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銮与小红》(下)

by 赵燮雨

第四场:逼嫁避祸
场景:同第二场
时间:上场后不久
幕后合唱:
接二连三喜讯报,
祈求良缘默祷告。
不料会有灾星降,
避祸只得先遁逃。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莺儿上场。
莺儿唱:(欢快地)
桨声灯影秦淮河,
潺潺流水吟新歌。
喜鹊登枝报喜讯,
钓鱼巷内欢语多。
〔鸨母拿着一封信札上场。
鸨母:莺儿,京城来信,快去叫姑娘下楼来。
莺儿:陈大爷来信了,陈大爷来信啦!
〔莺儿疾步下场。
鸨母唱:
红拂慧眼识李靖,
于今也有李小红。
京城陈銮来书信,
不知是吉还是凶?
(接白,自言自语)回头再想想,天下负心男儿多多少少。要是他也和王魁那样相府招亲了呢?
〔莺儿前导,李小红上场。
李小红:谁说陈大爷要相府招亲?
鸨母;哎呀,好女儿,我这不是替你担心吗?(将信扎递过去)快看信罢。
李小红:(接过,拆看,边看边念)奉贤妻李氏小红妆次——!
鸨母/莺儿:(先是一惊,继而大喜)贤妻?!(合掌)阿弥陀佛/谢天谢地!不是什么“桂英恩姐”!
莺儿:姑娘,快看下去啊!
李小红唱:
褡裢之内纺绸袄,
金叶子在其中藏。
识我泥涂不嫌弃,
期许一朝步庙堂。
幸不辱命连捷报,
此心挂念钓鱼巷。
会试得中五经魁,
圣上钦点探花郎。
皇家恩赐上林宴,
告慰卿卿心宽放。
殿试名列三鼎甲,
翰林编修例该当。
待等外放任主考,
方有能力来报偿。
愿卿再守三年整,
南归途中和春光。
(接白)附诗一首,草草涂就,聊表心意耳。(念)
小红不图千金报,
陈銮誓愿百辆迎。
佛前焚香铭心志,
不负上苍不负卿!
(接白)不负上苍——不负卿!(转身擦泪)
莺儿:姑娘,你怎么反倒哭了呢?
李小红:谁哭来着?我是一粒灰沙迷了眼。
鸨母:不是有一句话,叫做喜极而泣吗?小红,既然你看中的陈大爷不改初衷,我倒有几句话说。
李小红:我也有些打算。妈妈,请先讲。
鸨母:摘牌子!
莺儿:对,摘牌子!
李小红:好啊,我们都想到一起去了。
鸨母:既然他对女儿你有情有义,我们就不能再待在钓鱼巷了。妓女从良,入门为净。
李小红:他现在是一个穷翰林,无力迎娶,并非推托。其实,我自己便可赎身,妈妈也决不会狮子大开口的。
鸨母:是啊,是啊。我女儿能嫁这样的乘龙佳婿,妈妈我可是求之不得呢。
莺儿:那么,我们去哪里啊?
李小红:我早想好了——不但是钓鱼巷,还得离开江宁。
鸨母:离开江宁?那究竟到什么地方隐居?
李小红: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们去姑苏十里山塘。
鸨母/莺儿:十里山塘!
〔灯暗转。
〔灯复亮时,杨府家人前导,杨衙内上场圆场。
杨衙内唱:
赫赫有名杨衙内,
整日逍遥又自在。
去岁盯上查百万,
独生女儿生得美。
若是两家并一家,
她是豪富我显贵。
如意算盘打得好,
官二代配富二代。
陈銮小子退了婚,
偏是晓红志不改。
寻死觅活虽救下,
奄奄一息活棺材。
听得新科探花郎,
原有相好在秦淮。
钓鱼巷口李小红,(夹白)嘿嘿,乘那陈銮还没有替她赎身迎娶,我就来个先下手为强!(接唱)
定要软玉温香拥在怀!
(接白)小的们,还不上前叫门!
杨府家人:是!
〔杨府家人上前叫门。
杨府家人:我家衙内在此,还不快快开门!
〔莺儿上场应门。
莺儿:来啦来啦!
〔莺儿开门,杨府家人簇拥着杨衙内涌入,抢进房内。
莺儿:你们是些什么人?怎么还没请就闯进来了呢?
