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电话引发的血案

by 赵燮雨

独幕悬疑推理剧:一只电话引发的血案

编剧:[美] 赵燮雨

说明:剧名构思来自胡戈成名作网络创意剧“一只馒头引发的血案”。

前言:

请先看下面这段文字——
Earl Derr Biggers (1884~1933)
  厄尔•德尔•比格斯以华人警探为主角的构想来自于1919年在檀香山渡假时,看到报上一篇赞扬华裔警探杰出表现的报导。在此之前毕格斯就已经是一位相当有成就的作家,早年他为地方报纸写剧评和幽默小品,1913年他的第一本小说《Seven Keys to Baldpate》出版后一炮而红,不仅改编为百老汇舞台剧,还两度改拍成电影。

  1925年华人警探陈查礼正式与读者见面,后来还跃上大银幕,由二十世纪福斯公司拍成陈查礼系列电影,于1930和40年代风靡一时。事实上毕格斯总共只创作了六部陈查礼系列小说便于1933年辞世。
有感于当今推理剧目话剧舞台到处被一个白人老太太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侦探波洛和马普尔小姐占领着,决定编写两出有华人警长陈查礼出场的戏曲剧本(当然,本着编剧一以贯之的做法还包括以及由此转化而来的话剧电影剧本以及中篇弹词脚本)。

显然,这个剧本糅合了百老汇好莱坞经典《电话谋杀案》的相关桥段,特意把原警长的机敏破案让位于华人警长陈查礼,并将场景完全移植至中国某海滨城市。


郑重声明——和世界名著改编的剧本《巴黎圣母院》以及新编剧本《倩影魅影》一个样,希望在剧场海报和说明书上特别注明:因有惊栗画面,谢绝少年儿童入场,凡心脏不适和血压偏高者事先和医生沟通后慎入。


同名中篇弹词脚本分回回目:

第一回;绿云压顶
第二回:策划谋杀
第三回:真相大白



一只电话引发的血案

编剧:[美] 赵燮雨



场景:
财富银行副总经理汤梦如家底楼客厅,透过拉开着窗帘的落地长窗可见室外长廊;室内有老板台那样尺寸的写字台,台上有座机等。可见除大门外,另有一道门通往卧室。再有一道门通往厨房。特别注意到客厅进门处有一个衣帽架竖立在那里。
时间:国际著名交响乐团指挥马克文回国巡演第一站演出期间,其时还只有座机通话。

出场人物:
汤梦如,财富银行副总经理,上流人物,绅士风度,电话谋杀案主犯
葛碧莲,汤梦如妻子,楚楚动人,颇有文艺气息,电话谋杀案嫌犯
马克文,国际著名交响乐团指挥,葛碧莲旧爱,陈查礼挚友
陈查礼,夏威夷华人警长,音乐发烧友,特意休假伴同马克文回国巡演
盖斯特,财富银行下属某分行襄理,电话谋杀案从犯,深陷其中反而遭致身亡
哈精武,当地探长,粗心大意,主观武断,险些酿成大错
警察两名,群众脚色,一胖一瘦,分别称为甲乙

