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根的飘萍

by 土干

羊年是我第一个没有父母的春节,不想父母不可能。

过年是孩子们最欢乐的日子,不用上学了,猛吃猛玩,还有很多新礼物。我早已不是孩子。

小时候过年的记忆就是父母值班,姐姐和我在家,很安静。我记得姐姐看书,却不记得我做些什么。父母虽然值班,吃饭还是回家吃的。值班一定不如上班忙碌,而且节假值班一天可补偿休假两天。那不久的两个假日,让人想想就会笑,所以他们心情好。

我们过年比平日吃得好,因为凭票可以买到节日供应。所有房间要亮着灯,亮堂堂。除夕要吃一条整鱼,不能吃完,也不能给鱼翻身。这叫年年有余,年年吉祥。据说给鱼翻身会有败运。

若读描写过年的文章,多是这样的话:“我小时候……,”这就会讲到故乡、习俗、文化,接着就是落叶归根等等各种分枝的跑题大散文。

现在国内富裕起来了,在国外的学子又开始往回跑,希望在国内安度晚年。而第二代华人却在国外扎根了。你让他们回国,中文跟不上,日子自然不好过。总之,近百年我们总在骨肉分离的境况中。

我的一个澳大利亚同事在系里工作一年,没工资。我问谁养你呢?她说澳洲工资高,她有存款。当然,一年后,她有工资了,但是比澳洲的低。为兴趣工作是一种境界。我是否做得到?答案是否定的,我属稻粱谋之类。

在钱和健康不是问题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愿意在流浪之后,回到故乡呢?窦文涛说他是无根的飘萍。说完,他自己成了大红脸。我却在想,我可能大概也属于飘萍吧。我理解的飘萍就是没有自己的人生规划,被命运推着走,飘到哪里就活在那里。

飘萍也许是自私的,也许是无奈的,甚至也许是一种能力。飘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并活下来,不容易啊。很多人为了家乡的饭菜,为了熟悉的乡音,为了儿时的记忆,义无反顾地回到故乡。

据说有的养老院把住处布置的像他们青壮年的时候一样,从前的家具,从前的音乐,从前的电影,还有同时代的人,老人的身体状况普遍改善。而没有生存在这样环境中的老人患痴呆症的比例大幅度提高。可见人的思乡怀旧多强烈,以至于思怀到生病的程度。

飘萍的思怀是淡的,或说容不得思怀。飘萍被风吹得飘忽不定,活在今天,告别昨日。年龄不是拒绝接受新奇的理由。飘到哪里,随遇而安。

[youku]http://v.ifeng.com/include/exterior.swf?AutoPlay=false&guid=017a4006-5cc5-4acc-af40-bde7d01314ac[/youku]
http://v.ifeng.com/include/exterior.swf?AutoPlay=false&guid=017a4006-5cc5-4acc-af40-bde7d01314ac
2015-02-27 21:5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