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关

by 土干

羊年新年的时候,我周围没有节日气氛,倒是对生死关有些感觉。

圣经讲,当初神用泥捏了亚当,给他吹进气息,他就鲜活了。现在的科学证明,人体基本组成元素跟泥土成分差不多,C,H,O,P,Cl等。人都和土差不多,那么,人和植物就更近了。我这个农学人在生物圈里转,冷不丁就误入医学界了。

我转进了心理学。看过一场《非常了得》,一位嘉宾在国外拿了心理学硕士,上场对答欠佳。考官道:你是学心理学的,怎么就不会表达呢?你真的有心理学学位吗??

不止那位考官对心理学有误解,很多人都以为从事心理学能懂他人的心思,说话能说到别人心坎里。其实心理学像很多实验科学一样,是一种综合科学,最常用的学科知识是物理、化学、生化、统计、数学。擅长语言的进入心理学系,对科学的惧怕能让学生心理抑郁,几乎80%的学生毕业后从事与心理学无关的工作。反之,我却做着心理学的工作。

当人的心理受到创伤时,体内的蛋白质氨基酸随之迅速变化,威胁人的健康。一次看见一个波峰过高,我于是问我的老板,以你在心理学25年的经验,这个峰值说明什么?他答,当生命快完结的时候,理论上会这样。我于是问给我样品的同事,取样来源。回答,采样对象那时非常弱了,现在已经死了。

一个人对生活的厌倦,对未来的绝望,对他人的不满或愤怒都会伤及自己的身心。所以,保持乐观极其重要。只有你自己才能保护自己。没有一个正确的生死观,即便是神医也阻止不了你接近生死关。

春节前,克里死了,24岁。克里的养父母生了一个弱智儿(我暂且叫他弱弱),他们为弱弱领养了一个同龄男婴,就是克里。克里和弱弱一起长大。按说弱弱在同龄孩子中会受到歧视,会孤独。但弱弱是个快乐的人,他有克里陪他玩。

克里23岁时被诊断患晚期血癌,最多能活两个星期。医院让克里好吃好玩,度过最后时日。克里的父母把克里从医院带回家,免去任何治疗。

克里不用上学,不用上班,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很高兴。他知道他自己时日不多,还是高高兴兴地过完这些日子。这么一过,竟然过了10个月。这段日子有弱弱和其他兄长陪克里玩。探望克里的人都不相信他是个有病的人。克里的妈妈开始还请假,要陪他。后来这假期也没尽头,于是她又开始上班了。在大家都没有料到的日子,克里静悄悄地走了,平静安详。

看看克里的一生,我们还有什么抱怨的?克里不知道生身父母,是个养子,来陪弱弱。他完成了任务,就走了。

回到心理学,现在生活好了,人们却为自己构筑更多的心理战争。追逐名利,互相攀比,望子成龙,不满现状,闹出一堆烦恼,扰乱自己的身体健康。这些值得吗?
2015-03-24 21:2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