杨衙内:笑话!这个地方还用得着一个请字?!
〔鸨母急步上场。
鸨母:哎吆,是什么风把您这位大爷给吹来啦。欢迎欢迎。莺儿,还不赶快沏香茶待贵客!(对杨衙内)快请坐啊!
杨衙内:(一脸不肖)坐什么坐!快叫你家姑娘出来接客!
鸨母:(赔笑)不好意思,真不巧了——我家姑娘今天身子不爽。要不,您到别家走走?
杨衙内:呸,老子今天就是冲着李小红来的!
莺儿:我家姑娘,她昨儿个大姨妈来了啊。
杨衙内:哼,别耍滑头!就算她大姨妈来了,我杨衙内不嫌埋汰!
鸨母:这,这不大好吧?
莺儿:对啊,这哪儿成啊。
杨衙内:老实告诉你们,老子我不但要嫖她一宿尝尝新鲜,还要把她娶回家中做我的三姨太呢。
鸨母/莺儿:(闻言步步后退)啊?!
幕后传来李小红的招呼声:妈妈,请过来。
〔鸨母下场。旋即,她重又上场。
鸨母:这位大爷,我家姑娘说啦——这几天实在是身上不便,(见杨衙内又要发火,赶紧地)请听我把话说完。小红她也想着早早脱离苦海,不愿生张熟魏地过日子。
杨衙内:那不敢情好嘛!
鸨母:就是这个理啊。所以嘛,请大爷回去,赶紧地把赎身银两备好——,(杨衙内打断:这,算什么事,小菜一碟!)哦,还有聘礼总得要打点些吧。瞧您大爷这个身价,不能掉份儿,是吧?再说,我们姑娘她自己也要准备准备,把细软啦啥的检点齐了,也好带到府上去,对不?
杨衙内:听着倒有点意思。好吧,反正不在乎今天这一天。说定了,我后天就派人来提亲,让李小红从良!(手一挥)走!
〔杨府家人簇拥着杨衙内出门。
杨衙内:(站定)留两个人给我看住门首!
杨府家人:是。
〔两名杨府家人出列,分列两旁;其余杨府家人伴随着杨衙内下场。
〔场上灯光暗转。
〔李小红鸨母莺儿三人一字儿悄悄地上场,她们各自都拿着小包裹。
李小红:(轻声)妈妈,别的人都给遣散银两了吧?
〔鸨母点点头。
李小红:告诉他们,都得乘夜晚从后门走。
莺儿:他们都知道了,天亮之前会走得一个不剩。
〔莺儿在前,鸨母居中,李小红殿后,三人一行嗫手嗫脚地下场。
〔二道幕下。
〔两名杨府家人连滚带爬扑跌上场。
两名杨府家人:大爷,不好了,她们一家人全都走光了啊。
〔大幕合拢。


第五场:探花探亲
场景:苏州十里山塘
时间:陈銮外放浙江副主考之时
幕后合唱:
三年供职翰林院,
期满外放到杭城。
不负上苍不负卿,
途中寻访恩爱人。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陈銮幕后:走啊——。
〔童儿前导,陈銮上场。
陈銮上场后接唱:
一任三载穷翰林,
如今奉旨出帝京。
前往钱塘掌秋闱,
先到姑苏来探亲。
人说江南风光好,
我道心中刻倩影。
佛前立下宏誓愿,
不负上苍不负卿!
(接白)来此已是十里山塘。童儿,快快前去问询。
童儿:是。
〔童儿走向右旁侧幕。
童儿:请问,这里有一家姓李的李家么?
侧幕内回答:没有,这里没有姓李的人家。
童儿:(回复陈銮)这边说是没有。让我再到那边去问。
〔童儿走向左旁侧幕。
童儿:请问,这里附近可有一家姓李的么?
侧幕内回答:没有,这里附近没有一家姓李。
童儿:(回复陈銮)这里也说没有啊。
陈銮:继续寻访。
〔童儿前导,陈銮圆场。
陈銮唱:
青山绿水多绮丽,
眉山目水印心房。
几番问讯寻不见,
只觉寒意漫胸膛。
秋风瑟瑟雨潇潇,
吴都山水泛苍黄。
继续寻访李小红,
哪怕踏遍这山塘!
〔陈銮示意,童儿走向左旁侧幕,上前问询。
童儿:请问,这里附近可有一家姓李的么?
