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吹《原始点医疗》 下

by 土干

原始点的可行性

从患者考虑。西医很昂贵,一个手术要花费一个人几个月的工资。中医比西医便宜,买点草药比做手术花费小。原始点可能比中医更便宜。按摩免费;温敷用的红豆袋可反复使用,就是几斤红豆钱和几尺棉布钱;熬姜汤的煤火费,目前生姜价格为5到20元一斤。就算5元一斤,如果一天一斤生姜,一个月花费150元,四个月600元。这个价钱应该比中医便宜。

国内全民保险了,买生姜不能报销。中药和西医治疗报销80%,剩余的20%恐怕也会超过600元。当一个人患有绝症时,花600元试一试,值。即便挽救不了,可以提高患者的最后生活质量,减少病痛带来的煎熬,不必做手术或打点滴。

从按摩者考虑,一个人需要七八年时间的学习研究,才能有医生资格。即便针灸治疗也要掌握350个穴位。而原始点只有脊椎两侧的点和它处7个点(头部,颈部,肩部,手肘,手部,膝盖,脚部),十五小时的课程,听五遍是75小时,等于10个工作日,就可以上场操练了。原始点书籍只有一本,92页,按摩方法图谱文字加在一起只占12页。这是全部武装了。张钊汉医师引用老子《道德经》:为学日益,为道日损。真理都是最简单的。他说到我心坎上了。他在推广他的原始点课程里强调,你可以实践原始点,但不可以为原始点补充内容。他还讲到,中医就是后人不断增加内容,以至于读不完。

免费午餐

我们现在看病的经历就是检查,医生看检查结果,对症下药。那么医生就是看化验结果单子,看扫描片子,坐在办公桌后面开方子。这个看上去十分体面,令人尊重。而那些按摩医生好像被归到土医生类群。即便这类按摩医生,收费也是蛮高的。你若有过被医生按摩的经验,你应该知道价格。原始点按摩是免费的,有个别人自行收费,受到原始点基金会的阻止。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一分钱一分货。

在原始点这件事上,你也许真的可以吃上免费午餐。但是深思后,你会认为这是最昂贵的午餐,它是以张医师的妻子的生命和张医师一生的探索换来的。

这个探索出来的土方法可以免费学习,但是,我发现人们忙这忙那,就是没时间看讲座。这有点像有一块纯金躺在身边,但是人们却整理行囊去远方找金矿。

西医

我个人认为西医最伟大的发现是消炎药和止疼药。当急症出现时,最快的解决办法是手术。所以,外科医生比内科医生好像要高级些。疼痛可以消耗患者很多能量,以至于身体极度虚弱,没有剩余的能量来克服病症。止疼药把患者从疼痛中解放,有足够的体能来恢复手术后的切口愈合。消炎药防止伤口化脓。止痛药和消炎药是手术可行性的保障。目前的微创手术是缩小刀口的一个好办法,不足处是使用精密仪器,仪器罢工,医生无计可施。一个很小的内创手术需要3万元左右吧?

相对于外科来讲,内科比较缓慢,也不太奏效。就先说对抑郁症的治疗,吃下药片,20分钟后起作用。若药片与病症不匹配,会引起患者更深的抑郁,导致自杀。这些都是有报道的。吃药还有副作用。

张钊汉医师提到的一个观点很有趣。他说西医喜欢给病命名。他指着自己的耳朵说,若称耳朵为屁股,又何妨?他用最通俗的词汇讲课,比如,用“屁股”而不用“臀部”。就如英文讲课,用bum bum,不用 posterior。

我们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当一个人告诉你,你得了什么病,而且病名是个外国词儿,你会顿时对这个人肃然起敬,尽管这人还告诉你,这种病目前尚无医治办法;当一个人可以说出很多明星的名字,你顿时对这个人有好感。我的疑问是,不知道病名,却能改善病症;不知道任何明星,却生活得清淡健康。哪个更可取?“五色令人目盲”是这个理。

被动人生

人一旦生病,才会觉得无助,你毫无抵抗地把自己交给一个陌生人,他用刀切你,让你吃药,你一点不了解你被切了什么,吃下了什么。毛泽东说过:人病了,只有听医生的,有什么办法呢?他一生指点江山。但老了病了,医生来指点他,他该有多难过和无奈?

