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肖种种》

by 赵燮雨

无场次戏曲剧本:《不肖种种》


把原本越剧戏曲电影《红楼梦》里仅仅是一场戏的内容增加情节展开为一台大戏。——这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个无场次戏曲剧本《不孝种种》,由此展开了贾宝玉近乎纨绔的另一面形象。细节的铺陈不仅揭示了封建礼教教育的虚伪,同时也披露了祖母对孙辈溺爱的严重后果,值得后世警戒。

无场次戏曲剧本《不肖种种》系根据曹雪芹古典名著《红楼梦》编写创作而成。此剧中“笞玉”一段戏基本上移植自剧作者创作的另类红楼《总是玉关情》。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王熙凤
贾母
鸳鸯
王夫人
平儿
贾宝玉
袭人
焙茗
金钏
玉钏
周瑞家的
贾环
赵姨娘
贾雨村
荣国府家人
贾政
忠顺王府长史官


幕后合唱:
天下无能称第一,
古今不肖实无双。
寄言纨绔与膏梁,
切莫要效学他行状!
〔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幕后传来“老太太走好”“老太太当心”等一连串的人声。
贾母在王熙凤和鸳鸯搀扶下上场(注意到王熙凤第一个走出侧幕)。王夫人平儿随同上场。
贾母居中坐下,王夫人坐在一侧,鸳鸯站立在贾母身后,王熙凤站立在贾母一侧,平儿则再站立在王熙凤外侧。
贾母:哈哈哈哈——(接唱)
桑榆晚景样样好,
孙儿承欢膝下绕。
宝贝他本是銜玉生,
一日不见心内焦。
任它天外风雨狂,
有我来老树遮荫护幼苗。
(接白)我那心肝宝贝呢?
王熙凤:今日宝兄弟他要出门赴宴,袭人和他换好行头马上就来。
贾宝玉在幕内唱:
做一个富贵闲人无事忙——
〔贾宝玉一身出客打扮,上场亮相后背唱:
整日里游花丛口角噙香。
最自在大观园怡红沁芳,
最留连众姐妹低吟高唱。
最惧怕老父亲那铁板面庞,
最痛恨死读书这八股文章。
幸喜有老祖母来照拂她慈爱吉祥——,
〔贾宝玉一一拜见祖母母亲。王熙凤上前搀扶他起身。
贾宝玉拜见母亲起身后面对贾母接唱:
愿老祖宗——福寿绵长永安康!
贾母:我的乖孙儿,今天出门赴宴可要记得早点儿回来啊。
王熙凤:是啊,老祖宗等着你回来一起吃晚饭呢。
贾宝玉;孙儿我记下了。
王夫人:那就快去快回!若是老爷问起来有老太太呢。
〔贾宝玉告辞后下场。
贾母(意兴阑珊地):宝玉儿他出门去了,我们在家做些什么呢?
王熙凤:我来替老太太凑一副牌搭子,怎么样啊?
王夫人:是啊是啊,让我们把牌桌开张起来。
〔场上一行人等簇拥着贾母下场。
〔贾宝玉兴冲冲地上场。
贾宝玉唱:
饯春赴宴心境好,
只有表兄是草包!
席间结识蒋玉菡,
不虚此行实在妙!
琪官名声响京都,
一见倾心胜天骄。
风流倜傥人出众,
眉清目秀称头挑。
妩媚温柔好品性,
台下更觉美多娇。
蒙他相赠茜香罗,
珍贵表记情分高。
(对幕后)袭人,袭人,我回来了!
〔袭人应声上场。
袭人:宝二爷,你回来了。可曾去见过老太太?
贾宝玉:我回来先换了衣服再去不迟。
袭人:咦,扇子上的玉扇坠怎么不见了?
贾宝玉:(轻描淡写,不以为然)大概丢落在什么地方,算啦!
〔袭人伺候贾宝玉更衣。贾宝玉脱下外衣,露出那条大红汗巾。
袭人:怎么?这不是你出门时系的那一条汗巾子!
贾宝玉(微露尴尬):哦,这是席上一个朋友送我的……。
袭人唱(微愠):
二爷啊——
并非袭人我来唠叨,
你也是老大不小了。
用功读书是本分,
无良子弟少结交。
若是你不曾先回怡红院,
这私赠表记不怕被人来知晓?
老太太太太还不打紧,
让老爷他看见定不饶!
