘永年急步上场。
潘:这是地下联络站送来的一份密信,指名要翔宇弟亲拆。
〔潘永年递上信件后转身下场。
〔周恩来拆信。
朱德画外音:翔宇弟,多时不见,十分挂牵!
周唱:(读信)
欧洲初识弟兄谊,
南昌阔别常思念。
中央组织在上海,
辗转相托寄鸿雁。
专函拜望翔宇弟,
祝愿平安与康健。
遥望浦江心潮涌,
往事历历在眼前。
曾经被拒陈独秀,
再次申请幸晤面。
志愿入党鼓勇气,
柏林长谈夜不眠。
出语非凡神采奕,
举手投足风度翩。
倾心结交成知己,
意气相投是忘年。
八一起义分别后,
一度留守三河边。
湘粤边境到赣南,
宁冈会师喜心田。
独有此地风景好,
红色政权来创建。
分田分地真忙碌,
朝气蓬勃开新天。
瑞金城捷报频频传,
苏维埃气象万万千。
八角楼鼓声在召唤,
井冈山秋叶已红遍。
盼望你啊等着你,
盼你来共同携手擎利剑。
我们革命弟兄再度重聚首,
并肩奋战迎接胜利笑开颜。
(接白)诚如毛委员所说——中国的首要问题是农民问题。革命取得胜利的关键途径是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接唱)
沉沉甸甸几张纸,
密密麻麻一书笺。
柳暗花明景象好,
雪中送炭肺腑言。
字字句句人振奋,
字里行间动心弦。
朱毛会师大联合,
热诚迎候归来燕。
不用迷信那莫斯科,
不必把上海再留恋。
武装起义要获胜,
不在城市在乡间。
农民问题为首要,
革命途径是关键。
党中央理该来转移,
党中央即刻要搬迁。
融入革命大熔炉,
汇入洪流谱新篇。
向往那红色根据地,
真理的阳光有应验。
八角楼向我来招手,
井冈山红旗插峰巅。
玉阶兄长召唤我,(备注:玉阶兄即是朱德)
情切切更意绵绵。
高瞻远瞩,
条分缕析;
撤离闹市,
迂回山间;
兄弟情谊,
最是挂牵;
斧头镰刀,
心心相连;
革命事业,
定要实现。
同志们啊等着我,
到赣南和你们一起打造开新天!
(接白)李立三同志,立即通知中央机关带领所有身份已经暴露的地下党员随同转移赣南!还有,特别关照我的女儿沈薇薇跟着邓颖超她们家属一起走!
李立三画外音:那末,共产国际的李德同志呢?
周:我们都转移了,他还能一个人待在上海?自然一起撤离!
〔周恩来隐没。
〔天幕上呈现中央机关秘密转移各联络站交接的情景,画面在紧接着的画外音结束时消失。
〔徐恩铮隐现。
蒋介石画外音(责骂声):娘希匹!像当年我的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这样杰出的人才,策反不成抓捕不成,居然还让他从你们眼皮底下撤出上海投奔到了苏区!真是一群饭桶!
徐:(两腿并拢,低头鞠躬)委座训斥得是,卑职无能。
〔徐恩铮转过身来,对下属发火。
徐:你们他妈的,统统是一群饭桶!
画外音:是!属下无能,局座训斥得是。
〔徐恩铮内心焦躁,不断搓手,在台上来回踱步,最后一拍脑袋,跺一跺脚,双手挥舞,喊出声来。
徐:有了,我就是这个主意!
〔徐恩铮隐没。
〔报童上场,叫卖报纸。
童:卖报,卖报!快来看伍豪等243人脱离共党启事。时报、新闻报、时事新报、申报于民国十一年2月16日起连续登载六天整!卖报,卖报!
〔报童下场。
朱德画外音:笑话!恩来同志早已到达中央苏区,这条启事不是在胡说八道吗。
毛泽东画外音: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布告——郑重声明:事实上伍豪同志正在苏维埃中央政府担任军事委员会的职务,不但绝对没有脱离共产党的事实,而且更不会发表那个启事里的荒谬反动的言论。
〔报童上场,叫卖报纸。
童:卖报,卖报!今天3月4日,申报刊出《巴和律师代表周少山紧急启事》。卖报,卖报!
〔报童下场。
〔天幕上逐行显示——“巴和律师代表周少山紧要启事:兹据周少山君来所声称:渠撰投文稿曾用别名伍豪二字;近日报载伍豪等二百四十三人脱离共党启事一则,辱劳国内外亲戚友好函电存问;惟渠伍豪之名除撰述文字外,绝未用作对外活动,是该伍豪君定系另有其人;所谓二百四十三人同时脱离共党之事,实与渠无关;事关个人名誉,易滋误会;更恐有不肖之徒颠倒是非藉端生事;用特委请贵律师代为声明,并答谢戚友之函电存问者云云前来。据此,合行代为登报如左。”
〔军乐进行曲中大幕合拢。

尾声:永生
〔哀乐声中,大幕拉开。
〔天幕上随之显示当年四五天安门清明节情景。背景音乐激越高昂。
男声朗诵:
万恶的四人帮妄想以莫须有的叛徒和投降派罪名强加到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头上,完全是痴心梦想!
女声合唱:
欲悲闻鬼叫,
我哭豺狼笑。
洒血祭雄杰,
扬眉剑出鞘。
〔男女声再度合唱这四句歌词后,天幕上人物动态定格。幕后合唱声起。
幕后合唱:
广场民意动天地,
百年伟人永铭记。
一曲史诗上海滩,
敬献人民好总理,好总理。
〔天幕上最后呈现敬爱的周总理遗像。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2015-02-13 15: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