备注:上场人物仅八位,独幂剧布景无需更换非常适合小剧场演出以及校园戏剧。


幕后合唱:
阔别多年相思苦,
海外游子喜还乡。
孰料电话铃声响,
谋杀凶犯已登场。
〔在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远处,海港码头的汽笛声传来。
〔交响音乐声起。
〔葛碧莲穿着睡袍急急忙忙地从卧室中走出来,拉开大门取来当天的报纸上下寻找相关新闻报道。开门之际可见门口有擦鞋专用尺寸较大的一块地毯,报纸就被送报人扔在地毯上。
葛碧莲:(兴奋地)找到了,找到了!一点不错啊,真是好消息!(接唱)
昨夜电台播新闻,
今早果然登朝报。
交响乐团海外来,
娱乐版面头一条。
多年不见克文面,
菩萨跟前常祷告。
祝他身体多健旺,
巡演名声步步高。
今日里,
总算如了我心愿,
荣归故里正显耀。
〔葛碧莲在写字台上翻找,找到一把剪刀(原来她要剪报收藏)。
〔葛碧莲把剪下来的报道放在从写字台抽斗中拿出来的收藏夹中。
葛碧莲:(捧着收藏夹,喜不自胜,异常感慨)收藏夹呀收藏夹,多少年了我一直追踪着你的足迹。(接唱)
厚厚一本收藏夹,
秘藏闺房心中宝。
回想当年忆旧情,
你弹我唱乐逍遥。
不料父母嫌他穷,
吹拉弹奏出息少。
金融行业招佳婿,
另配婚姻觅天骄。
谁知乐团英才出,
声声天籁响九霄。
今日扬眉吐气时,
盛妆笑迎凤还巢!
〔葛碧莲放回收藏夹,急步下场。
〔汤梦如睡眼惺忪地上场。
汤梦如唱:
沉梦酣甜谁先觉?
自诩商海惯弄潮。
股市扬波又冲浪,
顺风顺水一路跑。
日夜盼望利市发,
心中总是默祈祷。
谁知天不从人愿,
恶熊猖獗如何好。
账面亏空怎么办,
补了西墙东墙倒。
左思右想难难难,
无有良策真烦恼。
〔汤梦如来回踱步,不断搓手。
〔葛碧莲盛装上场。
〔汤梦如诧异地看着她,围着转圈打量。
汤梦如:咦,这么早你打扮得漂漂亮亮地要干吗呀?
葛碧莲:我马上要赶去码头接人!
汤梦如:连早饭也不吃啦?!
葛碧莲:恐怕时间来不及了,我到码头那里会解决的。别担心我,哦,回头你自己弄早餐吧。
汤梦如:嗳,你倒是要去接谁啊?
〔葛碧莲不及回答,拿起坤包急步下场。
汤梦如:(自言自语)干嘛这样子风风火火的啊。
〔汤梦如走到写字台前,发现当日报纸被剪掉了一大块。
汤梦如:咦,刚来的报纸怎么就剪掉了一大块呢?哦,娱乐版,什么重要消息?
〔汤梦如来回踱步。突然,他转到写字台后拉开抽斗翻找。最后,他翻出了那个收藏夹。
汤梦如:剪贴收藏夹?!(打开一看,怒不可抑)这,这全都是他——马克文!啊?!居然还有以前保存的情书?!(接唱)
厚厚一本收藏夹,
(她)秘藏抽斗赛珍宝。
回想当年忆旧情,
他俩原本是知交。
丈母嫌他家贫寒,
音乐技能不看好。
棒打爱侣两拆散,
美女拥入我怀抱。
妻子名下设基金,
岳家财富有依靠;
财色双收心花放,
银行职位步步高。
几年来,
和谐美满安乐窝,
莫非今朝难守牢?
一封情书在眼前,
刺在心坎似钢刀。
昔日情敌再勾搭,
难抑胸中怒火烧。
青苹之末逆风起,
唯恐金屋会倾倒!
(钟声打了七点,接白)唉,赶紧吃了早饭还得去上班!不知道今天开市行情如何?
〔汤梦如下场。
〔灯暗转。
〔灯复亮时,舞台上室内并没有开灯。唯见远处晚霞满天。是为当日傍晚。
〔葛碧莲正站在落地窗前全神贯注不住向外探望。注意到她又换了一身盛装。
〔汤梦如上场,经由落地长窗外走廊(下同)。他用钥匙开门入内(此时门灯大亮,显示他开门动作),在门边放下公文包,脱下风衣挂在衣帽架上。他转身后站立不动,神情黯然远远地打量着葛碧莲的剪影。
汤梦如背唱:(不由自主,赞赏)
落地长窗现倩影,
正当夕照霞光映。
亭亭玉立风姿美,
出神入化难转睛。
眼生幻觉忆当年,
鸿运高照两相亲。
时过境迁至今朝,
彼消此长该收心。
谁知晓,(气愤地)
同窗恋人海外返,
死灰复燃泛旧情。
此心还归他人手,
难忍绿云压头顶!
胸怀歹念烈焰起,