贾宝玉(央求地):啊呀,我的好姐姐,千万不能告诉老爷去的!来,我们赶快换了它!
〔贾宝玉在袭人帮助下更换汗巾。
袭人:二爷放心,我自然知道分寸。只是如今你有了这条汗巾,那就把我的那一条还给我!
贾宝玉:糟了,糟了……。
袭人:怎么回事?又是丢了不成?
〔贾宝玉低头不语。
袭人唱(佯作生气地):
二爷实在太荒唐,
做事全不多掂量。
由着性子胡乱行,
把我的汗巾子也送与那些混帐!
贾宝玉(不耐烦地):小事一桩,大不了我赔你一条不就是了!
袭人:好啦好啦,赶紧到前面去,老太太太太还等着你呢。
贾宝玉:(胆怯地)唉,对了,老爷那儿还没有去照面呢。
袭人:我给你出一个主意——你不妨先到老爷那儿去,我去找鸳鸯姐姐让她即刻打发人来叫你陪老太太吃晚饭。
贾宝玉(高兴地):这就好了,不怕老爷他留住我罗嗦再要查问功课了!
〔袭人给贾宝玉换好衣衫后两人一并下场。灯暗转。
〔舞台上登光复亮。贾宝玉手中舞动着一条汗巾上场。
贾宝玉:哈哈哈哈,半夜里失盗了,谅她也不知道!(接唱)
一条汗巾事本小,
何必记挂在心中。
她说我做事太胡闹,
她怕我留它在身烦恼重重。(面对幕后)
我让你去李代桃僵,
我赔你这女王进贡。
留给你做个表记,
留与你情浓香浓!
(对幕内喊道)袭人,袭人!
〔袭人睡眼惺忪地上场。贾宝玉赶紧把捏汗巾的手背在身后。
袭人:二爷,这么早叫我,有什么事情,是不是老爷传唤?
贾宝玉:那么大早,说什么丧气话来?!哪里有什么老爷传唤,今日不用上朝,老爷他还在赵姨娘的热被窝里呢?
袭人:看你说的什么话?平日里那样子怕老爷,背后却又编排起来了?!
贾宝玉:好啦,我最烦提起老爷二字。不要再说了好吗?看看你自己裤腰上面。
〔袭人撩起来低头一看,羞得满面通红。袭人立刻作势要解下来,贾宝玉上前作好言相劝状。两人簇拥着下场。
〔袭人倒退着重又上场。
袭人唱:
一条汗巾事非小,
满怀忧虑在心中。
老太太把她的命根子交待我,
太太也再三托付责任重。
这出了府门我管不住,
中门内还得要注意行踪,
莫让他招蜂引蝶惹事端,
除了规劝更需防范——不放松!
〔袭人圆场。
袭人行至上场门处,恭敬地对幕内:袭人来见太太。
〔王夫人上场。金钏玉钏随同上场。
王夫人:我的好孩子,你来啦。可有什么事情?
袭人:没有事情,只是来看看太太,
王夫人:宝玉他……?
袭人:宝二爷他饮食起居,都很好,请太太放心。
王夫人:(终于觉察)啊,金钏玉钏,你们俩给我到秋爽斋去一次。上次三姑娘来说要你们替她去描些花样,今天下午无事,正好快去办了。回头到老太太那里来接我就是。
金钏/玉钏答应一声:是。
〔金钏玉钏下场。在近下场门处两人对视抿嘴一笑。
王夫人:来,现在没有旁人,你有什么话只管对我讲来,
袭人:太太——(接唱)
承蒙老太太太太看得起,
把宝二爷交我来照应。
袭人我深知责任重,
感恩戴德只有多上紧。
如今是饮食起居样样好,
请太太一切都放心。
不过有一件——(停顿)(王夫人插话:但讲无妨。)
我宁可担错不担迟,
今日里剖心沥胆言来敬。
宝二爷若要他求上进,(夹白)这,这……(接唱)
这收心两字最打紧!
〔王夫人闻言立起身来。
王夫人(激动地):
好孩子,我的好孩子,真的难为你了!(接唱)
难得你一片忠诚向着我,
难为你做我的耳目真上心。
我们娘俩务必多联络,
有什么话儿你只管跟我提来听我令!
(接白)上一回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得园子里头,见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大丫头,正在那里责骂小丫头。我心里很看不上她那个骄狂样儿,只因陪着老太太走,我不曾说得。后来要问是谁,偏又忘了。你可能想得起来那是个谁?
