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影魅影(下)

by 赵燮雨

〔舞台灯光转暗。
〔舞台灯光再次亮起时,座钟显示时间是第二天近中午。
〔来宾都齐集在场上,既耐心又无奈地等待着久久没有音讯的午饭开张。
他们七嘴八舌地抱怨(陈查礼冷静站立一旁纹丝不动除外):怎么搞的?/我可是饿坏啦!/女主人又睡过头了?!/到底什么时候开饭哪?等等。
〔宋萏萏冯笑侬急步上场。
宋萏萏:怎么办呢?女主人的房门喊了半天也不开!
夏伟琪:敲门了没有?
冯笑侬:敲了啊,也没用。
夏伟琪:查礼,我们赶紧上楼去看看。
〔夏伟琪陈查礼冯笑侬宋萏萏一起疾步下场(上楼)。
〔上楼梯的声响之后,紧接着开门声,好几声恐怖的叫声传来。
宋萏萏:(幕后)天哪!
冯笑侬:(幕后)Oh,my God!
夏伟琪:(幕后)这,这会是谁干的?!
〔场上众人一齐涌向侧幕(楼梯口),急步下场。
〔上楼梯的声响之后,又一阵嘈杂声音传来。诸如——我的妈呀!/吓死我了!/怎么会这样?!/我,我不敢再看了!等等。
陈查礼:(幕后,厉声)等一等!谁都不准进去!免得破坏现场!
〔下楼梯的声响之后,来宾逃也似的跌跌冲冲涌上场来。其中,有的看来是深受刺激心惊胆颤;有的好像是踏空楼梯滚下楼来狼狈不堪;有的故作镇静却仍然掩饰不了内心恐惧。
陈查礼:(幕后)请管家马上报告市局,就说夏威夷警长陈查礼要向他报告一起凶杀案。
冯笑侬:(幕后)是是是!马上,马上!
场上众人合唱:
香消玉殒周静如,
银海凋零一影后。
〔天幕上闪现周静如被害现场的镜头,迅即消失。
〔合唱声中,陈查礼冯笑侬宋萏萏一起上场。冯笑侬将手机递给陈查礼,陈查礼接听。在以下众人唱段过程中,可见陈查礼不断地低声交谈,时而点头。
场上众人继续轮唱:
一把匕首扎心口,
鲜血淋漓染床头。
三分气在千般用,
一旦无常万事休!
可叹绮年玲珑女,
匆匆离去忍淹留。
满怀羡慕嫉妒恨,
谁人居然先出手?!
陈查礼:管家,你来接听——海亚市公安局局长有指令。
〔冯笑侬接过陈查礼递过来的手机。场上其余人等围过来紧张地注视着。
冯笑侬:(不断点头)是,是,是。我马上宣布局长您的指令。
〔冯笑侬关机,用手揩擦额头上的冷汗。
冯笑侬:(郑重地)海亚市公安局长让我代他宣布——出了命案,事涉国际巨星,本来要立即派出专案组人员前来踏勘。涉案嫌疑人都要带回局里审讯——(陈查礼除外,被场上其余众人的惊呼声打断)呃,现在决定委托陈查礼陈探长就地先行查询。给,给我们大家半天的时间。
〔场上众人又是一阵嘈杂,陈查礼冯笑侬夏伟琪除外。
夏伟琪:对啊,查礼,有你来出面,再好也没有了。(环视左右)陈探长也是国际巨星哦,一定能有结果。省得大家都要请到公安局刑侦队审讯室审问。
〔场上众人再起一阵嘈杂,有的越发紧张,有的有所放松——陈查礼冯笑侬夏伟琪除外。
陈查礼:不客气,既然此地公安局长指定了我就当仁不让。何况周小姐从出道以来始终是我崇拜的偶像。(对冯笑侬)先请管家去准备一些吃食吧,大家一定都饿得很了。
宋萏萏:(越级插嘴)正好,今天中午是室内自助餐。
〔冯笑侬对宋萏萏白了一眼,两人下场。
场上众人:(七嘴八舌,陈查礼夏伟琪除外)我可没心思了。/谁还吃得下啊。/没胃口,真倒胃口。/还是赶快找出凶手再说。等等。
陈查礼:(含笑环视)那就开始!需要就餐吃点东西的请自便。
〔冯笑侬宋萏萏一人推着一辆三层餐车上场。他们陆续把盘子和餐具安放准备起来。但是,期间却无人问津。
