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阳光千年雨 (一)

by 土干

一、序

  坐在酒吧的一个角落,周围是嘈杂的人声,我强咽我的泪。我以为恋爱中的交往与分离就像旅途中的上车和下车一样。实际上,我如此脆弱,没有准备面对失恋。音乐不能减轻我的悲哀,歌声不能扬起我的振作。我爱他,她也爱他,他们走到了一起,留下我在这里哽咽。

二、伤心酒吧

  我和查理相恋一年多,他比我大六岁。我喜欢他的褐色睫毛、浅棕色的眼眸和那粉红色的唇,最喜欢听他那性感的声音了。他拥住我的时候,我象一只幸福的小鸟。他在一家药物研究公司工作,我在C大学的生理系读研究生。

  在两个月前的一个聚会上,我们认识了苏珊,她来自英国南部的布莱顿,正在C大学科学史系读一年级。派对结束时,她对我说,她喜欢查理,要和我竞争。我说,你不可以啊,你把他夺走了,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她笑了,笑意阑珊。

  最后,是查理选了苏珊,还是苏珊夺走了查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失去了查理。

  我坐在酒吧,心疼得要命,只有酒精能让我的头脑麻木,我已经感到半醉了。我起身独自回家。我坐着的时候是半醉,站起的时候几乎是全醉了。我脚步蹒跚,摇晃着身体。朦胧中看到酒吧老板一路小跑地过来问我:“你行吗?站在门口吹一下风再走,小心啊!”

  新年刚过,这个冬季好冷啊。我穿了一件半长的黑色大衣,长及膝盖的黑色呢子短裙,一双黑色长筒靴,戴着一条灰色的围巾。寒冷的空气让我清醒了一点,但我的身体却哆嗦起来,我系紧了呢大衣的腰带,站在酒吧的门口,脑子里一团云雾。这个时候,不知道是醉酒还是伤心的缘故,一股悲伤涌上来了,我有点恶心。我赶紧走下酒吧门口的几级台阶,来到路边。风从耳边吹过,我感到舒服些,于是走得更急切。夜晚,暗蓝色的天空和橙黄色的路灯都在涂抹着凄凉。再有一个右转弯我就到家了,我突然意识到我把我的小红帽子忘在酒吧了,算了,明天再去取,酒吧老板会帮助我收好的。

  一阵强光在我眼前掠过,一股气浪扑面而来。一下子,我的心不那么疼了。定睛一看,地下躺着一个人,我看不清楚,是酒劲让我的视觉模糊了?路上有行人跑过来,有人用手机联系救护车。

  看来是一起交通事故,救护车一会儿就会来。

  我失去了男友,躺在地上的人有可能失去生命。悲哀,天下有太多的悲哀。我不忍目睹这些,像幽灵一样地在黑暗中游荡而去……



三、镜中真相

  我读研究生一年级时住在学院里,二年级时在学院外面租房。我的房东是个离异的女人,她并非为生存而出租房屋,只因孩子们长大成人外出工作,房子空了出来,她才出租一间,有个伴儿。我们相处得还不错。回家晚时,我会蹑手蹑脚地上楼。

  此时我进入我的房间,各种不快的想法又冒出来了。我突然意识到,在我和查理交往的一年中,他从来没有来过我这里,他真的爱我吗?去酒吧就是要忘记他,怎么又想他了,我试图忘掉他。

  但是要想忘记自己曾经爱恋的人真不容易,生活中没有查理,一切都变得很乏味,这房间中的摆设也没有生气。我悲哀起来了,坐在床上很伤心地哭泣。夜,万籁寂静。

  突然我听到房外有汽车停车的声音,然后是门铃声,房东的卧室门开了,可以听到房东下楼的声音,接着是对话声,有人上楼来了,听脚步声好像不止两个人。然后我的房门被推开了……

  他们为什么不敲门?我脸上还挂着泪,感到很难为情。开门的是房东,她穿着睡袍,说:“就是这间房间。”房东的身后是两名警察,其中一位探头四下张望着我的房间。

  我站起来,紧张极了。我怎么了?警察都来了!但我却发不出声音。正在我不知所措时,警察退出了房间,房东随后关上了我的房门。

  他们为什么不理我?难道这是幻觉?一切都不曾发生?房东没来过?警察也没来过?可我还能听到谈话声,然后,谈话声停止,门开了,门关了,门外的汽车发动机启动了,汽车渐渐远去。

  我站起身,走到镜子面前,想看看我伤心欲绝的面容。站在镜子面前,我顿时惊呆了,脑子炸开了,魂飞魄散……

四、夜半钟声

  镜子里有个书架,架上有书,我看得很清楚一些书脊上的字体,那本Laurie Lee的“Cider with Rosie”,那本Stephen Fry的“The Hippopotamus”,都是我的书啊,眼前的一切如此真实:书架钉在镜子对面的墙上,书架下面是一个书桌和一把椅子,桌上有纸张和笔。让我惊恐的是,我看不到我自己。这镜子里根本没有人。我,在哪儿?在哪儿啊?!

  一个声音像从水下传来的:“走吧,跟我去报到。”

  我左右看看,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我问:“你……,是谁?在哪里?”

  “你说,你跟我来,你就能看到我。”

  我不肯说“我跟你去”。

  我,站着?坐着?躺着?没有身躯,就没有姿势。我曾躺在那个拐角的路上,被撞倒的人是我吗?看来回到这里的是我的鬼魂?我爱查理,我爱他想他。即便死了仍然爱他,我爱死查理了,我问心无愧地这样说。

  现在我明白了:我是无形的,我是游魂,我可以去看查理,我要好好端详他,反正他看不见我。这样想着,我就离开了我的房间。我并没有拉开我的房门,居然就离开了我的房间。我以同样的方式离开了我住的房子,而房子的大门是锁着的。现在好了,任何人世间的枷锁,篱笆,高墙都无法阻止我了,原来灵魂出窍是这样的。

  灵魂出窍的我,行走如飞。瞬间,我就飘到了查理的家,我没有进去,而是在后院看房内的动静。从后院能看到查理的起居室和厨房,这两个房间现在没有人,查理一定在楼上的卧室或书房里。反正我没有事情做,就在那里等待,我知道查理喜欢晚睡,兴许他会到厨房给自己倒杯饮料。

  夜深人静,花园内没有很高的树,邻居的园子也都是矮树丛。我能看到黑暗中不远处的高高的教堂,它的钟楼尖顶指向黑暗静美的夜空……我等啊等啊,钟声响了,一下,两下,三下……冬季的夜空黑暗却透明,我舒服地数着钟声……十一下,十二下。

  突然,查理出现了,他来到厨房,将水壶蓄上水,按下开关,等着水煮沸。他顺手拿起一盒香烟,抽出一根插到两唇之间,然后,他在厨房转了几圈,大概在找火柴。他找到了。拿了火柴,他推开了厨房的门,来到了花园,看来他要在花园抽烟。

  查理来到花园,他擦亮了火柴,双手抱个圈,挡住微风,护住火苗,火映红了他的脸庞。这张脸让我喜爱,曾经被我吻过的。想着,我笑了,若有躯体,我一定是含泪笑的,庆幸他看不到我,我可以长久地盯着他。

  查理点着了烟以后,右臂向前平举,手指一松,火柴自由落体地降落到草地上。这动作真潇洒啊!他用脚踩熄了火苗,抽了一口烟,抬起了头,看看星空,环顾四周。他朝我这边看过来……

2011-12-08 20:5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