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梁

by 吴冠中




吴冠中 高梁 油画 61 × 46 cm 1972年

高梁透红,棉花绽白,粪筐作画架,追捕秋收情怀。

那年月,由军队管理我们在农村劳动,白天整队去荒漠的河滩种地,每人肩杠着铁铣,铣如林。除了我们自己组成的铁铣之林,附近没有林,是一片枯燥乏味的平原,不吸引画眼。饥渴的画眼随时随地觅食,如发现一族野花,便是美餐了。包围我们的是庄稼地,或棉花或高梁,当清一色的她们长高了,便各自显出了身段之美,庄稼的青春之美不逊于花卉,远胜于花卉。我用油彩画过青高梁、红高梁、棉花、玉米、冬瓜、苗圃……在不断写生中,我发现他们每天的形态不一样,生命从生长、成熟到衰老原来如此之迅速,她们是人生的缩影,并不断在警告人类,但人们没有重视她们以身作则的暗示,不会联想到自己的生命其实也一般仓促。

粮食是我的图腾。南方的水稻和小麦个儿都矮,北国的高梁高高挺立,显得风姿绰约,而且威武。看高梁从幼苗而青春,满身苍翠,秋,通体艳妆,赤红的脑袋在蓝天摇曳,实是一种骄傲。其时相邻的棉桃绽裂,白花遍野。玉米抽穗的时候,红色的穗像花,果实却严严包在层层青皮里,我偏剥开青皮,裸露其黄橙橙的籽粒,是无理,无情,或有意有情。

自己参加过劳动,也共享了收获的欢乐。假日,在地头用油彩写生熟透的高梁,秋风吹来,展示了孔雀开屏,我的图腾原来具孔雀之华丽。

我很珍惜这批在烈日照射下站在田间画的庄稼群像,当年作画的时候,也曾体味过凡.高心中燃烧的火焰。
2015-07-03 06:25:33

More from the 吴冠中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