侧幕内回答:没有,这里左邻右舍没有姓李的。
童儿:(回复陈銮)这边说是没有。让我再到那边去问。
〔童儿走向右旁侧幕。
童儿:请问,这里可有一家姓李的人家么?
侧幕内回答:有啊,我家隔壁一家就是李家。不过,她们才来了不多久,年前就又搬走了。
童儿:(回复陈銮)这里有了姓李的,可是又没有了。
陈銮:我都听见了,待我上前亲自问话。(走向右旁侧幕)动问老丈,间壁这家姓李的人家,可是从江宁乔迁来的?
侧幕内回答:这我可不知道了。这家人家,只见女眷,平素很少出门,也不和邻居来往。真的不知道她们从何而来。
陈銮:那么,可听说她们又搬到哪里去了呢?
侧幕内回答:这越发地不清楚了,抱歉哦。
〔陈銮闻言,从侧幕近旁后退,一个踉跄,童儿赶紧上前扶住。
陈銮唱:
不识人从何方来,
未知又到何去处?
曾经接信在京都,
告知乔迁山塘驻。
去岁飞鸿无回音,
心中已然生踌躇。
只道今朝能相见,
谁料断桥失通途!
〔陈銮顿足不已,连连摇头,频频搓手。他来回蹀躞,突然止步。
陈銮:有了!(接唱)
天子门生探花郎,
奉旨出京副主考。
待我造访苏州府,
拜托年兄将她找!
(接白)我必须克期前往武林,断断不敢误了考期。想那苏州知府乃是我同科年兄,他是地方父母官,手下各县捕快多多。不妨前去拜望,情托他帮我寻访就是。
(对童儿)速速随我前往苏州府衙!
〔陈銮童儿起步下场。
〔大幕合拢。


第六场:拒婚议婚
场景:陈府花厅
时间:陈銮回京之时
幕后合唱:
昔日大媒胡云山,
冰人赶到京都来。
百般拒绝终应允,
只因母命实难违。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陈銮在场上闷坐。
陈銮:唉,(叹气后起身,接唱)
一别相思成痼疾,
魂牵梦绕在姑苏。
何日呼童烹鲤鱼,
内中藏有尺素书。
数月来,眺望喜讯来吴都,
却为何,遍地寻访踪影无?
〔童儿上场。
童儿:禀老爷,有客自江宁来访。
陈銮:(惊喜)江宁来客?啊呀,一定是有消息了,快快有请!
〔童儿下场。旋即,他引领胡云山上场后重又下场。
陈銮:(紧张地等候着,可一看之下,知道来客和李小红无关,赶忙停停心神,迎上前去)啊呀,原来是世伯到此,有失远迎,伏窃恕罪!
胡云山:贤侄说哪里话来,是我来讨扰了。
〔陈銮请胡云山安座,两人分宾主坐下。
〔童儿上场,奉茶毕后下场。
陈銮:(热情地)啊,世伯,可是辞了查府?若是如此,小侄愿罗致世伯来助我一臂之力。记得先父在查府任西席期间,世伯是替查百万处理文牍。倘使世伯愿意来京,事务相仿,薪俸加倍。
胡云山:哈哈,贤侄美意,老夫心领了。我还仍在查府效力,住惯了江宁,本就不打算长住京都。
陈銮:那——那世伯是来京城观光?务请世伯下榻于此,侄儿自当略效地主之谊。
胡云山:我也不是来观光的啊。
陈銮:那世伯来京有何赐教?
胡云山:老朽千里奔波,实实地是为了贤侄你啊!
陈銮:(不解)为我?!
胡云山:贤侄啊——(接唱)
当年我是你大媒,(陈銮插白:那都是老皇历了。)
于今依然来作美。(陈銮插白:啊?)
所喜老天从人愿,(陈銮插白:哦。)
冰人特地请期来。(陈銮插白:请期?!请什么期啊?)
(接白)自然是婚嫁之期,洞房花烛之期啊。
陈銮:打住!(接唱)
世伯说话欠思量,
原谅小侄来驳回。
堂前退婚立字据,
当年情景怎忘怀?
我和查家无瓜葛,
有您现场见证在。
(接白)隆仪璧谢,退亲如命!