醋缸打翻寒意侵。
分道扬镳是选项,
大路朝天各自行!
(警觉,接背白)分手?不,不能啊——如果说我和她离婚,岂不是就要人财两空吗?
〔汤梦如按门旁开关,室内大放光明。
汤梦如:(换了一张笑脸)怎么不开灯啊,在想什么呢。
〔葛碧莲闻声一惊,如梦方醒,转身面对,走近丈夫。
葛碧莲:哦,你回来啦。还记得吗——母校同窗马克文回国来了。
汤梦如:(佯装不知,故作惊讶)怎么,他出去兜了这么些年,还是回来了啊。
葛碧莲:他指挥的交响乐团从今晚起在本市音乐厅连演三场。待会儿要送票子来。
汤梦如:(假装毫不在意)是吗?
〔马克文陈查礼上场。大门处灯光照明显示出马克文站在地毯上在按门铃。注意到陈查礼穿着和汤梦如一模一样的风衣,两人的身高体态也很相一致。
〔门铃声响。门灯大亮。
〔葛碧莲急步上前开门。马克文陈查礼进门,门关上之后大门处灯光熄灭。
葛碧莲:(对汤梦如)我来介绍——这一位是夏威夷警长查礼陈,马可文的超级粉丝。就按照我们习惯叫法——陈查礼陈先生好了。我早上就是到码头去迎候他们。(对陈查礼)这是我丈夫汤梦如。
陈查礼:汤先生好。
〔陈查礼礼貌地伸手,两人握手。
〔汤梦如马克文两人对视,背唱。
汤梦如/马克文背唱:
当年情敌又重见,
狭路相逢在今朝。
还是笑脸来应付,
免得尴尬多糟糕。
〔马克文打破僵局,掏出两张戏票。
马克文:(对葛碧莲)喏,今晚首演,答应你的两张戏票。
〔葛碧莲接过来一看,大喜。
葛碧莲:哎呀,太好了!还是贵宾席呢。
〔葛碧莲扑上前去,抱着马克文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后分开。
葛碧莲:谢谢,谢谢。(对汤梦如)梦如,我们先出去用餐替克文接风,然后一起去听音乐会。
汤梦如:(摊开双手)太可惜了。我不能陪你去。
葛碧莲:怎么啦?难得一次,你陪我去嘛。
汤:你知道我不懂音乐,去了也是对牛弹琴。再说,快到月底了,行里要结账。审计也要来对帐,今晚还得加班呢。
马克文:(心中窃喜,但故作遗憾)太遗憾了。
葛碧莲:克文,陈先生,那我们快走吧。饭店座位我早就订好了。(对汤梦如)看来,你还得自己对付一顿。
汤梦如:没有关系,我会自己安排。你放心。
〔马克文陈查礼和汤梦如作别,随同葛碧莲出门,一起下场。
〔汤梦如假惺惺地表示欢送。等他们离开之后,连连顿足。
汤梦如:哼!旧情人,首演场,贵宾席,音乐会,码头迎候,酒店接风,——老天啊!(接唱)
重逢旧侣多亲热,
两人眼笑又眉开。
(我)胸口郁结添块垒,
怒气不打一处来。
眼冒金星欲发威,
一腔愤懑步难抬。
心愤懑,
步难抬,
需理智,
休怨艾,
定定神思做安排。
小不忍则乱大谋——
谋定而动才能有作为!
〔灯暗转。
〔舞台灯光再度亮起,仅保持晦暗亮度。
〔字幕:当晚。
〔汤梦如穿着睡衣在场上来回踱步,不住看表。
汤梦如唱:
耳听声声自鸣钟,
戾气阵阵堵心胸。
音乐会一场早完,
醋味儿五内汹涌。
难道她不思归家?
难道她流连芳丛?
难道说,难道说他俩已经勾搭?
难道说,难道说二人情愫暗通?
孰可忍她红杏出墙?
更难忍我人财两空!
〔葛碧莲上场 ,她用钥匙开门入内(此时门灯大亮,显示她开门动作)。
〔葛碧莲进门后,门灯熄灭。
汤梦如:回来了?
葛碧莲:回来了啊——(接唱)
首演场一票难求,
音乐会掌声雷动。
谢幕几次三番难退场,
哎呀呀,这余音绕梁至今回响在耳中。
汤梦如:就算等谢幕,也不至于这么晚啊?
葛碧莲:这又有什么!我和他们一起吃宵夜去啦。实在是太晚了,我休息去了/
〔葛碧莲下场(进入内室)。
汤梦如:嘿,我等她一直等到这么晚,等回来的却是一个丢了魂的女人!
〔舞台灯光暗转。复亮后显示字幕,汤梦如一个人在场上沉思。注意到那件风衣仍然挂在衣帽架上。
〔字幕:第三天晚上。
汤梦如:她又去听音乐会了。一连三天演出,连看三场!哼!(接唱)
犹闻场内闹盈盈,
越觉家中清冷冷。
