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看社戏

by 菊子

我不是华侨。华侨是当年出国时需要出具的证明,没有华侨亲属的必须服务五年之后才能出国;有华侨亲属的,旁系的要交培养费,直系的便不需要交。

华侨是别人楞栽给我们的一顶帽子。演员们主持们都很客气,好像都统一了口径,一叠声地管我们叫华人华侨。其实,我旁边坐的一位女士就是随老公来哈佛作访问学者,一年后是要回去的。至于我们这些长期滞留的,在番邦稀里糊涂混日子,从来不叫自己华人华侨,若是一定要“必也正名乎”的话,就是个土得掉渣的“老中”矣。

不久前看到广告,说是有“梅映波城”戏曲表演。订了票,原为孝敬戏迷老妈;昨天天气骤冷,竟然下了雪,若不是心疼已经付出的银子,只怕就会缩在屋子里暖和着了。

我算不得戏迷,却也多少知道一二,知道尚长荣和尚小云有关,言兴朋也必定和言菊朋有关,光这两个名字,就足以让我知道这台节目的份量。

尚爷和言爷果然不孚众望,演的《二进宫》实在好看。和中国人一起看节目便劣根性得很,规矩总是要放松一些的,节目期间我厚着脸皮照了十几张照片,轮到尚爷和言爷,便改为录像。故事我全不明白,好也不知道好在哪里;老妈说,这是最好的一文一武的对手戏,比她在北京能看到的一般演员确实要好得多;她说好,那必定是好的了。

二进宫(尚长荣,言兴朋) 言兴朋是华侨,定居纽约

黑包公也好看,家住(居)在湖广,状告当朝的驸马郎……我的阶级立场不稳定,居然在心里可怜起那个驸马郎来;以前不知道他还有追杀秦香莲和儿女的劣行,但就负心这一桩,一边是戚戚苦苦的旧日黄脸婆,一边是如花似玉的当日金枝玉叶,事过境迁,旧情如桥下流水,男人劣根,不知道多少人有这样的定力。道德谴责容易,然而在包公的法庭上,在世人的道德审判中,陈世美是没有辩护的权利的,铡死了许多年,还在受千万人唾骂。既然秦香莲有世俗的和道德的法庭保护她的权益,我这里可怜可怜陈世美,大约也无碍天理人伦。——黑包公演员叫孟广禄,好看好看,虽然担心相机里记忆不够,还是拍下了整个剧目。

包公(孟广禄)

裴艳玲演的是林冲——水浒里我最喜欢的英雄好汉就是林冲,当初高考在即,还是在校园背后的剧场里偷偷看了电影《野猪林》,真好看也——可惜裴艳玲没有带戏装,穿的是中式中长马褂,剃的是寸头,主持人凯丽还很不合时宜地提起“老太太六十多岁了,但她还是喜欢扮演小伙子”,说得看戏人实在无法入戏。林冲的风雪帽有一对长长的飘带,林冲的儒雅潇洒就都在那对飘带里了,少了它,裴艳玲便不是林冲。观众喜欢,鼓掌请她再来一个,凯丽又再次不合时宜地提起“我们昨天才到,老人家岁数大了”云云。凯丽大姐也有小五十了吧,这么说,倒好像她是裴艳玲的小辈;便是,也不能就这样直不楞藤。看来本某骨子里还是外侨了,觉得中华民族尊老传统里面,其实是很粗鲁无礼的,暗含的是小辈对老辈的优越感和轻视。希望裴艳玲没有被冒犯。

说来说去,原来我喜欢的都是老男(包括老女客串的老男)——这几个节目确实是这台节目的精华。老妈赞不绝口的却是越剧《黛玉葬花》,演宝玉的是个真男,叫赵志刚,演林黛玉的叫单仰萍。都没有听说过。

黛玉葬花(赵志刚,单仰萍)

《红楼梦》自然我是最熟悉的了,但我熟悉的越剧,却是徐玉兰和王文娟的那个版本……看那部戏的时候奶奶还在,王文娟一直是我心目中的林黛玉,后来的电视剧陈晓旭等均无出其右……看这个段子时,竟至涕泗滂沱。少时忐忑过自己更像哪一个钗,也琢磨过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来会更像哪一个钗,时光流逝以后,仔细看看,自己哪个钗都不是,不小心,倒成了一个忙于仕途经济的贾政。越剧大约像是肖邦的钢琴曲,宜在小厅里三两听众,到了大厅,又是录音配音,竟显得有些单薄。妈妈却认为这是全台最好戏,而且单挑出宝玉。这个倒也不奇怪,老塔塔们都是偏心宝玉的。

节目的第二项是绍剧,打听清楚了,这就是鲁迅老爷童时厌烦的“咿咿呀呀的只是唱”的社戏。这里的社戏却没有唱,只有孙悟空耍把戏。另有林为林演的《吕布试马》,也是翻筋斗、支一字忙个不停,我也不大动心。看来我和鲁老爷的审美兴趣不一样,我倒是希望他们一径“咿咿呀呀的只是唱。”

不过,恩,不过,看这套节目,老华侨还是很有些受骗的感觉。主持人上台就说“在我们祖国六十年华诞的喜庆日子里”,我就多少有些腹诽;开幕的节目是《我和我的祖国》,预告节目里并没有的;再看下去就明白了,好像单数的节目都没有上广告。一笑。原来是像本老华侨喂家中小华侨吃饭那样的搭配:一口口饭饭,一口口菜菜,一搭一地一溜儿排下来的:

一.我和我的祖国;那就是我
二.绍剧齐天大圣孙悟空
三.杜鹃山,太真外传
四.二进宫
五.我的祖国;青藏高原
六.越剧红楼梦
七.我的中国心;但愿人长久
八.铡美案;赤桑镇
九.红梅赞;南泥湾
十.吕布试马
十一.今夜属于你;今夜无人入睡
十二.昆曲林冲夜奔
十三.智取威虎山

叫一位朋友adagio一鼓捣,就成了这样子,令人忍俊不禁:

青藏高原红楼梦
我的祖国二进宫
那就是我红梅赞
齐天大圣孙悟空

太真外传杜鹃山
赤桑镇上铡美案
吕布试马南泥湾
林冲夜奔威虎山

倒也好,我看一个节目,歇一个节目,人不累,也不用担心相机记忆卡满掉。最好玩的是于兰;她的打扮是《杜鹃山》,没有下舞台就直接唱梅兰芳的《太真外传》,装束是没有性别只有革命理想的柯湘,唱的却是千回百转温婉多情的杨太真,倒让我提醒自己,有空一定搜一些梅兰芳的戏来听。电影《梅兰芳》不对劲,就是因为陈凯歌给黎明穿上了西装演柯湘。

尚长荣最后光了脑袋穿了西服上来唱压轴戏《智取威虎山》,相机记忆卡也是很有智商的,录到一半就满了,一口饭一口菜的节目单,正好左右持平。华侨们站起来给演员鼓掌,演员们谢幕了,却不下台,还在那里唱大中华,害得华侨们只好先出门;走出门后还在内疚:演员们还在台上呢,自己很不礼貌。


cnd.org
2015-12-22 10: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