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by 色彩沉静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欧行10国之荷兰2015库肯霍夫郁金香节

离开比利时布鲁塞尔,满载着巧克力的大巴车直接驶往荷兰,入住荷兰海牙附近的幕温匹克海牙酒店,这个名字是根据下面屏幕上的名称百度出来的,到达酒店已经10点多了,在大堂分配完房间,已经很疲惫的我,一进入房间,看到电视屏幕上指名道姓地欢迎我入住,立刻嗨起来,哎,可见这辈子活得多卑微啊,这么受宠若惊。不过还是赶快拍照留念啊,顺便继续晒我的大床。

第二天一大早,从这里出发,赶往阿姆斯特丹附近的库肯霍夫花园。我们到的比较早,很幸运,进入公园时里面几乎没有游客呢。

库肯霍夫公园对于从事鲜切花行业研究尤其是球根花卉的人来说,就是顶级圣地了,当年不知多羡慕他们组呢,今天终于有机会来这里,当时就是冲着这个团加了这个项目,才果断报名的。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么浓墨重彩的一篇博文,本来觉得自己挺乏味的,文字尽量朴实,情感尽量内敛,可是到了这里,好像被点燃了一样,生命又充满了激情。也是,库肯霍夫来自2个单词,厨房和城堡里的花园,所以提供了超级精神能量。

下面就是这篇单独为库肯霍夫郁金香公园而做的诗画,因为这里实际已近欧洲行尾声,又以为这里的美够得上除却巫山不是云的级别,所以得名。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你可曾在梦里,
回到一个这样的地方,
她的天空,
是绿叶间的光影流离;
她的地面,
是云端飘落的七彩虹霓。
你的每一次呼吸
都为她的美而战栗;
你的每一次驻足,
只为找回迷失在其中的自己。
那时的你,
走在最美的时光里。





秋天里

你将质朴的身体,
谦卑地没入泥土,
在一整个寒冬中沉寂。
汲取大地的能量,
在你每一个细胞里凝聚。
当你在春风中启程,
激情,是你的灵魂,
霓裳,是你的战衣,
库肯霍夫的天空,树木,湖水和绿地,
都已垂首静候
你盛装登场,
奏出最激越的春之交响曲。

库肯霍夫公园,每年只根据郁金香花期,开放不到2个月时间。2015年开放游览时间从3月20日至5月17日。每年公园都有不同主题,今年是荷兰画家梵高去世125周年,所以公园里最著名的花坛就是梵高像,另外花坛布置也是借鉴了梵高作品而设计,极富艺术美感。

这是我们领队拍的梵高像,远看还比较像。

花境是园林造型中一种特殊的种植形式,将花卉与树木,草坪,水景,山石等有机结合,创造出各种如画般的艺术效果。这种最初起源于英国贵族花园的艺术,在文艺复兴时期达到鼎盛。我们在凡尔赛宫看到的那种以规整的几何造型为主的花境风格曾为欧洲各地追捧,风靡近百年。近代人们更加崇尚自然,返璞归真,逐渐摆脱了那种过分庄重威严的皇家气派,注重天然朴实的平民化风格 ,库肯霍夫花园2015年郁金香节的花境设计,我觉得堪称这种结合的典范,无论是色彩的浓烈搭配,还是造型设计的完美曲线,都好像出自梵高那只色彩浓郁的画笔;又像是一群群跃动的音符,在草坪上,在水边,在山石间,在斑驳的树影下,流淌成一首首美妙的圆舞曲。






郁金香是荷兰的国花,传说1593年有植物学家从土耳其将种球带入荷兰。由于其美丽的花型和颜色,立即风靡宫廷和上流社会,当时由于极其昂贵,贵妇们像佩戴珠宝一样佩戴郁金香花朵。曾经一个种球的价格就可以购买一幢荷兰典型的运河屋,足见其疯狂的程度。

当时这种紫色郁金香价格最贵,尤其是被花叶病毒感染后,花瓣上出现白色斑纹的花,价值连城。当时人们并不知道这是病毒造成的。以至于市面上出现了据说可以让花瓣染色的假药水。现在这种花色品种都是育种家们利用杂交选育出来的,与病毒无关了。目前,郁金香栽培品种已近万个,花色花型变化万千。荷兰每年生产100亿个球根花卉的种球,其中60%以上是郁金香。产值达10亿美元,可以说这是荷兰递给世界最靓丽的一张名片。

水边花境。 白色的地水仙,红色的杜鹃花,与绿色的树木和草坪构成明快的色彩搭配。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粉色羽状边重瓣郁金香,有少女般轻曼之妙。

玫紫色重瓣羽状边品种

黄色重瓣羽状边品种

单瓣高杯状花朵 ,是最常见的郁金香花型。

这是另一种花型,叫做星星花,花瓣顶端呈美丽的五星状。

被彭丽媛命名为“国泰”,高贵典雅的紫色郁金香。

这怒放的生命,盏盏金杯里盛满春之佳酿。

神秘的黑郁金香,名字叫夜之女皇。

条纹花瓣,复色,是育种科学家精心选育的结晶。

大花重瓣品种,花似牡丹般雍容华贵,是近年郁金香育种的新方向。

蓝紫色的葡萄风信子,植株矮小,颜色沉郁,是最佳的花境勾边植物,给艳丽的花朵构成最完美陪衬。

似这般姹紫嫣红开遍,锦华韶年。

我们乘风穿越万水千山,只为了这个最美的遇见。

在光影中舞动的小精灵们。

地水仙是另外一种著名的球根花卉,花朵较平时我们家中水养的水仙要大,香气稍淡,色以黄为主,近年也培育出重瓣复色的品种,非常美丽的花中仙子。

风信子,百合科风信子属,多年生球根花卉,亦是荷兰出口球根的第2大种类,占总球根数量30%以上。风信子花香馥郁, 像百合花一样。

那一世——仓央嘉措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库肯霍夫的郁金香,你用惊世的美丽,将刹那活成永恒,在我的梦里,在我的心里,在我的镜头里。

2015-07-11 11: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