书生意气怨不得,
强压怒火咬牙根。
待等襄理他来到,
借刀杀人细理论!
〔盖斯特上场。门铃声响——他在按门铃。(此时门灯大亮,显示他的动作)。
〔汤梦如应门,开门让盖斯特进来。门灯熄灭。
盖斯特:(小心翼翼地)汤总,把我叫到家里来,有什么吩咐?
汤梦如:(冷静兼冷酷)你知道的——审计快要来了。
盖斯特:(心头一惊)知——知道。
汤梦如:(逼上一步)那你经管的投资账号怎么办?
盖斯特:(心头再是一惊)我,我经管的投资账号?!
汤梦如:(盯紧)难道不是你?
盖斯特:(试图反诘,但十分软弱)不,不,每一次操作不都是,都是汤总你,你的指令吗?
汤梦如:(冷笑)你有证据?!
盖斯特:(惊醒,泄气)账号都是用我的姓名开设!
〔盖斯特跌坐在沙发上,汤梦如逼上前去,俯视盖斯特。
汤梦如:(胜算在握,步步深入)挪用客户钱款,私下炒股失败,看你怎样收场!回家等着拎了铺盖卷去蹲提篮桥吧!
盖斯特:(惊恐万分)啊?!(接背唱)
代人受过太惶恐,
审计到来查亏欠。
惟求汤总发慈悲,
指点生路一线天。
(接白)汤总,我上有老下有小,当中还有个大肚皮的快要生养了,我,我绝对不能失去襄理这个位置啊!
〔盖斯特从沙发上爬起,连连哀求。
汤梦如:(语气轻飘飘)我倒可以给你指一条生路。
盖斯特:生路?真的?
汤梦如:(语气轻飘飘)只要你有足够胆量,听我的安排。
盖斯特:胆量?!
汤梦如:对。
盖斯特:(疑惑)你要我做什么呢?
汤梦如:明天,那个海外来的交响乐团结束市内三天演出,要到远郊去献演一场。我妻子她已经连看了三天,不会再跑那么远去捧场。到时候,你会在门口进门擦鞋的地毯下面找到一把开门的钥匙。
盖斯特:钥匙?!
〔汤梦如招呼盖斯特凑上前来,跟他耳语。
汤梦如:怎么样?干不干?
盖斯特:(迟疑地)我,我——。
汤梦如唱:
天衣无缝好计划,
顺顺当当进我家,
待等电话铃声响,
盖斯特背唱:(双手一摊)
逼上梁山无办法!
〔盖斯特拉开房门,盯着那块地毯发呆。
〔汤梦如走过来,从裤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塞在盖斯特手里。
〔舞台灯光暗转。
〔字幕:第二天晚上。
〔幕后传来汤梦如的声音。
汤梦如:碧莲,我走了。去夜总会要谈一笔信贷,客户应酬嘛,回来会很晚。你自己先睡吧。
〔幕后传来葛碧莲的声音。
葛碧莲:知道了。连着三天音乐会搞得很晚,困着呢。今天正好可以早点睡觉。
〔汤梦如从卧室走出,悄悄地打开葛碧莲的坤包取出钥匙,拉上拉链放回原处。
〔汤梦如轻手轻脚地穿上风衣,出门后将钥匙偷偷地放在地毯下面——此时门灯亮起,以便让观众看清他的动作。
〔门灯熄灭,汤梦如下场。(门是那种一拉就关上的门锁。)
〔幕后传来葛碧莲轻轻的鼾声。
〔幕后传来时钟打十一下的声音。
〔盖斯特蹑手蹑脚地上场,做贼心虚,一路回头张望。他站立门口,偷偷地取出汤梦如放在地毯下面的钥匙——此时门灯亮起,以便让观众看清他的动作。
〔盖斯特开门,门灯熄灭。
〔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悄悄地推开。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地板灯的微弱光亮。盖斯特关上房门,轻轻地走到落地长窗的窗帘背后躲藏起来。
〔令人窒息的寂静。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无人接听,电话铃声继续不断。
〔葛碧莲穿着睡衣,睡眼惺忪,以慵懒的步伐上场(从卧室里走出)。
葛碧莲:(嘟囔)谁啊,这么晚还打电话?
〔葛碧莲耷拉着脑袋走到写字桌旁接听电话。注意到此时她面对观众。
葛碧莲:喂,喂?
〔葛碧莲连呼几声,对方没有回音。她正在纳闷时,盖斯特从落地长窗的窗帘背后走出,冷不丁地用长统丝袜套过葛碧莲的头部勒住她的头颈。话筒掉在写字桌的边沿外,在那里晃荡着——显然,此时对方没有挂掉,能听得到这边的声响。