袭人(迟疑地):我,我倒一时想不起来会是谁。
王夫人:这事儿暂且放下。眼下最要紧的是管住那些狐媚骚子!你且回去,我自有道理!
袭人:是。
〔袭人行礼后下场。
王夫人(对幕内):来啊,看周瑞家的在哪里?
〔周瑞家的上场。
周瑞家的:太太有何吩咐?
王夫人:交待下去,从今往后,不许有人去招惹宝玉!尤其是他那个爱红的毛病,更不许去引逗他!
〔王夫人拂袖,然后数着念珠口中念佛步态庄严地下场。
〔周瑞家的边圆场边宣告:都给我听仔细了——太太吩咐,从今往后,不许有人去招惹宝二爷!尤其是他那个爱吃胭脂的毛病,更不许去引逗他!
〔周瑞家的圆场一周,反复叫喊着下场。
〔金钏上场,手中拿着一个小板凳。
金钏唱:
主母夏日睡午觉,
婢女照样要操劳。
眼看中元鬼节近,
准备祭祖锡箔烧。
〔金钏唱毕坐在一边开始折叠银锭。
〔贾宝玉上场。
贾宝玉唱;
赤日炎炎似火烧,
折扇轻轻手中摇。
先生年年要歇夏,
书房空空放假早。
闲来无事四处逛,
母亲堂前信步到。(停步,进内张望,见到金钏,急步上前,接白)
太太可是在里屋?
金钏:噤声,太太在睡午觉呢。
贾宝玉:你在做什么?
金钏:我在折中元鬼节祭祖用的银锭。
贾宝玉:(兴奋地)来,你来教我,我们一起来折。
金钏:快走开!这里不用你来帮忙。
贾宝玉:(没话找话)让我看看你折的银锭好不好?
金钏:(赶紧阻拦)你别动!
贾宝玉:(绕到另一侧)怎么?看看都不行?
金钏:看可以,不能让你碰!
贾宝玉:为什么啊?
金钏:弄脏了怎么焚化给祖宗亡人?
贾宝玉:(伸出双手打量)咦,我的手很干净啊。
金钏:谁知道你的手摸过哪里?
贾宝玉:(摇头,不解)哎,对了,我跟太太去说,要了你到怡红院来怎么样?
金钏:啊呀,我的宝二爷!难道你不懂得——金钏儿落在井里,有你的只是有你的。
贾宝玉:你要是不肯就算了。哦,你嘴上涂的胭脂很出色啊。
金钏:就是出色又能怎样?
〔贾宝玉作势想凑上前去。
正在贾宝玉一边低头金钏一边退后的当口,忽闻幕后一声断喝:金钏!
〔王夫人疾步上场,怒容满面。玉钏紧随着上场。
〔贾宝玉见势不妙疾奔下场。
〔王夫人上前一个巴掌响亮地打在金钏脸上。金钏随即跪倒在王夫人面前。玉钏也随即跪在另一侧。
王夫人唱:
骂你大胆小贱人——
你竟敢胡作非为来勾引!
我的儿子好端端被你来带坏,
说什么金钏儿要落入他这口井。
讲什么干净不干净,
分明是你满喷粪胡乱行!
我这里岂能再容你,
赶快收拾东西——
免得我再看见你再烦心!
金钏唱:
奴婢知错不容赦,
任何责罚都该应。
只求太太千万别撵我,
让我在荣国府里尽我对主人一片操劳心。
你大恩大德我永不忘,
再不敢惹是生非胡乱行。
王夫人:别的事情,我都能饶你,事涉宝玉,我怎能开恩。
玉钏唱:
我姐姐知错她定能改,
请太太念在她平日一片忠诚心。
求太太高抬贵手这一遭,
让我姐妹二人在荣府相依为命。
我为姐姐做担保,
若是再犯就将我俩一起处罚愿受领。
王夫人:不要多说了。(对幕内)周瑞家的在哪里?
〔周瑞家的上场。
周瑞家的:太太有何吩咐?
王夫人:金钏不懂规矩,我不能再留她!教她收拾东西给我走人!
周瑞家的:太太,金钏她好赖伺候了太太多年,太太你看……?
王夫人:不用多说!你照办就是!