胡云山:贤侄大笔一挥,这八个字我当然记得。不过,贤侄你可能回忆起来,你是写在哪里的啊?
陈銮:就在庚帖背后。
胡云山:这就对了嘛——贤侄你并没有收回男家庚帖吧。
陈銮:没有啊。
胡云山:再有,查府也没有要回女家庚帖?
陈銮:(有所警觉)确是没有。
胡云山:查小姐那张红八字还在陈府?
陈銮:在家母处——(背白)哎呀,不知道我母亲有否毁弃啊。
胡云山:这不结了——婚约尚存,特来请期。(看陈銮又要抵触性抗拒,马上制止,接唱)
知道贤侄有误会,
耿耿于怀也难怪。
听我老朽来详谈,
事由经过说原委。
你丈人——(陈銮插白:他不是我的丈人!)
(不以为然,继续)他一时之间发了昏,
事后也是深懊悔。
你丈母——(陈銮插白:她老人家?)
当年连声把你赞,
后堂你曾殷勤拜。
老话说,丈母看女婿,
越看心里越是美。
一旦得知要退亲,
大骂老公恨责备。
更有晓红千金女,
誓嫁陈銮志不改。(陈銮插白:不是传闻她去世了吗?)
(她)寻死觅活要自尽,
幸得侍女抢救回。
爱亲结亲是美事,
贤侄啊,快定假期婚来配!
陈銮:这——我分明写了隆仪璧谢,退亲如命这八个字啊,怎能出尔反尔自食其言!
胡云山:那张庚帖背面,查家母女早就命人用墨汁全部涂没,你书写的字迹荡然无存,依然是贤侄好好的八字一张泥金庚帖!
陈銮:啊?!(接背唱)
事出意外感震惊,
断弦再续动哀兵。
那日退婚已如命,
何必今朝重提亲?
随他口吐莲花舌,
小红占据我的心!
低下头来暗思忖,
回绝世伯推说早已把亲定。
(对胡云山,接白)世伯,非是推托,直言相告——我母亲在家已经替我定了一门亲事。(胡云山插白:哦,真有此事?)世伯盛意,只能敬谢不敏。
胡云山:不知女方谁家淑媛?
陈銮:她,她姓李。
胡云山:可曾迎娶?
陈銮;尚未完婚。
胡云山:这就不打紧了。贤侄,我和你父八拜之交。陈家底细尽知。府上上代三兄弟,膝下只有你这一男丁。三房合一子,就算娶三房正室也是无妨。那么,婚事依仪?
陈銮:断难从命。
胡云山:却是为何?
陈銮:婚事皆从父母之命,是家母定下的亲事,陈銮不能另行娶亲。
胡云山:婚事皆从母命?哦,既然如此,老朽告退。
陈銮:(没好气地)恕不远送。
〔胡云山管自下场。
陈銮:苟富贵,毋相忘!
〔陈銮拂袖下场。
〔灯转暗。
〔灯光复亮时,胡云山兴冲冲地上场。
胡云山:贤侄哪里,贤侄哪里?
〔童儿应声上场。
童儿:这位老先生,您怎么未经通报,就这样进来了呢?
胡云山;这小鬼,知道我是谁吗?还用得到通报?快,快去叫你家老爷出来见我!
〔童儿嘟囔着下场。
〔陈銮急步上场。
陈銮:世伯,是哪阵风把您又吹来了啊?
胡云山:好风顺风清风,哦,还是东风!贤侄,怎么不请我坐?
陈銮:世伯请上座。
〔两人分宾主坐下。
陈銮:世伯二度进京,所为何事?
胡云山:贤侄啊——(接唱)
老朽行色兴冲冲,
何惧关山千万重。
特地江夏去造访,
讨得弟妹信一封。
做媒做到这地步,
不为媒礼只为你贤侄——洞房花烛乐融融。(站起,拿出信函。)
陈銮:母亲有信来了,待我拜读。(站起身来,接过胡云山递过来的信函,拆开读信——念)陈銮吾儿如面,世伯远道而来,特为登门作伐,盛情可感。儿虽已定下亲事,然陈查两家世交,况儿父在世之时所许婚姻,岂可轻忽?好在儿可兼祧,李氏查氏两房儿媳姐妹相称毋论大小,如此处置合乎情理。宜早定婚期,以便请假省亲完婚。须知老母依闾而望,静候佳音。母谕。
〔陈銮读罢,跌坐在椅子上,说不出话来。
胡云山:贤侄,贤侄——。
陈銮:(缓过神来)哦,世伯。
胡云山:亲母许诺,贤侄没有什么推托了吧。
陈銮:我,我——(强自挣扎,终于还价)我还有话说!(接唱)
虽说李氏未成婚,
毕竟定亲占在前。
查氏实在已退亲,
此番再续为迟延。
若要我来允亲事,
约法三章提在先。
胡云山:贤侄,不要说三件,就是三十件三百件,你只管提来!
