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笑”背面的文章

by 欧阳健

  贾芸是个乖觉的角色,“做小伏低”是他的惯技。为了谋得美差,借钱买了冰麝巴结凤姐,满口谎言还赌咒发誓:“侄儿不怕雷劈,就敢在长辈前撒谎?”为了亲近惦念的小红,听宝玉说“倒像我的儿子”,便顺着杆子往上爬:“俗语说的:摇车里的爷爷,拄拐的孙孙,虽然岁数大,山高遮不过太阳。只从我父亲没了,这几年也无人照管教导,若是叔叔不嫌侄儿蠢笨,认作儿子,就是我的造化了。”又送来两盆白海棠,递上“不肖男芸恭请父亲大人万福金安”的帖儿,落款为“男芸跪书一笑”,都反映出机灵而不失狡诈的性格。

  谁也不曾料到,因为有的《红楼梦》版本没有“一笑”二字,有的将“一笑”作为批语,竟引出了许多背面文章,成为红学的一桩公案。

  从版本的先后看,有人说“一笑”是“残留的脂评文字”,被程甲本误抄进了正文,可见是晚出的“铁证”。从文本的理解看,有人依着“一笑”是批语的思路,称帖儿为“贾芸的效忠信”:第一,脸皮真厚,厚到了十分无耻的程度;第二,想方设法地巴结、讨好,努力标榜自己的忠诚不贰,鞠躬尽瘁;第三,图穷匕见,不择手段地想抱贾宝玉的粗腿。

  但这种说法也面临两个难题:第一,正宗脂本(己卯本、庚辰本),落款与批语都无“一笑”二字;第二,作“男芸跪书一笑”的,除了程甲本、乙本,还有被视为“真正乾隆抄本”的舒序本,和被视为庚辰本的“近亲”、据说道光年间就被带到俄国的列藏本,要说“一笑”二字为高鹗“妄加”,就有点站不住了。而对文本也可以做另一层解读:贾芸是没有野心的芸芸众生,他称宝玉为父亲,无非是“哄骗”宝玉,以讨他的欢心,以便接近他思念的小红,明知玩得有点儿“过”,落款时加“一笑”二字调侃一下,就把失落的平衡找回来了。

  再说,在一段批语之后,确有加“一笑”以收束之例,如甲戌本第六回在“凤姐笑道”加批“二笑”,“三笑”,“又一笑,凡五”,“又一笑,凡六”,但没有孤零零批上“一笑”之理。因此,正确的解读是,“一笑”是帖儿的正文,而非什么脂砚斋的批语。程甲本、乙本作“男芸跪书一笑”是正确的。

  其实,问题的症结仍然出在狄葆贤,证据是他在有正本“一笑”二字上所加的眉批:“‘一笑’二字,乃作者自加批词,非信中语也,故作双行小字。今本误为芸书收语,谬甚。”我们已经察知狄葆贤将“二十四两”改为“三四千两”,又加眉批为篡本张目的事实,就会明白这不过是故伎重演而已,一切就豁然开朗了。

(《今晚报》2016年1月28日)
2016-01-28 08:5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