〔王夫人拂袖,怒气冲冲地下场。
〔玉钏左右为难。一边看着王夫人下场方向,一边搀扶金钏起身。
玉钏:姐姐,你先跟着周妈妈下去。我, 我再替你去求求太太,但愿她一会儿能消消气。
〔玉钏回身急忙朝王夫人下场方向疾步下场。
〔周瑞家的拉着金钏朝另一方向下场。金钏不断回头。
〔金钏神色萎顿地上场。
〔幕后传来一叠连声的询问:
——啊呀,金钏姑娘,你怎么会落到这般光景?
——想你是太太身边头一等大丫头,竟然会到我们做粗使生活的下房来!
——金钏啊,那你回去之后末,可是就要嫁人啦?!
——哼,倒要看看嫁得出去嫁不出去?!终究要嫁拨啥等样人!
〔金钏环顾四周双手护耳原地转圈继而停下掩面抽泣。
金钏唱:
我好命苦啊——
丫头婆子看好戏,
烛影摇红在下房。
处处汗酸臭烘烘,
声声嘈杂闹嚷嚷。
心事沉重像压千斤石,
步履艰难似有枷锁扛。
偏我遇上这恶时辰,
没来由一场大祸从天降。
真要把我撵出府门无商量,
太太她怒目圆睁似凶神样!
一巴掌打得我啊——
眼冒金星痛肝肠。
想不到——
前世冤孽来讨债,
狭路相逢偏巧撞南墙。
心不甘——
我本是清清白白女儿身,
竟招来无端诬赖没处申诉把理讲。
自不甘——
那袭人她本与宝玉有苟且,
却被太太视作心腹来依仗。
情不甘——
宝二爷他闯下祸事不见人,
一走了之就是个缩头乌龟相。
最不甘——
丢下了玉钏妹妹形单影只,
抛下了堂上二老日思夜想。
请宽恕女儿不争气,
叫我有何面目再见爹和娘。
玉钏她要代我再去苦哀求,
只怕也是一场无趣不用想。
更鼓声声耳边响,
声声敲击在我心上。
可能会留在荣府?
可能够洗清毁谤?
可能免这般严惩?
可能有些许希望?
月斜楼头难熬过,
天际微微露曙光。
看来太太她不应承,
二爷他也把我一边晾。
天不应来地不灵,
任由我蒙羞受屈呼上苍。
狠狠心肠把短见寻,
一了百了断念想。
人间难以评公道,
让我到那阎王殿上喊冤枉!
幕后响起“金钏儿落在井里,有你的只是有你的!”
〔金钏咬咬牙掩面急奔下场。
〔幕后传来扑通一声投井的声音。
〔鸡鸣天明。玉钏疾步上场。
玉钏边圆场边唱:
昨夜晚苦苦哀求遭训斥,
今早晨跪求门外依然不言语。
想来这不言语就是口气松,
赶忙来告诉姐姐——
太太总会得回心转意让她留荣府。
〔遍寻无果,玉钏大叫起来。
玉钏: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啊?!
〔周瑞家的闻声上场。两人一同圆场作找寻状。
〔贾环脸色惊惶急奔上场。
贾环:那个,那口井里淹死了一个人!我看脑袋这么大,身子这么粗,泡得实在可怕!
玉钏一听之下哭出来:姐姐!
〔玉钏急奔下场,周瑞家的紧随着下场。(两人下场方向即为贾环上场一侧。)
〔贾环下场。
〔王熙凤平儿从另一侧上场。周瑞家的搀扶着玉钏从他们下场处上场。
王熙凤:老太太太太吩咐了,金钏投井之事不让传到老爷耳朵里去!有谁走漏风声,小心我剥了她的皮!(对玉钏)玉钏从今往后你月例银子拿双份,就此顶了你姐姐的位置。太太另外还有恩典,会好生发送金钏。(对周瑞家的)周妈妈,你就帮着料理后事去吧。
周瑞家的:是,听二奶奶吩咐。
〔周瑞家的搀扶着玉钏下场。
〔王熙凤平儿下场。
〔贾环鬼鬼祟祟地上场。赵姨娘随同上场。
赵姨娘:乖儿子,快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贾环:昨天中午我去找彩云玩,看见二哥哥神色慌张地从太太房里跑出来。马上又听说金钏犯了错,要撵她出去。今天早晨她就投井死了!
赵姨娘:你没有看错?
贾环:没有看错。
赵姨娘:千真万确?
贾环:(顿足)啊呀,你难道还不相信我?!