陈查礼:各位,昨夜你们的卧室都没有出现异常吧——比如有外人破窗而入?
场上其余众人:(一起否认)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陈查礼:当然,室内警报器也没有响过。那末,再加上这幢别墅与最近的邻居也相隔好长一段距离,海滩上别无异样动静,别墅门窗没有破损迹象——可以肯定,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场上其余众人:(虽然是明摆着的推理,大家还是一阵惊呼,相互注视)啊?!
陈查礼:这也是市局不准备立即派出刑侦队的原因——这里有十多个人,一起带走惊动面太大。(笑笑)当然,狗仔队肯定高兴。(众人相互注视)贵国不是有句口号——叫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吗。各位请注意,局长是让我查询,不是审讯。如实供认一律算自首归案。(众人相互注视,好像松了一口气)究竟从哪里开始呢?哦,Lady’s first。就从女士开始吧。
场上众女士都嚷起来:(宋萏萏除外)干吗呀!/别,我不要嘛。/不公平!等等。
夏伟琪:(出面打圆场)静一静!大家安静——说是查询,其实,现在查礼就等于代表海亚市局。所以,还是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好。
〔场上众女士总算平静下来,个个都低下头来,眼观鼻鼻观心。
〔在以下逐个查询过程中,围观人士分别流露疑惑/惊讶/担心/同情等神态,间或时有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陈查礼:(来回踱步,然后一指)好吧。黎遇春,周静如私人女秘书,先从你开始!
黎遇春:啊?!(几乎要哭出来)怎么?!(委屈地,接唱)
女人总共有五位,
为啥偏我先调查?
陈查礼唱:
理由实在太简单,(夹白:黎小姐是被害者私人秘书,)
形影相随好比姐妹俩。
黎遇春唱:
周小姐本是我东家,
我干吗要去谋害她?
(嘟囔)那不就自己砸了自己的饭碗吗。
陈查礼唱:
老板伙计关系在,
可知晓,有时候顶头上司是冤家!
黎遇春唱:
我并无动机要杀人,
陈探长您不要硬拉扯。
陈查礼唱:
我来提醒一桩事,
那一封匿名信——(黎遇春惊呼:啊?!后迅即掩口)
你是否先期私开拆?
黎遇春:没有,没有!我怎么会私自开拆写明周静如本人亲拆的信件呢。
陈查礼:可是,如果没有偷拆,怎么你会告诉了另外一个人匿名信的内容呢?
黎遇春:(震惊)啊?!这,这您也知道啦?!
〔黎遇春她紧张地瞟了章惠平一眼,章惠平赶紧躲到郑熙熙背后。
陈查礼:(诈供成功,不露声色,继续紧逼)现在,你总不会再否认具备犯罪动机了吧。
黎遇春唱:
(我)一向忠心耿耿来办事,
女东家她依然常责骂。
鞍前马后来奔走,
少有笑脸从不夸。
总不称心难服伺,
鸡蛋里挑骨头渣。
看到匿名信一封,
梦中也曾笑哈哈。
盼望有人来动手,
除掉这个女恶霸!
(接白)不过,不过,凶手实在不是我!我怎么敢拿着匕首去行凶呢。
陈查礼:(微笑)那么,黎小姐是承认有犯罪动机,但是从来没有实施犯罪行为喽。
黎遇春:(仿佛捞到救命稻草)对,对对对!
陈查礼:好吧,暂且搁下——诸位也可以继续掂量掂量黎小姐作为犯罪嫌疑人是否解除了嫌疑。
〔场上其余众人面面相觑,黎遇春赶紧躲到后面。
