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榕老师和她的学生们

by 土干

1973年,我小学五年级。我们班是学校老大难班,班主任和其他老师都被我们气走了。

丁榕老师那年送走了她带了六年的师姐班级,师姐班进入中学了。那么丁老师接下来应该带哪个班?她可以从一年级开始再带一个班?也可能勇敢地接下我们这个捣蛋班?她若是人人知道的优秀教师,她就该不错过这个机会,接我们班!我这样希望和梦想着,我有理由这样想啊!

丁老师真的接下我们这个班了,我真高兴。我人生的第一个梦想实现了!!!

我是一名普通学生,安静,不善表达。我默默地高兴,默默地兴奋,心里乐开了花。

丁老师是个多面手,她会写词,谱曲,唱歌,跳舞,绘画,雕塑,打球,摔跤。丁老师最会的是开怀大笑。她给我们空间,给我们责任,不遗漏每个渴望被关心的小心脏。我现在的唱歌,跳舞,写作等无一不是受到丁老师的启蒙感染。

丁老师奇迹般地把我们这个捣蛋班在一年内变成了全校的模范班,我们度过了一个丰富多彩梦幻的一年。一年后,我们恋恋不舍地告别了丁老师,升入中学。正如我默默地兴奋一样,我默默地哭泣,觉得今后没有任何缘由再见到丁老师了。我怀念那个1973年。

2005年我写了《丁榕老师》感念她。网上反响很大,有网友建议我寻找丁老师。我妈妈社交广,她真帮我找到丁老师的家庭电话号码了。妈妈够神通!要知道丁老师早就在八十年代调离我们小学了。

我给丁老师打了三次电话,没找到她。最后,我下决心深夜十二点给她电话,这样找到她的机率最大。午夜,我再次拨通她的号码,我们,师生重逢了!!!

通电话后,丁老师给我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寄到英国来,信里有我小学时的作业复印件和照片,这太冲击我了。很少有老师将自己学生的作业照片保留三十三年,我只是她的一个最普通的学生,她却很快能从她的档案里调出我的记录。实际上她保留了所有她带过班级的每个学生的作业和小照。

丁老师叫我土干,她这样发音:土肝儿。我觉得她在叫我心肝宝贝儿。我有理由这样想,因为我在她的学生中流落得最远,最让她挂念。一般人都想,国外生活好,享福呢。难得丁老师理解我异国它乡独自闯荡的艰辛……

我们师生团聚了,不再离散。正像国之的诗句:师生牵手惹人艳羡。

丁老师年过古稀,眼不花,发不白;
打闹调侃,仍然童心充满;
开怀大笑,仍然朝气勃勃;
从不化妆,仍然自然美丽,舞姿优雅。

老师不老
学生怎敢老去?
妈妈优雅
孩子怎敢不扬起精神?

请看北京诚信影视工作室制作的小电影《那个1973》- 40年再回首 - 把幸福童年还给你们!

小电影《那个1973》
[youku]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Type/Folder/Fid/26854569/Ob/1/sid/XMTUwMTMzMjc2OA==/v.swf[/youku]
2016-03-21 11:12:17