赵姨娘:如此说来,这两件事必有关联。只是上房里都说是金钏弄怀了太太一件心爱的东西,太太一气之下原想吓唬吓唬她。谁知她自己一时想不开才自寻短见。要是就此去老爷面前告状,恐怕没有确切证据反会受他一顿排揎。
贾环:这便如何?
赵姨娘:让我想来,(思索)有了!我会找时机在老爷面前吹风——宝玉早就被袭人破了身子。这可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只瞒着老爷一个。你倒给我想想看,那袭人又没有开脸,连个平儿都还不如,凭什么月例银子就和我一般无二?哼,这一回我倒要他们的好看!
〔赵姨娘拂袖,气冲冲地下场。贾环随同下场。
〔贾宝玉策马上场。焙茗随同上场。
〔贾宝玉策马圆场,焙茗随同圆场。
〔贾宝玉下马,将马鞭子交与焙茗。
贾宝玉唱:
一路行来风光好,
万紫千红意气豪。
东郊城外紫檀堡,
携手天台兴致高。
琪官他惯会低头来服小,
殷勤相待乐逍遥。
梨园名花今有主,
惺惺相惜鸾凤交。
扑朔迷离难分辨,
恰好似玉天仙畅游蓬莱岛。
(接白)小子,给我记住,不许对别人提起我去了这个所在!
焙茗:二爷放心。我若是对人去说了,岂不是白白找来一顿打?!何苦来哉。
〔贾宝玉前行,焙茗尾随一同下场。
〔贾政上场。贾政在场上来回踱步,摇头叹息。
贾政唱:
户外蝉鸣一声声,
五内潮涌乱纷纷。
越思越想越气愤!
那不争气的奴才真可恨。
他不习经书厌八股,
日后终将负主恩。
愧对祖上传基业,
叫我有何面目告慰先人?
(接白)昨晚又听得赵姨娘她话语闪烁,言下之意那宝玉早为房中丫鬟破了身子。少年荒唐,旦夕砍伐, 恐不永年!中门之内却又对我封锁消息。既未金榜题名又未洞房花烛,虽尚无纳妾之名却已有纳妾之实,真正是可恶之极!
〔贾政侍童上场。
侍童:京兆尹来访,要面见老爷。
贾政:说我有请。
侍童:有请贾大人!
〔贾雨村上场。
贾雨村:小侄造次,登门求教,望叔父大人恕罪。
贾政:啊呀呀,贤侄说哪里话来。现今你身为京兆尹,乃是我的父母官。有失远迎,惶恐啊惶恐。来啊,看座敬茶!
〔贾雨村和贾政分宾主安坐。
〔家人上前奉茶后下场,侍童随同下场。
贾雨村:下官今日冒昧来访,实因一事不明有请老大人赐教。
贾政;正不知大人所为何来?
贾雨村唱:
有人密报荣国府,
虐婢致死强欺弱。
因此特地来问讯,(夹白)只为职责所在,动问老大人,不知可有此事?还望实言谈相——(接唱)
让卑职能够把公事交待过。
贾政唱:
实在是不清楚啊——
竟然会有此等事,
是否有人来诬告。
祖上门风享清名,
善待下人有一条。
(夹白)这恃强凌弱虐婢致死从何说起?请宽坐,待我前去查问再来答复。
〔贾政下场。
贾雨村:看来这荣国府也大不如前了。
〔贾政面带惶恐地上场。
贾政:大人哪——(接唱)
适才问过我管家,
实有一婢投井亡。
只因她犯下过失被辞退,(夹白)一时间想不开,(接唱)
故而走上绝路太窝囊。
贾雨村:不知是何过失?
贾政:这个……?
贾雨村;蝼蚁尚且偷生,何由她年纪轻轻竟要走上绝路?
贾政:那个……?
贾雨村:既然如此,看来并非捕风捉影,告辞!
贾政:贤,贤侄你……。
〔贾雨村拂袖,下场。
〔贾政气得发昏,在台上乱转。
〔家人上场。
家人:启禀老爷,已将京兆尹送走。
贾政:他走了……。
〔贾政跌坐在椅子上。
〔家人上前耳语。
〔贾政变色,腾地立起。
贾政:可恼啊可恨!
