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讲座:文字的个性与风格

by 世桑

文心社新泽西分社于10月17日星期六借位于新泽西中部城镇Piscataway的Church会所, 特别举办《陈九谈小说写作:文字的个性与风格》的文学讲座。20多位多年的写作爱好者,甚至还有远道纽约和长岛者赶来参加。讲座由文心社负责人枫雨主持,先向大家介绍陈九,然后讲员开讲两小时,中间穿插有听众互动回答问题。最后听众们还参与了陈九《纽约第三只眼》一书的签售活动,大家争相与作者合影。

陈九在讲座开始,特别说到自己的职业是数据库设计师,并不是科班出生的专业作家,他每天八小时上班,文学是他的爱好,也是他的毕生追求。自文革后期写出中篇小说《晚霞》,被传为手抄本险些“闯祸”后,陈九就没再写过小说,直到八六年赴美留学之后。九十年代初陈九开始在北美华文媒体发表诗歌。不久便开始散文和小说的创作,其个性风格日臻成熟。陈九的中篇小说《挫指柔》,《老史与海》分别荣获第四届《长江文艺》完美文学奖,和第十四届文学百花奖等重要文学奖项,得到国内主流文学界的重视。

陈九在幽默风趣和中肯严肃的讲解中,向大家道出他的写作体会和一些独到的见解。陈九认为,

文学的特性就是要显示个性。文字,是多种艺术表达方式之一种,也同样要追求表演的,要通过平面的文字,表达出空间感,让读者体会到其“立体”效果。作者如果能够让读者体会到文字的个性与风格,那就可以说不错的文字。从本质上说,文学是以情感为皈依的,文是字,学是情感,这才是文学的本意。

文学需要作者的勇敢和真诚,离开这个前提,很难有好作品。读者不需要说教,像日常生活中一样,需要知心朋友,这与作者创作的初衷是一致的。当然,也要适度把握叙述的尺度,不需要什么都公诸于世,或纠缠于琐事之中,这不等于真诚,而是絮叨。作者受到读者的喜欢,不是因为文字游戏,而是亲切感,真诚的文字个性。文学史上很多传世之作,就因为作者坦诚的个性,以及作品中展示出来的勇气而流传千古。

作者需要把人的个性,通过独特的文字风格,和多年努力逐步积累出的“才华”,在作品中显示出其“叙述”工程中运用文字和驾驭人物特点的能力。

陈九还说到自己的写作风格。主要是受益于长期的诗歌写作,例如宋辞的影响就比较大。自己因为喜欢方言,加上对诗歌中的节奏和韵律特点以及语气停顿的把握,写作时会带上了立体三维不可缺或的因素--丰富的声音意境。例如,《水獭街佚事》,就是让读者忘记文字,去体会出百老汇歌舞剧的效果,用声音和节凑表达各个族裔人物在大舞台上的个性特征。个性加上艺术性,才有文学的风格。还有一部的作品《常德道大胖》,是运用天津方言写成。方言的使用必须适度,不是追求过分的纯,让读者感受到其文字和语言存在着扑面而来的声音“空气”就可以了。

陈九后来在回答听众的提问时说,作者在写作中作品的质量,文字的运用等,需要作者自己去把握和控制,拿捏合适,而不只是靠灵感的驱使。他自己每天的生活中基本上简单安静的,这样才能在众多头绪和不时闪现的各种各样灵感中,在手头积累的多个写作要点中,在有限的日常时间和人生中,把握好重要的写作计划,因为现在随着写作经历和经验的积累,要写的东西非常之多。

另外,听众有提问,除了写诗写小说,是否有写散文。陈九说现在小说和散文的界限已经逐渐模糊,甚至不再重要。有些散文就像小说一样写出人物,有些看似小说的东西,实际上却是散文。作品除了故事意境之外,还应有暗指的境界,更深的寓意,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

还有,在谈到与国内作家的交流态度时,陈九说到,海外文学爱好者不应孤芳自赏,因为毕竟是“中文的根在那边”,现在几个非常有分量的杂志,仍然是有质量保障的,很多大家公认的作家,就是通过这些刊物,从发现,扶持和推荐而逐步成长起来的。



2015-10-21 15:3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