陈查礼:(再次环视)现在,请郑熙熙郑小姐来回答——(马上被她打断)
郑熙熙:不,不是我!
陈查礼:不要紧张嘛。我并没有说你就是罪犯!只是总得要排查一下。请问,获奖影片《黑骆驼》原先定下的女一号是不是由你担纲?
郑熙熙:是又怎么样?!
陈查礼:周静如把你挤到了配角位置,难道你内心深处不恨她?
郑熙熙唱:
若说我——
内心深处不恨她,
老古话——
即生瑜来何生亮?
每每被她压一头,
无时无刻不惆怅。
倘若(她)退出影视圈,
到那时——
影后宝座非我莫属荣登头条美名扬!
(接白)可是,我怎么会去杀害她呢?我是吃素念佛的人,连得鸡啊鱼啊都从来不杀!
陈查礼:那么,你也是有贼心没贼胆喽。
郑熙熙:(连连点头)对对对!
陈查礼:不过,周静如一死,你就会是很大的得益者啊。
郑熙熙:可以这样讲。不过,除开我铁定不是凶手之外,为了对得起周静如她这样死于非命给我带来了多好的机会,我还要揭发——我来揭发章惠平。(接唱,场上其余众人大吃一惊。尤其是章惠平——在郑熙熙以下唱段时,她步步紧逼,章惠平他步步后退。)
章大制片心机深,
早有图谋脑海中。
他昨天透露给我听,
匿名信内杀机凶。
周静如图像都打叉,
眼看不久命断送。
待等她一命呜呼后,
就准备把我捧上塔九重!
〔章惠平退无可退,脸色发白,怒火冲天。
章惠平:你,你,你不要血口喷人!(接唱)
周静如是棵摇钱树,
出道来票房知多少。
电影圈把她捧到女皇这位子,(夹白)我又不曾脑子进水——
难道我会愚蠢到把树来砍掉!
郑熙熙唱:(对众人)
就是他,
就是他告诉我影后接到匿名信,(陈查礼瞄一眼黎遇春,她赶紧躲到旁人身后。)
高兴得下巴合不牢,
口风显露提拔我,
片酬打折真不少。
(接白)即使同样是女一号,我的片酬肯定至少减半!大家想想看,章大制片会多进账多多少少!
章惠平唱:(气极)
不知好歹郑熙熙,
竟敢恩将仇来报。
回头雪藏封杀你——,
休再空想能当女一号。
陈查礼:好啦,好啦——听说国人喜欢相互揭发窝里斗,果不其然。章大制片,现在的关键是如何能证明你不可能是杀人凶犯。
章惠平:这,这——,(下定决心,接唱)
昨夜我不曾在我客房睡,(场上好多人不由自主地:啊?!陈查礼除外)
我,我,我在他人房内一觉睡到骄阳照。
〔场上又是一阵骚动。
余一氓:(追问)是谁?男的,女的?
〔场上其余众人相互扫视。章惠平目不斜视,保持镇静。
章惠平:我不想在此地讲出来。
场上又是一阵骚动:哇哦——!
陈查礼: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我觉得这件事可以暂时放一放。只要有人证明没有作案时间,不可能在作案现场就行。回头当事人个别来交谈便成。那就是说即便有作案动机,没有作案时间也是白搭。刚才跳到男士这面了——接下来,回到女士,请问,邹芳芳——?
邹芳芳:(立即打断)慢!陈探长,不好意思,刚才章大制片说他昨儿个晚上不是一个人,那我邹芳芳可给安排的本来就是双人房间。
张芝仪:(立马接上,显然有怨气)对啊,我们两个和别人都不同——没住单人客房,住的是双人房间!
陈查礼:你们的意思是——?
邹芳芳/张芝仪:(同时)我们可以相互作证——昨晚,谁也没有离开过房间!
〔场上其余人等交头接耳,似乎觉得有道理。陈查礼心如止水,不为所动。
陈查礼:(异常冷静)可别忘了——你们也有可能协同一起作案。
邹芳芳/张芝仪:(一阵紧张)啊?!(冷静下来)什么啊?怎么可能呢!