〔另一家人上场。
家人:忠顺亲王府里有人来,要见老爷。
贾政:(心下疑惑)快快有请。
〔此家人下场。
〔忠顺王府长史官上场。贾政出接,进厅上坐,家人献茶后下场。
长史官:(抢先开口)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事相求。看在王爷面上,敢烦老大人作主,不但王爷知情,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
贾政:(忙陪笑起身问道)大人既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望大人宣明,学生好遵谕承办。
长史官:(冷笑)也不必承办,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我们王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里,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因此各处访察。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下官辈等听了,尊府不比别家,可以擅入索取,因此启明王爷。王爷亦道:“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只是这琪官随机应答,谨慎老诚,甚合我老人家的心,竟断断少不得此人。”故此求老大人转谕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谆谆奉恳,二则下官辈也可免操劳寻觅之苦。(说毕,起身打躬。然后安坐。)
贾政:(大惊)大人息怒,待学生来问过犬子便知分晓。来啊,速唤宝玉前来!
(画外音:速唤宝玉前来!速唤宝玉前来!速唤宝玉前来!声音渐远。)
〔贾宝玉和焙茗上场。贾宝玉作入内状,焙茗藏身侧幕内。
贾宝玉:见过父亲。
贾政:该死的奴才!你在家不读书也罢了,怎么又做出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来!那琪官现是忠顺王爷驾前承奉的人,你是何等草芥,无故引逗他出来,如今却来祸及于我。
贾宝玉:(唬了一跳,忙回答)实在不知此事。究竟连琪官两字都不知为何物,岂能又有引逗一说!
长史官:(冷笑)嘿嘿,公子也不必掩饰。或是隐藏在家,或是知道下落,早些说了出来,我们也少受些辛苦,岂不念公子之德?
贾宝玉:(忙说)恐是讹传,也未见得。
长史官:(冷笑)哼,现有证据,何必抵赖?必定当着老大人面说了出来,公子岂不吃亏?既说不知此人,他那红汗巾子怎么会到了公子腰里?
〔贾政怒极,强行忍住。
贾宝玉:(听了这话,不觉轰去魂魄,目瞪口呆)大人既知他的底细,如何连他置买房舍这样大事倒不晓得了?听说他如今在东郊离城二十里有个什么紫檀堡,他在那里置了几亩田地几间房舍。想是在彼也未可知。
长史官:(微笑)这样说,一定是在那里。我且去找上一回,若是有了便罢,若还没有,定要再来请教。告辞!
〔贾政恭送长史官,临下场前回头对贾宝玉警告。
贾政:不许走开!回来有话问你!
〔贾政回到场上,手捧家法,作进门状。焙茗探头悄然偷听。
〔贾宝玉浑身颤抖,跪接。贾政飞起一脚,贾宝玉后空翻翻身。焙茗急奔下场。
〔贾政边打边骂,贾宝玉边滚翻边颤抖。贾宝玉做一系列旋子跌扑等高难动作。
其间于台前一角,可见焙茗复出,对内呼喊:袭人姐姐,袭人姐姐,快,快搬黎山老母下凡!
〔焙茗急奔下场。
贾政:你,你,你真要气死我了。(接唱)
骂声忤逆小畜牲,
你不读诗书枉为人。
而今闯下弥天祸,
累及全家怎容忍!
骂声荒淫小畜牲,
你调戏母婢不是人。
祖上清名被你坏,
株连贾氏一满门。
骂声无耻小畜牲,
你沉溺优伶下贱人。
莫怪为父心肠狠,
定然难留你这祸殃根!
〔玉钏搀扶着王夫人急上场,作扑进门状。王夫人一见之下,急上前阻拦。贾政王夫人两人推拉圆场,贾宝玉隔在王夫人身后不断旋转舞动束发,继续作痛苦躲避状。贾政又一下板子,贾宝玉昏厥。王夫人终于抱住家法一头。
贾政:你,你,你看他干的勾当可饶不可饶!素日皆是你们这些人把他宠坏了,到这步田地还来解劝。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你们才不劝不成!罢了,罢了!今日里必定要气死我才罢!
王夫人:(哭)宝玉虽然该打,老爷也要自重。况且这炎天暑日,老太太身上也不大好,打死宝玉事小,倘或老太太一时不自在了,岂不事大!