〔盖斯特用力收紧,葛碧莲拼命挣扎。她本能地向后扑倒在写字桌上,两手乱抓,恰巧她右手抓到了那把剪刀。葛碧莲用力握着剪刀朝盖斯特后背扎去。
〔盖斯特大叫一声,松开长统丝袜。葛碧莲大口喘气,死命地推开盖斯特。他摇摇晃晃地倒下,正好朝天仰倒。(可以想见那把剪刀更深地扎进。)
〔盖斯特倒下的瞬间,又大叫了一声。
〔葛碧莲惊恐万分。她抖抖索索地迈步上前察看。她把一张餐巾纸放在盖斯特的鼻孔前,发现他已停止呼吸。
〔葛碧莲又小心翼翼地把盖斯特翻过身来。那把扎在他身上的剪刀在聚光下触目惊心。葛碧莲大叫起来。
葛碧莲:天哪!他,他,他死了!
〔聚光熄灭。
〔葛碧莲双手抓住自己的睡衣胸前,步步后退。
葛碧莲唱:(受到极度惊吓,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
这,这,这真是闭门家中坐,
偏,偏,偏就会祸从天上来。
不速之客行凶犯,
反而倒毙在室内。
剪刀是我亲手扎,
谁能证实是,是,是我被迫要自卫。
方寸大乱——我,我惊魂散啊,
事到临头——心头乱麻怎解开?
(接白)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梦如还没有回来,克文也不在我的身边!(忽然想起)电话?!是谁打来的电话?对方应该听到凶手加害,我自卫反击的全部过程!对了,他一定可以给我作证!
〔葛碧莲扑过来,抓起那个垂在写字桌边上半空中的话筒。
葛碧莲:喂,喂,请问,你在那边听到了那个凶犯要勒死我,我不得已拿剪刀自卫了没有?(半天才意识到对方已经挂掉)啊?!他已经挂掉了?!这,这叫我怎么办啊,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会来替我做无罪证明呢。
〔葛碧莲在场上急得团团转,束手无策,最后瘫倒在沙发上。
〔汤梦如疾步从落地长窗外走廊走来。急急开门——照例门灯亮起,然后熄灭。
〔葛碧莲听得有人进门,先是缩成一团,发现原来是丈夫回来了,跳起来扑进他的怀中。
葛碧莲:(痛哭失声)你总算回来了!
汤梦如:(佯作不知)怎么啦?
〔葛碧莲指着躺在地板上的尸体,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汤梦如:(故作惊讶)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葛碧莲:他,他突然窜出来,要勒死我——结果被我一剪刀捅死了。
汤梦如:(故意表露出越发惊讶)啊?!这样啊?!
葛碧莲:要不要马上报警?
汤梦如:(故作镇静)不好,现在深更半夜,惊动大楼里的邻居很不恰当。再说,警察局也只有值班人员,还是等天亮吧。
葛碧莲:我,我害怕死了——怎么睡得着呢?
汤梦如:(胸有成竹)吃一片镇静剂,去睡一会儿。放心,这里有我。
葛碧莲:梦如,你要来陪着我啊。
〔汤梦如倒了一杯水,让葛碧莲服药。然后,扶着她进入卧室(下场)。
〔汤梦如旋即返场(从卧室中走出),他镇静地环伺四周。继而走近侧幕,静听妻子是否入睡。然后走回中场,对着盖斯特的尸体咒骂了一句。
汤梦如:真是个废物!(接唱)
如意算盘未打成,
弄巧成拙急煞人。(夹白:有了!)
收拾现场来掩饰,
亡羊补牢险中再求胜。
〔汤梦如首先从尸体口袋里掏出钥匙,放回到妻子的坤包里。其次翻出马克文写给葛碧莲的情书,将它塞在马克文的口袋里。最后,检起葛碧莲的长统丝袜放在瓷盆里烧成灰烬,走进厨房(下场)用水冲掉。
〔幕后传来水龙头放水的声音,一会儿,冲水结束,汤梦如旋即返场(从厨房中走出)。
〔汤梦如再次环顾四周,确信无误,方才心力交瘁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从落地长窗可见东方发白,渐渐天大亮了。