陈銮唱:(站起身来)
迎亲在先却是后,
成婚在后反靠前。
果然兼祧两头大,
查住西厢李东面。
东西分别姐妹称,
查氏恭敬把礼见。
日后有份赐诰封,(胡云山插白:贤侄高才,指日可待。)
也该李氏位在先!
胡云山:我当是什么难事,全部应允,统统照办!
陈銮:(听得如此爽气,觉得有点奇怪)这虽说兼祧,略分嫡庶,女家也能应承?
胡云山:能啊,怎么就不能呢。
陈銮:当真?!
胡云山:当真!
陈銮:果然?!
胡云山:果然!贤侄尽可放心就是。老朽临别之际,还有一句话——须知不孝有三,这无后为大!
陈銮:(喃喃自语)不孝有三!
〔大幕合拢。


第七场:洞房惊变
场景:江夏陈府新房
时间:陈銮新婚之夜
〔鼓乐声起。
幕后合唱:
宾客云集贺佳期,
洞房花烛闹盈盈。
常见新娘哭出嫁,
哪有新郎泪淋淋。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幕后赞礼的喊声传来——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鼓乐声中,新郎陈銮拉着佩有红花的彩带带动由喜娘扶持的新娘“查晓红”上场。
〔喜娘搀扶这新娘坐上新床。
喜娘:(对着陈銮,将一根秤杆放在桌上)新姑爷,挑红盖头的秤杆在此。
陈銮:(没好气地)放着就是,你下去吧。
喜娘:恭祝新郎新娘百年好合,请早些安置吧。
〔喜娘致礼后转身下场。
〔陈銮漠然地坐在桌旁椅子上。
陈銮:(叹气)唉——(接背唱)
喜娘退出新房后,
叫我如何去照面。
成婚奉了慈母命,
东风不与周郎便。
前堂宾客齐庆贺,
独我一人受熬煎。
喧闹声声归寂静,
内心挣扎倍棘艰。
难以忘怀李小红,
连夜枕上怎安眠。
冥思苦想钓鱼巷,
长吁短叹难排遣。
强颜欢笑入洞房,
月老错把红丝牵。(站起;环视新房)
喜字张贴心烦闷,
红烛流泪我泪涟。(擦泪;更鼓声起)
谯楼打罢初鼓更,
声声催逼我上前。
今夜权把新郎做,
理该要将盖头掀。
新娘端坐帐中央,
静候我啊去相见。
提起秤杆千斤重,(拿起秤杆)
步履蹒跚神色蔫,
只恨非是李小红,
缘何鹊巢任播迁。
纵然岳丈称豪富,
十万银两备妆奁。
还加典当有一爿,
美婢娇童俱妙年。
百舸上游来送亲,
怎及红拂一褡裢。
财帛岂能将我惑,
小红心心还念念。
回身且将秤杆放,(把秤杆放在桌上)
闭目养神守志坚。
为了我的心爱人,
随她独坐到明天!(重又坐下,以手托腮,闭目养神;旋即,更鼓声起。)
听得谯楼打二更,
想想新娘亦可怜。
你我已然拜了堂,
至今二人未谋面。
未谋面啊未谋面,
挑开红巾就会面。(拿起秤杆)
一把秤杆握在手,
徘徊忐忑心掇掂。
想起那日钓鱼巷,
小红同我初识面。
她慧眼青睐不嫌弃,
我落魄途中遇天仙。
她盛情相邀来盘桓,
我问心有愧觉亏欠。
蒙她相赠盘缠银,
蒙她相送一褡裢。
假说内中是夹袄,
谁料密密缀金线。
衬里藏有金叶子,
银钱四百足兑现。
乡试中举来开贺,
拜谢师尊拜同年。
会试川资有着落,
金殿对策花探遍。
恩无限,爱无限。
情无限,缘无限,
在在都由李小红,
岂可负她心肠变!