贾政:(冷笑)倒休提这话。我养了这不肖的孽障,已是不孝,教训他一番,又有你来护持,不如趁今日一发勒死了,以绝将来之患!(王夫人扑上前去拉住贾政衣襟。)
王夫人唱:
儿子虽然当管教,
也望看在夫妻情份上。
我如今已近五十岁,
膝下只有此孽障。
倘若定要勒死他,(夹白)快先勒死我,再勒死他。(接唱)
我们娘儿俩在阴曹地府也好有靠傍。
〔王夫人说毕,趴在宝玉身上大哭起来。
(画外音:老太太当心!老太太来了。)
〔贾政听得即刻作迎向门口状。凤姐一边鸳鸯一边共同搀扶着贾母上场,平儿袭人紧跟着上场。
贾母:(颤巍巍的声气)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岂不干净了!
贾政:(作出门状,上前躬身陪笑)大暑热天,母亲因何生气亲自走来?有话只管叫了儿子进去吩咐才是。
贾母:(止住步喘息一回,厉声说道)你原来是和我说话!我倒有话吩咐,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教我和谁说去!
贾政:(听这话声气不佳,忙跪下)为儿的教训儿子,也为的是光宗耀祖。母亲这话,叫我做儿子的如何禁得起?
〔王夫人挣扎出门来一并跪下。玉钏随同扶着她一并跪下。
贾母:啐,我说一句话,你就禁不起,你那样下死手的板子,难道宝玉就禁得起了?(接唱)
听你说教训儿子为的是耀祖光宗,
我且问你父亲当初是怎样将你来教训?
即便你年轻时泡梨园玩相公,
难道你父亲也是这样狠心毒打辣手重?!(作泪珠滚滚揩泪状。)
贾政:(陪笑)母亲也不必伤感,皆是作儿子的一时性起,从此以后我再不打他了。
贾母:(冷笑)嘿,嘿,嘿嘿嘿——(接唱)
你不必和我来赌气,
我本不该来管教你。
只怕是你也早就厌烦我,
不如大家干净我们离此地!(转头对王熙凤)
吩咐着人去备轿,
我和你太太宝玉立刻回转金陵返故里!
(转脸对王夫人,接白)你也不必哭了。如今宝玉年纪小,你疼他,他将来长大成人,为官作宰的,也未必想着你是他母亲了。你如今倒不要疼他,只怕将来还少生一口气呢。
贾政:(连连叩头)母亲如此说,叫贾政无立足之地。
贾母:(冷笑)哼,你分明使我无立足之地,你反说起你来!只是我们回去了,你便心里痛快,看再有谁来不许你打。
王熙凤:老太太,快进去看宝兄弟吧。
鸳鸯:老太太,你快消消气,不要气坏了身子。
〔众人忙进来看,围着贾宝玉哭个不了。贾政随入,依然跪下。
王熙凤:快来人哪。
〔荣府四健妇上场,要搀贾宝玉。
王熙凤:(骂)糊涂东西,也不睁开眼瞧瞧!打成这个样儿,还要搀着走?!还不快进去把那藤屉子春凳抬出来呢。
〔荣府四健妇听说连忙下场,复抬出春凳来,将贾宝玉抬放凳上走圆场下,贾母王夫人等随着乱哄哄地下场。贾政唯唯诺诺地跟在最后。
〔贾宝玉步履艰难地上场。在以下唱段过程中,慢慢地围着一美人榻和旁边的长条几走动,最后斜坐在榻上。
贾宝玉唱:
棒伤未愈虽痛苦,
可不用苦苦攻读圣贤书。
棒伤未愈不痛苦,
常梦游在那蓝桥神仙窟。
棒伤未愈盼不愈,
我好有妹妹姐姐长眷顾。
棒伤未愈宁不愈,
我能与莺莺燕燕终日来厮磨。
棒伤待愈心难愈,
父子陌路痛肺腑。
棒伤可愈人难愈,
思前想后越凄楚。
我似见金钏她身埋井底心不服,
对着那十殿阎罗诉冤屈!
我似见恶吏抄检紫檀堡,
琪官他又被圈禁在忠顺亲王府!
人生一世难自由,
试问何处有出路?
红尘三千渺茫过,
太虚幻境迷津渡。
说什么家业待我来继承,
道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
我肩不挑来手不提,
不学文来不习武。
那腐气满纸的八股文,
都用来“禄蠹”沽名又钓誉!
偏偏要,头上煌煌聆祖训,
苦苦逼,堂前日日对严父。
此番是若无慈爱亲祖母,
我一条小命早呜呼。
若无高堂老祖母,
孙儿魂归黄泉路。
老祖宗啊,若是你有朝一日跨鹤踏上西归途,
还有谁能制约严训对我百般来呵护?