〔汤梦如从沙发上起身,拨打电话。
汤梦如:喂,是警察局吗?哦,我叫汤梦如,我们这里出了命案。对,对,对。你们按照电话号码查出来的地址完全正确。好,好,我等着。
〔汤梦如放下电话,坐回沙发静候。
〔哈精武探长带着两名警察上场。观众可以看到他们走过长窗跟前,来到门前按门铃。同样,门灯大亮。
〔汤梦如急步上前开门。哈精武等进门,门关上之后大门处灯光熄灭。
汤梦如:太好了,你们终于来了。
哈精武:我是探长哈精武,汤梦如先生能简单介绍一下命案发生的过程吗?
汤梦如:行啊。(接唱)
昨晚我在夜总会里谈合同,
午夜回家只见妻子语惊恐。
陌生来客剪刀刺入他后背,
倒在地下一命终。
妻子说她先被惊醒接电话,
突如其来有人要行凶。
凶手勒紧她颈项,
幸好摸到剪刀情急中。
自卫反击本无罪,
还望探长,
明察秋毫,
为民除害,
造福一方,
还她一个清白名,
我们感恩戴德铭刻在心胸。
哈精武:我不能听你的一面之词。(对随同前来的警察)赶快检查尸体!(回头对汤梦如)据你说,你不在案发现场,(汤梦如插白:当然。)那涉案的重要人物,你妻子呢?
汤梦如:她,她受了惊吓,现在睡在卧室里。
哈精武:去看看她醒了没有?
〔汤梦如走进卧室(下场),过一会儿他扶着穿戴整齐的葛碧莲上场(走出卧室)。
胖警察:报告!在尸体身上发现一封信件。
〔哈精武接过信件,阅读后收好。
瘦警察:报告,门窗全部完好无损。
〔两名警察报告后继续搜查。现在,他俩进入卧室搜查。
葛碧莲:警察先生,你们总算来了!
哈精武:你的名字?
葛碧莲:警察先生,我叫葛碧莲。
哈精武:那么,命案发生时,就你和死者在一起?
葛碧莲:是的。不过,警察先生,是他先对我行凶!
哈精武:是吗?说是你在接听电话?
葛碧莲:是的。警察先生,就是他在这时候对我行凶,想要勒死我!
哈精武:哦?!让我来查证一下。
〔哈精武拨打电话。
哈精武:喂,电话局吗?我是探长哈精武。请你们马上查一下这个电话座机,昨天晚上将近午夜时打进来的电话在什么地方?哦,哦,我知道了。回头到你们局里来做笔录。
〔哈精武放下电话。
哈精武唱:
电话已经查清楚,
十一点刚刚过不久。
位置是个电话亭,
何人打来难以去追究。
汤梦如:那怎么办呢?
胖警察:报告!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用来勒死人的作案工具。
瘦警察:报告,卧室里也毫无异常。
〔哈精武展示信件。
哈精武:请问,两位对这封从死者身上搜到的信件有什么看法?
〔汤梦如接过信件,和葛碧莲一起查看。
葛碧莲:(心虚)这,这封信?!哦,不!它怎么会——?
汤梦如:这是我妻子大学同窗写给她的。
哈精武:你们难道不觉得这是一封情书吗?
〔汤梦如葛碧莲面露尴尬,无言以对。
胖警察:那把剪刀作为凶器,已经收存。
瘦警察:地板上的血迹已经采样。
哈精武:好,现在让我来梳理一下可能的案情。(接唱)
来人并非破门入,
显然是个旧相识。
谎称勒杀无踪迹,
恐怕另外有纠葛。
如果不是勒杀是勒逼,
两人互相办交涉。
死者他利用情书来胁迫,
女主人乘其不备杀害了不速之客。
葛碧莲:(叫喊起来)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汤梦如:探长,恐怕你冤枉了我妻子!
哈精武:不管冤枉不冤枉,她都是嫌疑犯!来啊,带走收审!
〔两名警察上前要挟持葛碧莲。
葛碧莲:(挣扎)我冤枉啊,梦如,梦如!
汤梦如:(宽慰)不要紧的,去说清楚就没有事的。
〔葛碧莲拿起坤包,一脸愁苦,被探长警察们带走(出门后经过落地长窗前下场)。
〔汤梦如关上房门后掩饰不住的窃喜,随即赶紧掩口。
〔舞台灯光熄灭。
〔马克文隐现。(如院团准备采用二道幕上下,可以不考虑以下两人采用隐现隐没方式来上下场。)
马克文:想不到啊真想不到——(接唱)