陈查礼:你们给安排住双人房间,既可以说因为一下子来了那么多客人,而且都是单身一人,客房再多也还不够;也可以说是你们两个正好都是替身演员,就稍微委屈了你们一点。
邹芳芳/张芝仪:(反讥)稍微委屈了一点点?!哼!
陈查礼:你看,你看看——这不怨气就来了吗?
邹芳芳/张芝仪:你陈大探长再怎么身手矫健,应该没有做过替身吧。要知道,小冬皇还亲口问过陈凯歌——你们给章子怡多少钱?就因为章大明星根本不会唱京剧,何况要唱女老生,还得唱到和孟小冬那样几可乱真的地步!(接唱轮唱合唱)
邹芳芳唱:
雪肤玉肌(她)几曾有?
一旦露真要出丑!
张芝仪唱:
上乘武功非等闲,
冲锋陷阵(我)生生受。
邹芳芳/张芝仪唱:
她那里享尽了绮丽风光,
我这里受够了践踏躏蹂。
李代桃僵苦楚尝,
演员表上空白留。
叫人如何不感叹,
换你怎样肯甘休!
(接白)不过嘛,虽然我代替周静如她出手(两人分别展示身手,一个袒露玉腕,一个摆个架势),绝对没有对她本人下手!(相互对视,紧紧握手,然后一起面对陈查礼)我可以替她作证!
陈查礼:如此说来,倘使没有你们两个统共作案的证据,最多只能猜测你们有怨恨有动机有幸灾乐祸的心态,而没有真正实施作案。
邹芳芳/张芝仪:(一脸释然)本来就是嘛!
陈查礼;你们俩看来不像狼狈为奸之徒!(细心的观众可以看到冯笑侬宋萏萏面露惊惶)女客都已查询,女士还剩一人。
〔场上众人目光都集中在宋萏萏身上。她略显尴尬地由人背后出列。
宋萏萏:(能看出她有点哆嗦)陈, 陈探长,您,您是说我?
陈查礼:正是。(接唱)
虽然你是帮佣非来客,
一样要查询不能来拉下。
请你老实告诉我真名姓,
为何前来应聘进周家?
〔场上再起一阵骚动。
宋萏萏:(尽量想掩饰慌乱)我,我不明白您在说些什么。
陈查礼:那好——我来提醒你,你的本名是曹——。
宋萏萏:(立即接上,随即低下头来)曹丽虹。
陈查礼:很好。那么,再请说说你和你东家除了雇佣之外的关系。
宋萏萏:(不自觉地退后一步)我,我,我……。
〔冯笑侬大为紧张。
陈查礼:还是让我来代替你坦陈吧。(接唱)
你本姓曹来名丽虹,
你化名来到豪宅中。
你前夫原是谢开祥,
和周静如的前夫名字正相同!
〔场上众人大为骚动,陈查礼冯笑侬除外。
宋萏萏:(不自觉地再退后一步)我,我,我……。
陈查礼:谢开祥和曹丽虹,你们是一对隐婚男女。(上前一步,再又一步,接唱)
为了步入演艺圈,
谢开祥从未公开这隐衷。
见影坛新星冉冉在升起,
他刻意接近成竹怀在胸。
周静如经不起他花功,
终于答应两人结鸾凤。
眼看婚期将接近,
他狠心让你怨东风。
虽然你是他糟糠妻,
七年之痒前情一笔来断送。
你误认周静如是小三,
却不知谢开祥多欺哄。
何况他谎称是单身,
到后来方始明了变色龙。
两人闹翻离了婚,
谢开祥如意算盘一场空。
演技拙劣无人问,
染上毒瘾一命终。
你不责怪陈世美,
反而记恨女娇容。
本末倒置等时机,
里应外合来勾通。(宋萏萏插白:我,我没有同伙——。陈查礼夹白:嘿嘿!)
此地无银三百两,
果然不打自招供。
若问同伙哪一个,
就是你的远房表哥冯笑侬!
〔宋萏萏大为紧张,不由自主地回头看冯笑侬。
〔冯笑侬出列,他拉着宋萏萏的手,走到陈查礼面前。
冯笑侬:陈探长,既然你都知道了——(接唱)
我们两小无猜办家家,
自然又是青梅并竹马。
后来她嫁给谢开祥,(松开手)
误托终身苦菜花。
我再三劝解不听从,
始终不认路歪斜。
一再要我寻路子,
无奈只能答应她。
辗转南北找机会,
最后如愿当管家。
伺机引进曹丽虹,
可是我不曾参与去谋杀。