(我)还是一旁去枯坐,
且把秤杆抛一边。(再把秤杆丢在桌上,重又坐下。以手托腮,闭目养神;旋即,更鼓声起。)
惊闻谯楼三更鼓,(回头一看)
她依然呆坐在床边。
新郎若不先开口,
新娘终久是腼腆。
我倘使不揭红盖头,
她何时才能见天颜。
这般僵持难煞我,
内心不安当自谴。
怎样处置费思忖,(来回蹀躞,反复搓手;突然停步。夹背白:啊呀,有了!)
让她明了识深浅。
约法三章再重审,(走近,面对新娘侧立;道白:查小姐呀——)
唯恐大媒未传言。
为只为——思无限,忧无限,
愁无限,虑无限。
我对小红无限情,
时时刻刻将她念。
小红占据我心房,
至今未觅春风面。
今日和你虽成婚,
守身如玉要周全。
你在新房自安睡,
我去书斋孤身眠。
但等寻访小红还,
姐妹双双来拜见。
你是妹妹她姐姐,
她住东来你西边。
合卺之期分前后,
妹妹要待第二天。
日后皇恩赐诰封,
理应小红来占先。
虽说兼祧两头大,
尚须有别——方可安慰我心田!
一番言辞详说罢,
顿觉重铅卸双肩。(眼神斜飘,瞅见新娘微微点头,一阵喜悦)
啊呀,果然知书达理女,
见她微微把头点,
宽慰她能识大体,
感谢(你)大德又大贤。(拿起秤杆)
持秤杆,挑红罗,
振作精神走向前。
〔陈銮再次上前,挑开红巾。一见之下,大吃一惊,步步后退。
陈銮:小红?!(揉揉双眼)你,你,你是查晓红?!你怎么会是查晓红?!
李小红:(缓缓站起)陈郎啊——(接唱)
李小红早已无影踪,
你娶的原是查晓红。
李小红就是查晓红,
查晓红本是李小红。
不管我是哪一个,
今日里,新娘服饰一身红。
名姓变换煞费心,
问新郎,白头情谊可与共?
陈銮:(走上前来,拉着李小红的手)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李小红唱:(拉着陈銮上下打量,缓缓转圈,然后放手)
查家千金晓红姐,
她对陈郎情意厚。
自寻了断欲殉夫,
不幸病逝遇救后。(陈銮感叹,插白:她,她真的去世了。)
李代桃僵好主意,
泰水对你恩情厚。(陈銮感慨,插白:岳母她对我是好的。)
千里奔波重作伐,
世伯对你情谊厚。(陈銮点头,插白:我全明白了。)
就说爹爹老大人,
追悔莫及宅心厚。(陈銮应答,插白:嗯。)
通盘计划防外泄,
移花接木巧运筹。
查府依然嫁亲女,
小红身份变化就。
脱却秦淮旧衣衫,
换作江宁名闺秀。
夫妻不再云泥别,
鸾凤和鸣在红楼。
为免陈郎受弹劾,
一番苦心曲中求。
你是岳家半子靠,
往事千万要解扣。
望君听妻一席话,
翁婿一家心意投。
陈銮:(连连点头)是是是,我都听你的。只是,把我瞒到这最后一刻——你看啊,都快四更天了。来吧,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可苦熬到现在,等不极了。
〔陈銮上前拉着李小红的手,要走向新床。李小红拂袖,挣脱。陈銮不解。
李小红:难道你方才说的话忘了?
陈銮:什么话?!
李小红唱:(故意)
你在新房自安睡,
我去书斋孤身眠。
(接白)那你就去书斋独自安睡吧,别来烦我!
陈銮:(歉意)啊呀!夫人取笑了,下官在此再给你赔上不是就是。
〔陈銮连连作揖赔罪。
李小红:(以食指点着陈銮前额,嘲弄地)你啊——。
〔陈銮故意装作要向后倾倒,李小红赶紧扶住。两人相对微笑,携手走向新床。
〔新床帐门两边放下。
幕后合唱:
小红自有帮夫运,
劝得翁婿一家亲。
琴瑟和美到白头,
诰命夫人封一品。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2015-09-04 17:35:17

More from the 陈銮与小红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