葛碧莲她蒙受冤屈,
马克文我急火攻心。
吊桶落井七上又八下,
热锅蚂蚁团团转来怎消停!
(接白)真要急死人了,陈查礼怎么还不来呢?
〔陈查礼在另一侧隐现。
陈查礼唱:
克文千万不用心着急,
疑点重重不过是假设。
我已经造访警察局,
死者乃是盖斯特。
他在财富分行当襄理,
应该和汤梦如有瓜葛。
电话亭位置靠近夜总会,
他怎能撇清嫌疑罪逃脱。
更何况葛碧莲账户款项被挪用,
要知道审计员不日光临事紧迫!
马克文:你是说他?
陈查礼:现在也还只是疑点。正如那个勒杀的作案工具没有找到,成为替葛碧莲辩护的一个难点;破案的关键是死者究竟是女主人开门揖盗还是凶犯他自行进入。
马克文:那怎么办呢?
陈查礼:我们要赶早去一次,还得装作毫无猜疑的样子去关心关心。
马克文:关心关心?
陈查礼:看我眼色见机行事。
〔马克文陈查礼一并隐没。
〔舞台灯光恢复。汤梦如在场上。
汤梦如:盖斯特,真是该死脱!(接唱)
看起来我如愿能以偿,
盖斯特他当了替罪羊。
人死不会再开口,
至少是审计来了我不用慌。
〔马克文陈查礼上场,照例经过落地长窗前,照例门灯大亮后又熄灭。
〔汤梦如听得电铃声响,上前应门。
汤梦如:这么早?!两位来啦,女主人她还没放回来啊。
〔陈查礼脱下风衣,挂在衣帽架上。注意到和原先挂在那里的一件紧挨着。
汤梦如:(显得特别客气)请坐。
〔马克文陈查礼并排坐在沙发上。
马克文:我们来是想问问女主人她现在怎么样了呢。
汤梦如:警察局还要暂时关押,再次提审。
陈查礼:汤先生一定去看过她喽。
汤梦如:对对对,刚去过。
马克文: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呀?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想像她会行凶杀人!
陈查礼:有没有什么可以推翻疑点的线索?
汤梦如:我心里也很着急,可是实在想不起来。再说,当时我并不在场。
陈查礼:对对对,汤先生有不在现场的过硬证据。
汤梦如:就是嘛,要是我在家的话,决不会出这样的人命案子。
马克文:看来案子棘手得很。
陈查礼:相信警方总会有个说法。汤先生也不要过分着急。(对马克文)吉人自有天相。那我们就走吧,汤先生也该去上班了。
马克文:那我们就告辞了。
汤梦如:(拿起公文包)正好,我们一起走吧。
〔陈查礼快步上前,一下子取下挂在衣帽架上的两件风衣。他递给汤梦如一件:两人各自穿上。
〔三人相继出门。再次告别后分头下场——注意到仅仅汤梦如行经落地长窗前。
〔舞台灯光熄灭。
〔马克文陈查礼一并隐现。
马克文:他明明在撒谎——根本就没有去看过葛碧莲!
陈查礼:嫌疑犯可以锁定就是他!等会儿便可以拿到证据了。
马克文:你有证据——?
陈查礼:走,去警察局!
〔马克文陈查礼一并隐没。
〔字幕:当天下午下班时分前后。
〔舞台灯光复亮。
〔马克文陈查礼葛碧莲哈精武一并上场。照例经过落地长窗前走廊,陈查礼从风衣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其余三人一脸惊讶。门灯照例亮起而后熄灭。
〔陈查礼最后一个进门后关上房门。注意到没有人开室内灯。
葛碧莲:陈先生,您怎么会有我们家的钥匙?
哈精武:啊哈,那我的同行就是嫌疑犯了。
马克文:这是怎么回事啊?
陈查礼:大家不要着急,请看我表演。
〔陈查礼演示——把风衣脱下挂在衣帽架上,再取下重新挂在衣帽架上另外一个钩子上。他再次取下而后穿上。陈查礼双手摊开,再左右交叉。
〔其余三人恍然大悟。
马克文:你,你是掉包了!
葛碧莲:现在你穿的这件是梦如的啊,怪不得你有钥匙。
哈精武:(开玩笑)哈哈,你不光是凶杀嫌犯,还是个盗窃犯!
陈查礼:刚才,在警察局我们又一起回顾了案情发展过程。当然,(对哈精武)哈探长你可以说这是嫌犯的一面之词。不过,我还可以再把疑点重新梳理一遍。(接唱)