〔宋萏萏一下子跪倒在陈查礼面前。
陈查礼:起来起来,快起来!
〔在陈查礼示意下,冯笑侬上前将宋萏萏搀扶起来。
陈查礼:曹丽虹,你不要这样子——如果你是凶犯,下跪也没用;如果你不是凶犯,那更不必下跪。只要你如实坦白就行。
宋萏萏:我,我真的没有去杀害周静如。
陈查礼:这很可能是老实话。不过,对一名心怀叵测的女佣来说,最好的的办法恐怕是下毒。
宋萏萏/冯笑侬:(一阵心悸)下毒?!
陈查礼:对啊,比如采摘些毒蘑菇熬汤下面条。即使毒发身死一时也很难说清楚谁是凶手。再有,周静如经常要服用安眠药,在咖啡中多加点碾细的粉末,也可以说女主人自己厌世自杀。或许,你的下房里就藏有耗子药。
宋萏萏:(连连摆手)不,不,不不不!
陈查礼:要不要让人来搜上一搜?
宋萏萏:(一阵恐慌)别,别,别别别!
陈查礼:(微笑)不要那么紧张嘛,我又没有搜查证。看来,你不像是手握匕首的杀人犯。最多是个投毒嫌疑犯。哦,还并没有发生投毒事件。
冯笑侬:那我们是不是洗清嫌疑了?!
陈查礼:记住,我是查询,结论不该由我来下。男士问了两位,还有四名。下一个,余一氓,你请。
〔余一氓踏出来,一脸不屑。
余一氓:问什么,说吧。
陈查礼:很简单。你如何摆脱干系,说说!
余一氓:没啥可说的。
陈查礼;你不说我来说。(接唱)
你在追求黎遇春,
若即若离心内揪。
东家明言曾反对,
满腔怨艾埋胸口。
性急吃不了热豆腐,
一时之间难成就。
还担心她被潜规则,
怪罪雇主心恨透。
余一氓:随你怎么说!你有证据吗?匕首柄上查到有我的指纹?
陈查礼:好!倒确实是个硬汉!不愧是复转军人!
余一氓:我还是特种兵呢!要杀人,还用什么匕首,把脖子这么一扭,立马就上西天!
〔余一氓做一个虚拟动作,场上众人散开,女士们更吓得有的掩口,有的遮眼,陈查礼除外。
陈查礼:厉害!身手不凡!
余一氓:你准备怎么样?
陈查礼:对你的查询暂时告一段落。
余一氓:哼!
〔余一氓走到一旁,陈查礼转向陈伟歌。
陈查礼:让我来询问咱们的大帅哥吧。
陈伟歌:(局促不安)要问什么?!
陈查礼:说起来,我和你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陈伟歌稍稍安定下来)同样,你如何撇清啊。
陈伟歌:我,我怎么可能呢?我在戏里,和周静如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哦。
陈查礼:不是说“夫妻是前世的冤家”嘛,有没有什么私情勾当让你起了杀心?
陈伟歌:没有,没有,哪能啊。
陈查礼:是不是周静如她请你吃了一记耳光?
陈伟歌:(不自觉地用左手捂住左脸颊)这,这您怎么会知道?
陈查礼:哪里来的消息来源无关紧要,只说有没有吧。
〔陈伟歌低头不语。
陈查礼:我稍微披露一下,其实算不得什么隐私。(接唱)
拍电影难免有床戏,
男演员往往占便宜。
有一回假戏想真做,
结果是弄巧成拙碰了壁。
是否你色胆曾包天,
可是你心中起歹意?
陈伟歌:不,不是我!(猛然醒悟)对了,正像余一氓说的——匕首上有没有我的指纹?没有证据,走遍天下我也不怕!
陈查礼;哈哈哈哈,都学乖巧了。那么,下一位,夏董,我的好友,轮到你了。
夏伟琪:(大吃一惊,十分气愤)查礼,你,你太不可理喻了。(接唱)
我是她的追求者,
最最不该有怀疑。
其他人员都可能,
我断乎不会起歹意!
陈查礼:不好意思,为公平起见,必须查询。
夏伟琪:好吧,要问什么?
陈查礼:听说周静如始终不应允你的求婚?