原始点理论最让我兴奋的,是它可以让我少一些被动人生。

原始点的难题

原始点的难题是按摩的工作量。

一个内科医生大概每15分钟看一个病人,这十五分钟包括查病例,诊病,开方。一个病人服药后,效果不济,两周后再去看医生。而按摩义工要用体力给患者按摩,对同一个患者也许要每天按摩或每两天按摩一次,持续几个月。按摩义工的工作量大多了。

另外,按摩义工的手劲是个变数,而西医开药方是个常数,每片药就是那个精确剂量。我认为按摩力度是原始点令人担心的地方。所以张钊汉医师强调原始点义工一定要有一个月的培训,才能治疗病人。

西医靠化验诊治病人,而原始点要拿捏病人。这不容易让人接受,身体接触需要有彼此的信任和情愿。

原始点在西方比较难实施。西方人怕热,喜冷饮冷餐,让他们喝热姜汤,比登天难;西方人肚子大,趴着被按摩比较难;西方人长得高大厚实,原始点潜伏得深,需要按摩者加大力度,更辛苦;西方免费医疗,手术设备止疼药消炎药比较可靠,西医治疗比较方便快捷。相比之下,原始点医疗就比较辛苦,要天天按摩,长达数月。

抑郁

有人承认自己有抑郁症,有人不承认。目前对抑郁症的诊断方法是,化验血,没有异常指标,身体仍然不能正常作息,就归为抑郁。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生理生化数据证明抑郁,完全靠患者对问题的回答。

人们对癌症、心脏病高度重视,它们在导致死亡的病症中高居前三名之内。但是人们忽视了抑郁对生命的威胁。生气,郁闷,生活压力,工作压力,甚至对工作的着魔都极为消耗体能。在压力和心情郁闷期,在过度透支体能的活动中,患者通常感到没胃口,有些不舒服。严重时会掉头发,添白发,手指甲脚趾甲变形。这些都是体能大量消耗后,缺乏剩余的体能来担当消化,传输营养,抵制病菌,延缓衰老。这时,病灶会突破人体的薄弱环节表现出病症。心脏弱的得心脏病,关节弱的得关节炎,皮肤弱的得皮肤病。癌细胞是病变细胞,婴儿体内都有,只因体质好,癌细胞数量不会增多,仪器查不出。一旦人的体能不足了,没有正常细胞去压制癌细胞了,癌细胞开始迅速繁殖积累。几个星期肿瘤就能长起来。若心情好了,身体器官运行正常,正常细胞会挤掉癌细胞。这也许就是有些人发现自己是晚期癌症后,决定周游世界,不再辛苦工作。周游后,钱花光了,癌症也消失了。有些病人体检时查出有肿瘤,自己并无不适感觉。但是癌症这个险恶的名字压倒了患者,抑郁担心失眠促使肿瘤迅猛扩大。

现在提倡早体检,把癌症消灭在早期。也许在检查期,你正好长了肿瘤。不做手术,它也能自行消失。可你选择了手术,你活下来,你会认为手术救了你。所以,有种说法,真的肿瘤来了,手术也救不了你。这些都是探讨,不为定论。若真查出肿瘤,还是需要患者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我个人不会去检查身体的。过去我很想做个体检,医生不允。现在我也不要求了。

原始点的宗教色彩

原始点有很浓的佛教和道教的色彩,你若听张钊汉医师的讲座就会感受到这些气氛。他常常引用经文来支持他的原始点理论。宗教谈的是生死问题。不面对生死,就不能面对现实,不面对现实,未来令人消极、迷茫、恐惧。所以说,乐观平安理念至关重要。

张钊汉医师有一个观点非常颠覆现代营养观念。他说补药和营养食物并不像专家说的有功效,比如吃皮补皮,喝排骨汤补骨。五谷杂粮完全够一个人的营养。

我家从前有个钟点工,她每天就吃点玉米粥,一点青菜。从来不生病,面颊红红的,牙床饱满粉红,牙齿紧密无牙缝。她比我年长。我小时候入住全托,哪个小孩病了,就不能和其他孩子一起吃饭,而吃病号饭。病号饭就是稀饭,玉米粥。你不能说玉米粥治病,却可以解释粥容易被生病的身体吸收,转化为能量,抵抗疾病的侵袭。

大病初愈的人,若吃了营养品,多喝点鸡汤,会减慢康复速度。而我们常见的现象是,人们带着大包小包营养品去探望重病患者。哪里知道病人根本吃不动了。与其送营养品,不如送点钱,填补医疗费,倒是对病人及其家属的切实帮助。


以上是我学习原始点医疗的感想而已,记录下来。

(全文完)
2015-05-14 15: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