凶犯进入实在很顺当,
时值夜深怎会是开门揖盗。
女主人根本不认识,
说明一切计划好。
死者原是盖襄理,
银行职位是同道。
他挪用了葛碧莲账款去炒股,
偷鸡不着被套牢。
亏损无法再填补,
眼看审计时日到。
若是账户主人被杀死,(马克文/葛碧莲插白:啊?!)
想一想基金是谁落腰包?
面临熊市不用愁,
等待来日再翻梢。
夜总会时机地点早选择,
为的是不在现场证据妙。
电话铃声很及时,
突出奇兵是高招。
耳听得天不从人愿,
不想暴露快挂掉。
赶回家中善后事,
勒杀工具不见了。(葛碧莲插白:当时太可怕了,现在我想起来那是长统丝袜。)
(夹白:很可能还是你自己的长统丝袜呢。)
情书怎会到他人手?(马克文插白:对啊。)
移花接木计谋巧。
自卫反算他性命,
用尽机关心力耗。
聪明偏被聪明误,
同床异梦怎生好。
再加上羡慕嫉妒恨,
醋缸打翻也是祸根苗。
(接白)他就要回来了。大家不要吭气,躲在角落里保持安静等着看好戏。
哈精武:都是我太武断了。
陈查礼:哈探长不用自责,你又没有正式给你的嫌疑犯定案。
〔陈查礼看看表,“嘘”了一声,大家分头散开,躲藏在暗处看着落地长窗外的走廊。
〔汤梦如下班回家(上场)。他走到门口,掏出钥匙开门。门开不开,他又尝试了一次,无果。他摇摇头,停下来思索。很快,他匆匆走上回程,沿着走廊离开(下场)。
〔陈查礼挥挥手,场上其余三人走拢来。
陈查礼:这是因为他穿了我的风衣,当然找不到钥匙。现在,他还以为可能是丢失了钥匙。
哈精武:那他现在是去警察局找他妻子的那把钥匙。
陈查礼:对。按照事先说好的,让警察不同意见面,只是把坤包给他好取到钥匙。大家等着,他很快就回来了。
〔场上众人再次散开静候。
〔汤梦如再次上场。他走到门口,掏出钥匙开门。门还是开不开,他又尝试了一次,无果。他摇摇头,停下来思索。突然,他醒悟过来。他冷静地左右观望,确信无人。然后,他弯腰从地毯下面取出一把房门钥匙。(原来盖斯特当时开门后又把钥匙放回到地毯下面了。)
〔汤梦如开门进入关门,按下电灯开关。
〔场上其余人等围拢来,汤梦如看到大吃一惊。旋即,他镇静下来。
汤梦如:(假笑)碧莲,你,你回来了,没事啦。那真是太好了。
葛碧莲:我是没事了。可是你——。
汤梦如:我——。
〔汤梦如转身,准备夺门而逃。这时,两个警察在门外出现,拦住去路。
〔汤梦如被逼,步步退入门内。两名警察进门关门。
哈精武:汤梦如,你还不老实交代!
汤梦如:我,我冤枉啊!
葛碧莲唱:
没想到啊没想到,
冤枉两字你现在还敢叫。
警察门外守着你,
看着你地毯下面把钥匙找。
你指示属下潜入门,(步步紧逼,汤梦如步步后退,最后跌坐在沙发上。)
他被你胁迫借作刀。
你约定时刻电话打,
他勒我颈项绳索套。
我逢凶化吉免祸灾,
你假仁假义罪责逃。
你追求我不仅为容貌,
而且还盯紧我娘家亿万钞。
告诉你——
纵然你得逞将我谋害死,
想不到吧,
我的遗嘱早在父母亡故之时设立好。
(接白)我死后的基金财产全部捐赠给马克文的交响乐团!
汤梦如:啊?!
陈查礼:(对汤梦如)你整个电话谋杀计划看起来天衣无缝,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盖斯特过早地就把钥匙塞回到了地毯下面。现在,让你亲手把它取出来,足够证明是你预谋让他夜深潜入蓄意杀人!
哈精武:把他带走!
〔两名警察上前来给汤梦如戴上手铐。
〔哈精武临别和陈查礼紧紧握手。
〔马克文和葛碧莲面对面走近,两人拥抱。
〔幕后合唱声起。
幕后合唱:
警长享誉檀香山,
侦破疑案手段高。
多谢华裔陈查礼,
罪恶到头终有报。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2015-03-14 18: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