夏伟琪:是啊,那又怎么样?
陈查礼唱:
由爱生恨常时见,
屡遭拒绝心内焦。
咫尺蓬山难如愿,
胸中犹如火油浇。
夏伟琪唱:
由爱生恨常时见,
屡遭拒绝心内焦。
咫尺蓬山难如愿,
胸中犹如火油浇。
火油浇,心内焦,
何致送她赴阴曹?
〔场上众人低声交流,陈查礼除外。
陈查礼:老朋友,就这样了。最后一位——郝大为郝导。
郝大为:嘿嘿,我还是压台呢。请吧——我的大探长。
陈查礼:那郝导能否排除嫌疑呢。
郝大为:(反问)我是《黑骆驼》的导演,请教有什么可能的嫌疑?
陈查礼:我说的不是片场拍摄,而是片场外的潜规则。
郝大为:潜规则?笑话!在整个拍片过程中,我几曾对周静如潜规则过?倒说说看!恐怕人一死百事了,要想莫须有,只怕是妄想!
陈查礼:我来简单提个头——(接唱)
有人你曾非礼过,
左拥右抱有几多。
圈内深藏不轻露,
偏教女主来撞破。
你唯恐身份来揭穿,
难保不会闯大祸!
郝大为:算啦,算啦,还说不揭他人阴私呢。真正是一派胡言!难道这也是周静如生前告诉您的,还是先告诉了夏董,他再转告给您。也是看在死无对证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你说,准备怎么样吧!
陈查礼:不要激动嘛。例行公事——好,现在,可以说查询已经结束。被查询者每个人都有潜在的可能,但是无法提供犯罪证据。我这就可以交差了。
〔场上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陈查礼郝大为除外。有的男士女士走向餐车,开始挑选美餐。
郝大为:(挥手,招呼大家)大家等一等!陈探长,有个问题要向您请教。
陈查礼:请讲。
郝大为唱:
出面排查您尽心,
看似结束已消停。(陈查礼微笑着插白:此话怎讲?)
轮番查询来过关,
在场嫌犯十余名。
其实尚有漏网者,(场上其余众人着急地问:是谁?!)
就剩你——(注意到不再称呼您)
你这探长自身未分明!
(接白)难道你就不是嫌疑犯吗?
〔场上其余众人七嘴八舌,有的嘀咕,有的起哄,有的和郝大为一样直接指责陈查礼。唯有夏伟琪例外。
陈查礼:(异常镇静)到底是郝大为郝导啊,名不虚传!被你说中了——我就是那位“凶手”!
〔场上众人惊愕万分,不由得退后。
陈查礼:别害怕,我是“凶手”,但不是杀手!我和各位才刚认识没几天——哦,夏董除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怎么会对你们下手呢。至于我和周静如有什么冤结,还是让她本人来告诉大家为好。
〔场上众人面面相觑,疑惑不解。
〔陈查礼走向侧幕(楼梯口)手按在嘴边吹了个很响亮的口哨。
〔只见周静如款款地下楼(出场)现身,一手按着“插入”左胸的匕首柄,一手提搭着一件披风,向大家鞠躬示意。
〔场上众人一阵惊呼,有的还叫出恐怖声来。
陈查礼:(赶紧安抚)静一静,这不是诈尸!别害怕啊。
〔周静如首先拔出匕首——原来那是一把弹簧刀,插入左胸只是假象。人们也看清了睡裙上是红药水,并不是鲜血。
场上众人: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陈查礼周静如除外)
〔在以下唱段过程中,周静如放下匕首披上披风后逐一和场上众人握手(陈查礼除外),最后轮到夏伟琪时和他拥抱,然后分开,环视众人接唱。
周静如唱:
想想觉得有点对不起,
千万原谅大家别气恼。
红楼梦里有首好了歌,
借用来叙缘由开心窍。
