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队长的爱情

by 土干

忙里偷闲逛网,读陌生人的博客,正好都是回忆父亲,正好父亲都是生产队长。

在知青回忆里,生产队长占女知青的便宜,有绝对权力送谁谁谁去上大学。而我刚读到的生产队长,是他们的子女对他们的回忆。这些生产队长都是村里的好家长,勤勤恳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队长对家人和妻子要求很严。队长的寿命基本在60岁上下。写回忆文章的时候,队长妻子还健在。

去年我在医院陪床,遇到一个生产队长的妻子。她儿子孝顺,把她送进医院全面体检。所以她需要住院一到两天。她长得舒服,年轻时应该是个村花,我并不知道她是生产队长的妻子。聊熟了,我突然问她:你丈夫是不是村干部。她笑了,说,老伴儿早走了,走时60岁。说完,她撩起裤腿躺在床上,那皮肤奶白。现在都这么白,20多岁时该多妩媚啊!我说,你当年一定是村里一枝花。她说,这把年纪还提那时候干啥?她笑笑,没再接这话茬。

医生来了,说化验结果表明有些脑梗迹象,需要输液两小时。她说,那就听医生的吧。

插上输液管,我们接着聊。她告诉我,她75岁。她说,嗨,我那老伴儿是队长,当年干活太拼命,累死了。我也不能落后,什么活都干,包括队上揽来的电焊工作。我不干,大伙都看着呢。我干了,大家就不说闲话了。她又说,儿子孝顺,偏让我来体检,查出来又咋样?我不来,他们生气,我就来了。这下查出有脑梗迹象。你说,输两个小时液就能解决脑梗?不可能。可我能不同意吗?咱得尊重人家医生。

说话多有水平啊!

记得小时候去公社拾麦穗,劳动前,生产队长要给我们训话。一个年级的学生怎么说也有三百人,队长没麦克风,全凭着自己的声带向我们发号召。《圣经》里有段故事,五千民众蜂拥追逐耶稣,听他讲道。那得需要多大的声音啊?

接着说队长。生产队长是一队之长,家长里短,大忙人。做队长妻子不容易。一般丈夫下工就回家了,队长要在外面跑,回家的时间就少了。

可队长一定是一队的佼佼者,有人格魅力,一般来说,队长妻子也都不是平凡人,没有政治头脑,不见得称职。

我大学刚毕业就去农村了,住在大队部。队部里有队长书记还有女接线员和一位女技术员,姓李。我跟李老师“走穴”,骑着自行车在田埂上勘察农田,真是屁颠屁颠的,屁股颠得很疼。

到了晚上,李老师和女接线员回家了,我就把我的房门锁上,因为队部里都是男村干部了。他们有时敲我的门,邀我去看电视,我不开门。他们不强求,不为难我。

队长很从容,去过上海广州,在村里是见过世面的人。那时农村已经开始转型,村里有个比较新型的宾馆,队里找了几个比较好看的小伙子去站门。队长说,妈的,如果我儿子干站门,我踹死他!

每两个月,队长就去宾馆吃一顿。李老师总带上我去陪吃。十个人围坐饭桌,可以感受到队长的人气。队长皮肤古铜,眼睛炯炯,身材干练,比瘦小稍微大一号。当餐桌上有人涉及黄段子,队长一个闷咳加一个迅猛的瞟射,大家就闭嘴了。我在科学院也没有看到过这么威风的场景。我那时是饭局中唯一的未婚女青年,队长示意大家管好各自的嘴。我有时不想去吃饭局,不希望我影响他人聊侃。李老师说,你得来,我得照顾好你。农人真是很朴实。

我不知道这个队长好不好,就我的第一印象,他有魅力。后来听说他有三个相好。你可以体会到,队长料理大大小小琐碎事物后,还要看看相好们,那么回家的时间就少多了。所以,当队长妻子多么不容易。

不管是为公忙还是为私忙,都是忙,把身体忙亏了。八十年的柴油,六十年耗尽。人说当官太太享福,这其中的郁闷,或这其中的担当不是凡人能承受了的。

生产队长的爱情——不容易。


=======
2015-04-24 09:5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