幕后响起“金钏儿落在井里,有你的只是有你的!”,紧接着扑隆一声。(此乃贾宝玉幻觉)
贾宝玉:金钏,金钏姐姐,我对不起你!可是,可是你也不要来怪我啊。我又有什么法子来向母亲讨情呢?
幕后传来男旦小嗓哭腔:喂呀,我好命苦啊!(此乃贾宝玉幻觉)
贾宝玉:蒋玉菡,琪官你……,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他们来逼我拿住了我的把柄,我就只好把你的藏身之地紫檀堡说出来了……。我好恨啊,我恨我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我要生在这钟鸣鼎食之家,长在这花柳繁华之地,活在这温柔富贵之乡?
〔幕后传来林妹妹的哭声。
贾宝玉:林妹妹,林妹妹你可不要再哭了,有一天我就是为这些人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
幕后传来林妹妹的声音:你要为这些人去死,不如我为你死了的干净。
贾宝玉:林妹妹,你若是死了,要是真有那一天,我就做和尚去!
〔袭人上场。
袭人:老太太太太和二奶奶她们都来看你来了,赶快躺下!
贾宝玉:林妹妹呢?
袭人:林姑娘怕别人看见她哭肿了眼睛,从后门走了。
贾宝玉:(如释重负)噢。
〔袭人她扶助贾宝玉斜躺在美人榻上。
王熙凤鸳鸯搀扶着贾母上场,王夫人平儿玉钏随同上场。
〔袭人迎接,作入内状。
贾宝玉;(挣扎着抬起身来)孙儿不孝,岂能劳动老祖宗进得园来。
贾母;(安抚他躺下)快不要这样说,好些了没有?
袭人:回老太太,伤势养好了不少呢。
贾母:想要什么,只管告诉我。
贾宝玉:也没有想起来要什么。
王夫人:想吃什么,回头做了好给你送过来。
贾宝玉:倒是那一回做的那小荷叶儿小莲蓬儿的汤还想着呢。
王熙凤:都听听,都给我听听!还说是没有想起来要什么呢。巴巴儿的想这个吃,实在是太会磨牙了!
贾母:凤丫头,还不快些给他弄来,只管在这里磨牙!
王熙凤:这还是那年娘娘省亲备膳时候做的呢,亏他想得起来。平儿,记得起来那套模子倒是谁收起来了?
平儿:我知道的。待我来吩咐下去。
〔平儿下场。
王熙凤:这下子可好了,老太太也能放心了。等做好了,让他们也给老祖宗送来尝尝。
贾母:(嘲弄地)可不是连你也尝个新鲜!
〔场上众人或大笑或抿嘴暗笑,唯有玉钏没有笑。
〔一干人等簇拥着贾母下场。
贾宝玉和袭人仍在场上。
贾宝玉:来,你扶我起来准备尝尝这莲叶羹。
〔袭人扶着贾宝玉缓步下场。
〔贾政上场。
贾政唱:(边摇头边踱步)
自古圣贤有训示,
养不教乃父之过。
宝玉他不做八股无前程,
性叛逆一旦弑君杀父要闯大祸。
逼淫母婢玩优伶,
终日荒唐甘堕落。
欲加管教让他走正途,
就是打骂一顿不为多。
无奈祖母太溺爱,
将大好光阴来蹉跎。
王府和贾化催逼紧,
引得我冲冠一发霹雳火。
怎奈老母雷霆怒,
顺者为孝没奈何。
为父为子两为难——
我心底恰似枯井余微波。
到现今枯井微波也待干涸,
纵然满腹苦衷又能向谁说!
想我钟鸣鼎食公侯家,
诗礼簪缨权柄握。
眼看孽子不成器,
我愧对先人辜负老父重付托!
心灰意懒没情绪,
但闻得窗外阴风瑟瑟感萧索。
〔荣府家人上场。
家人:启禀老爷,方才鸳鸯她来传老夫人的话。说是……。
贾政:说什么 ?快与我讲来!
家人:说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宝二爷这段时间不用上书房读书。何时能够复课嘛,等伤养好了再来关照老爷。
贾政(一时气极而又无可奈何地,挥手示意该家人离开):好,好,好——我知道了……。(家人下场,贾政拂袖后抖水袖吹髯口)宝玉,宝玉你啊——(最后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
幕后合唱:
行为偏僻性乖张,
愚顽怕读时文章。
纵然生得好皮囊,
于国于家都无望!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2015-10-15 12:5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