自从踏进电影界,
一帆风顺果然好。
多蒙伯乐有赏识,
众人拾柴火焰高。
多少粉丝来追捧,
不离不弃铭记牢。
银海一姐固然好,
人在峰巅怎生了。
琼楼高处不胜寒,
早就萌生退意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
弹弓专打出头鸟。
闪光灯下风头健,
其实都是虚热闹。
娱乐圈内潜规则,
疲于应对受不了。
明枪容易躲,
暗箭最难防,
银海处处有惊涛——
实实在在厌倦了。
曹雪芹他讲得好,
好了一曲是正道。
好便是了,
了便是好,
啊呀呀,这名利场的争斗何时了。
山口百惠好榜样,
息影回家金光道。
相夫教子守本分,
小康之家乐陶陶!(场上众人惊呼:真的?!陈查礼除外。)
金银堆山有何用,
何必亟亟捞钞票。
适可而止识大体,
急流勇退为首要。
告别操办一盛宴,
举杯共把块垒消。
同饮到酒醉饭饱,
直饮到月上柳梢。
痛饮卸下心头锁,
携手归来回眸笑!
(接白)宴会已预订下在市里希尔顿大酒店包房,可容纳十六人的圆台面。
宋萏萏/冯笑侬:(惊讶)我们也去?
周静如:是的。
夏伟琪:(走上前来)薇薇,太高兴了——你终于要息影了,我保证会对你好的。
周静如:抱歉,夏董,你又会错意了。我要嫁的人绝对不是你——否则又何必几次三番拒绝你的求婚呢。
夏伟琪:(焦急地)那是谁?!
场上其余众人:(周静如陈查礼除外)对啊,是睡啊?
〔周静如走过来,拉着陈查礼的手。
周静如:就是他!
场上其余众人:(一阵惊呼)啊?!
郝大为:(气急败坏)原来,原来你才是导演!
周静如:不好意思,我来披露一个隐私吧——也好让大家再消消气。我出入影坛阅人无数,唯有他,他是能把衣裤鞋袜整整齐齐地摆好叠好才上床的。就算给狗仔队加点料吧。
〔场上其余众人一番嘈杂。
夏伟琪:你,你们这是闪婚!
周静如:夏董恐怕说错了——他是我的超级粉丝; 我嘛,拍《黑骆驼》我又对陈大探长有了新的认知。并不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再说,是他帮我认识了人心险恶危机四伏。我很庆幸,我找到了我的保护神。
陈查礼:晚宴是我们的告别宴会。等我们回到檀香山,定下婚礼日子,再给大家发送请帖。请务必赏光。
〔场上其余众人有的欣慰,有的嫉妒,有的愤懑。
陈查礼:这次回到故土,非常感谢上天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特别感谢夏董的邀请,还得感谢写匿名信的那个人。在此,我想背诵一首古诗,来表达我的心情同时也总结这一场喜剧:(念)
误到蓬山顶上游,
明珰玉女动星眸。
朱扉半掩深宫月,
应照琼芝雪艳愁。
〔张芝仪邹芳芳带头鼓掌,其余人等响应。
〔周静如陈查礼携手向大家致意。
〔在《黑骆驼》主题歌曲中大幕合拢。

〔剧终。



获最佳歌曲奖的影片《黑骆驼》最佳歌曲《黑骆驼》歌词:

黑骆驼,黑骆驼,
你别停留我门口。

黑骆驼,不肯走,
你真想把我带走?

黑骆驼,黑骆驼,
世道险恶怎甘休!

黑骆驼,赶快走,
我还眷恋尘世游。

黑骆驼,黑骆驼,
好人将我来搭救。

黑骆驼,快开溜,
白费心思莫停留!

黑骆驼,黑骆驼,
看谁能笑到最后。

2015-07-26 22:38:30

More from the 倩影魅影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